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四合院:开局我截胡了娄晓娥
四合院:开局我截胡了娄晓娥 连载中

四合院:开局我截胡了娄晓娥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不正经的云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娄晓娥 李胜利 都市小说

李胜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
没有90年代的商业斗争,也没有80年代的市场改革
因为他穿过了,来到60年代的北京
而且当他发现易中海、刘海中、阎埠贵的时候,他发现这是曾经看过的一部电视剧《禽满四合院》
既然我来了,那谁也不能欺负我
展开

《四合院:开局我截胡了娄晓娥》章节试读:

第6章 傻柱受惩罚


李胜利来到食堂,本以为自己来得挺早,谁知窗口已经有人排起了队。

办公室的事情少,很多办公室的员工为了不排队提前来食堂打饭。

傻柱和刘岚两个人一人占了一个窗口在给工人们打菜。

队伍不是很长,食堂里一目了然。

在李胜利进来的时候,傻柱就看见了他。

李胜利自然也是看见了傻柱,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李胜利排在了刘岚的窗口。

“刘岚,你去我那个窗口打。”

傻柱拍了拍刘岚。

“好好的换什么?”

“我感觉你这里打菜舒服。”

“一天到晚神经兮兮的。”

刘岚觉得没必要和傻柱计较,也就同意了。

傻柱这么做不是没有原因的,昨天他在李胜利手里吃了那么大的亏,今天他要报复回来。

很快,队伍就排到李胜利这里。

李胜利先把范厂长的饭盒递了过去。

傻柱看了一眼,咧开了嘴,让你狂,这不是犯到了我的手里。

他捞起满满一勺菜,但紧接着抖了两下,发现还是不够,又抖了抖。

最后递过来的饭盒里只剩了两片菜叶。

“这也太少了吧!”

李胜利没想到傻柱这么狠。

“在我这里就是这么多,爱吃不吃。”

傻柱满不在乎,他是食堂的大厨,除了管后勤的厂长就是食堂的主任都要给他三分薄面,断然不会因为一个打菜的事情有什么问题。

“那你再帮我把这个饭盒也打一下。”

李胜利又拿出自己的饭盒,不出意外,又是两根菜叶。

“你就别想了,你在我这就这个量,我看你还坑不坑我钱。”

这傻柱还在算计昨晚的五块钱呢。

李胜利眼睛一转,见范富裕进了食堂,给傻柱下起了套。

“你可听好了,这是范副厂长让我帮他打的。”

“你就吹吧,范副厂长会让你帮他打饭。”

在食堂这么久,傻柱就只见过范富裕自己或者办公室的人帮他打过饭,理所当然的认为李胜利在诳他。

“今天不管谁来,你这菜就这么多。”

下一刻,一个声音就从一旁传来。

“就连我也不行吗?”

傻柱听到声音,立马把头伸出窗口。

只见范富裕正站在旁边,刚刚范富裕进来的时候傻柱正在和李胜利说话,并没有看到。

“当然不是,范副厂长,我说的是他。”

傻柱忙解释道。

“呵呵,这就是我的饭盒。”

“今天我不让人来打饭还看不见这精彩的一幕,你就这么欺负我们的工人。”

“李双河在哪里,让他来见我。”

对于傻柱,范富裕和他的级别相差太大,直接办他一是得罪管理后勤的李副厂长,二是有些掉面。

所以他也不直接处置傻柱,而是把李双河叫来,让他自己处理。

李双河是食堂主任,也是李副厂长的侄子,平时工作是负责食堂的各项支出和收入。

这不,刚刚他还在食堂二楼清点今天买菜的支出,就有人上来汇报情况。

当听到是范富裕在食堂发火,他急忙从办公室跑了下来。

对范富裕,李副厂长虽然可以不在乎,但李双河可要小心一点。

“李双河,你自己看看你管的食堂。”

范富裕见李双河来了,把饭盒直接塞给了他。

李双河见到饭盒也是一头雾水,这吃完了给我看什么。

“你看看这是你们食堂师傅打的菜!”

“不光是我,就算是我们的工人兄弟们过来打菜,你们食堂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范富裕有些怒不可遏了,而这时李双河也反应过来。

“范副厂长,我一定给你个交代。”

李双河径直走向后厨:“这是你们谁打的。”

傻柱见躲不掉,只好站了出来。

李双河气得脸冒青筋,这傻柱平时就是个刺头,平日里自己看他技术还不错,忍就忍了,这次居然不开眼,惹到范富裕的身上。

要是其他也就罢了,居然因为一个打饭的事情被范富裕在大庭广众下训斥,李双河实在是没话说了。

“今天的事情你不要做了,等下滚去车间!”

他当场罢免了傻柱的工作,然后走到窗口,亲自将范富裕和李胜利的饭盒盛满。

范富裕见他处置了傻柱,李双河的行动也给足了自己面子,也就没说什么,拿着饭盒回办公室了。

见事情结束,李胜利也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只留下厨房里的众人大气不敢吭声。

果然到了下午,就见傻柱穿起了工服来到车间工作。

“下面播报一则通知:我厂一食堂厨师何雨柱同志,自进厂上班以来,多次克扣工人饭菜,其行为极其恶劣。现经厂里研究决定,撤销何雨柱同志一食堂的工作,转入轧钢一车间,工资待遇调整为学徒工。希望各位工友引以为戒。”

李双河这次动了真怒,直接罢免了傻柱的工作,然后托李副厂长把他塞进了车间。

这愣头青,愿意祸害谁去祸害谁,反正别留在食堂。

傻柱倒是一脸无所谓,晃晃悠悠的在秦淮茹旁边找了位置。

和秦淮茹一个车间,他顿时感到一丝兴奋。

“傻柱,给我老实一点,挨了处分就在这里好好做,别再吊儿郎当的。”

作为车间主任,徐成才本不想接手何雨柱这刺头,但是领导塞下来的,他也没办法。

他只希望这何雨柱不要拖整个车间后腿,别给他惹事。

“知道了,我这学徒不是要先看看怎么做吗?”

虽然到了车间,但傻柱不在乎,他知道他不会留在这里太久,因为那几位领导吃惯了自己的菜。

二食堂和三食堂的那两位师傅水平可不咋的,虽说大锅饭不要什么技术,但有时候领导招待可是吃的小灶。

“秦姐,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

傻柱往秦淮茹身边凑过去。

“何雨柱,反正你工资就这么多,你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

徐成才被傻柱无所谓的态度气走了。

秦淮茹见硬凑过来的傻柱有些尴尬,这傻柱本来看起来就显老,样子不行,本来秦淮茹和他交好就是图他是个厨子,每天能带些吃食给自家改善改善伙食。

现在他不做厨子了,也和自己一样是个学徒工,秦淮茹有些瞧不起傻柱了。

但凡事也不好做绝,秦淮茹往旁边让了一下。

“柱子,姐的水平怎么样大家也都知道,我自己还是个学徒工呢!你还是和技术好的先学学吧,比如一大爷技术就很好。”

傻柱有些想吐血,他哪里是想学习技术啊,只是想在秦淮茹身边蹭一蹭。

他笃定自己没多久就要回厨房了,他甚至都想到了李双河怎么求自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