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老师,我们很合适
老师,我们很合适 连载中

老师,我们很合适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双五月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林轻 现代言情 许书玉

姐弟恋,六岁差 林轻毕业工作后遇见一个少年,他赤诚热忱,他有着少年一切美好的模样
林轻差一点点动心,但良心将她拉了回来,她是她的课外辅导老师,她比他大六岁
最后她考研成功,去了自己喜欢的学校
直到一年后,她在学校遇见了他
“学姐,好久不见
” 少年在阳光底下笑的一脸干净灿烂
从此不再是老师,是他可以肖想的学姐
展开

《老师,我们很合适》章节试读:

第3章 接纳


许书玉看见消息,顿时黑着脸把手机扔在桌上。

这群大人都是一样的!

手机叮一声,许书玉把它扒拉过来,林轻说:我要是有钱我还能在这干这个?我早就当咸鱼了。

许书玉愤愤打字:那钱比家人还重要?

林轻看见这句话,或多或少能猜到一点,之前通过咨询师的一些言语,能听出来许书玉是单亲家庭,和母亲关系不太好。

她说:怎么说呢,老师去年毕业,在毕业前和你的想法一样,钱是最不值一提的东西。但是毕业以后到现在不到一年,我就知道钱很重要了,在外面吃穿住行每一样都要花钱,所以每天都要工作赚钱,不然只能喝西北风。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就像你花在打游戏上面成绩就不会好,大人花在赚钱方面自然就会有所懈怠别的方面。

许书玉:可是我可以不要那么多钱。

林轻轻轻摇头笑了,真的是个孩子啊:你知道X市的房价是多少吗?四万一平,还是不繁华的地带,市中心更是高。那你又知道X市的平均工资是多少吗?6000,所以不努力你连房子都买不起。

许书玉想说他可以租房住,那头却好像猜到了他的想法:可千万别说租房,那是别人的房子,他随时可以把你赶出去的,不过就是赔点钱而已,但是你就要拎着行李箱露宿街头。

说到后面林轻觉得打字很麻烦,正巧外卖吃完了去扔垃圾,她便在楼梯道里给他发语音:“你知道现在去一趟医院小一点的病以千打底,大一点的病以万打底,再重一点的十万打底。”

“钱有多重要,他们比你更清楚,那种看着亲人痛苦但你没有钱救他们的时候,你觉得钱不重要吗?”

许书玉看着这些文字,很难说出那句不重要。

对病人来说,钱是可以买命的。

许书玉:可是……

他可是不出来,母亲是给了他最好的生活,甚至原本他上高中都费劲,是花钱上的国际班才能接着读书。

但是从小到大的忽视也是真的,他几乎没有感受过母爱,身边只有保姆。

“小朋友,爱有很多种,对你嘘寒问暖时刻关怀是爱,给你钱花让你受好教育不愁吃穿也是爱,格局大一点。”

许书玉没回,他觉得林轻说的有道理,但是母亲没管过他也是真的。

回学校不能带手机,因此林轻一直没收到许书玉的回复。

她把自己发的消息上下划着看了几遍,最后惊觉她交浅言深了。

她与许书玉只上了一个月的课,总共不过见了四面,八个小时,昨晚是一个突发情况,她去帮了他们,自以为亲近了,对别人的家事指手画脚。

实在太越距了,交往最忌交浅言深。

林轻懊恼,等到下周上课时,搞得她看见许书玉都尴尬的脚趾抓地,但脸上没表现半分,依旧淡定自若的讲课。

只是许书玉时不时抠一下裤子经线,他上周赌气没回消息,到了学校以后就越想越后悔。

“好,我们休息一下。”林轻起身,想去喝口水。

“老师。”许书玉喊住她。

林轻回头嗯了一声,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抱歉,上周我赌气没回您消息。”

闻言林轻一愣,不知该作何反应。许书玉真的是很赤诚的一个少年,他不屑撒谎,有话直说,会真诚的道歉。

林轻已经许久没有遇见这样的少年了,在她年少时身边的男孩子都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哪怕现在也是这样。

林轻笑着回他:“没关系,老师不会生你的气。”

等她喝完水回来,许书玉端正的坐在那里,也没有玩手机,好似在等着她。

见她进来,一双清凌凌的眼望着她,随她移动。

林轻脚步微不可见的顿了顿,随后面不改色的坐到他身旁。

少年人的注视真是让老姐姐吃不消。

“老师,那是我错了吗?”她坐下后,许书玉开口问。

林轻想了想,说:“你没错也有错,这个不好评判的。很多事情不是一句对与错就能完全概括,你和你妈妈都没有错,但是也确实都忽略了对方,我们旁观者说不好的,这个得你们自己去感受。”

“不过你才17岁,青葱少年嘛,脾气倔一点犟一点都可以原谅。”

“不梗的像只僵脖子鸡一样都枉叫少年。”

许书玉被她的形容词逗笑,唇角扬起,一派春光灿烂。

“老师,你是在安慰我吗?”

林轻瞧他一眼:“这还看不出来,上我课都没精打采的,等会可得打起精神。”

“好了,上课吧。”

十七八岁的少年是世界上最难搞定的物种,他们犟的要死拽的要死,相信自己是世界的中心,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给他们一把剑他们能头铁的去屠龙。

但他们也最柔软,未经世界打磨也未经世界污浊,坚硬的外壳下有最软乎乎的心,一旦被接纳就是整颗心捧在你面前。

如今林轻知道了许书玉的难过,不能灭口那就只能接纳。

临走前,许书玉笑眯眯的同林轻说:“老师,下节课见。”

林轻都呆住了,颇为受宠若惊,半晌笑一声,“回见。”

此后每个周末的上课对许书玉而言好像也没有那么难熬,有说有笑插科打诨,不知不觉间他也学进去了一些东西。

虽然还是会晚上很晚回家,但许母已经很满意了,非常满意。

她私下从学习群里加了林轻,会和她聊聊关于许书玉的事情,聊天的最后都会表示感谢。

林轻放下手机便会陷入一种莫名的情绪,她做教育行业只是为了一个工作,当初考教师资格证也是父母强烈要求,她为了应付他们才考的。

她从来不曾把自己放在启迪人生的教师位置上,于她而言这只是一份工作,和其他的工作一样,努力教会学生就是在努力工作。

但是当许书玉母亲感谢她的时候,她既开心又自豪。

不由得对许书玉也越加上心起来。

夜晚回家吃完饭,刚刚洗漱完,许书玉朋友一个叫吴季的给她发消息:老师,玩游戏吗?

林轻小小脑袋大大问号:你们学校不是不让带手机吗?

吴季在寝室猝然抬头,大声道:“完蛋。”

只见那天派出所里的全在一个寝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