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妻色难挡:爱你上瘾
妻色难挡:爱你上瘾 连载中

妻色难挡:爱你上瘾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风间炎月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左冬梅 现代言情 金曼雅

他,跨越黑白两道的太子爷,看上的女人竟然视他如无物?他权火烈竟然被人嫌弃了?靠!为了尊严必须得收服她小样的
于是.......“你以为我他妈就必须宠着你吗?”金曼雅,挑眉,权大爷阉了脾气,“***,老子还是继续忍了
”......“有种你和他走啊!下次别让我看见你和他在一起,否则老子废了他,记住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捂脸】......“我他妈就是要对你霸道,我他妈就是爱你,你他妈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才会来我身边......求求你,来我身边
展开

《妻色难挡:爱你上瘾》章节试读:

003狗冷血,够皇家,够暴力


用完早餐,曼雅要去舞房练舞,权烈火也有要紧事处理两人各自散开。

权火烈和阿二通电话,那边报告着,权志嬴这几天的动态。

权家是不亚于R国的组织最大的私人组织的存在,1816年成立,范围遍布全国各地,即便是R国组织在权家面前也是得低头的。

尽管这些年,权家已经在漂白,丢了三块大蛋糕,转向利润丰厚的房地产和建筑,触角也开始伸进娱乐圈,所以,他收购华侨演艺并非一时意气。

在权家,权火烈是一个手握实权的私生子,真正的太子爷,是个声色犬马的草包,权志嬴在权火烈没有出现以前,活的还是比较滋润的,权火烈出现,并逐渐分走他手上的场地和实权后,权志嬴狗急跳墙了无所不用。

权家如今的掌权者,也如不知一般由着他们去,大有谁活下来,江山就是谁的架势。

真是......狗冷血,够暴力,够皇家。

交代完一些事情,权火烈寻着声音找到曼雅的练舞房,90个平方的房间,四面全是镜子,曼雅换了一身衣服,带着麦克风。

脱了那一身可爱稚气,舞台上,她是女王,集多项舞蹈于一身,节奏强劲,堪称完美的S火辣身材。

不好意思,在看着对他的到来毫无所觉的曼雅,暗暗磨牙。

那细软的腰儿,那晃动的大长腿,权火烈狠狠的转身,丫的,冲凉水去,耳边还时远时近的还传来那磨人小妖精独特的让人心动,小绵羊的嗓音却又带着不可侵犯的感觉。

若毫无感觉就算了,我无所隐藏。

也无所可失,我不会有别的想法,拜托好话就别说了。

我本来本来就是如此,在无所谓小小的偏见中不要强加于我,没有意思。

在你垃圾般的基准中,不要将我禁锢,毫无趣味,你你你你没有意思。

权火烈再次冲了凉水澡,应该说用凉水将全身擦了个遍。

对于这一切,曼雅当然不知道啦,练舞都时间过得很快,她按照往常那样几乎到了很晚才停下来,曼雅喜欢舞台,曼雅喜欢跳舞,跳舞让她快乐,舞台让她圆满和骄傲,当然,除了那些避无可避的交际,她还是很喜欢这个职业的。

看了看时间下午七点,客厅里没人,她看着毫无动静的客房,难道人走了?心头有些小小的失落。

走了也好,将那点点奇怪的心情抛出去,乐观的她准备出去买炸酱面。

客房里,拿着手机看了金曼雅微薄一天的权火烈听到响声,下床走了出来,站在二楼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口气有些不大好,“你要去哪里?”

曼雅惊讶的回头,表情呐呐的,“哦,我以为你走了。”

权火烈脸上瞬间暴风雨肆虐,她就那么想让自己走?喜欢他权火烈的女人可以从她金曼雅家门口排到飞机场,她就那么看不上他?

权大爷完全没意识到,他自个心情的变动,此时是多么的焦躁,因为被一个女人无视。

他急促的喘息几口,不去回答曼雅的问题,“我说,你要去哪里?”

靠之,这人怎么一天好像别人欠他百八十万一样,“我饿了,出去吃东西,你去不去。”

这个时候,曼雅也忘记了,她是艺人啊,和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同框出镜,作死的节奏。

权火烈脑子倒是高清的,只见他薄唇一勾,“我没钱,你请客。”

曼雅翻白眼,大爷你要强调几次你没钱啊?胡乱的点头,脑抽的曼雅这才反应过来,娘的,自己一个公众人物和男人同框出境不知道被写成什么样,可是话都说出去了,她叹息,认命的回房,拿出全套武装工具,帽子,眼镜,口罩,假发。

权火烈诡异的看着她,挑眉,“不热?”

曼雅大翻白眼,没看到她还没出门就已经一脑门汗了么,这叫不热啊!你瞎了么,瞎了么?

两人一前一后出门,曼雅走在前面,低着头,双手放在包里,好热啊!好热啊!好热啊!

突然一阵风刮来,脑袋上的帽子没了,假发没了,放在包里手被握在一双冰凉的手里。

曼雅瞪他,看着交叉的大手小手,曼雅心头跳了跳跳,“你干嘛?”

权火烈挑眉,手指挑开她的口罩,脸往下压,拇指划过她的耳朵,冰冰冷冷的,酥**麻的,属于权烈火独特醇厚低沉的嗓音,“不热?恩?”

那一声“恩”成功的让曼雅心脏电击般麻了麻,眼前的脸,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粗粗的眉毛,表情严肃,这张脸俊的让人找不到北,这一身的高贵姿态。

哎哟哟她的小心脏,曼雅红着脸,扭着腰往后躲,男人有力的手臂瞬间揽住她柔软的腰肢

手感不错,不会太肥腻,也不会太瘦。

曼雅炸毛了,他这是干嘛?

还没等她发作,权大爷改牵着她手往前面走,“想吃什么?”

“啊!”曼雅依旧在愣神中,权火烈挑眉看到,见到一幅三魂去了一半的样子,愉悦的挑眉,恩,很好,本大爷很高兴,所以,你到底要去吃什么?

最后两个人找了一个小摊子吃炸酱面,曼雅双眼放光,咽着口水,吩咐煮面的大娘,多放酱汁,多放辣椒面。

恩,说着还起身自己动手去了,完全一副饿死鬼的投胎的样子,啊喂,金曼雅,说好的霸王色呢?

权火烈一个人坐在位置上闷笑,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人,平时迷迷糊糊的,在娱乐圈挺有名的,脱了那层光环却是个小吃货。

权大爷吃的很开心,能不开心么?看着旁边的女人吃个面都能那么的好看,怎么看怎么好,越看越稀罕。

他身边也有很多女人围绕的,淑女,世家女,一个个吃东西一板一眼的。

哪像这丫头,那饱满的唇被辣椒染的红红的,小小的手儿一边吃一边给自己扇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