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兽王:西亚
兽王:西亚 连载中

兽王:西亚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月亮不晚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月亮不晚 西亚

它本是一个看家护院的二哈,却阴差阳错误入兽世大陆
和狼称兄道友,与虎谋皮,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成为万兽之王展开

《兽王:西亚》章节试读:

第7章 白雪生病


巴纳突然扯开兽皮帐篷:“西亚,不好了,白雪生病了。”

“什么?!”

安格:“走,快去巫医帐篷看看,白雪病的很严重”。

西亚连滚带爬的跑了过去,“呼~,巫医,白雪她怎么了?”

白发苍苍的巫医沙哑着喉咙说到:“唉,这是不治之症,白雪很快就要回归兽神的怀抱了。”

“什么?!”一道闷雷劈在了西亚的脑门上,白雪居然病的快死了。

“不,要救白雪啊,她不能死啊”。西亚声嘶力竭的嘶吼着。

一名老兽人说:“别说了,连巫医都说救不了,看来是留不住了”。

西亚转身跑了出去。

“666,白雪得的是什么病,能治吗?”

666:这是一种级别类似于古代天花的一种病,叫宋冥,病死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在兽人大陆,除非是特别高明的巫医,还有拯救的可能,否则,像这种小部落,也只能等死,回归兽神的怀抱。

“那有治疗的丹药吗?”

666:有是有,本系统无所不能,就这病,分分钟的事儿。

西亚眼睛发亮:“那快来一颗。”说完,伸出了爪爪。

666白了它一眼:亲,您积分不足,只有一个银元宝了,没法购买。

“啊,这,那不能先佘着吗,等白雪好了,我一定好好挣积分,在补上。”

666:不好意思,暂时无法佘这么多元宝。这样吧,我给你一份草药图片,熬草药喝一样可以治,就是效果不能和商铺的比。

“草药好找吗?我怕白雪熬不过去”。

666:亲,草药图片已经是内部价了,我都勒紧裤腰带吐血给你优惠了,别忘了这可不是一般的病,要不然你一个银元宝还买不到呢,放心,她这是发病初期,还能挣扎一段时间,在不做决定,我也说不好了。

“好,我换”。

叮咚:治疗宋冥草药图片一份,一个银元宝,还剩0积分。

666吐槽一通:主人你可要好好搞钱了啊,积分又清零了,可不能为了爱情放弃事业啊。

西亚:“放心吧,等白雪好了,我一定努力挣积分”。

回到部落,西亚立马找到巴纳,“巴纳,能帮忙找几个兽人吗?白雪有救了,我需要你们的帮忙”。

巴纳一愣:“好,我马上去找,一会儿去你帐篷”。

……

一盏茶的功夫,巴纳带着黄土,安格,东林和厚来到了西亚的帐篷。

西亚:“我想到治疗白雪办法了。”

安格:“怎么治,连巫医都没法子。”

西亚:“我的部落有很高明的巫医,曾经治好过得这种病的兽人,我也是才想起来治疗方法 。”

把图片拿出来摆在几人面前,“需要找齐这上面的草药,煮了给白雪喝一段时间就能好。白雪的病着实凶险,我一个人找恐误了时机,所以想请你们帮忙一起找。”

巴纳:“好,那我们就分头行动吧,我看这草药有好几样,我们每个人找几样,这样也能快些”。

“好”众人齐声说 。

西亚本来想把草药图片给他们,但安格说拿着这么脆弱的图片害怕弄破了,况且兽人的记忆力也不是盖的,看好之后纷纷出去寻找。

偌大的森林里,西亚在急切的寻找,在666的提示下,终于在腐树干里找到了草药旭阳,又在石头底下找到了草药春又生。

沙沙,咻,抬头一看,原来是只鸟儿。拿好草药,赶忙回部落。

巴纳,安格,黄土,东林和厚都已经回来了。巴纳生火,西亚开始煮药。

约莫一个时辰,药煮好了,用石碗装着。西亚立马端着去了巫医帐篷,巴纳他们也紧随其后。

西亚:“白雪,白雪,你喝了这碗药就能好了”。

巫医:“你这碗黑乎乎是什么?”

安格:“是西亚部落的药,他们的巫医曾经救活过得这种病的兽人”。

索诺:“白雪不需要你的药,快把这黑不拉几的东西倒掉吧!”

西亚:“索诺,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我可以保证这药绝对管用。”

巫医:“不需要了西亚,索诺的父亲索图带回了治疗这种病的草药,白雪已经喝了药了,相信很快就能好转。”

西亚:“可是…”

巫医:“好了,别说了,白雪需要休息都出去吧。”

巴纳拉着西亚走出了帐篷。

西亚:“索图带回来的草药真的能治疗这种病吗?”

安格:“我也奇怪呢,他竟然有这种药,那白雪生病的那天,他怎么不说呢?”

巴纳:“现在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不过既然巫医说白雪喝了索图的药能够好转,就说明药是管用的吧?”

安格:“西亚,你先回去吧,我们再去打听打听是怎么回事?”

西亚:“嗯。”

夜幕降临,安格抱着罐子来找西亚,“西亚,你快看”。

西亚就这月光往那罐子里瞧去,兽人夜间的眼神都是极好,西亚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这药,和我们找的那些是一样的”。

安格:“对,我也在好奇,难不成是索图在换盐途中路过了西亚你的部落吗?可是我记得换盐的那条路,路过的部落都跟咱们一样,没有很厉害的巫医呀” 。

西安的心里咚咚响,不,不对。一定是哪里出来问题。

治疗宋冥的草药图片他放在兽皮底下,连忙掀开去找,“不见了?”!

安格一脸懵逼,:“什么不见了?”

西亚:“就是今天给你们看的那些草药图片,我就放在兽皮底下,现在不见了,一定是被别的兽人拿走了”。

安格:“我听说索图今天才去找的巫医,难不成是索图?”

西亚:“一定是他!”

太可恶了!

安格:“索图怎么知道你有草药图片,难不成是有人告诉他的?”

西亚:“看来是我们几个人当中,有人去告诉他了,不过现在没有什么证据,先不要轻举妄动”。

安格:“我们几个是从小玩到大的,彼此都互相了解,也许是别的兽人也说不定,这几天先观察观察吧!”

西亚:“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