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嫡女重生媚天下
嫡女重生媚天下 连载中

嫡女重生媚天下

来源:微阅云 作者:霁飞雪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顾卿桦 顾清兮

她是温婉大气的南陵才女,因挡了丈夫青云直上的路,而被活活整死,甚至连她襁褓中的孩子都不曾放过! 一朝重生,她发誓要所有欺她害她之人,百倍偿还!于是她斗渣男,护亲弟,云淡风轻碾绿茶,冠盖满京华
都传她乡下土包子,谁知她比谁都优雅知礼;都欺她父母双亡,无人守护,谁知她一有难,矜贵的王爷贵公子,一个个都想扑过来英雄救美
某人瞧她四处惹桃花,满脸醋意,“顾清兮,我们今晚就成亲!” 顾清兮:“……冷静点
” “不听不听,老子再不娶你就醋死了!”展开

《嫡女重生媚天下》章节试读:

第5章 永世不会忘记的人


  见顾清兮脸色深沉,红枝小心翼翼的问,“小姐,那姑娘看起来好可怜呢,我们要不要去瞧瞧?”

  “可怜?”顾清兮抬头看了眼红枝,白里透红的苹果脸,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晶莹剔透,还是这么的单纯与善良,如果她知道,前世就因为那可怜的姑娘,让她被冤致死,她会怎么样?

  “小姐?”被顾清兮一直盯着,红枝浑身不自在。

  顾清兮清浅一笑,也不说什么,起身朝外走去。

  “小姐,等等我们。”红枝立刻欣喜的追了过去,心里想着,小姐到底还是心善的,这样的事不会不管。

  赵氏也立刻追了来,“小姐,陈府的人马上就要来了。”

  “你等在这不就行了。”红枝白了她一眼,嘿,以前仗着小姐的宠爱,这赵氏母女总给她脸子瞧,这下,小姐突然转了性,也让她们吃吃瘪。

  赵氏一噎,叱道,“小蹄子。”

  红枝朝她做了个鬼脸,牵着顾卿桦立刻去追顾清兮。

  这是京城最大的码头,来往的人特别的多,也特别的杂。

  而这类卖身葬父的戏码,在这纷争的乱世,是常有的,若以往,并不能引起人们多大的兴趣,但今日,这卖主却是一个极标致的姑娘,是以吸引住了不少过客的驻足。

  顾清兮亦站在人群中,一颗心有如浸在了毒汁中,各种痛苦纷至沓来,袖内的一双手止不住的颤着,指甲掐进掌心,一片血肉模糊,然,面上,平静无波,甚至,如婴儿般干净澄澈的眸中还带着几丝笑意。

  纵然落魄到卖身葬父,这顾若环依旧将自己收拾的干净清爽,打着补丁的小花衫洗的有些发白,似乎还散发着皂角的清香,一头发丝,尽管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枯黄,可也梳的光溜,还别致的用了一根青木簪子挽了个发髻。

  此刻,她跪在地上,身前摆放着一张写着身世可怜的告示,任围观之人指指点点,她始终一动不动,那挺直的脊梁似乎还透着几分清高与倔强,然,微微低垂的眼帘,不时滴落晶莹的泪珠,无声泪流,越发透着股楚楚可怜的味儿。

  奚落调笑之声,渐渐的有些转味儿了,不少人开始认为,此女子定不是寻常人家的,许是落难的千金小姐,瞧她周身的那份气度呢。

  唇角笑意渐渐深去,顾清兮双眸紧紧的绞在顾若环的脸上,没错,前世,自己是在街市上遇到了她,也是一出卖身葬父,当时看到她的第一眼,自己也如周围人这样认为,以为她同自己一般,定是家中遇到了变故,才沦落至此。

  而自己幸运,得陈家相助,又有陈奕飞那样的准夫婿。

  可这女子就凄惨的多了。

  一时感同身受,就心软的帮了她。

  可事过境迁,往事轮回,再次遇见这样的顾若环时,顾清兮冷笑,顾若环什么样的人?那是一个心比天高的女子,从来都没收敛过飞上枝头当凤凰的野心,如今这般,究竟是为了卖身葬父还是以凄楚可怜来博人同情,从而一步登天??

  不过,前世被她蒙蔽,这一世,她又怎么会让她如愿?

  正思索间,冷不防顾若环猛然扑到身前,不停的对顾清兮磕头,“小姐,求您,买了我吧。”

  ……

  围观之人皆是一愣,纷纷将目光投向顾清兮。

  顾清兮面色不动,一双黑漆漆的眸子只一瞬不瞬的盯着顾若环。

  她很瘦,瘦的简直有些单薄,苍白的瓜子小脸只有巴掌大,泪光盈盈的样子,我见犹怜!

  就是这样,前世,她就是以这种楚楚可怜的样子,迷惑了自己,迷惑了众人——

  猛然间,脑海中灵光一现。

  前世,自己买了她做丫鬟,从而让她跟着自己进陈府,又隐忍了她一步步的越过自己,成了陈奕飞的妾。

  那么,这一世,她偏不买她,她又将如何呢?

  “小姐,求求您,买了我吧。”见顾清兮面无表情的望着自己,顾若环禁不住心底有些打鼓,她看错了吗?这样娇弱的小姑娘不是最单纯善良的吗?可为何,她会在她眼睛里看到了厌恶与……算计?

  顾若环本能一颤,似乎想退缩,然,就在这时,顾清兮小手一抬,托起她的下巴,看她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撇撇嘴,冷笑,“长的倒还不错,就是太狐媚了些,身子也单薄,不知道能做的动什么。你说,这样的你我买回去干什么?”

  众人一怔,顾若环亦如是。

  “我……我会洗衣做饭打扫,还会刺绣……”

  “是吗?”顾清兮邪佞勾唇,“会的还不少,既如此,怎么沦落到卖身葬父的境地?”

  顾若环又是一愣,倒是围观的人,不少的开始猜测,说她一个弱女子,定是遇到了难处,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顾若环小脸青白交错,但也顺着别人的话,颤颤巍巍的说,“小女子原籍青州,此次与父来京,本想投奔亲戚,谁料,来到这儿才知道,亲戚早在一年前就搬走了,我父女二人举目无亲,身上的盘缠早用光了,不想,父亲本就重病在身,这一下受到打击,直没有熬过来,昨夜病死在了客栈。呜呜……”

  说着,顾若环又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顾清兮一言不发,只听着她说,周围人都道可怜可怜。

  顾若环擦了擦泪,又接着说,“父亲养了我这么大,小女子无以为报,不想他去了曝尸荒野,所以,无计可施之计,方来卖身葬父。求小姐,买了我吧。”

  “当真可怜!”顾清兮听言不住摇头叹息,上身一倾,凑到顾若环耳边,神色如常,眸心却闪过料峭寒意,“我不会买你。”

  顾若环身子一僵,就听耳边低语如魔咒一般传来。

  “因为你下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