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道士爱上我江姝映余一洲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霸道道士爱上我)霸道道士爱上我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霸道道士爱上我)

小说叫做《霸道道士爱上我》是“铅色浅浅”的小说。内容精选:“等等!”我突然想起什么更离谱的事,“如果,如果现在的贺兰是江木子的话,那就是说,她现在,是我的亲生母亲?”“啊这个!”余一洲摸了摸鼻头,“你要是这么想的话,也对要不,现在赶紧去认个亲?”“算了,我就说……”我就说哪里不对劲,贺兰最近实在太在意我了,只要在她的身边,总是能感觉到无穷的注视说来也怪,刚得知我的身世时茫然无措,现在却没有那么多情绪了我的母亲是一个怎样的人,我全然无知,我的出生是一……

小说:霸道道士爱上我

作者:铅色浅浅

角色:江姝映余一洲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霸道道士爱上我》,作者是“铅色浅浅”。作品无广告版精彩截取:突然听到窗处出有什么动静,以为进了贼,轻轻踱步过去,一把把窗拉开,谁知外面那贼摔了过来,正好朝我的方向。我躲避不及,便直直被他压倒在地,顿时感到五脏六腑都被压扁了。正要大声呼喊,与那人一对上眼神。“是你!?”余一洲一个轻巧翻身起来,我缓过来,气道:“还不拉我一把!重死了你!”余一洲冲我一笑,丝毫不带…

霸道道士爱上我

第3章 迷雾起 免费在线阅读

回到贺府后,天已经黑了,灯笼一盏一盏的亮起,可并不觉得温暖,我回到房中,想起贺兰就这么离开了,或许再也不会回来,那么我呢?我又该何去何从?老爷对我的偏爱不过是因为贺兰的缘故,夫人更不必说。自然,如果贺兰回来,万事大吉,到时候她和韩念顺理成章成婚,我即便一直守在他们身旁,也是愿意的……

不过那个余一洲,倒是个有意思的人,他能找到贺兰吗?

唉,不想了不想了!

困意袭来,将窗合上,吹灭烛台,屋外正寒风呼啸,大雪漫天。

翌日一早起来,雪已停了,房檐上冰棱融化,破碎,砸向地面,发出一声脆响。

我仍是照着往常的习惯,去取了早点往贺兰房中送去,临到门口,才记起贺兰已不在这了。

突然听到窗处出有什么动静,以为进了贼,轻轻踱步过去,一把把窗拉开,谁知外面那贼摔了过来,正好朝我的方向。我躲避不及,便直直被他压倒在地,顿时感到五脏六腑都被压扁了。

正要大声呼喊,与那人一对上眼神。

“是你!?”

余一洲一个轻巧翻身起来,我缓过来,气道:“还不拉我一把!重死了你!”

余一洲冲我一笑,丝毫不带歉意:“我当是谁呢?竟没听到你的声音,余一碗,别来无恙啊。”说着拉起了我。

“什么别来无恙啊!我跟你很熟吗?”拍拍身上的灰,赶紧坐下歇歇,“话说你还真找过来了,不过翻墙入室,可不是大侠的做法。”

“我早说过,我不是大侠。你家小姐呢?看样子,她似乎不在此处。”余一洲一站起来就开始环顾四周,“很干净很整洁,被褥被收起来,茶水也无,你呢,拿着早点进来,却不知道这屋中人不在,可是你是贴身侍女,不应该连这都不知道,昨夜离开的?据你所言,贺小姐从未出过贺府,那么连夜离开,连贴身侍女都不知道,私奔?”

“你猜了很多,不过对的却不多,”我惊讶于他能短时间得出那么多结论,便也不再隐瞒,毕竟贺兰确实不存在受咒法影响的可能,“贺贺是被送出府养病了,我知道,只是习惯使然,才端来这一盘早点,你饿了吗?要不吃点?”我撇撇嘴,“反正也没人吃了。”

“我很忙,不过要是你愿意让我吃,我倒是很乐意。多谢!”

“哼,冠冕堂皇,饿了就是饿了,说出来又没人笑话你。对了,余一洲,你那个咒法有什么作用呀,如果真的中咒了,会怎么样呀?”

我确实很好奇。

“这我也不清楚,”余一洲从碗里抬起头来无辜的看着我,“那本书中记载了七七四十九种咒法,我不知道她用的是哪一种。”

“那你说这书很厉害,它厉害在何处?”

“唔,听我师父说,书中记载有逆天改命之法,起死回生之法,凭空生金银,变化为美人,凡世人所求,皆有法实现。”他顿了一顿,“这是一本欲望之书。”

“难怪你师父一直在找,说不定他也想为己所用吧?”

“不是的!这书本就一直至于我教藏书阁中,是为人所盗。我师父清心寡欲,行侠仗义,可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余一洲有点生气了,他似乎很看不得被人谈论师父。

“对不起啊,我只是猜测。快吃快吃,可别上心了。”

他才又气鼓鼓的埋下头吃起来。

冬日里阳光慢慢照过来,融化了雪,梅花又一束束探出来。

吃完饭,余一洲便又离开了。他没有向我探听更多的信息,什么病,在哪里养病,似乎已有线索了。

接着是打扫房间,浇花,整理书籍。忙忙碌碌一阵后,便到了下午,夫人从韩府回来了,我想去问问贺兰适应的怎么样了,却碰上夫人没在房中,边想着下午也无事可做,去书房吧。

老爷近日都不在府中,朝中商议边塞战事,忙的焦头烂额,经常足不落户。也趁这时候,书房成了我最后一块桃源,只要呆在这里,心就会感到平静。渐行过去,发现书房门浅浅开着,这个点不应该有人在的,不会又是余一洲吧?我心下疑惑,便轻轻靠过去,往里面看。

惊异在看到里面情况的时候涌上心头,那靠在墙边的高高的书架此时竟移开了,露出一扇门,门打开了一条缝,想是那人已在里面了。

我从不知道书房还有一个暗室!在里面的人是谁?是老爷吗?可老爷今天还没回来,不论是谁,将密室设在此处,都不会愿意被人发现,我不能被发现在这里偷看!不知道那人会从正门出来还是跳窗。我赶紧退出来,寻了拐角处一个好的位置,隐蔽在假山后,在这里既可以看到门也能看到窗,确保我能知道是谁进入了房间。

我全神贯注,待了好一阵,腿也快麻了,才看到正门处一个人影。

是夫人!

夫人从不来书房,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此时看到她手中拿了一本书,匆匆离去了。

又等待了一阵,确定夫人并未返回的意思了,便进了书房。那堵墙又被书架掩上了。我推了推,推不动。用胳膊抵,也不行,书架高而重,那夫人是怎么打开的呢?机关?这后面的房间又藏着什么呢?夫人手中拿了一本书,里面该不会是一个藏书阁吧?

我脑中立刻浮现出一个奇怪的画面,每当深夜来临,寒鸦四起时,夫人便趁大家都睡着了,偷偷来到书房到暗室里去,拿出一本书来熬夜苦读,悄悄努力,然后惊艳所有人……

太奇怪了!赶紧把这画面从脑海中挥去。

正思考着,传来了门吱呀打开的声音,一时间我浑身冰凉,完了,已来不及跑了。怎么办?怎么跟夫人解释?

我转过头说:“夫人,我…我才进来的,想找一本书看……”低着头,脸烧得通红,心里着急着。

我等着夫人责备,等啊等,片刻过去了,却还是没动静。眼神慢慢移向前,这似乎是一个男人的脚……一双黑色的靴子,湿了半截,做工简拙,并不如老爷的金丝鹤履,也不是家丁的靴子,贺家家丁的靴子侧端都会绣上暗梅,那剩下的人选就昭然若揭了。

“余一洲!”我怒道,抬起头,果不其然是他。

那人还在憋笑,看到我终于发现了,上半身笑得一抖一抖,那额上的碎发也跟着一跳一跳,眼睛成了弯弯的月亮。

“你怎么能这样!太过分了!我…我以后不叫你大侠了!”我威胁道,尽管一点威慑力也没有。

“你在干嘛呀?余一碗,我观察你半天了,本以为你会去找你家小姐的,没想到看到你一早上忙来忙去像个小陀螺,完事了又跑来这书房门口蹲着,你怎么这么好玩?”

“我那不是闲的无聊蹲在这里!”我辩解道,“我刚刚是打算来找本书看的,没想到夫人竟…!”

“竟什么?”

我泄了气,还是告诉了他吧,不然凭他的本事,得把书房翻个底朝天,况且还能让他帮帮我找机关。

“看到夫人竟进了一个密室,就在书架后面,可向来夫人不爱读书,从不进书房的,好奇怪。所以我也想去看看,那后边儿是什么。”我扯了扯余一洲,“要不,帮个忙?”

“你别那样对我笑,我瘆得慌。要不你叫声大侠来听听?”

“大侠大侠,余大侠最厉害了!快去快去。”

余大侠不禁夸,立刻去了。

看上去非常专业,余一洲仔细地敲着墙,又去观察放书的位置,像是其中有什么门道,突然,他抽出了一本书,将其放到一边,再推书架,竟自然的移开了,没费多少力气。

那墙后面是一道木门,陈旧厚重,透着微微的潮朽之气。门没有上锁,像是它的主人对这里很自信,余一洲一推就开了。

“里面很暗。”余一洲先进去察看,“这里有只蜡烛!”

随着余一洲点起烛火,一簇烛光静静的照亮了整间屋子,我看到了这里的全貌。

并不如同我所设想的是一间藏书室。

这里可以说是一间卧房。虽然空间不大,但装下了一张小小的木床,一张桌子,一个装衣服的小柜子。

但显然是很久无人居住了,桌上落了厚厚的灰,有擦拭的痕迹,这是刚刚夫人进来留下的。床上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也同样是积了灰。

桌上放着几本书,都是些寻常的诗集,但翻开一看,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批注,或许是主人很爱这些书,反反复复的读。我随手翻看,偶发现最下面那本书里面似是有什么东西,给书页浅浅留下一个缝。我将它打开,里面是一张绢布,绢布上的字和书上的一样,但却无比潦草,我细细的看下去,这是一封绝命书:

灵,自一别去,或再不相见。余从奸人所害,遭其囚禁,为其诞子,贺氏实则道貌岸然之徒,用尽手段,实难出逃,诊出有孕后,又舍不下母子之情,只求诞下婴孩后,能以死明志,此生绝不负你。

若万分之一,此信交到你手中,请原谅我对你如此残忍,另望你寻得我女,善待她。姝映脚心有一红痣,切记,切记。

姝映脚心有一红痣。

看到这一嘱托,我的脑子突然一阵天旋地转。

姝映脚心有一红痣。

姝映脚心有一红痣。

感到一时天昏地暗,心中一滞,手也乱了,抓不住纸,那信纸薄薄一片,飘飘而坠。

“余一碗,这个柜子里面是一些小孩子的衣服,还有几件女子的,女子的衣服做工华丽考究,我猜呀!此间主人应是一位怀有身孕的淑女。写得一手好字,穿衣讲究,就是不知为何在此处生活,难道是贺家老爷背着夫人养的美娇娘?”

“我知道。”

“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实在是没法有好脸色了:“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了。”

余一洲才看到落在地上的纸,拿去读了,便道:“你懂了,可我还是一头雾水,这是讲的什么,美娇娘有心上人,被贺家老爷强掳来做小妾?”

“走。”我拉住余一洲,“此地不可久留,老爷随时可能回来,我们先走。”

草草将物品复原,我将余一洲带回了卧房。

“我们家夫人出自名门江家,她有一个姐姐,叫江木子。木子有个青梅竹马,年纪轻轻就成了宫廷的御医,他们两情相悦,听说两家高堂也甚为满意。可怎料刚订婚不久,江木子就失踪了,一直到现在都下落不明。”

“你的意思是说,那住在暗室中的女子是江木子?”余一洲也非常惊讶,“不过贺老爷心悦的难道不是贺夫人?还是说,他同时看上了这对姐妹,却因江木子订婚了不能得手,就将她藏起来供己私欲?若真是这样,那这位贺老爷,实在是个表里不一的大淫魔!”

“不…!老爷不会是这样的人!”我不敢相信,“老爷一向宽厚,待府中上下都妥帖周到,夫妻和睦一心,从未有过纳妾之意,对我…也十分宽容善待。”

泪水早在眼眶打转,也承不住了,一滴一滴落下。我连忙垂下头。

一帧帧画面闪过。

夫人说,我的眉眼与木子相似,才留下我的;

老爷对我和贺兰在私底下,几乎一视同仁;

贺兰说我小时候跟她长得相似;

那绢布上写着名为姝映的女儿,脚心有一颗红痣。

“余一碗?你哭什么呀?!余一碗??”

本来马上就好了,可余一洲这么一问,我心中越发感到委屈。越是抽泣。

为什么呀?为什么真相竟是这样?原来那个口口声声说我是被买来的老爷,竟是我的生父;原来这些年我存在心中的他投来片刻的慈爱目光,我小心翼翼接受的那些关心,原本就该属于我的;我的母亲,那位我只从别人口中听说的名门闺秀,竟遭受这样发指的对待。

而我的出生,本就是一个错误。

老天爷,你玩笑给我开大了。

突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从未感受到过这样的温度,仿佛一下得到了安慰。我抱着这根救我的浮木,尽情的哭了起来。

许久之后,我从余一洲的怀中起来。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对老爷就像我对师父那样敬仰,容不得半点污蔑,此事未下定论,我们再查。”

我看着余一洲,他满眼歉意,显是尚未搞清楚状况,以为我是受不了贺书之被污蔑。

“不用了,余一洲,刚刚多谢你了。我现在将整件事情告诉你。”我平复了心情,方才讲述起来。

将来龙去脉简单讲过,我又陷入了沉思。

“余一碗!你也太惨了吧!原来这贺家老爷,竟真的是如此心肠歹毒的人!不过还有一个疑点,既是如你所说,为何夫人在那间密室之中?夫人应是一直被蒙在鼓中的啊。一般的女子,如你方才,不知道机关所在的话,根本不可能打开密室。难道是夫人知道这件事却一直隐而不发?”

“夫人…夫人不是那样的人。夫人虽有时对我严格了些,但她一直是真性情,喜怒都在脸上,刀子嘴豆腐心的。若她知道真相,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我想了想,似乎有什么地方我还没注意到。

“就如同…就如同今天下午一般!我从小就待在贺府,夫人是真正名门所出的小姐,就连小姐前段时间生病,夫人夜中知道了,都是整好衣装,一切妥当了才来。她从不会走得如此快,如此疾!就像是有什么事已经超出了她的接受范围!”

这样一下就说得通了,那夫人知道这件事,会怎么做呢?

贺兰又为何让韩念带她走?我呢?我又该何去何从?突然就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

我想问问余一洲的想法,却发现余一洲一脸笑意的看着我,眼睛像是宝石的光泽,亮着。

“你知道吗,你现在不太像蓝蓝了。”

“好稀奇,你居然喊我的名字了,不像蓝蓝像什么?”

“像贺姝映。”

一时语塞。我咬咬牙,“我就是蓝蓝,蓝蓝就是蓝蓝,不是什么贺姝映。”

“好的余一碗。”余一洲快速的答道,“你们家的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不过我的首要任务还是找到那本书。整个贺府我都逛过了,并没有任何气息,源头不出自府中,看来,只有贺家小姐这一个选项了。现在你能告诉我,你家小姐在哪儿了吗?”

“若是贺贺身上真有咒法,你怎么处置?”

“不如何,咒法一旦施了便不可逆,我只能通过它的气息寻找书的下落。但若寻到了《世间集》,或有解法。而且这咒法并非都是坏的,也有许多对人益处多多的呢,不要担心。”

这书原来叫《世间集》,竟丝毫没有旷世奇书的霸气。

“好吧…”我只能选择相信他了,“贺兰现下在韩府养病,韩府的位置在永乐街,请自便吧。”

“叩-叩-叩-”

这时传来敲门声,我忙看了一眼余一洲,他已迅速的翻出窗阁了,那梅枝被他的动静扰乱,落了一片的雪。

收回眼神,看向门外,“我来了。”

门一开,眼前站了个端美的少妇,凤眼上挑,丹唇微抿,岁月待她格外宽厚,不见丝毫皱纹。

来者正是贺家夫人江沅。

我装作疑惑的样子,行了行礼:“夫人好。这么晚了,是小姐出事了吗?”

江沅鲜少来我房间,即便是要跟我谈话也是叫下人传唤的,此时过来,已是非常反常了。

她的目光直直地落在我脸上,似在端详,我知道她在寻找什么,寻找那一丝与江木子相似的影子。

眼神去了凌厉,复杂且混沌。

此时她想的又是什么呢?

“夫人?”我不想被她盯着看,便主动打破这僵局,“夫人来此,有何要事呀?直接叫下人通传我便是,不用跑一趟的。”

“蓝蓝,你明天一早带些小姐的换洗衣物过去,以后每五日去换一次,再去书房拿几本书,给小姐讲一声,她让我带的书找不到了,这段时间家中有事,就不过去了,让她好好照顾自己。”

“好的夫人。”

“嗯…”江沅又沉默了。

“夫人?”

“你…罢了,无事了。”说罢,江沅便转身离开了,那背影仍是高贵自持,不急不徐。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3:44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