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变鬼,他在阴间搞事情郝二陆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郝二陆瑶)开局变鬼,他在阴间搞事情最新小说

都市小说小说《开局变鬼,他在阴间搞事情》,男女主角分别是郝二陆瑶,作者“墨池溟鱼”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看着失心疯的陆瑶,陈皮头皮发麻那镰刀确实是勾魂使的兵刃不假,但眼前这女人的修为最多是厉鬼八层境,虽说有神兵加持,比自己厉害一点,但绝不至于没有胜算“胭脂!臭婆娘,你若是回来,我们一起联手,还能对付她;要是你跑了,今后谁他娘还会给你卖命!”他这一声,把陆瑶的目光吸引过来不说,连带逃走的胭脂也不由的停下脚步“找死!”陆瑶轻蔑道,身后的白衣女子再次挥舞着镰刀朝着陈皮挥下!“妈的,你当老子白混的吗?……

小说:开局变鬼,他在阴间搞事情

作者:墨池溟鱼

角色:郝二陆瑶

《开局变鬼,他在阴间搞事情》小说是作者“墨池溟鱼”的倾心力作。以下是《开局变鬼,他在阴间搞事情》内容介绍:先问你们,知道什么是无间地狱吗?”无间地狱:受苦无间,时间无间,空间无间……在那的都是永无超脱的鬼魂,因无穷无断的受苦而得名无间,即永无间断。看着二人已吓得没了神智,陆瑶阴阴一笑:“怕了吗?”郝求抱着郑甲,瑟瑟发抖:“怕得要死!”郑甲惨叫一声:“难道阴间就没有悔过自新的说法吗?姐姐,我们真错了!”“…

开局变鬼,他在阴间搞事情

第2章 爱是大草原 免费在线阅读

正当陆瑶看着账户上多了一笔转账而窃喜的时候,三人身后的空间诡异地波动起来,一道黑影突兀的出现。

“把他俩给我送去无间地狱!”

陆瑶一震,赶紧转身鞠躬:“师父,您怎么来了?”

“老子来看看是哪两个社畜,害得我输麻了,在酆都裸奔!”

郝求与郑甲回头一看,吓得原地飞升:一个乌漆麻黑,浑身带刺,怒目獠牙,却稍显Q弹的怪物,正怒视着二人。

“看毛!吃了我那么多儿孙,只会往自家球门里捅,就你俩也想减刑?罪加一等!”

陆瑶一脸尴尬,低头应声:“是!徒儿这就送他们去!”

师父巨口一张,狠狠吓了这二人一次,这才一闪身没了踪影。

……

一路上,二人死磨硬泡,软硬兼施,好话说尽,陆瑶总算有一点点动摇:“烦死了!你俩给我惹多大祸。先问你们,知道什么是无间地狱吗?”

无间地狱:受苦无间,时间无间,空间无间……在那的都是永无超脱的鬼魂,因无穷无断的受苦而得名无间,即永无间断。

看着二人已吓得没了神智,陆瑶阴阴一笑:“怕了吗?”

郝求抱着郑甲,瑟瑟发抖:“怕得要死!”

郑甲惨叫一声:“难道阴间就没有悔过自新的说法吗?姐姐,我们真错了!”

“不想去也可以。有钱吗?有钱什么都好说!害我师父输钱,他老人家可是发了狠话。你俩自己掂量吧。”

郝求无助地望着陆瑶,眼眶湿润,哽咽道:“陆大小姐,就当可怜我二人吧,下辈子做牛做马……”

陆瑶一插腰,打个响指,凭空出现一个画面,千里牧场,草肥水美,牛羊嬉戏其间,好不快活:“本小姐像缺牲口的人吗?”

“那小姐姐缺管牲口的人吗?”郑甲一脸谄笑。

陆瑶弯下腰,可爱的大眼珠子在眼眶中不停打转:“管牲口?你配吗?”

又是一个响指,画面一转,阳光海岸,清风拂面,数千个大高个,肤色各异,肌肉健硕,阳光俊逸的男子奔走其间。

郝求搂起衣服,看了看自己的腹肌,又看看画面中的男人,一巴掌拍在郑甲后脑勺:“姐姐怎么会缺人!姐姐缺的是献爱心!好姐姐,你就当做慈善帮我们俩一次吧。”

“爱心?”陆瑶挺了挺胸,一手托着香腮,画面又是一转:上百家慈善院里,陆瑶陪着老人孩子谈天说地,异常温暖。

“够了!太伤自尊了!”郑甲哇一声哭了出来:“是我有眼不识金镶玉,错把影后当成宝,还请姐姐收了我这‘落水狗’吧!”

陆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郝求一脸错愕地看着郑甲:“兄弟,男人要有骨气!你简直太不要脸了!”

话音才落,他已是双膝跪地,无比虔诚地来了个五体投地:“姐姐,郝求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姐姐所愿,赴汤蹈火,郝求绝无怨言!”

“行啦!起来吧。”陆瑶玩够了,跳上身后悬浮着的血色镰刀,晃动着大长腿,一脸鄙夷:“求我们勾魂使的鬼多了去了,就你俩这样的,都够绕地球好多圈。阴间一年,阳间一日。阳间七天后便是你们的头七,这几天我会带你们在阳间收脚印,你俩好好考虑,不去无间地狱,还要平息我师父的怒火,那就先表示一下诚意,打一个亿!”

“嗨!你不早说。”郑甲拍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满不在乎道:“行,我没问题!”

“我说的是美金,不是冥币!”

“啊?”二人差点没再被吓死一次。

……

看着读过的小学,中学,青训营……一幕幕往事浮上二人心头。

“你看,你还记得那个看台吗?”郑甲指着青训营球场边的看台,郝求望了望:“干嘛提起这个?”

“听说她后来出国了!”

“那晚……在器材室,是……你吗?”郝求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郑甲一脸迷茫:“等等,不是你吗?”

陆瑶在一旁摆弄着巨大的镰刀,冷冷瞥一眼二人:“都不是你俩。她后来自杀了,她父母怕说了丢人,就告诉外人她出国了。”

“谁干的!”

陆瑶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着眼前二人,这还是他二人第一次露出了愤怒的模样。

女孩叫于小白,如果说每个成年男人心里都有一道白月光,那小白便是郝求与郑甲的那道光。三人从幼儿园便要好,小学、中学,这二人就是小白的护花使者。后来进了青训营,小白每个周末都会来看二人踢球,但是突然有一天,这光消失了。

他们都以为在器材室的男人是对方,都以为自己没进去是成全了彼此……

“看着我干嘛?还想吃了本小姐不成?告诉你们,这事不归你俩管,你俩也管不了!赶紧的,天黑前要去的地方还很多。”

陆瑶说完急忙背过身,除了师父,自己很久没被鬼吓到了,这两人的眼神好凶。

看着自己的棺椁被推进焚尸炉,二人却丝毫不为所动。

郝求老婆靠着一位不知名帅哥的肩膀,时不时故作姿态地擦一下眼眶;郑甲的影后女友包成了粽子,躲在人群中,不敢和任何人说话。

“你俩想好了吗?去无间地狱,还是交钱赎罪?”

郝求湿着眼眶:“能告诉我是谁害了小白吗?”

郑甲白了一眼自己的女友,转向陆瑶:“对,我也想知道!”

陆瑶刚想说什么,灵堂内冲进数十位保镖,将众人拦在了身后。片刻后,一个西装男子带着墨镜,在保镖簇拥下走进灵堂。

“君少?!”

郝求与郑甲都不觉错愕起来,他怎么会来出席二人的葬礼?他可是整个联赛幕后的大东家,球赛输赢只在他一念之间。

懒懒地向二人遗像鞠了一躬,君少走到人群中在郝求的妻子耳边低语道:“他死了,今晚打扮漂亮点。”

随后又指了指郑甲的女友,勾了勾手指,嘴角微微上扬。

这一幕幕一气呵成,丝毫没有半点拖泥带水,而就在他离开灵堂后,郑甲的女友,也会意的跟了出去,钻进了他的车内。

望着君少扬长而去,陆瑶看向错愕的二人:“爱是一道光……”

郑甲捏着郝求的手臂,咬牙切齿:“不是,他怎么把我女朋友带走了?”

“他还让我老婆今晚打扮漂亮呢!你去咬他啊?”

陆瑶叹口气:“你俩这草原,够我的牛羊吃好几年了吧。”

上一篇 2023年1月22日 pm3:55
下一篇 2023年1月22日 pm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