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神医弃妃:腹黑皇叔心尖宠
神医弃妃:腹黑皇叔心尖宠 连载中

神医弃妃:腹黑皇叔心尖宠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一只小桃笙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凤浅 古代言情 陆玄枭

凤浅前世受尽了渣王的折辱,被绝世绿茶迫害而死
后来京中传闻,威远侯府二小姐武功尽失,一夜之间成了废人
众人都以为这朵嚣张跋扈的霸王花再也无法神气了,而她硬是将一张绝世容貌形同虚设,用一手精湛的医术艳羡众人
前世的孽债造就了今生抵死痴缠的之人,病歪歪的皇叔每次发病都恰逢凤浅在场
于是…… 夜里陆云玄枭旧病复发:“快快请神医过来给本王治病
” 长此以往,王府中底下喜欢八卦的人们都知道威远候府二小姐特别有敬业精神,每次到王府治病都是忙到彻夜不归
凤浅无奈表示:“你脑子有病就去治
” 陆玄枭则表示:“相思病,只有你能治
展开

《神医弃妃:腹黑皇叔心尖宠》章节试读:

第6章 婚前保证契约


转眼,陆玄枭凑近凤浅侧旁,然后,把两瓣冰凉的薄唇轻轻凑过去,低声耳语道:“楚澜汐,我们来做个交易吧,过几天你充当陪本王的未婚妻,参加一场纳彩礼仪式,这回本王不限制你照常发挥,你可以用任何方式搅乱那场宴会,事成之后你有任何需求,本王都会满足你。”

陆玄枭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凤眼里闪动着晦暗不明的光晕,他媚眼如丝的盯着凤浅,一边伸出几根修长的手指轻轻勾着凤浅精巧的下巴,一边微微动着薄唇,将一股股清香的气息吐到凤浅脸上,简直跟个狐狸精一样勾人。

陆玄枭这副皮相天生具有颇大的魅力,这会儿他略施小计,旁边几个窥探的女子都被他这眼神蛊惑的失了神,心花怒放的紧盯着他不放。

凤浅也被他撩拨的浑身一阵炙热麻痒,登时两个耳朵都红成西红柿的颜色了,食色性也,人之常情,她不会任由理智被淹没在欲海之中。

“原来王爷是想利用我去挡桃花,”凤浅的心思百转千回,面上仍是一派平静:“这个交易条件的确很诱人,只怕王爷会在日后赖账,不如我们再签一份婚前保证契约吧。”

“好,成交。”陆玄枭嘴角洋溢着一抹淡笑,当着掌柜面前点头应下了凤浅的附加条件,敲定了属于他们之间的另一份契约。

陆玄枭似乎早对这一切了如指掌,以楚澜汐从小到大对他的那份执着用心,即便他不提出任何附加条件,最后对方依然会心甘情愿的应下。

至于这份见鬼的婚前保证契约,当然全靠他的意愿履行了。

从红绡坊离开后,两人自此分道扬镳。

凤浅又在街上遇见了权司弈,只见那个曾经孤傲得不可一世的男人身着缟素,从酒楼里喝的烂醉,脸上那副颓败的神色,是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的模样。

上辈子她嫁入宁王府整整一年,他们也冷战了一年,她遭受迫害而死的那一天,她酒后为了泄愤,硬是将她拖出去打了二十鞭子,惩治过后还将她扔到柴房,不许请大夫医治。

直到上辈子临死前那一刻,凤浅才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精心布局陷害她,亲手设计她的人,就是口口声声称她为好姐姐的纳兰舞。

重生以后,她忽然想通了许多事情,譬如,以前纳兰舞明知道他们一直有隔阂,便利用她好姐妹的身份出入宁王府,借此来频繁出演和权司弈偶遇的戏码。

譬如她的如意郎君,传闻原本是太后给纳兰舞挑选的理想佳偶。

譬如,她一直被称之为权司弈和纳兰舞之间的第三者上位,权司弈追逐仕途的绊脚石。

原来在她毫无所知的时候,这些流言蜚语早已经把她和权司弈之间的关系彻底变成了自以为,而在背后掌控着一切阴谋的那个始作俑者,始终以最高姿态游走在人前人后,这何其讽刺。

她上辈子含冤而死,皆拜纳兰舞所赐,就连死后也未得安生。

一眼辩出权司弈的脸庞,凤浅心中一恸,纵使心中思绪万千,而面上仍是平静的不露痕迹,她不会忘记那些如坠炼狱般的日子,挺起胸膛,目不斜视地从权司弈身旁走过。

他们双双擦身而过这一刻,权司弈几乎是下意识回头,他望向凤浅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探究,而凤浅也隐隐觉察到来自身后之人的目光。

紧接着,身后便传来男人酒后的呓语:“凤浅,本王想你……求你回来好不好?不要这么残忍的对待本王……唔……”

凤浅身子微不可查的一僵,但她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

感情本该是属于两个人共同拥有的东西,其中一方放弃,另一方就没有选择的权利。

“原来,你伤害我,只是因为我给了你伤害的机会,从今以后,不,应该是从你伤害我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是陌路人。”

当玄幽王府派出的送葬队伍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凤浅猝不及防听到人群中传来一声冷笑:“哼!这小贱蹄子终于死了,以后不会有人再缠着司弈哥哥了!”

听闻这声音极其熟悉,凤浅寻声转过身去,却一眼看到了站在人群之中的纳兰舞,凤浅心下先是一阵恶寒。

纳兰舞的心肠竟是如此歹毒,就连她死后,依旧还是不肯放过她。

凤浅趁纳兰舞没注意到自己,佯装不经意的绕到纳兰舞身后,伸出双手用力一推,“啊!”纳兰舞不防有人背后偷袭,狼狈地栽倒在地上。

“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推本郡主!”

纳兰舞趴在地上扭头一看,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凤浅,原本脸上嚣张的表情瞬间变成如临大敌,把欺软怕硬这四个字表现得淋漓尽致,声调也降低大半:“是你推的我?”

凤浅把纳兰舞所有细微的变化都看在眼中。

纳兰舞乃晋王之女,更是太后的亲侄女,被皇帝钦封的高兰郡主,平时没少仗势欺人,而凤浅在前世忌惮她的身份,生怕给家族惹上麻烦,每每感到不平,只能咬牙忍耐。

在皇城一众贵女中,纳兰舞只畏惧楚澜汐,不仅因为对方的身份和她一样高贵,性子跟她一样刁蛮,更因为对方有一身好武艺,动起手来百无禁忌。

凤浅曾闻,有一回纳兰舞和楚澜汐在灯谜会同时看上了一支翡翠簪子,纳兰舞略施小计便拿到了这支簪子,结果当天就被楚澜汐拖进巷子里狠狠警告,从此,纳兰舞每次见到楚澜汐,连大气都不敢出。

如今看来,这或许并非谣言,知道了纳兰舞的软肋,凤浅心中多了几分底气,她端着姿态,冷笑一声,不紧不慢道:“是我,你能耐我何?”

纳兰舞能对楚澜汐做什么?答案自然是她什么都不敢做。

诚如传闻所言,她确实跟楚澜汐看上过同一支簪子,也确实因此被楚澜汐警告过,楚澜汐这个女人胸大无脑,干什么事都不去设想后果,那天楚澜汐把她拖进巷子里,除了用言语威胁她,还动手打了她,丝毫不把她高兰郡主的身份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