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摆易慎行(开局一根烤肠)免费阅读无弹窗_开局一根烤肠王一摆易慎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开局一根烤肠》,以王一摆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王一摆”倾力打造的一本都市小说,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王一摆只见现在居高临下的某人,身形挺拔英朗,一席云缎锦衣,腰系玉带,后佩精致宝剑,唇瓣微红,五官俊雅,灰色长发微微飘拂,身形绝美,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他匀称紧实的肌肉这帅哥此时正眯起他细长的桃花眼,下巴微微抬起,呲笑着打量地上狼狈的王一摆“在下易慎行”男子薄唇微启“你怎么变成这样了?”王一摆难掩惊讶,那个讨人厌的小鬼哪去了?“自归零盘进入异世界是会变化形态的,不然你以为它为什么叫归零盘不过……

小说:开局一根烤肠

作者:布阿鲁

角色:王一摆易慎行

火爆新书《开局一根烤肠》是由网络作者“布阿鲁”所编写的都市小说小说。小说内容概括:胡茬纵横的脸扭曲起来接了电话,不耐烦的一声“喂?”却不见他睁眼。“嘿!好小子,睡到现在?”电话那头传来一种体态肥硕独有的中年男声,大抵是嗓门儿大,血压高,呼吸不畅有些闷的结合体。“老舅你干嘛?”还是不见王一摆睁眼,皱着眉头问来由。“大外甥,老舅找你帮我拿个货,这活儿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开局一根烤肠

第1章 低素质患者 免费在线阅读

“嗡嗡-嗡~嗡嗡-嗡~”

枕头下手机振动传来阵阵酥麻,弄得人耳朵外加后脑瓜子格外瘙痒,动静不大却也抽离了枕上人的梦。

王一摆烦躁地将手摸摸索索伸到枕头底下挂了电话,转而续上梦中美事。不过一分钟,便又是一串急促的嗡嗡声。

“操!谁啊没完没了的?”王一摆咒骂了一声。胡茬纵横的脸扭曲起来接了电话,不耐烦的一声“喂?”却不见他睁眼。

“嘿!好小子,睡到现在?”电话那头传来一种体态肥硕独有的中年男声,大抵是嗓门儿大,血压高,呼吸不畅有些闷的结合体。

“老舅你干嘛?”还是不见王一摆睁眼,皱着眉头问来由。

“大外甥,老舅找你帮我拿个货,这活儿交给别人我不放心。”中年男人嘿嘿一笑。

“我拒绝。不想出门。”王一摆翻了个身,扯了扯身上的毯子。

“哎呀少不了你的工钱,距离也不远,一趟一万块你小子稳赚,你老舅我坑你干嘛?”

提起来被坑,王一摆是一肚子火儿,唰地睁眼然后从床上弹起来准备跟夏虎闹理论理论。

“你还好意思提?上一次让我帮你拉货,结果到地方货没了,人把老子扣下拉了两个月的煤,累的跟个土驴一样才回来!还有上上次,你让我帮你送货,大半夜的遇上了道路坍塌,一整个大货车栽进去,薅都薅不出来!”

……

“嘿嘿嘿嘿,消消气消消气,那些都是意外,这次绝对不坑你,那是平平大道,任你逍遥,这次的货很方正,特别安全,而且你小子该交房租了吧,你口袋里能有几个子儿我还不知道?”

“……”王一摆逐渐熄火儿。

“还有啊,小吃街那个卖脆皮烤肠的出摊儿了。”夏虎闹斟酌着这小子动摇了,使出了最后一招儿。

“行行行行,把你那破货位置发我。”随即终止了二人的通话。

王一摆把手机往床上一丢,单手揉了揉太阳穴,又随手扯开了窗帘,向外看去,一排排破旧的老式小区楼,空调外机的犄角旮旯里驻着麻雀的烂窝,遍布鸟屎碎毛。那只时常被他投喂的流浪猫正趴在角落里打盹儿。

现在是下午五六点钟了,夏日脏兮兮的街道上蒙上了一层辉,倒不如说是金色的灰。侧身确定那辆熟悉的小车支好了架子,王一摆准备出去了,然后转身进了洗手间洗刷。

和大多数21世纪普通青年一样,王一摆有时会思考他自己的人生,圈子很小,懒得交际,母胎solo二十年,不够优秀,懒得努力,刷到励志鸡汤视频,内心涌动一瞬,沉思一刻,翻了个身,手指头一扒拉,又开始了“哈哈哈哈”,放下手机就又开始思考人生意义。

更何况是从小就孤身一人的王一摆,无人管束惯了。

这阴暗腐朽的生活啊。

王一摆早期由舅舅扶养,但一个月也见不到几次面,新上市的玩具、游戏机、电脑却总会第一时间邮到他手中。

后期为了能够自力更生,开始打工养活自己,于是拒绝夏虎闹再资助,离开了所谓的大城市,一个人在三线城市待着苟活,送过外卖,发过传单,做过奶茶,端过盘子,还给人约架凑过数儿,一次20块。

奇怪的经历竟给王一摆带来了极大的平静,他喜欢这种为生活忙碌的感觉,这样就不用静下来思考自己存活于世的意义了。这么多年没少挨揍也铸就了他乐观的性格。

谈起父母,他总是摇摇头说自己不知道,唯一的记忆就是妈妈牵着小小的他,等着不远处的爸爸在烧烤摊前给他们买脆皮烤肠。

后来有一天,爸爸接了一个电话,兴奋地告诉妈妈,夫妻俩激动的抱着王一摆的头亲个不停,让他在家等一等,嘱咐好保姆便急急忙忙换衣服出去了,承诺等他们回来给他带一百根脆皮烤肠。

然后他们就没有再回来,舅舅说爸爸妈妈在路上出车祸了,但始终没有告诉王一摆他父母的埋在哪里,每次询问得到的都是搪塞,时间久了也没再问过了。

王一摆初中开始就上了寄宿学校,大学上了个普通本科,后来认清了毕业就失业的现实,大四的他基本就开摆了。

王一摆偏放弃多数毕业生奔波的套路,转头去考了B2驾照,此时学历于他而言轻如鸿毛,但格局,打开了。至于为什么当货车司机,他也不知道。

后来王一摆贷款买下了一辆红色的重型载货汽车,起名为“小红”,于是每日奔波在各个地区的高速公路,饥一顿饱一顿,跑二十里地找不到一家饭店都是常事儿,还被人偷过油,好在技术过硬,来钱快,贷款很快还清,还清后王一摆就没了动力继续跑车拉货了,一个人宅在出租屋里坐吃山空,捞不到活干,还好老舅时常有货要拉,价格也更高些。

卫生间的门开了,王一摆迎面走来,剃过胡须的脸轮廓感颇强,长相清秀,眉眼有神,不过是略显疲态,原本算是个美男子既视感,他却突然开了公鸭嗓“我是一个酒精过敏的帅哥!”

毛巾胡乱擦了擦,纯白T恤外面敞着穿个宽松的皮夹克,一条复古灰牛仔裤,蹬上了一双帆布鞋,又煞有介事地往脖子上套了个平安扣的吊坠。

最后胡乱往旅行包里塞了点儿东西,揣起来小红的钥匙,转身出了门。

“阿姨!多放辣椒孜然。”

“好嘞小伙子!”

傍晚的风来得很合时宜,扬起了路边的土,王一摆看着面前一排油滋滋的脆皮烤肠笼罩在灰尘中,百感交集,尘埃落定,最后在笑眼盈盈的阿姨手中,接过了十根烤肠。

“嘎吱”一口,香到飞起,王一摆边走边嚼,腮帮子鼓了一路,走到了一片空地,小红孤零零地在这里等着,昏暗的灯泡儿在小红头顶上摇摇晃晃,小红的身影也一会儿明一会儿暗。

按下开关,前后闪了两下,王一摆一句“王哥来了!小宝贝儿”得到了小红的热情回应,随即一套行云流水的丝滑连招,王一摆已坐到了小红的怀中。打火儿,踩离合,挂一档,放手刹,脚步温和运踩,伴随一两声欢快的轰鸣,王一摆“哦豁!”一声,便冲进了属于他的夜色party中。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