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心痒难耐)苏眠钟南衾精彩小说_《钟先生心痒难耐》全文在线阅读

《钟先生心痒难耐》,以苏眠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苏眠”倾力打造的一本霸道总裁,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原本以为,钟南衾听了他这话会夸奖一下他的眼光不错毕竟像苏苏这样长得好看心眼还好的女人实在太稀少可没料到的是,钟南衾在听了他这句话后,原本还不错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钟一白满眼不解,他说错了什么吗?原本还算和谐的饭桌气氛一下子冷到冰点钟南衾很快吃完饭就走了,走的时候钟一白跟他说再见,他连理都没理钟一白郁闷的找郭婶说理,"您说有他这样的爸爸么?动不动就摆脸色……

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苏眠

角色:苏眠钟南衾

经典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是网络作者“苏眠”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钟南央,“……”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老头的心思……呵呵呵比女人还深。吼完了老三,老爷子直接点名钟南诏,“老大,你先说。”钟南诏放下手里的筷子,一本正经的回道,“下次回家我争取多待几天。”老爷子气得嘴角直抽抽,“谁让你说这个,你就不能说点别的?”钟南诏继续一本正经的问他,“那您给点提…

钟先生心痒难耐

第12章 娶了媳妇忘了儿子 在线试读

餐厅内,一大家子人围坐餐桌前,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气氛相当不错。

突然,一直默默吃饭的老爷子深深叹了口气。

老太太瞅他一眼,不解地问,“怎么了?”

在座的所有人除了吃得正欢的钟一白和二哈之外,其余几人也都看着老爷子。

老爷子放下手里的筷子,抬眼看了看自己的三个儿子,一脸沉重的问,“就这此情此景,你们仨难道不想说点什么?”

钟南央率先开了口,“我们现在这吃香的喝辣的是不是又让您想起过去那段吃不上饭的悲惨时光?”

老爷子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老子有病啊,没事想那玩意干什么。”

钟南央,“……”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老头的心思……呵呵呵比女人还深。

吼完了老三,老爷子直接点名钟南诏,“老大,你先说。”

钟南诏放下手里的筷子,一本正经的回道,“下次回家我争取多待几天。”

老爷子气得嘴角直抽抽,“谁让你说这个,你就不能说点别的?”

钟南诏继续一本正经的问他,“那您给点提示……”

老爷子强忍着拍桌子的冲动,将最后的一点希望压在了钟南衾身上,“老二,你说。”

钟南衾抬眸看他一眼,面无表情的缓缓出声,“今晚的饭菜不错,家里来新厨子了?”

老爷子,“……”

不知道亲手掐死自己的儿子要判多少年?

一旁的老太太眼瞅着老爷子一张脸气得铁青,害怕他真的压不住会发火,连忙对钟一白说,“大孙子啊,你也来说一句,说一句让你爷爷高兴的话。”

钟一白一边啃着大鸡腿,头也不抬用他那稚嫩清脆的小嗓音说,“你们大人真是没意思,想说什么就直说嘛,爷爷不就是想让我爸他们娶个媳妇么?您老直说,看他们还敢跟你东扯西扯不?”

众人,“……”

老爷子激动的连忙接过话头,“大孙子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现在你们仨都来说说你们的打算,最好今天给我一个准话,别再给我瞎扯。”

最后一句话,语气加重,有一股子‘你们仨谁要是敢在老子面前瞎扯,看老子不打断你的腿’的威胁意味。

只是他的威胁对于钟家仨兄弟来说,根本就是左耳进右耳出,丝毫没当回事。

不过,该说还是得说。

钟老大先开了口。

他抬手撸了一把板寸头,那张冷硬的脸上透着几分无奈,“爸,我部队没女人……”

老爷子眉毛一横,“谁让你在部队找了?外面的世界这么大,你就不知道到处都找找?”

钟南诏,“……是。”

见他态度还不错,老爷子还算满意的放过他,继而转向钟南衾。

看着老二脸上那冷淡的表情,老爷子就忍不住脑壳疼。

钟家仨兄弟中,就属他脾气硬,性子最倔,简直就是油盐不进。

硬攻是绝对不行的,只能曲线求国。

老爷子看向钟一白,放软了语气温和的问他,“大孙子,我先听听你的意思。”

钟一白立马看向身边的钟南衾,见他依旧一张面瘫脸,语气就大着胆子对老爷子说,“这事主要看我爸的意思,他要是想娶媳妇,我表示双手赞成。”

老爷子乐了,“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我没意见。”

“那就成了。”老爷子抬眸看向钟南衾,也不问他的意思,直接一锤定音,“你有合适的就领回来,没合适的我让你妈给你安排相亲,这事就这么定了。”

钟南衾朝他抬了下眼皮,缓缓出声,“这事不急。”

老爷子就知道他要这么说,直接冷哼一声,不容拒绝,“最多半年时间,半年之内你要是没找到合适的,一切都听我的。”

说完,老爷子不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问向钟南央。

钟南央笑得吊儿郎当,“爸,我的事好办,只要大哥和二哥结了婚,我立马结。”

“你最好给我端正态度,别给我找一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回来,特别是那些明星歌星之类的。”

“……”

能不戳心么?

他刚看上一个刚走红的小明星,长得可嫩了……

……

在老宅吃了晚饭,钟南衾带着钟一白回皇苑了。

路上,钟一白忍不住问钟南衾,“爸爸,爷爷说的事你怎么看?”

钟南衾目视前方,也没看他,淡淡出声,“你不是很乐意?”

“唉,爷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现在是大人了,他不敢对你怎么样,但我还是个孩子,我敢保证我要是敢说不同意,他能立马把我扔出去你信不?”

钟南衾斜他一眼,“有我在你怕什么。”

“呵呵呵,”钟一白皮笑肉不笑,“爸爸,你是不是忘了上次我被爷爷拎去祠堂你见死不救的事了吧?”

“……”

钟南衾懒得理他。

见他不说话,钟一白不死心的继续追问,“这事你到底怎么想的?”

恰遇红灯,钟南衾缓缓停下车子。

修长的手指轻敲着方向盘,抬眸,透过后视镜他看向坐在后面的钟一白,“你不想要?”

“不是不想,是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

钟一白拧着小眉头,一脸忧心,“我怕你娶了媳妇就把我给忘了。”

钟南衾点点头,“有道理。”

“什么?”钟一白吓得大叫,“你不会来真的吧?”

“所以,”钟南衾循循诱导,“这事急不得,爷爷那边还得你去说服他。”

钟一白连连点头,“爸爸,你放心,为了我以后的幸福生活,爷爷那边我来搞定。”

而此时此刻,老宅。

老爷子一脸欣慰的对老太太说,“咱家一白真的长大了,现在变得越来越和我贴心了。”

老太太也开心得合不拢嘴,“我养大的孩子能差的了?”

……

周一上午,苏眠正在教孩子们做手工,突然听见有痛苦的呻吟声,她连忙抬头看去,只见钟一白趴在桌子上,小手捂着肚子,小脸有些白。

她心头一惊,立马起身走过去。

“一白,你怎么了?”

钟一白用手摁着肚子,痛苦的叫了出来,“老师,我肚子好疼。”

见他额头上已经疼得渗出了汗水。

“别怕,老师现在就带你去医务室。”苏眠安慰他的同时已经将钟一白抱了起来。

一旁的生活老师连忙将门打开,苏眠抱着钟一白冲出了教室。

上一篇 2022年12月1日 pm9:45
下一篇 2022年12月1日 pm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