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狐仙老婆在我家
狐仙老婆在我家 连载中

狐仙老婆在我家

来源:掌中云 作者:张远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张远 悬疑惊悚 白淑琴

我自幼命格缺阴,八字至阳至刚,极易招引鬼怪,夭折几乎是注定的事,连当地神算子都叹气摇头:这娃儿活不过八岁
为了保住我,奶奶开始四处帮我找媳妇,由于我家条件好,山里很多姑娘都愿意当我的童养媳,但不管好看与否,性格怎样,身材如何,奶奶一律没要
当所有人都以为,奶奶是在耍大家的时候,一个美艳到极致的女人出现了,自称是奶奶找来的童养媳
我看着她的一颦一笑,一牵一动,心中击起万层浪,包括在场的所有村民,不论男女
所有人又开始眼红了,说我命短但运气好,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能听见他们在议论这件事
然而只有我自己知道,在洞房夜那天,我的童养媳变成了一只狐狸 展开

《狐仙老婆在我家》章节试读:

第4章 节 鬼打墙


外乡人,赵大山觉得这件事和白淑琴有关?
我觉得不可能吧,那么娇弱的一个姑娘,怎么可能杀得了二傻,他们之间无怨无仇,也没有杀人的理由。
再说了昨晚我们在一起,要是她半夜出去了,我一定会知道。
我觉得这件事情很复杂,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二傻的尸体烧了,以绝后患。
回到村里,把二叔叫到一边,悄悄把赵大山的话告诉了他。
二傻不是正常死亡,怨气会很重,而且我无法确定咬二傻的是不是僵尸,如果是僵尸把他咬死了,还有尸变的危险。
在这件事情上,我的看法和赵大山是一样的,二傻的尸体不能留。
听到要烧二傻的尸体,二叔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让几个健壮的小伙子去搬木柴,在晒谷场上垒起来。
守在灵堂前,我的心里始终不安,生怕再出什么事。
悄悄掀开二傻身上的遮尸布,他的手上长了一些白毛,毛茸茸的很像霉菌的菌丝,我吓了一跳,这是尸变的征兆,怪不得赵大山看了一眼就跑,不敢让二傻土葬。
等晒谷场上的木柴搭好,我从村里的小伙子中找了两个没结婚的,把二傻的尸体抬到晒谷场。
把二傻的尸体在木柴堆上架好,往上面泼了很多煤油,然后点火烧。
一场大火足足烧了两个多小时,和火葬场的焚尸炉相比,柴火的温度差了太多,烧完二傻的骨架还是完好的,肉和内脏都烧没了。
我的心里还是不安,想把骨架也毁掉,不过二叔和二婶儿死活不同意。
给赵大山打了个电话,想问他尸体烧成这样行不行,不过赵大山的电话始终没人接,我没有办法阻止,只好让他们用席子裹了,等棺材运回来后装殓下葬。
二傻身上长了白毛,我觉得是僵尸干的。
我们这个村子坐落在山脚下,阴气本来就重,再加上村里有不少盐碱地,这种地最容易养僵尸,村子里有关僵尸的传说能装几箩筐,如果二傻真的是被僵尸咬死的,事情就真的麻烦了。
我们村子有一半的地都在后山,下地干活肯定要进去的,我决定明天去找村里的老人,让他们牵个头,把村里的年轻人都组织起来,然后去后山搜山,看看是哪座老坟出了问题。
回到家里,我爸妈他们已经睡了,只有白淑琴守在院子里乘凉。
吃完饭洗完澡,已经八点多了,钻进卧室里,只是满脑子心事,我睡意全无,一想到后山可能藏了只僵尸,我的心里就瘆得慌。
白淑琴有些害羞的关了门,坐在床上装模作样的玩手机。
虽然我们昨晚已经同房了,不过女孩子脸皮薄,现在还有点放不开,扭扭捏捏的很可爱,我一伸手把她抱住。
白淑琴好美,肌肤如雪美若天仙,娇艳如花的脸上带着几分羞涩,一张樱桃小嘴吐气如兰,美得让人心醉!
刚想关灯睡觉,桌子上的手机响了!
拿起来一看,是赵大山的老婆打来的,我有些奇怪,伸手按了接听,里面传来赵大山老婆的声音,问赵大山是不是在我这里?
她这么问,我立刻意识到出事了!
赵大山以前和我师父闲聊时说过,做地仙这一行的,长年累月和死人打交道,身上沾染了很多晦气,所以他从来不走夜路,也不留宿,不管事主家里多远,也一定会在天黑前回家,就是害怕遇到脏东西。
赵大山下午三点多钟就走了,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六个小时时间,赵大山就算是走三个来回,也应该到家了才对!
我让她别慌,或许赵大山是其他事情耽搁了,挂掉电话又拨了赵大山的电话,电话还是没人接,我记得下午给他打过一次电话,他那时候就没有接。
我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穿好衣服拿着手电筒,就往外面跑。
看到我要出门,白淑琴连忙问我怎么了?
我觉得赵大山多半出事了,我不想让白淑琴担心,让她在家里好好休息,跑到张明家,把张明叫了起来。
带着张明,打着手电筒,急急忙忙朝赵大山的家走。
赵大山回家,有两条路。
一条是走山路,另一条是走村里修的机耕道,机耕道九曲十八弯,左拐右拐至少会绕五六里路,我们平时都不走的,我觉得赵大山也会选择走近路。
沿着青石板山路走,出了村没走多远,我就看到地上跪着一个人,耷拉着脑袋一动也不动,走近了一看,果然是赵大山。
我喊了好几声,赵大山都不回答我,跑到他的面前,他的表情恐惧到了极点,双手死死卡着自己的脖子,眼珠子都凸了出来。
张大山手上有血,看到我来了,赵大山突然睁开眼睛又哭又笑,十分疯狂的喊道:“她回来了,她回来找你们了,你们都要死,哈哈哈哈哈。


你们都要死啊!”
把他的手扳开,脖子的位置有两个很深的牙齿印,伤痕和二傻的一模一样,应该伤到了气管。
赵大山一边笑一边咳血,他的身体剧烈抽搐着,眼看是不行了。
我不知道怎么救治他,赵大山挣扎了一会儿,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把手凑到他的鼻子边,已经没了呼吸!
赵大山死了!
我的心拔凉拔凉的,一股巨大的恐惧感涌上心头,一股凉气沿着脊梁骨窜。
手电筒朝四周照,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但是那种恐惧有增无减,我的心里很烦躁,赵大山口中的她,指的是谁?
那只被我放跑了的狐狸精,真的回来寻仇了?
我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惊悚,连续死了两个人,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下真的摊上大事了!
“你看看这个!”
张远指着地上一个黄布包说道:“这是赵大山的包!”
赵大山是风水先生,他的包里装着八卦罗盘量天尺和泰山石,八卦罗盘是用来测方位,量天尺测距离,泰山石算是一种防身的手段,因为石能镇鬼,这是风水先生必备的三件套,吃这碗饭的谁都离不了。
打开包一看,罗盘和量天尺都还在,不过泰山石不见了,我在周围草丛里翻,找到了一块巴掌大的石头,上面还有赵大山的血,看来他已经意识到了危险,取出泰山石护身,不过还是遭了毒手。
“怎么办?”
大晚上的,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活人死在自己面前,张明也吓坏了,哆哆嗦嗦的问道:“要不要把他抬回去?”
不要!
想了想,我直接拒绝了张明的建议,我感觉这件事情很不对劲儿,我们先回村子,等明天天亮了再来收尸!
匆匆忙忙往家里走,从这里到家里,最多不超过二十分钟的路程,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足足走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走回去。
借着昏暗的月光,我能看到村子的轮廓,但是不管怎么走,和村子的距离始终没有缩短,我的心里很烦躁,多半遇到鬼打墙了!
张远!
张远!
张远,你怎么走那么快,等等我啊!
走着走着,后面隐约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那个声音很虚幻,明明远在天边,传进耳朵里又很清晰,就好像近在眼前,最开始我以为是白淑琴的声音,仔细一听又有点儿像是我妈,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
“老三!”
张明打着手电筒,一边转身一边说话:“三婶儿在喊你!”
“别回头!”
我连忙往走了两步,死死捧着张远的头,压低声音说道:“走夜路千万别回头!”
在民间有种说法,人的身上有三团命火,分别在双肩和头顶,只要三团命火燃着,不管什么脏东西,都很难上你的身,可你要是回头,把肩膀上的命火吹灭一团,那就糟了!
后面的声音一直在喊,张远吓得腿直哆嗦,空气中有一股尿骚味儿,张明很尴尬的笑了笑,我看到他腿都在抖!
“没事!”
我有些无语,让张明别害怕,不就是鬼打墙鬼叫人嘛,只要我们不回头,应该不会有事!
“能不怕嘛!”
张明浑身抖得像筛米似的,带着哭腔喊道:“你看看这里是啥地方!”
我们出门带了两个手电筒,遇到鬼打墙我不确定什么时候能走出去,为了省电,我的手电筒关了,亮着的手电筒在张明手里,我其实看不太清前面的路,听到他这么说,我连忙把手里的手电筒也打开了,这才发现前面是一座又一座坟包,地上还有一滩发黑的淤血,我吓了一跳,这是二傻昨晚死的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