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重启!我靠美食暴富全京城了许佳期江瑟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佳期江瑟瑟)人生重启!我靠美食暴富全京城了最新小说

小说《人生重启!我靠美食暴富全京城了》,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许佳期江瑟瑟,文章原创作者为“江瑟瑟”,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清晨的微光透进来时,陋室之内,老旧的木床因为床上之人不安的抖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许佳期躺在床上难耐的扭动着身子,额头细密的汗珠涌出,梦魇缠身,实在惊恐之时她凄声大喊,“我还,我还!”眼睛猛地睁开,她还来不及打量四周,就听到外间传来嘈杂的吵闹混合着哭泣的声音“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既没有钱,那就拿人来抵”许佳期心中一凛,难道是催收的人找上门了?那爸爸妈妈?她心说不好,立刻起身打开门木门……

小说:人生重启!我靠美食暴富全京城了

作者:江瑟瑟

角色:许佳期江瑟瑟

古代言情小说《人生重启!我靠美食暴富全京城了》的作者是“江瑟瑟”。故事梗概:唯一的出路,是出村子去镇上。天狗村属桃源镇管辖,但离得最近的镇子却是天回镇。虽然离得近,但真要步行赶路的话,也得走上一个时辰的路程。“若是有出村的牛车搭一程,会快些…

人生重启!我靠美食暴富全京城了

第3章 应聘 免费在线阅读

天狗村人户稀少,留在这里的大多都是老弱病残。那些年轻力壮的大都出了村子,去了城里找活。

许佳期想做厨娘,这条路在天狗村肯定行不通。别说没有酒家饭馆,就是有也开不下去,这村子里能有这个消费力的也就是那杨爷了。

唯一的出路,是出村子去镇上。

天狗村属桃源镇管辖,但离得最近的镇子却是天回镇。虽然离得近,但真要步行赶路的话,也得走上一个时辰的路程。

“若是有出村的牛车搭一程,会快些。”

听阿婆这么说,许佳期点点头。她加快速度把自己碗里的稀粥喝了个干净,然后又进厨房把阿婆今日的吃食准备好,才带着春桃一道出了门。

许佳期本来想让春桃留在家里,但阿婆说什么都不同意,怕自己不认识去镇上的路,又怕自己被人给骗了,总归是有无数的不放心。

许佳期拗不过她,还是带着春桃一起了。

好在刚出村口,就看到牛二拉着草料,也是要去镇上。许佳期把阿婆给自己的铜板拿了两个给牛二,成功搭了个便车。

山路颠簸,林间的风吹得树叶猎猎作响。许佳期久不曾体会这样的山水田园风光,见春桃紧紧抓着自己的袖子,笑问,“你害怕啊?”

“夫……姐姐不怕吗?记得您来的第一天坐在牛车上,吐了一路。”

许佳期摇摇头,撩了撩额头凌乱的发丝,“不怕。而且怕也没有用,这是现实。人得学会接受。”

她知道春桃不懂,于是转了话题,“我给你唱歌吧。”

许佳期唱的是她很喜欢的一首歌,五月天的《知足》,以往每一次开演唱会,她都会买票去看。但是自从自己经济紧张,与演唱会也就无缘了。

牛二的牛车不进镇子,在镇外一公里处就把许佳期和春桃放了下来。她也乐得自在,正好可以看看镇子周围的风光,只见这镇子三面环水,两条玉带似的漫水桥连通两岸,码头上往来停靠的船只络绎不绝。

许佳期远远望见码头上一只船帆随风招摇,一个大大的“许”字映入眼帘。

想起阿婆说的自己是首富之女,没准这印有许字的船只,就是自家的呢?

到镇上已经快晌午,许佳期久未见到这样热闹的集市,一时间流连其中。各式各样的花灯、酸甜的糖葫芦、还有馥郁芳香的栀子花……

那栀子花用棉线绑着,许佳期买了两把给自己和春桃,不管是挂在腰间还是拎在手上,都自有一股芬芳散发出来。

天回镇其实不算大,分东西南北四条街。北街横向贯穿镇子,少有生意开在那里。反倒是东西南三街,最为热闹。

这其中,又以东西南三街交汇的三岔路地带最佳。那里商户众多,酒楼、茶肆、绸缎庄、胭脂铺应有尽有。

不过许佳期没有选择先去那三岔路,而是就在离自己不远的码头巷子里转了转。

这里人来人往,商船、货船停靠,吃饭的人更多。大约是需求量大,许佳期看了一路发现光是新开业的饭馆也有好几家。

看来做厨娘,是个不错的选择。

第一家离她不远,不过是一对夫妻经营的小店,男主人负责跑堂上菜,女主人则负责厨房的活计。许佳期只在外面远远地看了一眼就走了。

春桃拉住她,面露不解,“姐姐,怎么又不去了?”

“你看他们店面小,又是夫妻经营,估摸着就是做些家常味道的菜肴给来往的工人吃,主打薄利多销,不需要厨师。”

“但镇上大多数的饭馆都是这种,我知道的需要厨师的酒楼就三家。”

听春桃这么说,许佳期也明白了码头附近的饭馆食肆都是这种,方便快捷。还是直接去那些要厨师的店最好。

“知道地方吗?快带我去。”

春桃点了点头,带着许佳期往反方向走。

镇上大的酒楼都在那三岔路口上,单在外面看装潢就超了那些小饭馆一大截。这三家酒楼的位置离得不远,许佳期打算先在外面看看哪一家的生意最好。

春桃见她不动,只站着看,“姐姐,怎么不进去?”

“春桃,选东家呢,得先看看实力。酒楼生意好,才会赚得多。”

这三家酒楼分别是得月楼、食尚府和莲春园,得月楼的位置不太好,相比食尚府和莲香园更靠里面,因而去吃饭的人偏少。而莲春园因为就在路口,人流众多,招牌也显眼,所以综合看下来生意是最好的。食尚府中规中矩,许佳期想着要是莲春园不行,就去食尚府。

选定了目标,许佳期便抬脚进了莲春园。店内的小二也眼尖,立刻迎上来殷切的问,“客官想吃点什么呢?”

“啊,听说贵店在招厨师,所以我们来试试。”

店小二一听许佳期是来应聘厨师,立刻换了表情,冲着柜台喊了声,“掌柜,来了两个美厨娘。”

正在柜台算账的掌柜抬起头来,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许佳期,随后摇了摇头,“姑娘,看你弱质纤纤细皮嫩肉的,就该待在家里没事做做绣活。厨房烟熏火燎,时间久了可是很伤容貌的。”

“掌柜的,我没那么娇气,在家时就时常出入厨房,会的菜式也多,还请您给一个机会。”

“姑娘,酒楼的菜肴和家里吃的家常菜区别很大的。酒楼讲究色香味俱全,家常菜就没那么多要求了。哎,你们别耽误我做生意,快走快走。”

许佳期不想放弃,“掌柜的,我真的可以。”

“是啊是啊,掌柜的,我姐姐做饭很好吃,您给她一个机会吧。”

春桃也在一边帮腔,但是老板可没这么大的耐性,他喊了小二,“阿川啊,请她们出去。”

两人被推出了莲香楼。

“姐姐,怎么办?”

“去下一家。”

在食尚府的遭遇和莲香楼如出一辙,老板见她是女人,就算许佳期提出试菜,也被他拒绝了,还得来他一句,“好好地一个姑娘家非得来男人多的地方做厨娘,不知道怎么想的!”

眼下就剩下一家,许佳期虽然有些担心再吃闭门羹,但还是硬着头皮走进店里问,“老板,是招厨师吗?”

一样打量的目光,带着审视和怀疑。

“说说看,都会做些什么?”掌柜漫不经心的问。

许佳期抬头望了望店里的菜单,都是会做的,于是如实回答,“您这墙上挂的菜名,我都会。您这墙上没有的,我也会不少。”

“呦呵,看不出小姑娘还挺能干。不过我这店里,不需要女娃,你还是回家去吧。”

料到是这个结果,许佳期还是不想放弃,于是提道,“要不,您让我试这半天,若是有一位客人不满意,不用您说,我自己走。”

“姑娘,我欣赏你的勇气。但你口气倒不小,若是今日有客人不满,砸得可是我得月楼的招牌。”

“这点请老板放心,我既夸下了海口,便有十足的把握。”

厨房忙活的大师傅听说来了个白净的小姑娘要抢自己的饭碗,菜也顾不得做了,眼巴巴地从厨房出来观望。

一看许佳期的身板,又有些不屑,就这身量。厨房的活可并不轻松,尤其饭点的时候,真是忙得晕头转向,往往都是又累又饿,饭都顾不上吃一口。等到满足完顾客,早都没有胃口吃东西了。

再听到这姑娘夸下海口,大师傅撇撇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挑什么日子吹牛不好,非得挑今天,那位嘴刁的钱夫人可是早早地就差了人来留下位置。

大师傅有些幸灾乐祸,可真是撞枪口上了。

“掌柜的,您就让她试试呗。让这丫头知道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厨师。”

“王师傅,看把你能得。你不就是知道今儿个钱夫人要来嘛,你不想招呼,便把这个烂摊子丢给人家小姑娘。”

“掌柜的,您这话说得。我这是给小姑娘机会呢,要真是让钱夫人满意了,咱们得月楼今后可就不愁生意比不过其他两家了。”

许佳期在一旁静静听了个明明白白,合着就是让自己去应付那位钱夫人,若满意呢,就皆大欢喜。若不满意呢,自己本来就是试工的,也不至于得罪。

只是不知道,这钱夫人是什么来头?

她正想着,就听店小二在门口提醒,“掌柜的,我看着钱夫人了,正往咱们店里来呢。”

“快快快,去把楼上的雅室打开,把钱夫人素日爱喝的茶泡上。你,等会跟我一同上楼见钱夫人。”掌柜的指了指许佳期。

“哦哦,好。”

她忙点了头,随后整理了一下衣衫。春桃却很紧张,拉了拉她的袖子低声道,“姐姐,怎么办?要是钱夫人不满意会怎么样?”

许佳期也不知道,但最多就是被骂一顿吧应该。

于是拍了拍春桃的手以示安慰。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机会就在眼前,岂有白白放跑的道理?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3:42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