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宁负春光不负你
宁负春光不负你 连载中

宁负春光不负你

来源:有书阁 作者:王总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安洪旭 王总 现代言情

祥云酒店:安筱悠坐在二叔旁边,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充满了无力感
早上二婶特意给她拿了一件新裙子,威胁她必须穿上
大V的领口,只要稍稍弯腰,就会看到衣....展开

《宁负春光不负你》章节试读:

第七章 深深的无力感


“安小姐,我会尽快给你安排好住处,你先回去收拾一下东西,明天我会安排人帮您搬家。”

穆彦枫的秘书是一个很漂亮很干练的女人,看向安筱悠的目光没有任何鄙夷和轻视,同样也没有任何优待,仿佛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安排。

“姐姐,我有住的地方,可以不搬家吗?”她不想二叔和二婶知道她和穆彦枫的关系。

“不可以,这是规矩。”秘书方宁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完全公式化。

安筱悠还想再说什么,可是秘书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转身就离开了。

站在穆氏企业的大楼里,安筱悠感觉人生好似失去了希望和光芒。

安筱悠浑浑噩噩的来到医院,看到病床上的妈妈,才有了一丝安慰。

为了妈妈,一切都值得。

回到二叔家,本以为迎接她的是责骂和埋怨,可没想到二叔二婶看见她居然很高兴:“筱悠,你回来了,是不是累了?”

安筱悠很诧异,可转瞬就明白,一定是穆彦枫的原因,没想到他的办事效率这么快。

“二叔、二婶,我刚参加工作,最近公司比较忙,我想住在公司附近,这样方便一些,可以吗?”安筱悠语气中带着紧张,害怕心里的小秘密被曝光。

“可以,当然可以,筱悠啊,我们知道你忙,没事,你忙你的就好,我和你二叔都理解,你安心工作,想在外面住多久就住多久,一会我就去给你收拾东西。”

魏书芹表现的很殷勤,满面笑容再也不是之前逼迫她去和王总道歉的二婶了。

二婶去帮她收拾东西时,二叔叫住了她:“筱悠啊,不管二叔和二婶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以后你和王总在一起,一定要听话一些,懂事一些,男人都喜欢懂事的女人,二叔相信,以你的聪明,一定能抓住王总的心。”

安筱悠没想到二叔会跟她说这些,难道二叔以为她和王总在一起了?

安筱悠感觉很凄凉,没想到她的亲二叔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看到安筱悠失望的神情,安洪旭尴尬的笑了笑:“筱悠,你还小,很多事情你还看不透,其实男人的长相和身材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那个男人对你好,肯为你花钱,肯对你的家人好,以后你会慢慢明白的。

况且只有家族强大了,你才有强大的后盾。你和王总在一起,一定要让他多照顾二叔的生意,二叔的生意好了,一定不会忘记你和你妈妈的。

你妈妈接下来一年的医药费,已经打进医院的账户了。”

“二叔,如果今天是姐姐站在这里,你还会对她说这番话吗?”安筱悠心里面五味杂陈,说不出的滋味。

安洪旭的亲生女儿安知夏只比安筱悠大一岁,可是两个女孩的待遇却截然不同。

安知夏很早就被送到美国读书,可她却只能在J市上大学。

安洪旭的脸一红,有些尴尬,但随即就是薄怒:“筱悠,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和你二婶供你吃、供你穿、供你上学,还给你妈妈交医药费,现在你长大了,也该回报我们了,不要和你姐姐比,如果今天是知夏站在这里,一定会主动做事,帮家里度过这次难关的。”

每次安洪旭说出这样的话,安筱悠就会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二叔的确给母亲付了医药费,可是付医药费的钱呢?当初父亲去世,父亲手里的股份自然是由她和母亲继承。

可是二叔却以母亲成为植物人、她还太小的理由,逼迫她写授权书,在她25岁之前,手里的股份交由二叔保管,否则就联合其他股东,吞并公司。

安筱悠只能签下授权书,这几年公司虽然不如父亲在世时发展的好,但盈利情况也是很可观的。

“筱悠啊,二叔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公司好,也就是为了你好,你现在23岁,过两年就要接手公司了,你总不想看到公司发展不好甚至倒闭吧。你想想你爸爸,他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把公司做大做强,可惜他走的早……”

“二叔,我知道了,我不会让公司倒闭的。”安洪旭每每说起这一点,安筱悠都会妥协。

父亲生前的愿望就是把公司做大做强,为了父亲,她也不会让公司出现任何问题的。

“筱悠,这是你的行李,我都给你收拾好了,你的衣服我没有给你装,毕竟你是去过好日子的,之前的衣服都旧了,你跟了王总,他是不会亏待你的,衣服包包这些都不会少,倒是你,以后有好东西了,不要忘了我们。”

魏书芹拎着一个迷你小皮箱走下楼,看着她毫不费力的模样,就知道里面的东西少之又少。

安筱悠的心里凉了半截,在他们眼里,只有利益,丝毫没有亲情。

“二叔,二婶,我累了,先回房间休息了。”安筱悠无力再说什么,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几乎一夜无眠,安筱悠收拾好东西,带着迷你行李箱,准备去上班。

已经请了好几天假,再请假下去,恐怕就要被辞退了。

来到公司,果然被上司叫去谈心,她才刚刚毕业,要是不积极上进,不会有任何发展。

一整天,安筱悠都忙得不可开交,拖了几天的工作堆积在一起,让她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的事,就连到了下班时间,她都浑然不自知,直到手机铃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