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豢龙氏
豢龙氏 连载中

豢龙氏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豢龙氏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董文星 董炎

故事发生在90年代,不与外人交际的南流村北墓河环绕,传言村子有个小孩曾见过一条巨大的鲤鱼精
一场埋尸案突然沸腾了这个往日平静的小村,那条让人谈之色变的鱼精,那个埋藏了数百年的惊天秘密渐渐浮面……展开

《豢龙氏》章节试读:

第六章 河尸


“大力!谁见到大力了?”

氏长董卦天一声高呼却是没有回音。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羊叫和猪叫声,那声音撕心裂肺,扎人心弦。

众人循声望去,看见几个老力扛着一头猪、一头羊和一筐鸡正朝着人群走来。

“三牲都到了,大力怎么还没来?这孩子可从来没迟到过!”董文星诧异道。

氏长脸上浮出一丝怒意:“不管他了!嘉礼结束后,依规行责!”

太祝转过身来,面朝众人,面容肃穆,额头微扬,提着沙哑的嗓子高声喊道:“时到!天临!请甫驾!更~衣~行~礼~~”

太祝声音刚落,众人纷纷取出布袋,从布袋里掏出一件长衣,一顶长帽,互相帮衬着穿戴整齐。等全部穿戴整齐后,才看得出来,这是一身古装,像是古代的臣服。

董炎、叶然、大淳、方怡、董际等九个参礼人被关在一间竹屋里,竹屋四周用黑布蒙蔽,只能听见外面的声响,却看不到外面的情境。

“封丞礼、封丞礼,什么都看不见还参加什么封丞礼!”董大淳气呼呼的小声埋怨着。

河岸边,太祝、氏长、三宗为首,众人一同朝河跪拜。紧接着,便是一阵等待。

大约二十分钟后,突然起了河风,这风越来越大,吹得整个河岸呜呜作响!竹林中万竹垂首,河岸边土起尘扬,雾瘴弥天。继之,天空变得更加阴沉,乌云滚滚,汹涌而来!

“来了!”

太祝伸头张望着河面,却见不远处,一团巨大的黑影正朝着众人缓缓游来!那团黑影像条巨大的蟒蛇在水面下缓缓游弋,在河**处停了下来,在河面下盘成一个巨大的圆盘,纹丝不动!

太祝神情中露出一丝紧张。

“上三牲!”

太祝颤抖着嗓音一声令下,一头被绑着四肢的家猪便被抬到了河边。

太祝手持一把利刀,顺着猪颈用力一刺,霎时间鲜血汩汩,一片血泊。那头猪发出几声凄厉的惨啸,缓缓僵硬在血泊中。几个老力吆喝着将那头奄奄一息的家猪抬上竹筏,朝着那团庞然巨物轻轻逼近。

竹筏近了,一个老力浑身颤抖着朝水下张望一眼,却见水下黑影茫茫。他轻捶了一下快要爆裂的胸膛,而后缓缓扬起摇晃的手臂。老力们看到那条扬起的手臂,纷纷停了下来,奋力将死猪推下竹筏,而后快速朝岸边划去。

竹筏还没划到河边,却听水中一阵轰隆,那团黑影在水中一阵猛烈的搅动,霎时间波翻浪涌,长纹荡荡!

再转眼时,那头大猪已不见了踪影!而那团黑影又缓缓盘成一个巨大的圆盘,仍旧纹丝不动!

“上三牲!”

这次呼喝的是氏长董卦天,董卦天接过太祝手中的利刀,目光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山羊。

锋利的屠刀刚要挥起,却听山羊一声嘶叫,竟挣脱束缚逃脱了!

“快捉住它!”

董卦天一声惊喝,几个村民慌忙从地上爬起,朝着山羊追去。

却见河央那片黑影越来越淡,缓缓潜入了水底。

空中阴云四散,河边狂风退去,天上瞳瞳初日,河面平平如镜,一切,复归平常。

太祝摇了摇头,道:“它走了……”

“都怪这山羊!”宗老董齐山气急败坏道。

“这只山羊绑的死死的怎么会突然挣脱?”董文星诧异道。

“太祝!氏长!……”

一阵急呼声传来,却见方才寻羊那几人正气喘吁吁满脸惊惶的疾步跑来。

“我们……我们找到大力了!大力……大力……大力他……死了!”

“什么!”

董卦天一声惊啸,猛地回身!众人闻声纷纷站起,空气中凝瑟着诡异的气息。

竹屋里的董炎看到众人都起了身,心急如焚的朝着同一个方向跑开,顿时心生疑惑。便擅自拉开竹门,也随着人流跑去。

人群在远处的岸边停了下来,聚拢在一起,脸上都挂着伤心与惊恐。

董炎几人挤进人群,看见地上的情景登时吓得毛骨悚然!

却见河岸边躺着一具尸体,董炎看的清清楚楚,这具尸体,正是董大力!

董大力的死状十分恐怖。被水泡的浑身煞白,皮肤如同鸡皮一般褶皱。脸皮被撕掉了一大片,从额头到左颊只剩淋淋血肉!他的双眼暴瞪,左眼珠像是要脱落一般,哀怨、惊恐!嘴巴张的已经超出了极限,嘴角撕裂开两条血缝!还有他的右臂……竟然消失了!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血洞,让人心里发毛!

此时天已大亮。董卦天望着河尸沉静了片刻,对着身后人轻声说:“把他抬到北墓园,葬了吧!”

“不行!”董文星阻拦下来,道:“大力死的不明不白,死状又这么凄惨,如果我们就这样草率落葬,怕是不能釜底抽薪!”

“文星宗老有什么建议?”

董文星思忖片刻,道:“先把尸体送到灵姨那里!”

夜色如墨,薄云朦胧着幽月,几颗孤星隐约闪烁着清冷的光,忽隐忽现,明灭不定。

凫水山脚,那座孤寂的竹屋里灯光点点,昏黄黯淡。

是灵姨的香堂。

董大力的尸体被一层白布遮裹着,两个村民抬着尸体放在香堂,其中一个抬尸的,正是董大淳。

灵姨面对青石双手合十,嘴中呢喃着叩了三首,又将那尊素日用红布遮盖的青石掀开一角。氏长和三宗(三位宗老)端坐在香堂两侧,缄默不语。

灵姨围着尸体缓步踱了三圈,又掀开尸体上的白布,霎时间死状惊惨的董大力曝露在众人面前。灵姨咒语念罢,剪下董大力一片指甲,展开一张黄纸,在黄纸上写下董大力的生辰八字、姓名死期,写完后,又将指甲包在黄纸里,放在案上。

继之,灵姨又在香炉里燃了七道黄香,将那张包着指甲的黄纸扔进焚炉,却见霎时间一道青火喷出,焚炉里只剩灰烬。

灵姨跪在蒲团之上,嘴中咒语呢喃:“寒亭九夜,感沐天恩。玉音告下,无幽不闻!幽冥开泰,生死蒙恩。但闻旗号,风火驿传!青山灵道,叩祭阴曹,凫水山脚,歃血求见!”

灵姨咒语念罢,却听屋外一阵阴风突然袭来,香炉里七道长香霎时间灼了一大半!

灵姨猛地睁开双眼,看了一眼董大力的尸体,而后转过身来,对着众人幽幽道了一句:“来了~”

灵姨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灵堂里霎时间变得十分寂静,只能听见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就在这时,所有人都听到了一阵“沙沙”声,像是鞋子摩擦着地面的声音,那声音从门口渐渐传到香堂,在灵姨面前停了下来!

董文星猛然站起,脸上流泻着震惊,半天才颤抖着双唇说了一句话:“大……大力啊……你……是你吗?”

董文星话音落下,“沙沙”声又响了起来,一步一步,缓缓逼近董文星!

董文星直觉一阵阴冷扑面而来,他颤抖着双腿,缓缓跪了下来,眼角扑簌着两滴浊泪。

“有话快说!七道通灵香焚尽之前,它必须离开!”灵姨轻斥道。

这时,董卦天缓缓站了起来,双眉紧锁,满脸沧桑,他似乎看见了什么,哽咽道:“大力……我对不住你……”

董卦天说完,在他的面前忽然响起了一阵呜咽声!

灵姨缓缓转过头,冷冷道:“通灵香只剩一指了!”

董卦天闻声平静下来,冲着看不见的魂魄沉沉道:“大力……到底发生了什么?”

董卦天说完空气中又是一阵死寂。少顷,不知从何处隐隐传来了一阵叹息声,紧接着,香堂中竟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报应啊~报应~”

众人登时毛骨悚然!这声音分明就是死去的董大力!!

那声音顿了片刻,再次响起!

“岳武~岳武~岳武……”

紧接着,又是一阵啜泣声!那声空灵的啜泣在香堂里久久荡漾,忽然,又是一股阴风袭去,再看香炉里的七道通灵香,渐渐燃灭……

所有人都恍如隔世。

“快看!”

大淳一声惊啸,众人从梦中醒来,循声望去,却见董大淳正指着竹案上董大力的尸体!

众人围了上去,却见那具尸体的眼角,缓缓滑下两道血泪!

一声鸡啼刺破黑夜,东方泛白。

董炎一夜未眠。他将桌案上的书本拾掇整齐,装到书包里,抬眼看了一眼窗外,心中五味杂陈。

母亲走了进来,不舍的看了一眼董炎,悄悄抹去眼角的泪丝。

“别家的孩子都能日日夜夜陪着妈妈,只有我的孩子,半年见不了一面~”母亲轻捧着董炎清秀的面庞,忍不住啜泣起来。

董炎擦了擦母亲的泪水,却不知如何安慰她。

这时,董卦天从里屋走来,面容一如既往的严肃。

“爸!我走了,您多保重!”

董卦天点了点头:“封丞礼的日期推迟了,灵姨算了个吉日,十一月十五,自己记着,我就不发信了!”

“记下了!”

董卦天转身走进了里屋,董炎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