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我娘亲她视财如命
我娘亲她视财如命 连载中

我娘亲她视财如命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雾意未散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宁澜 窦柒柒

极度缺钱的窦柒柒走在路上被人绑了,绑匪大掌一挥,给了她足足一千两银票! 这是窦柒柒做梦梦到的好事
可这件事,居然成真了……展开

《我娘亲她视财如命》章节试读:

第6章 重逢


窦柒柒的目光从这座府邸收回来,冲身旁之人点了点头,以示明了。

二人隐身处是一株枝叶并不茂密的槐树,因担心暴露,便挨得近了些。女子身上萦绕着的淡淡香气,也入了贺云鼻子里。

贺云出自校尉家庭,如今虽已到了婚嫁的年纪,但衙门事多,家里张罗亲事,他也顾不得同人家姑娘见面,便只能一拖再拖。

虽然同女子合作了多次,但他从来也没见过对方的脸,只是听嗓音知是年轻女子,贺云也因她的本事和性子暗中仰慕过......

但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哪能闻得这样的香气,贺云瞬时红了一张脸,双颊隐隐发烫,心都跳得快了几分。

身旁的女子却毫无察觉,目光紧盯着后院的动静。

意识到自己失神,贺云悄然捂了捂心口,不动声色往一旁挪了挪,与身旁之人拉开了些距离。

“对了,三儿说你们有那盗贼的画像?”身旁女子突然出了声。

贺云被吓了一跳,险些从树上掉下去,不过很快稳住了心神。

“是,是有画像,怎么了?”

窦柒柒哦一声:“万一被他跑了,得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贺云哦一声:“……不过有你在,应该跑不了。”

窦柒柒摇摇头:“你们也别把我想得太厉害了,我也不是次次都有把握的。”

贺云没再说话,却不止一次好奇她的身份,应该是同他一样的年纪,也不知她是从何处学到的这一身本领。

因和他说话,窦柒柒又离他近了点,身上的香味若有若无的,挠人得很。

贺云没了法子,一狠心,闭了气。

那盗贼终于现身之时,已经到了后半夜,一道黑影从永安府后院墙上翻了进来,躲过了巡夜的守卫,直奔了一小姐的闺房!

贺云与窦柒柒挑了个好位置,正好将那黑影的动作收在眼底,原本守得有些困顿的二人也瞬时来了精神。

悄然从树上下来,贺云跟在窦柒柒身后,暗处藏着的捕快也都已经就位。

一声惊呼打破了夜的寂静。

“啊……啊!你,你是何人,快,快来人啊!”

二人方赶至女子闺房外,屋里便传来女子受惊的呼喊声,窦柒柒暗叹一声不妙。

这盗贼未免也太不小心,怎么能将人给惊醒?

那小姐若是不醒,那贼人偷了东西也就出来了,这下恐怕那小姐要不好!

窦柒柒与贺云也来不及多想,直接闯进屋子,借着月亮照进来的光,那盗贼正要抬手去劈缩在床脚的小姐。

“住手!”窦柒柒斥责一声,抬起双拳攻了上去,贺云也紧随其后。

“你先带她出去。”

窦柒柒嘱咐贺云一声,便与盗贼缠斗在一块,贺云心有担心,却也先将那小姐救下。

“快跟我走!”

那小姐却是被吓得浑身发软,动都动不了,贺云无奈,只好说句冒犯,将人抱起来,送出屋外。

门外捕快已经将屋子团团围住,永安王府的守卫听到声音也都已经赶来。

不过怕打草惊蛇,衙门今晚的行动并未同永安王府打过招呼。

但如今还是先抓人要紧。

将小姐交给王府守卫,贺云便急忙转身带捕快进屋,不料他刚带人进去,窗口便传来不小的响动,正是盗贼欲破窗而逃!

屋外守着的捕快一惊,团团围上去,只是盗贼狡猾,又用了上回的招数,在众捕快尚未反应过来时,手心一甩,几道暗器便冲众捕快而去,趁众人躲暗器时,盗贼桀桀一笑,便欲抽身逃走。

“啊!!”

但正欲闪身,脚腕处却传来一阵痛意,直袭心口!盗贼没能闪身,便跌坠倒地,哀嚎一声。

窦柒柒从窗口跃出来,目光落到没能逃走的盗贼身上,环起手臂,目光里带了得意:“这世上可不止你一人会使暗器!”

众捕快也不愣着,方才还以为又要被这贼人逃了,幸好有七姑娘在!

将那贼人抓起,众人才发现他脚腕处有一道铁蒺藜,正是这铁蒺藜刺破了他的脚筋。

见贼人抓到,贺云这才松一口气,忙来到窦柒柒身旁:“你没事吧?”

窦柒柒摇了摇头,却暗自捂了捂左臂,这贼人是厉害,袖子里藏了把短匕首,她一不小心竟着了他的道。

不过应该不严重。

贺云却是眼尖,注意到了她的动作,嗅到她身上隐隐的血腥味,“你受伤了!”

王府里的守卫已经将这里的情况上报给了主人,几道人影踏着月色匆匆赶来,衣衫都未穿齐整。

贺云还在看她,窦柒柒拍拍他的胳膊:“回去再说。”

她并非捕快,又一身黑衣,不便暴露于人前,所以趁着王府的人还没来,打算先走一步。但正欲转身之时,一道白色的人影落入眼帘,夜里的轮廓闪了她的眼,熟悉感传来,与她脑海中念了许久的人,竟有些重合。

窦柒柒闪了心神,忘了离开。

贺云将目光从窦柒柒身上离开,迎上王府来的人,来人是永安王,贺云亮出身份,又将今晚之事交代清楚。

永安王闻言面色带了惊讶,忙对贺云道谢,谢他抓到了贼人,救下女儿一命。

贺云那边正在解释,窦柒柒目光却再难从那白衣之人身上离开。

方才的夜色让她不足以看清来人的模样,此时近了,四周又被灯笼照得通明,男子的模样就这样完全入了她的眼里。

那是一张摄人心魄的脸,剑眉星眸,被上天精雕细刻,反复琢磨,才成就的精致俊朗,一眼入心。

方才受了惊的小姐见了那白衣之人,猛地扑进白衣之人怀里,方才一直忍着,此时才放声大哭了起来,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男子的目光温敛,不若他身上的白衣冷峻,伸手将女子揽进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嗓音清泉一般地安慰着。

窦柒柒看向他的眼睛,虽然是在夜里,但他的一双眼含着月亮的光,明明白白的落在女子身上,清澈,明亮。

有什么东西温热了双眼,男子的身影在她眼前模糊开来,就像每回在梦中的一样,模糊到她如何也抓不住......

察觉到有双眼睛盯着自己,男子下意识抬起头来,对方却已收回了目光,下一刻更是身轻如燕,闪身翻墙,离开了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