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荆棘少年
荆棘少年 连载中

荆棘少年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玫谦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叶卿洲 奇幻玄幻 蔡姬雅

“泪腺发达症”这就是我一受刺激就掉眼泪的原因吗? 叶卿洲看着手机中的内容,不禁有点绝望
因为“泪失禁体质”叶卿洲经常被嘲笑,甚至一度被同学怀疑是不是女生
回想起在学校被同学霸凌嘲笑的场景
叶卿洲用力握了握拳头,连指甲刺进手心肉也没发觉
可一次意外,却让他拥有了“特殊”的能力......展开

《荆棘少年》章节试读:

第2章 对峙校霸


双玺学校二一零班教室。今天是周五,这节课是将是本周最后一节课,上完这节课后,就可以放学回家并且还有两天假期。所以此时班上的同学都显得有些活跃。这时有一个同学拿着没盖帽的笔尖向坐在他前面戴着手表的同学戳了几下。因为没有盖笔帽,所以前面那位同学的白色校服的后背多了几个笔尖戳的黑点。

那名男同学突然开口说道:“叶狗洲,几点了还有多久下课。”但是坐他前面的同学仿佛没听到一样,似乎被戳的不是他似的。

坐在前面的同学正是叶卿洲,叶卿洲皮肤很白,头发自然卷,发型有点像韩式微分那种。瓜子脸,嘴角有颗痣,鼻梁很高,一双凤丹眼此时隐隐有些怒气,眉头微微皱起。

叶卿洲的骨架很小,硬币手,脖子很长,看起来瘦骨伶仃的,事实上一米六五的他才八十斤,确实很瘦,在班上也算是比较矮的那部分了,所以才会沦为被欺负的那类人,当然这也与他的原生家庭有关。从小原生家庭带来的影响让他感觉到了自卑抬不起头,所以才会选择隐忍。

之前叶卿洲认为,只要我不招惹别人,那别人也不会招惹我了。所以每次别人招惹他,他都是强颜欢笑任凭别人欺负,哪怕心里再怎么不爽。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告诉老师,可当他告诉老师后换来的却是一句“一个巴掌拍不响,他怎么不欺负别人就欺负你了?”这么一句话,然后顶多就是把欺负过他的同学叫来口头批评了两句就完事了,这让叶卿洲心如死灰。

也正是因为这样,叶卿洲被他们扣上了喜欢打小报告的帽子,被欺负的次数越来越多,甚至很多时候假装开玩笑当着老师的面欺负也不是没有。

坐在他后面的那位同学叫章结名,算的上是校霸,经常出入各个班级欺负同学,而且在各个班级都有类似于“兄弟”的那种,谁敢欺负他,就要招到他那帮“兄弟”的报复。

之前就有一个同学出头跟他对着干,直接被抱到教室,门一关一群人上去拳打脚踢的,后面那个同学被打的站都站不稳,还是有同学叫来了老师才停止这场群殴。那名同学听说最后去了厕所自杀,被发现后赶忙送去了医院。至今生死不明。所以很多同学见到他都避而远之。

章结名同样也很瘦,但是个子比叶卿洲要高,大概一米七几。章结名长脸,眼睛较小,鼻头很大,手臂很长,因此大家都叫他“章鱼哥”。

此时章结名看叶卿洲不搭理他,顿时来气,开始歪着个嘴拿起自己桌子上的书往叶卿洲头上面开始扔。嘴上还不停地嘟囔着:“叶狗洲,叫你你听不到,耳朵聋了?劝你改名字去吧,把洲字去掉,就叫叶狗吧哈哈哈。”附近的同学听到这句话都笑了起来。

章结名见叶卿洲依旧坐在那里没有什么表示,顿时又阴阳怪气的说到:“你个狗杂种是哪条母狗生下来的啊,耳朵这么聋,是你妈妈那条母狗吗?不对,你妈妈也是你奶奶生下来的吧哈哈哈。别人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那你这条生下来的狗杂种啥都不会就只会哭吗,还是条聋狗,你们家是不是都多多少少有点啥病啊哈哈哈。”

听到这句话叶卿洲顿时握紧了拳头,此时的他满眼通红,眼眶微微湿润。刚刚章结名这段话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此时彻底被激怒了。

叶卿洲父母早就已经离婚了。跟爸爸是因为奶奶的原因,毕竟他是被奶奶一手抚养长大的,跟奶奶的感情也是最好的。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奶奶,无论是爸爸还是妈妈,他谁都不想跟。

生而不养,无恩有罪,养而不教,害其一生。

因为叶卿洲父亲的不懂事,奶奶可以说是操心了一辈子。

吃了一辈子的苦没享过福的奶奶,六十多岁一身重病还在要帮别人做事的奶奶,一天挣个几十块钱只为分担这个家压力的奶奶。居然还被人这样“侮辱。”

想到这叶卿洲的情绪开始不稳定起来,泪水开始在眼睛里面打转。他一定要给这个“家伙”一点教训,之前不敢惹事很大原因是因为家里面,他担心自己一旦惹事,会让奶奶担心,更害怕条件不好的家里面承担不起他惹事的后果。

所以以往在学校,哪怕是受尽了再多的委屈,回到家了还是会一样露出笑脸跟奶奶有说有笑的。但现在不一样了,叶卿洲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教训他一顿,哪怕自己也不会很好受。

就在这时下课铃声响了起来,老师早已布置好了作业等一系列事情,听着下课铃声响起。开始收拾讲桌上的书本资料,转身往教室外走。

章结名在下课铃声一响就已经站起身来大叫一声“哦豁”。然后就抓起了叶卿洲那微微卷的头发,老师回过头看了他一下,正好看到叶卿洲把章结名的手挣脱开的瞬间。但也只是白了一眼,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置之不理,随即大步走出教室。

此时班上大多数同学都已经陆陆续续走出教室回家了,只有几个还留在教室。跟章结名玩的好的此时都已经围了过来。

章结名见老师没有想要管的意思。站到叶卿洲的旁边说道:“怎么你这条野狗,耳聋了叫你你听不到?”

叶卿洲现在也不是吃素的,被欺负了这么久,心里积压的怒气早已忍受不住。自己的奶奶被侮辱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仿佛找到了宣泄口。叶卿洲大手一挥拍在桌子上,站起身来怒声道:“你是叫我吗?叶狗洲是谁我不认识。”

章结名微微一愣,显然是没想到,平时任他宰割随便玩弄的叶卿洲会这样,但让他觉得搞笑的是,叶卿洲刚刚因为情绪太激动,眼泪也跟着爆发了,就那么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就连怒腔都变成了哭腔。

这时候章结名还在发愣中,但是他旁边的兄弟看不下去了,随即轻蔑的说道:“你管那么多,说你怎么了,赶紧给章鱼哥道歉。”

此言一出,叶卿洲心里开始慌起来,因为他知道说这话的人是谁,章结名班上玩的好的之一,同时还是个打手,像这样的打手他们那几个玩的好的有几个,这也是章结名敢到处“为非作歹”的底气。

因为他是站在叶卿洲后面的,所以叶卿洲担心他从背后搞偷袭,这样吃亏的还是自己,但此时再害怕他也知道不能露出一点胆怯,如果胆怯的话,估计下场就跟之前那个被群殴的同学没什么两样了。所以也只能硬着嘴说:“你骂我就算了,还拿书本扔我,该道歉的是谁啊?想要我道歉,那礼尚往来我以后就叫你脏狗名如何?大家也都别叫你章鱼哥了。”

章结名一听这话顿时来气,直接一脚就踢在了叶卿洲的腿上。叶卿洲终于等到这一刻,随即手撑着桌子就往章结名身上扑了过去,结果就被拦了下来。

这时叶卿洲都懵了,也有点气,好不容易隐忍了这么久能出一下气,就算被群殴他都不怕,就算是被打进医院,他也已经做好让章结名掉层皮的准备,反正绝不会让他好受就对了。

想着他又朝着章结名扑了上去,结果又被拉住了,这时就连叶卿洲也忍不了了,很想知道是谁,结果转身一看是一个女生,这下叶卿洲更懵了,不止是他,就连以章结名为首的那波人还有班上其他的同学都看傻了眼。

叶卿洲气不过,怒道:“你拦我干嘛啊?有你啥事赶紧滚远点,等下被挨打了别怪我啊。”然后又扑了上去,然后又被刚刚那个女生给拉住了......

这下叶卿洲也是无语了,扭头看着面前这个低着头也不说话的女生,心想再打下去估计他也会被牵连吧。可是事已至此能怎么办,该怎么收场?

再打下去也不可能了,此时的叶卿洲正处于“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情况,他甚至怒火都消散了很多,感觉自身的战斗力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如果说叶卿洲之前有自信能跟章结名一换一,那么现在打起来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