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暖于莉(四合院:禽兽头上一道光,亮到慌)免费阅读无弹窗_四合院:禽兽头上一道光,亮到慌宋文暖于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四合院:禽兽头上一道光,亮到慌》,是作者“绣衣老王”笔下的一部​都市小说,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宋文暖于莉,小说详细内容介绍:“秦姐,秦姐,你怎么了?”这时候傻柱着急忙慌跑来,一脸捉急秦淮茹听到声音,下意识把贾张氏屁股上的鸡屁股塞进嘴里,都没嚼直接咽了棒梗,我的好大儿妈不是不疼你而是鸡屁股这种东西,你把握不住得妈来“啊!”脸埋在雪里的贾张氏忽然大叫一声,努力抬起头,随即又重重的埋在雪里这动作看的秦淮茹一愣一愣的这什么意思?“秦姐,贾婶子这是怎么了?”傻柱也懵秦淮茹想到刚刚宋文暖的脚很不老实,于是道:“雪……

小说:四合院:禽兽头上一道光,亮到慌

作者:绣衣老王

角色:宋文暖于莉

热门新书《四合院:禽兽头上一道光,亮到慌》是由著名网文作者“绣衣老王”所著的都市小说小说。文章简述:而是鸡屁股这种东西,你把握不住。得妈来。“啊!”脸埋在雪里的贾张氏忽然大叫一声,努力抬起头,随即又重重的埋在雪里。这动作看的秦淮茹一愣一愣的…

四合院:禽兽头上一道光,亮到慌

2傻柱把贾张氏扛回家 免费在线阅读

“秦姐,秦姐,你怎么了?”

这时候傻柱着急忙慌跑来,一脸捉急。

秦淮茹听到声音,下意识把贾张氏屁股上的鸡屁股塞进嘴里,都没嚼直接咽了。

棒梗,我的好大儿。

妈不是不疼你。

而是鸡屁股这种东西,你把握不住。

得妈来。

“啊!”

脸埋在雪里的贾张氏忽然大叫一声,努力抬起头,随即又重重的埋在雪里。

这动作看的秦淮茹一愣一愣的。

这什么意思?

“秦姐,贾婶子这是怎么了?”

傻柱也懵。

秦淮茹想到刚刚宋文暖的脚很不老实,于是道:“雪滑,我婆婆不小心摔倒了。”

“那秦姐,我帮你把婶子抬回去吧!”

傻柱兴奋的直搓手。

“这,这好吗?”

秦淮茹撇过头,道:“要不然还是等东旭回来吧!”

“秦姐,东旭哥跟人在厂里喝酒呢?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的。”

傻柱不知道贾东旭喝完酒,又被一大爷易中海叫回车间加班。

其实他睡就行了。

也不知道怎么搞得,非要勤利一把,操作设备。

原本好好的设备,忽然蹦出一个零件,砸中他的双腿。

贾东旭都没哼声,直接晕死过去。

一大爷易中海愣了,喝道:“都愣着干嘛,赶紧送医院呀!”

车间里乱成一团。

四合院里。

傻柱憨憨笑着,对秦淮茹道:“我们两家是邻居,你就别跟我客气了。”

傻柱说着就要把贾张氏给抱起来。

贾张氏脸朝下。

傻柱这一探手,就摸到贾张氏的良心。

入手绵柔,Q弹。

嘶!

这让母胎SOHO三十年没接触过女人的傻柱忍不住多揉了几下,直到贾张氏发出声音来。

才跟触电一样抽回自己的手。

“柱子,怎么了?”

秦淮茹听到动静问道。

傻柱老脸一红,嘿嘿一笑,挤眉弄眼,露出一口大黄牙,散发着熏人的味道,道:“秦姐,婶子,太,太重了,要不您来搭把手。”

秦淮茹鄙夷的瞅了傻柱一眼:因为你打的什么主意,我不知道吗?

不就是想在我们俩扶起我婆婆的时候好揩油吗?

秦淮茹才不会如傻柱所愿。

此刻他想的是:既然宋文暖头顶的感叹号能给烧鸡。

自己跟上去洗洗衣服,铺床啥的。

是不是也给烧鸡?

这可是62年,灾荒最后一年,也是最炽烈的一年。

别说能吃饱饭,能活下来就不容易了。

扫扫雪,铺铺床,就能得到一只烧鸡。

这就跟你陪人聊聊天就能得到一顿国宴大餐一样。

你说你愿意不?

反正秦淮茹愿意。

秦淮茹一抬头看到了一人,赶紧道:“解成,我婆婆摔倒了,我跟柱子扶不动,你能帮帮忙吗?”

秦淮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直放电,电的阎解成浑身一颤。

他刚刚结婚,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

可惜于莉干瘪瘪的,还年轻不知道配合。

再看看秦淮茹刚生完孩子,正是女人最放光芒的时候,身材还好,肤色也美。

平时没少看着于莉想像成秦淮茹的模样。

只不过每次都有心无力,来的快。

“秦,秦姐,我一个人就行,不用外人。”

傻柱看秦淮茹要叫阎解成,赶紧拒绝。

开玩笑。

贾东旭没回来,贾张氏晕了过去。

等他把贾张氏弄进屋里,房间不就剩他跟秦姐俩了。

两个人独处的空间,怎么能允许第三个人出现。

傻柱直接伸手去掏贾张氏的良心,然后一使劲把贾张氏抗在肩膀上,还炫耀道:“秦姐,你看我一个人就行了,不用别人帮忙。”

阎解成一脸郁闷。

虽然秦淮茹穿的棉服,看不清身材,可就是身上那股子味都让人沉迷呀!

“秦姐,要不我也打个下手。”

阎解成一双眼睛几乎都钉在秦淮茹身上,话刚出口就感觉腰间一阵剧痛。

原来是于莉下了手。

还别说这二指禅神功人人会。

“嘶!媳妇儿,慢点。”

阎解成赶紧求饶。

秦淮茹轻轻一笑,暗忖:又是一个趴耳朵。

“解成,就不麻烦你了,省得的后院起火。”

秦淮茹说完,扭着屁股走了。

你还别说,哪怕穿着黑棉裤。

秦淮茹依然扭的风味十足。

不得不说成熟女性的魅力对未成熟男人杀伤力巨大。

阎解成再次看呆了,腰间再次一疼,忍不住道:“于莉,你到底想干什么?”

于莉被阎解成一吼,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疾步往家里走。

明明是阎解成色咪咪的看别人,怎么还让人以为她是醋坛子。

“于莉,等等我,我不去就是了。”

阎解成赶紧追过去。

“你可别?”

于莉气鼓鼓的赌气道:“你要什么不去,人家还以为我这个醋坛子给打翻了呢?你去吧!”

“那傻柱不是去了,我去像什么?”

阎解成赶紧哄着。

“你去打个下手啊,话不都说出来了,你要不去,更让人看不起。”

于莉恶狠狠的说,心里却道:你要是真敢去,你试试。

阎解成毕竟年轻,不知女人心思,揉头道:“那我可真去了。”

“去吧!去吧!你不去你就不是男人。”

于莉愤怒的道。

“我真去了哈!毕竟邻里邻居的,人家都看开了口,不好拒绝。”

阎解成扭身就走了。

于莉看着真去了的阎解成,气的直跺脚。

你这个榆木疙瘩是不是傻呀?

我让你去你就真去啊!

难道你就看不出来我这是说的气话吗?

还有秦淮茹那可是院里有名的骚狐狸,你这要是去了,还不得被人给吃喽!

于莉那个生气,很想自己回家。

可又害怕阎解成跟秦淮茹真有点什么?

一跺脚自己也跟了过去。

她刚嫁过来没多久。

在这个年代,说实话阎解成能娶她,真是给她脸了。

在这个饥荒的年代,娶媳妇就代表着家里又多出一张吃饭的嘴。

你连自家人都养不活,还养外人?

娶媳妇也得看时候不是?

虽然于莉嫁过来住杂物间,没给彩礼,没置办家具,就给买了一身衣服。

于莉还乐的屁颠屁颠的,就是因为如此。

阎解成虽然有些憨。

可在这个时代那可是优良的品质。

老实本分,不争不抢。

不油嘴滑舌,没有坏心眼。

这绝对是良配。

当然这要是几十年后,妥妥的老实人。

连接盘都不配的老实人。

活该一辈子打光棍的老实人。

于莉不放心自己的男人学坏,只能跟过去。

月夜里。

傻柱扛着贾张氏,手按在贾张氏的屁股上。

你还别说。

手感不错。

旁边是阎解成扶着贾张氏的腰。

秦淮茹跟于莉一前一后的回贾家。

上一篇 2023年1月22日 pm4:07
下一篇 2023年1月22日 pm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