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农门团宠娇娇女:养个竹马做夫君
农门团宠娇娇女:养个竹马做夫君 连载中

农门团宠娇娇女:养个竹马做夫君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瓜分你一半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吴子文 顾晓霜

身为考古工作者的顾晓霜穿越到秦朝变成一穷二白的小农女,好在还有一个系统,只是没人告诉她,养系统比养儿子还费钱……展开

《农门团宠娇娇女:养个竹马做夫君》章节试读:

第7章 不禁止就是可以


见顾晓霜哭,吴子文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着眼泪,而后说道:“我……我没有事,你看我好好的,你别哭了。”

顾晓霜哭是哭着,但手上一刻不停的给吴子文检查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抽抽噎噎的问道:“你胳膊腿疼不疼,头疼不疼,还能不能动?”

要是这个时候吴子文受点内伤那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吴子文没有办法,只能尝试着站起来,对她道:“我真的没事,周老爷的人也怕把我打死了惹上麻烦,所以没有下狠手,我只是暂时晕过去了而已。”

经吴子文提醒,顾晓霜停止哭泣,想到了秦朝的律法。

是了,秦朝的律法严苛,初时连打架斗殴都能被治罪,要是打死了人,这周老爷作为主人怕是也不能全身而退。

不过执行律法的毕竟是人,有人的地方就能被利益撕开一条口子。

现在……现在是秦朝的哪年来着?

她目光严肃的看向吴子文,问道:“今年是哪年?”

吴子文不知为何话题忽然跳到这上面,但还是如实回答:“始皇三十五年。”

三十五年,那就是公元前212年,再过两年便是沙丘之变。

两年,她只有两年的时间。

在两年之内她若是不能强大到能在乱世战争中保住自己的命,那就只能找一个没有被战争波及到的地方苟着。

她自问不是什么乱世枭雄,所以还是后者比较靠谱。

而且她不能只为自己着想,五叔一家人都对她有救命之恩,即便她能保住自己,也不能保证五叔家安然无恙。

只要战事一起,那男子即将面临就是征兵。

“你怎么了?”吴子文见到她神情严肃却一句话都不说,不由担心的问。

她猛然回神,顺口道;“没什么。”

说完她心不在焉的扶着吴子文往家走去,吴子文在周家发生了什么她也没有问,想来无非就是周家盛气凌人,仗势欺人。

但是从周家换不来鸡蛋,韭菜又如此鸡肋,她必须要想个办法赚来人生的第一桶金。

和五叔要钱她实在是张不开这个嘴。

一路心不在焉的回到家,安顿好吴子文她一头钻进自己的小屋,看着墙角剩下的那一小半袋韭菜种子。

算了,性命总比脸面重要。

想着,她打开了系统,开门见山的说:“那里还剩下半袋韭菜种子,我要用来换其他的种子。”

艾利克斯似乎是顿了顿,这才对她说:“并没有这样的规矩,卖出的种子无法收回。”

“那有规定一定卖出的种子一定不能收回的规定吗?”

说完她咬紧嘴唇,心中愤怒与紧张交织。

又是短暂的沉默之后,艾利克斯说:“查询过禁止条令,并没有不能收回系统售出物品的相关规定。”

“那不就是了,我不要剩下的韭菜种子了,这就是你给我的,我也没有用其他的种子骗你。”

听到没有不能回收的禁令,顾晓霜更加理直气壮了。

“但是程序中有不能退回金钱的禁令。”

她也没有指望还能用剩下的韭菜种子换钱,不然的话这样卡bug那还了得。

换位思考她要是写系统程序的人也不会允许别人再把钱换走。

“我不换钱,给我换成其他的种子就行,就那种这里没有的,新鲜的,生长周期短的,我现在能换的。”她一鼓作气说出自己的要求。

紧接着艾利克斯就是一阵沉默。

此时的顾晓霜在想要是她面对的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她不可见的系统,她怕是要被打一顿。

可她也没有办法,谁让她来到的就是这么个鬼地方,而且兜里比脸上都干净。

好一会儿之后艾利克斯说:“查询过您可以换豆子,我能够提供给您种豆芽的教程。”

这一次她没有马上答应,而是说道:“我要考虑一下,韭菜种子你先收回去。”

话音落地,她面前韭菜种子凭空消失。

关闭了系统,她想着等五叔回来该怎么和人家交代吴子文的伤,毕竟要不是她出的主意,吴子文也不会被人打一顿。

这时她也想到昨天和吴子文说要去换鸡蛋的时候吴子文的脸上,想来吴子文是知道周家人的凶恶。

可因为她想要,吴子文明知道危险还是去了。

唉,这个傻子。

她叹了一口气,去外面想要生火烧些热水给吴子文擦一擦身子,可来到几块大石头垒起的灶台旁,她才发现自己在这里没用到连火都不会烧。

原主的脑袋里是有生火的记忆,但是她也没有那个本事凭着意志就把火点着,她的手脚没有办法配合记忆中的办法。

按她的水平,就是给她个打火机她都不一定能把火点着,更何况是打火石?

“你在做什么?”吴子文听到动静走出来便看到她坐在灶台边。

听到声音她转身看着吴子文,一脸挫败地说:“本来想给你烧点热水,但是现在我连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

吴子文一瘸一拐的走到她的身边,拿过她手中的火石说:“有我和阿爸哥哥们在,你不用做这些事。”

闻言她心中更加不是滋味,感觉自己一点用都没有。

眼看着吴子文把火点着,她看着跳动的火苗,不想一味地沉浸在负面情绪中,问吴子文:“这里离县城远吗?”

“也不是很远,来回两个时辰,怎么,你要进城吗?”吴子文看着她说。

来回四个小时?

顾晓霜一怔,这还不叫远?

却也没有办法,接着问:“那县城中有饭馆吗?”

“我也没有去过,但是听去过的人说城中的饭馆不少。”吴子文虽不知道她想做什么,可还是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她了。

顾晓霜想了想,试探的问:“如果有一种菜,现在很少有人知道,那你觉得那些饭馆会不会买?”

吴子文仔细考虑了好一会儿,然后才不确定的说:“我也说不准,但如果食客们爱吃,饭馆还是很乐意买的吧。”

顾晓霜点点头,其实她并非要知道菜是不是能卖出去,而是要知道菜能不能拿去城里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