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天帝私生女:命如草芥到权倾天下
天帝私生女:命如草芥到权倾天下 连载中

天帝私生女:命如草芥到权倾天下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傻咪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傻丫 古代言情 神英将军

灵霄宝殿上,天后死死地盯着我,她的身上怒意弥漫,眼睛里除了愤怒之外,还有掩藏不住的厌恶神色
她用盯着一只臭虫的眼神盯着我
天后愤怒的声音响彻神殿:“绞断红绳,打乱凡间佳偶,导致天下生乱,罪无可恕,即刻将此贱婢贬下凡间,永世不得回天庭!” 我跪倒在台阶下,绝望地想,我要完了吗! 不!即使命如草芥,一手烂牌,我也要活出自己的人生! 更何况有父亲作弊,师傅帮忙,爱人陪伴,七生七世又如何?!展开

《天帝私生女:命如草芥到权倾天下》章节试读:

第3章 去阎王殿投胎


师尊拉着我回去收拾东西,其实我也根本没什么东西好收拾,反正也带不走什么,神殿一共就我和师尊两人,也没什么其他人需要道别。

那天晚上,我默默地与师尊吃最后一顿团圆晚餐,师尊吃的很艰难,好几次欲言又止,最终又沉默了下来。而那天晚上终于吃到我喜欢吃的肉,我欢喜地嘴没停过,吃得满身大汗,心里没有一点离别情伤。

师尊默默放下了筷子,转身去了自己的寝殿。而我,继续与我碗里的肉搏斗。

不一会儿,师尊竟又转回来,从怀里掏出一颗丹丸,让我仔细收好,说这是一颗能起死回生、白骨生肉的神丸,师尊也仅得这一颗。今日他赠送于我,让我带至凡间。

被师尊的离别情伤感染到了,我紧紧抱住了师尊,“师尊,我不在的时候,您多珍重!”

当天晚上,我又梦到了我的父亲,父亲的面容照例还是隐在黑暗里瞧不清楚,但父亲手上独有的气息,干燥温暖,我很熟悉。父亲留恋地抚摸着我的脑袋,轻轻地叹着气。

我把脸贴在父亲的掌心上,告诉他我要下凡历难了,可能以后他要下凡才能到我的梦里来。我不知道我的父亲是在天庭还是在人间,我也不想问他。他能入我的睡梦中见我,我已经很高兴。

父亲从脖子上掏出一条链坠,打开吊坠的开关,里面有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珠,正闪着微弱的光芒。知道我的好奇,父亲解释道:

“这是纳魂珠,遇到紧急关头,可回收人和仙的魂魄,这样就不会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了。”

“这原是我之前赠于你母亲护身用的,但你母亲最终也没用上。今日就把这护身符赠与你吧。你以后自己当心。”

我知道这是一个好东西,多少仙家想得都得不到的好东西。而且这是父亲第一次送我礼物,我明知是在梦里,但我仍欢欢喜喜地收下,珍而重之地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第二天醒来,梦境仍清晰地像真实发生过的一样,我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脖子,昨天睡梦中认认真真挂上去的链坠果然没有踪影。我叹了一口气,终究是一个梦罢了,包括自己的父亲。师尊说的对,也许是我自己太想念父亲了,所以才会几次三番地做这般奇怪的梦。

太白金星已经过来催促了,看着一脸黯然的师尊,我终究没跟他提昨天晚上我做的奇怪的梦。

太白金星要赶着时辰带我和神英小将军两个去阎罗殿交割,师尊一直送到南天门口。令我眼界大开的是,神英将军那边的送别队伍如此壮观,师兄师弟师妹一大堆,但是他的师尊却未到现场,听说是因悲伤过度而病倒了。

那些年轻英俊的少年们看到我过来,眼神里藏不住的鄙夷神色,没人愿意跟我们打招呼,他们骄傲地地跟神英小将军送别。而神英小将军今日的神色依旧灰败,依旧沉默不语。他向他的师兄师妹们深深一揖,将他的师尊郑重托付给同门后,便转身头也不回地跟在太白金星身后,下凡去阎王殿投胎转世。

在太白金星的一再催促之下,在师尊担忧的眼神里,我终于后知后觉地有些惶恐不安起来,我抓住师尊的袖子,死活不肯撒手。

送别的人群更加鄙夷起来,师尊不断拍着我的手背,让我冷静。终于,太白金星不耐烦地走上前来,一拂尘扫落了我的手,然后一手一个拉着我们的手,光影一般消失在南天门口。

刹那间,我们就来到了阎罗殿。因为我们是从仙界而来,阎罗殿中的小鬼们客气非常,一直将我们引导到阎罗王面前。

阎罗王听说太白金星驾到,慌急慌忙连鞋子都未顾得及穿,就跑出来迎侯我们。

太白金星矜持地向阎罗王随意拱了拱手,然后用他简单明了的话语交待了我们犯事的经过以及帝后的处罚旨意。

阎罗王也是个明白人,从太白金星的只言片语里,立即判断出了我们的身份和境遇。他客气地说:“上仙去人间历难,来阎罗殿投胎转世,是阎罗殿的荣光。地府十殿和孽镜台就不用去了,就请上仙们直接去黄泉路往生道投胎吧。”

立即就有小鬼们热情地迎上来,带着我和神英小将军前往黄泉路往生道投胎。一路上,各种死后的怨魂摩肩接踵,哀嚎声不断,他们被黑白无常呵斥着、用锁链拖拽着,从鬼门关而来,去地府十殿接受审判,或去十八层地狱接受相应的刑罚。

黄泉路上还有很多孤魂野鬼,他们是那些阳寿未尽而非正常死亡的,他们既不能上天,也不能投胎,更不能到阴间,只能在黄泉路上游荡,等待阳寿到了后才能到阴间报到,听侯阎罗王的发落。

黄泉路上盛放着火红的彼岸花。传说人死后,人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花香传说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这是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

在孤魂野鬼羡慕的眼神里,我和神英将军在小鬼们的热情迎奉下,直接走至忘川河边。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奈何桥那头的望乡台上,那里的鬼魂哭声震天,传闻鬼魂在望乡台上能看最后一眼人间。而这些对于我们这些上仙根本用不上。

我们的身后隐隐约约传来太白金星和阎罗王的对话声:“要不要喝……汤?”

太白金星犹豫了半刻,“……喝。”

“要不要甄选投胎人家?”

我和神英将军都竖起了耳朵。但因为太远了,风又大,传来的话语断断续续的。

“帝尊的意思……你明白吗?……就这样。”

远远看着阎罗王低头哈腰的谄媚样,我翻了一个白眼。

我正在彷徨中,突然看到面前的神英小将军流露出怅然失神的神色,也许是他发现自己的命运并不能掌握在自己手心的那种怅然吧,以及对未知将来的恐惧。

说真的,我对他挺抱歉,如果不是因为遇上我,他也许好好地在他的神武殿中,与最喜欢他的师尊,以及尊重他的师兄师弟们,天天习武,建功立业,最终走上大元帅、圣尊之路。

而这条成长之路,现在活生生被我的好奇心和愚蠢给毁了,他必须提前来人间历难,经过七生七世后,方能重返天庭。鬼知道这七生七世会遇上什么,将来会不会有变化。他的成仙之路因为我而变得坎坷。

我很想跟他表示我的歉意,但小将军连眼神都不给我一个。我知道他对我充满了恨意,也后悔当时的一念之差。他也许心里在想,假如当初不遇上那个傻丫头该多好!假如当初不管那傻丫头说什么我都不要同意该多好!假如……假如当初不答应师傅来送那该死的请柬……该多好!

我心里也懊悔得直想撞墙,假如我当初不去月老的香火琳宫该多好!假如当初师尊在家该多好!假如当初月老没离开神殿该多好!假如当初我不是色令利昏想要给那帅气的少年将军带路该多好……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孟婆走上前来,手里拿着两碗汤。孟婆我认识,但她不认识我。她与月老是旧识。我曾听月老和符元仙翁聊起过她,她原是天上一散官,后因看到世人恩怨情仇无数,即便死了也不肯放下,就来到了阴曹地府的忘川河边,在奈何桥的桥头立起一口大锅,将世人放不下的思绪炼化成了孟婆汤让阴魂喝下,便忘记了生前的爱恨情仇,卸下生前的包袱,人死如云散,一死百了,干干净净走入下一个轮回。

这般侠义,让我对这孟婆充满好感。虽然听说往来鬼魂,极少能从孟婆手底下逃脱喝孟婆汤的命运。

孟婆阴沉着那张脸,一句废话也不说,直接点头示意我们接过汤碗。我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端起汤碗一饮而尽,然后被小鬼推入往生道。

下沉的一刹那,我眼睛的余光看到少年将军也以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气魄,同样干完了孟婆汤,被小鬼同样推入了往生道。

转眼,我们坠入了深深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