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介阿卡丽(符文之地,在均衡教派开局写轮眼)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符文之地,在均衡教派开局写轮眼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符文之地,在均衡教派开局写轮眼》是由作者“蒜蓉排骨aa”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第二天深夜,均衡教派,议事大殿苦说大师将这片地区所有的均衡忍者都召回了,今天难得的均衡教团诸位忍者齐聚一堂就连绑成几乎是木乃伊的宫武长老也出席了,因为这次的会议主题是关于——井介这个均衡叛徒的性质认定和他所说的情报信息真假认定阿卡丽率先发言:“我相信井介所说的,最大的依据便是他第一次打伤宫武长老,第二次打伤慎,但都是点到为止,没有伤及他们二人的性命”立刻有弟子反驳:“宫武长老是他乘其不备偷……

小说:符文之地,在均衡教派开局写轮眼

作者:蒜蓉排骨aa

角色:井介阿卡丽

穿越重生小说《符文之地,在均衡教派开局写轮眼》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蒜蓉排骨aa”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开始察看宫武长老的伤势。这是何人所为?只见张老的胸口处有一道骇人无比的伤口,周遭还隐隐有着雷元素的残留。不辛中的万辛是,虽热狂暴的雷元素将伤口附近的肌肉纤维直接破坏殆尽,但与之相对应的,焦糊的血肉也起到了止血的作用。不然,长老恐怕不能坚持到现在便失血过多而死了…

符文之地,在均衡教派开局写轮眼

第4章 绝望的阿卡丽 免费在线阅读

十分钟后……

苦说大师匆忙的赶到现场,首先看到的便是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宫武长老。

“师兄!”

一个瞬身,苦说大师便到了宫武长老身旁,先是用手指探了探他的鼻息。

还好,师兄还活着。苦说大师松了一口气。开始察看宫武长老的伤势。

这是何人所为?只见张老的胸口处有一道骇人无比的伤口,周遭还隐隐有着雷元素的残留。

不辛中的万辛是,虽热狂暴的雷元素将伤口附近的肌肉纤维直接破坏殆尽,但与之相对应的,焦糊的血肉也起到了止血的作用。不然,长老恐怕不能坚持到现在便失血过多而死了。

如此强大的雷遁忍术,难道是出门云游了十多年,至今未归的狂暴之心——凯南?但他没有道理这么做呀!

这时宫武长老终于悠悠的醒转过来了。

苦说大师紧紧攥住宫武长老的手。

“师兄,凶手是谁。”

“是,井,井……”宫武长老的声音弱不可闻,但十分急迫的想将凶手名字告知苦说大师。

苦说大师贴近,右耳靠近到师兄嘴边,终于听清了师兄重复的那个名字。

居然是他?

井介一直奉行着均衡教派的教义,是一位出色的忍者。

虽然比较性格孤僻,但对于忍者来说,这也算不上什么毛病。

至于他的忍者能力,虽然比不上天赋异禀的劫和慎,但与其他忍者弟子相比也是鹤立鸡群。

苦说大师对井介印象还不错,因为阿卡丽很看重他,经常在他面前称赞他。

他居然也被不祥之盒蛊惑了,现在他去往何处?是去投靠劫了吗?

苦说大师一阵无力感涌上心头,诸位弟子接连的背叛让他无比愤怒的同时,一种颓唐的荒芜感也油然而生。

不过身为暮光之眼的职责让他很快强制恢复了过来,他对旁边的忍者弟子说到:“向外界颁发对井介的‘均衡禁杀令’,诸忍者一旦与其碰面,格杀勿论,务必夺回不详之盒。”

“是。”

“你去吧。”下达完这项命令的苦说大师一下子像苍老了十几岁一样,意兴阑珊,摆摆手让身旁的弟子退下。

难道,身为暮光之眼的我真的做错了吗?扎根艾欧尼亚延续了几千年的均衡教派,我们的教义和理念真的过时了吗?

苦说大师望着皎洁的月光,呆呆失神。

第二天均衡教团议事大殿……

“什么?井介硬闯宗族禁地,偷走了不详之盒,还重创了宫武长老,不可能,这不可能!”阿卡丽难以置信,昨天还嘘寒问暖过的师弟,一夜之间便变成了教派的叛逃者。

这让一向看重井介的阿卡丽难以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有什么不可能的,现在宫武长老都还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而且凶手是井介,是长老亲口告诉苦说大师的,这还能有假?”

诸位弟子群情激愤,也不再顾及阿卡丽的大师姐身份,直接反驳道。

“我早就感觉这小子身有反骨,果然如此!”

“这无父无母的畜生,如果不是我们均衡教派,他早就死在了诺克萨斯大军的铁蹄之下,如今居然出手偷袭重创长老,夺走均衡教派世代守护的禁物!”

“还是在这诺克萨斯大举入侵艾欧尼亚的危急时刻出手!足以证明他谋划已久,处心积虑!”

“忘恩负义的东西!”

“杀了他!”

“对,杀了他,为长老报仇!”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

看着义愤填膺的诸位忍者同门,阿卡丽深感无力,她将渴求的目光投向慎,希望他能为井介说几句好话。

阴沉着的脸的慎感受到了阿卡丽略带恳求的目光,他摇了摇头,往宫武长老病房的方向瞥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慎的的意思很明显。

事已至此,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我怎么能相信他?

阿卡丽已经绝望了。之前从小一直长大的二师兄劫的叛逃便让阿卡丽心力交瘁,如今唯一看好的师弟井介也成为了被“均衡禁杀令”通缉的叛徒。

之前从小一直长大的二师兄劫的叛逃便让阿卡丽心力交瘁,如今唯一看好的师弟井介也成为了被“均衡禁杀令”通缉的叛徒。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呢?

井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呢?

阿卡丽往日一双灵动的丹凤眼,如今无神的呆呆望着远方,失去了高光。

“好了,安静下来,井介的‘均衡禁杀令’,由我和你们的阿卡丽接任了,你们不必多言,去做你们手头上该做的事去吧。”

慎从首座站起身,斩钉截铁的说道。本来嘈杂混乱的议事大殿安静了下来,诸弟子听到大师兄慎和大师姐阿卡丽亲自出马,不再聒噪,纷纷离开了大殿。

很快,本来略显拥挤的议事大殿就只剩下阿卡丽和慎两人。

“谢谢师兄。”阿卡丽抬头对慎感谢到。

“谢我干嘛?”

阿卡丽凄然一笑,开口说道:“追捕井介,师兄一人便已足够,何需再带上我,我自然明白你的良苦用心。”

“哼”,本来阴郁神色的慎听到这句话,更是平添一层阴霾。

“师妹这次可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慎起身,在大殿负手踱步,阴沉沉的说道。

“师兄这是何意?难道你不是为了再给井介一个机会,才让我也一并参与其中吗,如果是其他忍者前去,想必一番自相残杀不可避免。”

听到阿卡丽还在为井介辩解,慎急步径直走向阿卡丽,重重的将双手砸向阿卡丽所在的桌面,狠狠地盯着阿卡丽。

慎怒吼道:“我知道你早就对他心有所属,本来儿女私情,我无权干涉。但我没想到你是如此的冥顽不灵,事实已经摆在了脸上,井介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离经叛道,偷袭重创了宫武长老,现在长老都还卧床不起,还夺走了我们均衡教派世代守护的禁物,这里面哪里有什么误会可言?”

阿卡丽黯然沉默,无力反驳。

说完这些,看到阿卡丽的反应,慎激烈的情绪平复了一些。

“我对你太失望了,阿卡丽,我需要向苦说大师汇报,重新考虑你的下一代暗影之拳继承人的资格。”

慎离开大殿,在经过门口的时候,将阿卡丽的专属武器幻影镰刀扔在了大门前,留下了一句话:

“你还有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跟着我,一起杀了井介,夺回不详之盒,让我看到那个杀伐果断,完美贯彻均衡理念的阿卡丽的回归。她眼中无惧,无恨,无爱——无一切动摇均衡之物。那个才是真正的你……”

阿卡丽久久盯着地上那把熟悉的幻影镰刀,她曾经用这把武器收割了无数生灵的性命,其中有人类,也有千年灵兽,恶灵更是数不胜数。现在,这把镰刀,终于要挥向我寥寥无几珍视的几个人了吗?

阿卡丽挣扎良久,最终还是顶着痛苦上前捡起了地上的幻影镰刀,向慎的方向追赶而去。

这是暗影之拳的命运。

上一篇 2023年1月22日 pm4:40
下一篇 2023年1月22日 pm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