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走吧,摇钱树,我带你回家
走吧,摇钱树,我带你回家 连载中

走吧,摇钱树,我带你回家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冰雹亲吻过的猫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林望溪 织夏 都市小说

林望溪是南瑾贵公子米军带大的跟班,一次受伤之后,米军花了50万为他请了一个三个月的保姆,他原以为对方是个自甘堕落的女人,却没想到她是那样的美好……展开

《走吧,摇钱树,我带你回家》章节试读:

第三章 雨后


言颜将我的手臂接好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酒吧里的客人们也已经所剩无几。

她想送我回家,但是我一刻都没敢和她多呆,跟她在一起似乎总出意外。

不过言颜的优点倒是也很多。

小时候就很仗义,打架总是冲在最前面,长大之后有什么合作也会推荐给我和米军……

刚才还主动要帮我给织夏50万,不过我没要,因为我压根没想留织夏。

原因很简单,一是毕竟那是50万,二是因为真的包了她,还要赖在我家吃饭,到时候还要买衣服化妆品包包什么的,我是买还是不买?

这可全都是全是钱啊!

因为言颜从小就特别的豪气,所以我和米军从来都拿她当兄弟,压根就没把她当女孩子对待。

说起来,言颜认识我比认识米军早。

初中的时候她是我同桌,可能姨妈来得早吧,她被整的猝不及防,殷红的血液浸透了洁白的校裤,全班人都盯着她看,尴尬得不知所措。

我想帮她,但是全班都看到了她的那滩红色血液,我心一狠用小刀在手臂上重重地划了一下:对不起,全甩在你裤子上了。

言颜虽然有些迷茫,但还好也算机灵:你手没事吧,我带你去医务室!

两个人一起走在去医务室的路上,由于我手臂大量的出血,所以也没人怀疑她裤子上的是姨妈。

那时候的她还算温柔,哭着对我:你怎么那么傻啊,万一划到动脉该怎么办啊?

我:不会,米家从小就教我们急救措施的,我懂。

从那以后我们就成了很要好的朋友,即便我的身边有了白星禾,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

她一直都很懂男女间纯友谊的分寸,加了白星禾的微信之后,就直接把我删了,有什么事找我都是通过白星禾。

直到我和白星禾分手,她才重新把我加了回来。

……

独自走在积满雨水的路上,漫不经心地感受着湿润的空气带来的水分,路灯的霓虹将我的影子倒映在路边的积水面上,显得行单只影。

曾几何时我也曾和星禾一起像傻子一样在午夜时分淌着积水像小孩子一样玩耍,而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

我和星禾相恋八年,几乎南瑾的每个角落都布满了我们留下的踪迹,每场景都能让我联想到和她在一起时幸福的画面:

我们见她父母时她的那句:“人是我自己选的,心也是我自己给他的,以后得日子是苦是甜我认了!”

我们一起应酬时,喝的烂醉,两个人一起抱着马桶吐,不知谁的呕吐物沾到了她的头发,我心疼地跟她说‘跟着我苦了你了’她傻子一样回了一句:“我乐意。”

我们在家一起做家务时,她的那句:“我多做一些,你就少辛苦一些。”

她爸妈来我们家闹,她对我说的那句:“我和你才是一家子,爸妈是爸妈,他们有他们的想法,我们有我们的生活。”

事业遇到挫折时,她拍了拍我的肩膀:“不怕,你还有我,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

相恋八年,她跟我说过的情话数不胜数,并且也为之努力。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败给了现实。

但……我们确实败了。

我提出的分手,但对于这段感情,我扪心自问我是真的尽力了。

创业最忙的时候全靠咖啡和红牛续着一丝精神几天几夜不睡觉,而这样的生活我持续了一年半的时间。

我偶尔会回首那段时间的日子,除了黑暗一无所有。

我知道她也尽力了。

那样的生活她也陪了我一年半的时间。

我们交往的时候十九岁,她一百多斤有点肉肉,很可爱。

可我们分手的时候,她瘦得在八十斤上下徘徊的时候,在她脸色黯淡无光,脸上的黑眼圈比熊猫还深。

这个世界似乎没有人能理解我的放弃。

有人会说我只是觉得她在我身边是提醒着我的无能所以我才放弃……或许他们说的对吧。

可是他们都忘了……白星禾原本就是天上最闪耀的那颗明星,是城堡里最万人追捧的公主啊!

我知道她愿意跟我一起吃苦,但是我不愿意。

我舍不得。

……

其实我以前真不抠门,甚至还挺大方的。

直到我和白星禾分手,我才意识到钱的重要性,每一分钱都是我通往城堡的铺路砖,是我拥吻城堡里的公主的垫脚石。

无论背负多少骂名和嘲讽我都无所谓,因为白星禾真的是个很值得的女人。

我孤独地站在四边都是红灯的街头仰望星空。

清新的深夜里没有想象中的浩瀚星辰,甚至连月亮都没有,空荡的大街上我孤独着站立着,仿佛我的世界,空旷而又黑暗。

慢慢地,乌云被划开,一抹月光透过密布的乌云打在了我的身上,只一瞬却又被掩盖。

好像……星禾曾经为了我而努力挣扎,但却终将被现实所掩盖。

“呵~傻批。”我轻笑一声,喃喃自语地骂着自己。

-

刚回到家门口……

织夏浑身湿漉漉地缩成一团,抱坐在门口,像一只淋了雨的小猫咪冻得瑟瑟发抖。

她似乎听到了动静,抬起头湿冷的头发粘住了她半张脸,原本雪亮的眼睛里全是血丝,苍白的脸上看不出半点血色,干涸嘴唇上全是死皮。

可是,在我眼里,我只觉得她很能装。

她明明有我家的密码,就算偷偷进去,我也不一定能够发觉,可她却弄成这副鬼样在我的门口等着我。

“怎么弄成这么一副鬼样?”

“想去洗手间,就出去了一趟。”她的声音很微弱,又显得那么的疲惫不堪。

我想说些什么,但是终究没能说得出来。

原本想要赶走她的心终究还是软了下来,我淡淡地开口:“进来吧,待会再说。”

“谢谢。”

跟着我进了家门,织夏脱掉了湿漉漉的帆布鞋,脱掉了袜子之后放在鞋子上面,推到了最靠近门的边缘。随后她那双脚丫在鞋垫上多蹭了两下,直到蹭干上面的水分才走进了进来。

我心想:你这么蹭,脚上不全是鞋垫上的灰吗?不也一样脏?

我终究没说什么,我不知道她是拘谨还是礼貌。

可是这样的女人……礼貌?

“去洗个澡吧,别感冒了,次卧里有衣服,有什么事待会再说。”我冷漠地说道。

“嗯。”她的声音依旧微弱。

她走进次卧,然后拿着衣服走进了卫生间。

很快,浴室里传来了淋浴喷洒的声音,我坐在客厅里,点上了一根烟,静静地思索着后面该怎么办。

一根烟……

两根烟……

浴室的门被打开了。

织夏从里面走了出来,小脸红扑扑的,她的身材饱满,一米八二的睡饱穿在她的身上一点都不宽松,修长的**光滑而又富有弹性,紧致的腰间,还有饱满的胸脯……

呃……

她是真的好看,有那么一瞬间我在想如果她如果便宜点,我会不会色心大起。

我想我不会。

虽说她确实是个顶级美女,但是这些年跟在米军后面见过太多的美女了,麻木了。

而且,在我眼里没人比白星禾更好看。

“次卧里有衣服,穿好了再出来。”我依旧表现得很淡漠,

织夏微微地点了点头往房间里走去。

很快,她再次换好衣服,男人的休闲服在她的身上显得有些飒气,不过也没有之前那么充满诱惑。

“外面的雨停了,你可以走了。”我淡淡地说着。

我跟她并不熟,能让她进来洗个热水澡给她一套衣服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可是,我没地方去了。”她显得楚楚可怜。

“那跟我没关系,况且你这么好看,想收留你的男人绝对不少。”

我不会收留一个陌生人在家里。

我仇家很多,半夜要是她开门,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知道了,再见。”她轻咬了一下嘴巴,手指拨弄着衣角轻声说着,然后向门口走去,穿上了她那双湿漉漉的袜子和鞋子。

她轻轻地打开了门,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之后就走了出去,然后又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我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些难受,她的背影像极了星禾离开时的样子,甚至更可怜,像一只流浪猫一样。

我站起了身,向门口走去,修改了一下密码,然后拍了拍手准备洗个澡回房间休息。

她可怜关我什么事,谁知道她是不是装的?

-

第二天清晨。

阳光透过虚掩的窗帘打在我的脸上,我烦躁地翻过身却压到了受伤的手臂,疼得我‘嘶’地一声,面容扭曲到了一起。

这么一疼,我也没了睡意,看了看手机。

我开始起床刷牙,忽然想起昨天过来的女人,再次看了看手机,准备上班。

出门的时候……

织夏抱坐在角落里睡着,或许夜里冷,她缩成了一团,鞋子和袜子整齐地摆放在一边。

我向她走了过去……

“喂……”

她没有搭理我。

“织夏?”她依旧没有搭理我。

我蹲下身想让她进次卧睡,推搡了她几下,她突然散开,软软地趴在地上。

“怎么了?”她虚弱地揉了揉眼睛。

我感觉到她不是很对劲,摸了摸她的额头,微微有点烫。

我眉头拧成一块,终究还是动了恻隐之心,将她抱了起来往次卧里走。

将她安置到床上后,把空调打开到了22度,然后从医疗箱里找到退烧药,喂她吃了下去。

等弄好这些之后,我把窗帘拉上,灯光调到了比较清凉温和的颜色,这才出去。

看了看时间,我该去公司了,就没再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