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嫡女二嫁,撞到都督怀里被撩拨
嫡女二嫁,撞到都督怀里被撩拨 连载中

嫡女二嫁,撞到都督怀里被撩拨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东篱女先生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傅玉清 古代言情 李清霜

(虐文+权谋+甜爽文) 架空文 无情原为杀手,杀手本无情
穿越在这乱世纷争的朝代,保住性命就很难了,什么?神剑山庄的少庄主、勤政爱明的皇帝、阴冷无比的太监总都督都争先要娶我为妻! “我的心,好冷的!” “别怕,我许你万里江山!” “别怕,后宫只许你一人住!” “乖,我来暖你的手,暖你的心,暖你的整座冰山!”展开

《嫡女二嫁,撞到都督怀里被撩拨》章节试读:

第4章 死了?


管家看了一眼里头,少庄主似乎在思考,便候在门外禀报。

“少庄主,她死了!”

“哦?那有趣了,把她抬进我隔壁的小厢房。”

嘴角微抿了一下,聪明如他的人怎么不知道刚才墨一的欲言又止的意思。

况且,自己还没玩够,她怎么能死呢?

想到这里,又有点期待以后的日子呢!

留下一脸错愕的大管家在秋风中摇曳。死了,还要抬进来?

这怕是自己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听错了吧!

但是,还是为了确认一下,忙起身跟了过去。

慕容绝出门后,看到虔婆子双腿发抖地匍匐在廊道里。

路过时,那婆子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主人饶命啊!”

不料慕容绝只嫌她蠢笨不堪,居然会被这样的黄毛丫头所骗。

一时气不过,狠狠地踹了她一脚,虔婆子整个人都往前翻了几步,慕容绝看也没看她一眼。

“滚吧,回你的莲花坊!”虔婆子像是得了特赦一样不停地叩首。

“多谢主人,多谢主人!老奴就是当牛做马也要报答您的恩情!”说着连滚带爬地往后退着。

看来这个女人还是留给自己玩,才能弥补纯儿所受的伤害!

想到这里,慕容绝脸上顿时迸发出萧肃的杀气。

一个掌力过去,其中有两只信鸽就瞬间瘫软地摔在地上。

“李清霜,你给我好好地……”慕容绝阴狠地低语着。

李清霜就那么静静地躺着,想着就当养伤。等了一会儿,看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心里就松了口气。

正等着他们卷席子将自己扔出去,自己从此就自由了!划算着时间,外面又传来嘈杂的声音,来了吗?

刚扭动的脖子又沉寂下来,正做好躺尸的准备。

闭上了眼睛,感觉自己整个人被四个婆子抬起。经历了好一会儿的摇摇晃晃,估计最后一下要白挨一下疼痛。

没有预想中与石板的亲切碰撞,却是被放在了一个舒服柔软的床上。

等着那几个人脚步声停歇了后,李清霜才慢悠悠地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难道这里葬礼还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明晃晃的光线扎的眼睛生痛,眼前的景象由模糊到清晰。

鼻尖传来淡淡的檀香味,一阵风把窗外的果木清甜的味道也溜进了鼻目中,只觉得浑身清爽怡人。

明亮的窗台被风吹的微微地晃动着,窗户还用木楔子给搭住半敞开着。

一个瓷白色的茶壶和几个玲珑秀气的青釉杯子放置在一台木桌子上。

环顾左边是高架子放置着一个水盆和一个毛巾,旁边吊挂着一面扇子。

扇子下面燃着一个冒着淡淡青烟的香炉……

“怎么样,看够了没有?”一个清冷带点威严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门口。

是他?怎么自己一点也没感觉到他的存在?

心里一顿,看来他早就知道自己装死的事情,索性也不装下去了,一对明眸向他投去。

只见他立在门口,傍晚的夕阳镀着他那黑亮垂直的发有有层淡淡的金光。

一根玄色的丝带绑束着头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

没想到细看一眼,这个男人还是可以做现代的模特啊!

慕容绝没想到这个女人跟上次一样胆大包天,还敢这样看着他。

他的脸色有点不自在,脸转向一边暗哼了一声。

总感觉她哪里不一样了,不是愤怒而是很平静的审视的目光。

慕容绝又走近几步,看清了她的样子,嘴上的血有点凝固了。

难怪骗了那些蠢货一愣一愣的,原来做的可真像啊!

乱糟糟的样子一如昨日,只是那倔强清冷地样子却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于是,他立马用力地捏住了李清霜瘦削单薄的下巴。

“说,你到底是谁?”威严而有力的质问让周围的温度都冷了几分。

李清霜知道这个男人是起了疑心,自己并不知道他和李清霜的关系。

但此时若是露出一点胆怯,他都不会放过自己的。

只见她微微抬起头,距离这个男人仅半臂的距离。

“我就是李清霜!”

干净利落的声音一字一句的砸在两人的鼻息间。

从她散落在胸襟前的秀发散发出淡淡的一股栀子花的清甜。

从他居高临下的角度看到她的胸口的衣襟有点松散了,露出若有若无的少女的风情。

慕容绝一怔,眼神晃动起伏了一下马上清醒了。

慕容绝似乎想从她的表情里读取更多的东西,但是这副皮囊就是跟之前那个傻乎乎的女人一模一样。

过了一会儿,一把抓起女人的一只手,粗鲁地将她的衣袖往上掀开。

李清霜心里有点着急,奈何自己现在确实精力消耗过大,又事从突发,根本无法阻止他。

一只纤纤玉臂上方赫然出现了一朵小小的梅花形状,只见男人看了有几秒,才放下抓紧的手。

是她的胎记,没错!

毕竟当年她的母亲就有“梅中仙子”的美称。

李清霜刚才想着这个男人肯定是个变态,真想着从他后颈给他来一记,没想到他就放手了。

“绝息丹,内胆,你真的很有本事啊!”

慕容绝用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嘴角的血渍,冷冷地笑着。

李清霜见状并没有反驳,只是冷冷地撇过脸,非常不喜他的碰触。

“怎么样,可以放我走了吧!”李清霜无表情地试探地问着。

“走?走去哪啊?我跟你还没玩完呢!哈哈哈!”

说完嘴角露出一丝自得的笑容,邪魅地看着这只待宰的兔子。

临走时,他摇了摇手中的一根银色发簪,便拂袖离开了。

李清霜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也暗暗松了口气,至少现在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发簪?

自己好像很眼熟,手不自觉地往头上一摸,头上空空如也!

昨晚明明摸到了一根发簪,这个可是自己准备的暗器啊!

不禁一声气恼,真是狡猾的狐狸!

可是,刚才他所说的样子,难道自己跟他真的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今天多亏了昨日那个女医者的药,昨日便想最快离开这里,装死是最快的。

于是趁昨天徐医师屏蔽左右给自己上药时,偷偷要了一枚绝息丹,还要了一枚动物的内胆。

怎么就被这只狐狸给洞悉了呢?

李清霜摇了摇头,先养好身体再说吧!

既来之,则安之!好歹也有正常的被褥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