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诡案录
诡案录 连载中

诡案录

来源:万读 作者:薛亮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周队 悬疑惊悚 薛亮

生活中,常常会出现一些离奇的案件,无凶手,无痕迹,无踪影,无线索,这类案件,究竟是谁在作案?杀人的凶手,又是人是鬼?很多谜团纠集在一起,会让我们想入非非,然而,却有这样一个部门,它们的存在会为我们揭开一个个谜团,让我们更加接近案件的中心,还原案发现场,一窥其中,究竟谁才是凶手?【东北鑫仔读者群:610247697】展开

《诡案录》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001章 什么鬼?


H省J市。

这是一个阴沉的下午,三辆挂有HA开头牌照的迈腾轿车响着警笛,匆匆赶往了该市矿区的一个洗煤厂大院。

进入洗煤厂大院不远处,便是该厂区的材料供应站,三辆迈腾整齐的停靠在供应站前。

很快,车门开启,每辆警车都有两名便衣走下,一个身穿黑色夹克的男子环顾一眼四周,材料供应站十几米远处,是一个蓝色铁皮的厂房,厂房很大,粗略估摸大概有五层楼高。

黑色夹克男子又回头瞥一眼跟着自己一起来的几个便衣,黑色夹克男子不禁皱皱眉,好似很不满自己这几个手下似的,随后黑色夹克男子走进了材料供应站。

团队中一个穿着白色卫衣的少年突然停下脚步,少年目光犀利,仔细扫视一眼供应站门前的情况,这里除了刚刚赶到现场的三辆迈腾警车外,还有几辆警用SUV,统统挂着本地警用拍照。

虽然少年还没有见到有关这起案件的相关材料,不过看来,这起案件不同寻常。

能有这么大阵仗的刑事案件,一定和命案或者贩毒有关,可偏偏,自己这个部门与这两种案件类型统统挨不上边,真是可笑。

少年本能的顿了一下脚步,又不自觉的看向十几米外的蓝色厂房,厂房附近并没有拉起警戒线,可依旧有一些穿着警装的师兄师姐们往来奔波。

“一定是一起大案子”少年自言一句。

供应站前,一个手里拿着金算盘的小子回头望一眼,怪叫一声:“薛亮,想什么呢?赶紧的!干完收工,小爷我还急着去买**呢!”

……

一天前,省公安厅三楼某神秘部门,三个少年手拿简历前来报道。

一个身穿红色警服的少女围着三个愣头青转悠了好几个来回:“吼,你们几个真是不错,居然有胆子来我们这个部门报到,啧啧啧~~”

少女得意的笑着,再房间拐角的一个办公室里走出一个中年男人,身穿黑色夹克,目光严厉的扫一眼三个愣头青,脾气稍显暴躁:“真TM是见了鬼,什么样的人都往我部门塞!”

中年人走出办公室,向三个愣头青走去。

刚刚一脸嬉笑的少女这会忽然收住了笑,慌忙立正:“周队,这几个是……”

少女的话没说完,周队已经摆摆手,理也不理少女,直接凝视三个愣头青:“你们几个,知道我们这部门是做什么的?”

其中一个穿着白色卫衣的少年立刻立正,昂起胸,大声应道:“报告领导,**的职责是除暴安良,维护正义,我们会用我们的实际行动来证明,我们……”

周队不耐烦的闷哼一声,摆摆手:“少来这些虚的,就说说,知不知道我们是干嘛的?”

一个体格肥硕的胖子嘻嘻一笑,凑过来:“周队,我可是老**了,之前在那个XX县的派出所工作,六年警龄,另外,我听说咱们省厅有一个英明神武的周队,带队有方,破案神速,所以我特意转过来跟着您,希望在您英明神武的领导下,我们可以破获更多的案子……”

这胖子似乎有滔滔不绝的话可以说,但是陆队却稍显不耐烦的闷哼一声,似乎对他拍出的马屁一点不感兴趣:“滚一边去,你小子倒是蛮机灵。”

陆队又看一眼第三个少年,这小子一身的痞子气,手里拿着一捺长的金算盘,用手扒了扒了算盘,这小子啧啧一笑:“哈哈,这两个棒槌太逗了,人家问你们知不知道咱们这个部门是干嘛的,你们说那些废话做啥?我手指一动,就能猜到咱们这个部门是做什么的。”

这小子身材枯瘦,怎么看也不像是**,反而给人一种地痞小混混的感觉,他这话一出,周队眼神中多了一丝笑意:“说说看?”

周队这话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似乎并不相信这小子可以猜出来一般,此时这小子手指拨动算盘,噼里啪啦响了几下,这小子深吸口气:“呲,如果我猜的不错,咱们这里一定是一个不寻常的部门!”

“你们三个,都TM给我滚出去!”周队暴怒。

“噗”那个少女忍不住笑出声。

忽然,一个身影从另一个办公室走出来,似乎很着急的样子,刚刚把配枪带好,那人已来到周队身边,与他耳语几句,随后周队匆匆转身而去。

那人看一眼刚刚报道的三个愣头青,一脸无奈的摇摇头:“我是你们的副队长,我姓朱,叫朱雄,刚刚和你们说的那个是咱们组的小婷同志,大名叫诸葛婷,眼下来不及细说了,有紧急任务,你们三个拿上自己的证件,和诸葛婷去领装备,十分钟后楼下集合!”

朱雄安排妥当后,匆匆向周队的办公室赶去。

三个愣头青彼此对望一眼,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刚刚报道就出任务,这个部门,究竟是做什么的?莫非,这也是传说中的重案组吗?

“那个啥,我叫王建,别人都叫我王胖子。”最胖的那个讪笑着自我介绍。

手拿算盘的那个撇撇嘴:“我是马三海,认识我的人都叫我神算子,既然今天这么有缘,我给你们算一卦如何?免费的!”

“靠,搞没搞错,这里是警局!都别磨蹭了,再磨蹭,你们几个都得被赶出去!”薛亮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诸葛婷打断了他们三个的谈话。

……

供应站里,大概有十几个人围在一个拼凑起来的方桌前,方桌上摆放着很多图纸和案件备录,还有几张照片散乱的摆放在桌子上。

组长周宏此刻眉头紧锁,手里拿着一张死者的照片正仔细的斟酌着什么。

薛亮是最后一个进来的,当薛亮进来的时候,这些人似乎已经讨论过什么很重要的信息一般,此刻一个个都闷着头,各自分析着案情。

神算子就好像一个打酱油的过客一般,拿着他那个金子做的小算盘,随便在供应站里闲逛着。

王胖子则饶有兴致的来到排分版前,啧啧笑道:“这单位有意思哈,工人的每日用料和工作积分都在这里呢。”

薛亮则不然,一个刚刚从警校毕业,满心抱负的少年,最需要的,就是经历一场大案。

薛亮挤着其它几名同事来到桌前,桌上的案件备录写的很详细,然而,一个醒目的问好引起了薛亮的注意。

死者,男,27岁,该洗煤厂皮带运转司机,死亡原因为工伤事故,然而,在工伤事故后面,却又画了一个醒目的问号。

“这是什么鬼?”薛亮困惑的诧异道。

本来薛亮这个年纪加入警队,正是不被人注意的时候,一个刚刚毕业加入警队的新人,能懂什么?

可偏偏薛亮这话一出,一旁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刑警吃一惊,扭头看向薛亮:“不愧是神秘部门出来的人,这一眼就看出来有问题,厉害,厉害……”

这两句厉害说的薛亮直发蒙。

另一个穿着牛仔衣的刑警啧啧一笑:“果然不同寻常,看来这件案子有他们插手,肯定会提早破案的,正巧,也可以让咱们哥们看看,传说中神秘部门究竟有多神秘。”

“去去去,少添乱!”一个岁数偏大,大概有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呵斥一声。

随后,中年人一双眼狐疑的打量薛亮一番,又瞥一眼周宏,周宏依旧沉默寡言,皱着眉观察着那张死者照片。

薛亮被人这么盯着,脸上的困惑又加重几分,指着照片诧异道:“几位师兄,我是想问,这档案上的……”

薛亮后面的‘问号’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之前第一个夸赞薛亮的人尴尬一笑:“真是惭愧,这案件究竟有没有鬼,我们也搞不清楚,只不过疑点重重,的确可疑。”

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干咳一声,似乎脸上有些挂不住尴尬一般:“这个案件嘛,本来可以按造工伤事故草草结案,可其中又有很多蹊跷,然而,我们寻找了许久,刑侦科的同事做了现场勘察,却也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这不,领导一句话,你们就来了,也正巧,大家一起办案,也让我们见识见识。”

“究竟搞什么鬼?”薛亮更茫然。

神算子刚刚一直在一旁闲逛,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架势,这会听他们如此评判这起案件,而且,当薛亮提到‘什么鬼’的时候,这些人的反应出奇的惊讶。

神算子也凑过来,挤进去扫一眼桌上的档案,又看几眼散乱摆放的可疑人照片以及死者照片,神算子“咯咯咯”笑了几声:“有趣,鬼作案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回有好戏看了。”

“哎呀呀,看来你们是胸有成竹了,不错。”那个穿着牛仔衣的刑警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副饶有兴致的表情打量着神算子。

薛亮却无奈的扫一眼身边的几个刑警以及正洋洋得意的神算子,真是见了鬼,自己报道的第二天便可以出任务,这是一般**都很难有的经历,然而,薛亮打从进入这供应站以后就开始怀疑,自己真的是加入了警队吗?

这莫名其妙的案件备录,这莫名其妙的问号以及这些人莫名其妙的谈话,究竟,他们在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