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蛮荒道
蛮荒道 连载中

蛮荒道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苍野 分类:武侠修真

标签: 林再 武侠修真 苍野

  蛮者,顶天立地铁脊梁,不求天地,只求自身,一口血气,可吞山河
  任你千般诡计,万种强势,我自一力碎之,为我蛮族打出一片天地
  诸天万界,有敢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蛮族者,蛮之过处不生一木
  更多精彩,尽在《蛮荒道》,欢迎阅读
...展开

《蛮荒道》章节试读:

第三章 石室骸骨


  望着近在咫尺的恶狼山,古天心中并没有太过激动。

  凶险并没有结束,相反,才刚刚开始而已。

  这恶狼山,可是号称狼群出没之山。当年,古天父亲上此山采摘草药,也是误打误撞,运气好到极致,这才没有葬身饿狼腹中。

  这一点,在兽皮之中,亦有记明。

  古天对父亲的印象,一大半是道听途说,另一小半,则是自兽皮记载中了解。至于记忆,却是只占了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一路潜伏摸索,古天缓缓向山上攀爬。

  这恶狼山,颇为险峻,常年无人在山间行走,并没有什么明显道路。因此,尚未行蛮礼的古天,攀爬起来,倍加艰难。虽然山腹之中,偶尔有一些羊肠小道,但古天根本不敢取巧行走。在那小道之上,时不时可以见到一些爪痕,还有凶兽粪便。

  显然,这羊肠小道乃是狼群长期出没踏出。在这样的小道上行走,无异于在刀刃上跳舞。

  古天虽然经验浅薄,但却不蠢。最基本的东西,他还是知道的。

  恶狼山,高近千丈。

  古天又不敢过快攀爬。以免惊动草丛,惹来恶狼。几乎一路行进,都是猫腰半蹲,一步一挪,因此,行进也就更加慢了。

  四五个时辰,几乎日近西山,古天方才小心翼翼的摸到了山顶。

  这其中,说来容易,但有好几次,古天都是命悬一线。

  几次三番,都是恶狼自其身旁不足三丈处经过。甚至,最凶险的一次,一头恶狼扑食野兔,距离古天隐匿之地,不足半丈处擦肩而过。若非是古天忍耐力不错,只怕早就吓得惊呼出声,被恶狼攻击吞食。

  饶是如此,他也被吓得变颜变色。事后思及,都是有些后怕。

  幸亏这恶狼山,虽然凶险异常,但好在山岳茂盛,青翠葱葱。如此,古天方才能凭借着一身蓑衣伪装,缓缓潜行,到了山顶。

  恶狼山山顶,虽然不大,但也不小,怎么都有方圆百丈之余。

  古天之父,虽然在兽皮之中刻画了白灵花的形貌。但却并没有言及白灵花的具**置。毕竟,药草一般在某个地方生长,但却也不会一成不变。白灵花究竟在何处,还需古天自己去找寻。

  缓缓在山顶草丛之间挪动,寻找那白灵花。

  一块突出的孤立山岩之上,几株毫不起眼的小草,茁壮生长。在草心之中,却开着几点雪白小花。纯白花朵,如寒冬飘落的雪花一般。

  其上,似乎有着淡然灵气。白灵花,花若雪,却没有丝毫香气。

  “白灵花!”

  古天眼中现出几许激动,察觉四下没有什么危机。当下,毫不犹豫,迅速的靠近白灵花所在石岩。

  “刷”的一声,将几株白灵花抓在手中,一握之下,连根拔起。

  就在古天手掌一探,就要收回之际,蓦然,这块山岩一道不起眼的裂缝中,忽然探出一条青翠毒蛇。

  “不好!”

  古天脸色一变,右手连忙摸到胸口石刀。

  蛇芯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吐,蛇头一伸,直接张口咬在了古天手腕之上。顿时,一阵麻痹之意,自古天左手被咬处蔓延。

  古天脸色一变,立时知道不好,这蛇毒甚烈。当下,古天冷哼一声,右手持刀,手起刀落,一刀过处,血光迸现,毒蛇被一刀两断。半截蛇身落回裂缝之中,犹自抖动。古天一把将兀自挂在其手腕的半截毒蛇,一把摘下,丢在地上。

  又快速的将白灵花收入怀中,左手麻意愈发浓烈。

  但见左手手腕,两个细小的血洞,黑血涓涓而出。短短一时半刻,麻意便涌上了整个左臂。左手小臂、手掌,更是黑黢黢的一片,黑气上涌。

  “该死!这蛇毒怎么这么猛烈?”

  古天眉头紧皱,但却不敢怠慢分毫,右手石刀一挑,在左手上划了一条血痕。同时,右手推移,逼着一丝丝的黑色血液迅速滴落。

  部落之中,时常有猎户在山中被毒蛇毒虫侵袭。划痕放血祛毒的手法,也是古天自部落猎队听闻。

  蛮族与这十万大山的天地斗,部落中,时常有族人死亡。这些事情,部落孩童都是自幼耳濡目染。便是学到一些,也不稀奇。

  部落猎队在山峰狩猎,情况只有比诸多孩童所见,更加残酷。有些毒蛇、毒虫叮咬猎户之后,根本就来不及救治,唯有将被咬之处斩掉剜去。

  古天一来不知这毒蛇的毒性究竟如何,二来,他终究也只是个孩童,就算心性成熟,又一时之间,哪里下得如此决心?

  在不断推移中,毒血逐渐一一流出,古天左手小臂、手腕上的黑气,也都淡了许多。原本麻痹几乎失去知觉的左臂,也稍稍恢复了一些知觉。就算古天转身,打算离开之际,其却突的神色一僵!

  ——在距离其十丈开外,一头恶狼闪烁着一双绿油油的狼眼,正恶狠狠的紧盯着古天。

  登时,古天便觉一股凉意,自后心升起。

  “呜~”

  恶狼狠狠的向古天扑来。

  一股恶风,迎面而至。

  “哼!”

  古天闷哼一声,急忙一旁闪身,右手紧握石刀,反手便是一斩。

  “噗……”

  石刀一斩之下,便刺入了恶狼体内。只是,石刀锋利有限,也只是伤了恶狼皮毛,刺入皮肉不足一个指节。

  “嗷……”

  这一刀,却彻底将恶狼激怒,残性尽数释放。

  恶狼狠狠再一次的向古天扑击。

  古天再度闪身,右手再度一斩,又一次刺中恶狼。但古天本身,却毫不恋战,急忙抽身而走。

  他手中石刀锋利不足,再加上,左手虽然毒性削减许多,但左手行动却依旧大为不便。恶狼虽然乃是群居凶兽,单一恶狼不足为虑,但那也是相对部落强大力士而言。对于古天来讲,这单一恶狼虽然战力弱小,但依旧远远不是他古天可以抗衡。

  再斗下去,恶狼虽然会伤痕累累,但死的肯定是古天。

  恶狼屡屡扑击不中,却越扑越急,越来越凶猛。狼音呼啸中,狼声此起彼伏,地面震动中,显然有不少恶狼正向山顶赶来。

  古天心下焦急,躲避恶狼中,越来越艰难。虽然他没有与恶狼殊死搏斗,但已然是汗流浃背。竭力倒退闪避中,忽然一脚踏空,紧接着耳畔听得呼呼风声。陡然,“噗通”一声,身体似乎碰到了什么所在,古天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寒噤中,古天悠悠醒转。

  “嘶……”

  一股冰凉透骨的寒意,自周身传出。

  冰寒透体,古天立时清醒不少,身子挣扎几下,便即坐起。借着昏暗之光,古天依稀能够看清四周。

  惊讶中,古天发现自己竟然是站在一个浅水潭中。这阴寒之意,正是自潭水传出。

  这水潭,却不过十余丈,古天不远处,就是潭岸。潭水清澈见底,古天挣扎站起中,却尚不及膝。

  “幸亏如此,否则,只怕我不需多时,就要溺死在这水潭中……”

  古天眼神变幻,暗自庆幸。

  迈步踉踉跄跄的摸爬到岸,古天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疲惫不堪。

  在寒潭中浸的久了,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却令肢体僵硬,行动多有不便。

  这潭水,水岸乃是一块巨大的实质地面。

  古天坐在地上喘息一阵,好不容易恢复几分精力。立时,古天便检查自身,却发现这左臂余毒,居然不知不觉中几乎消散干净。只是,依稀还有血液流出,比之先前,却缓慢许多。可惜那石刀却不知何时丢失,好在,白灵花还在怀中。

  古天四下打量,已然看出这处所在,几乎就是完全封闭的石室。

  这昏暗之光,却是寒潭水底的石头光芒闪烁,借助清澈寒潭,将光芒照亮了整个石壁。在水中,尚有几条尺长的青色游鱼。

  古天坐在地下,检查自身一番,梳理一下头绪,便即回忆起先前经历。

  “我记得自己一脚踏空……之后,就不记得了。难道……我是无意中掉落此地?那既然掉进来,想必也有出路了。”

  弄清这些,古天倒也不急着出去。

  四下扫量,古天开始认认真真的观察起这一密封石室。

  “嗯?”

  古天忽然将目光锁定在身前一处石壁,这一块石壁微微凹入,在凹槽处,一片黑暗。只是,隐约有光亮触及,露出凹槽之内的一角。就是这一角,却是引起了古天的注意!

  光亮处,恰有一节灰白似木的东西探出!

  好奇心大起,古天立时疾步上前,到了凹槽处。

  “这是……”

  古天骇然,吓得几乎魂飞魄散。

  距离即便近了,凹槽中却依旧是一片黑暗。不过,借着昏暗之光,古天终究是看清了凹槽中,究竟是什么。

  凹槽内,赫然是一具盘膝而坐的高大骸骨。

  此具骸骨,高大威猛,左手手骨竖立胸前,右手手骨却是向前微微探出。先前光亮中,映入古天眼帘的,却赫然是此具骸骨右手手骨中指最上一节。

  在右手手骨腕部,一串白色珠子静静戴在上面。

  骸骨头颅,骷髅之上两个孔洞正视前方。

  惊骇中,古天惊出一身冷汗。但逐渐,这种骇然便也淡化。

  先前惊骇,只是一时猝不及防。现在反应过来,以其只身敢闯狼窝的胆气,又怎会依旧胆战心惊?

  好奇之中,古天右手一伸,将这骸骨手上珠子抓到手中,两手交互把玩。

  左手手腕血液流淌中,左手手掌早就血迹斑斑。这一把玩,珠子之上,立时就沾遍了鲜血。登时,珠子光芒一闪中,表面血迹消失不见。

  而这一串珠子,却逐渐变得有几分玉质琉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