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星夜落九川(沈星眠洛九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无边星夜落九川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沈星眠洛九川)

经典力作《无边星夜落九川》,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沈星眠洛九川,由作者“余浮生”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啊,啊….啊..啊嚏!”沈星眠是被冻醒的她还不知道,这一夜间发生了什么事,有多少人忧心忡忡、又有多少人陷入迷茫、不知所措她一睁开眼便是一片破败和荒凉,像是掉到了一个冰窟里,浑身僵硬好比冰块沈星眠蜷缩成一团,双手合十搓了搓,又反复哈气都说入夏天渐暖,不见风雨,见花朝,怎想凉川如此奇怪,入夏渐凉,秋冬更寒,一年唯春少有温存,取名凉川,简直名副其实······这破庙可真冷啊,出来闯荡江湖……

小说:无边星夜落九川

作者:余浮生

角色:沈星眠洛九川

强推热门古代言情小说《无边星夜落九川》,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余浮生”。书中精彩内容是:仔细凝视一眼,才发现此时的夜无缺眉头紧锁,仿佛在忍耐什么!“不好!”独步蕤快步上前准备截住那些镖。剑鞘一横,几枚星花镖纷纷被挡开,独步蕤刚要放下心来。突然间竟有一枚镖,像是通神般突转方向,一路横冲直撞往下方而去,直对夜无缺那里。“我去!”独步蕤丝毫没见过这等路数,怎得如此匪夷所思!独步蕤再去截那镖,…

无边星夜落九川

第5章 请吃饭的漂亮哥哥 免费在线阅读

沈星眠抬袖散出一手星花镖。

她并没动杀念,但好歹也让这无耻之人吃些苦头!不然难解心中之气!

······

独步蕤侯在一旁时刻待命,方才也被这女子的容颜惊了一惊。

竟是比少主夜无缺还要美上三分,堪称天有之人,怎得先前并没听闻,九川有如此绝色。

少女的镖逐渐逼近,他看着自家少主茫然在地,迟迟没有动作,很是疑惑。

仔细凝视一眼,才发现此时的夜无缺眉头紧锁,仿佛在忍耐什么!

“不好!”

独步蕤快步上前准备截住那些镖。

剑鞘一横,几枚星花镖纷纷被挡开,独步蕤刚要放下心来。

突然间竟有一枚镖,像是通神般突转方向,一路横冲直撞往下方而去,直对夜无缺那里。

“我去!”

独步蕤丝毫没见过这等路数,怎得如此匪夷所思!

独步蕤再去截那镖,却直接略过剑鞘,为时已晚。

独步蕤此时慌张流汗,内心狂吠:

完了,芭比Q了,完了,完了!

都怪自己刚刚为啥要看戏啊!

这下少主该断子绝孙了!

要是夜川知道自己护主不力,那下一个断子绝孙的,就该是他了。。。

独步蕤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冲出眼眶,一泻而下,只不过这次,是悲伤的泪。。。

······

沈星眠樱唇微嘟,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这可不能怪我啊,原本我就是想让他擦破点皮而已。

这飞镖按既定轨道走根本打不到那里的嘛。

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惹得这通识的星花镖转了方向。

那…那也…也没办法了。

转而又一脸歉疚。

她记得章老头儿说,那里藏着每个男子的最最最珍贵之物,万万动不得。

有一时她不过无意间踹了这老顽童那里一脚,都被他破口大骂半晌,又罚她跪星冢一天一夜。

要是这小黑的最最最珍贵之物被这镖…打残了…打伤了…打坏了…打掉了…..

她不就从此多了个仇家!!?

怎么办!

突地又一激灵想到:

如果小黑最最最珍贵之物被她打坏了,那她就去再找一个给他作为补偿就是。

嗯,对啊,没错!

沈星眠讪讪一笑。

欸?

好像有哪里不对。

如果那里藏着的是每个男子的最最最珍贵之物,那谁又愿意被她拿来送给小黑呢?

难不成要抢?

不成不成,女侠行事正大光明,哪里能去强取豪夺呢,唉,此举不成!

难不成..难不成真的没办法啦?

从此天涯海角,她去到哪里,小黑就要追到哪里找她报仇,不依不饶,至死方休!!!

一想到这里,沈星眠一脸苦瓜像,懊悔万分:

啊!不是吧!

江湖路漫漫,怎么还没开始就先结仇啦!!

不要啊!!!

······

独步蕤紧闭双眼,而沈星眠则是硕目圆睁。

两人怀着不约而同的心情——绝望,静静地等待故事的结局。

独步蕤:啊~没想到世界末日这么快就到了。(闭眼)

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泪两行)

我还没娶媳妇呢,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呢。(无语凝噎)

嘤嘤嘤。(抽泣)

······

说时迟,那时快。

原地突起一阵狂风,一只无形的巨手一把薅过那玄色衣领,猛地用力一拖,把玄衣男子狠狠拽出几米开外,不知所处。

发狂般的星花镖在一刹那间,衔住一片玄色丝绸,然后不情不愿、虎头虎脑地铿锵一声坠地。

沈星眠被风迷住了双眼,待她揉揉双目,缓缓抬眸,一切都已恢复如常。

······

槐花飘散、凉风轻抚。

地上赫然躺着几枚镖和一个安静如鸡的悲伤男人…

宣告着刚刚似乎是发生过一场战役。

唯一不同的,是空气中漫溢着一缕淡淡的薄荷味,清新无比,凉且宜人。

······

“我替我这兄弟给姑娘道歉了,今日,就饶了他如何?”

清爽的薄荷音透过空气,缓缓传来。

店前那棵盘桓古槐上,一青衣蓝冠男子飘摇而来,如清风朗月,而他怀中正是那无耻小人

——小黑。

沈星眠却如获大赦般:终于!没有结仇。

······

夜无缺现下已恢复了神志,但似乎并不明晰刚才发生了何事,自己又是怎么被这个玩意儿携在怀中的。

“好啊好啊。”沈星眠脱口而出。

而后又觉得有些太虚与委蛇了,便清清嗓音,改口说道,

“既然公子都开口了,那本小姐便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了就是。告辞告辞~”

沈星眠扭头呼出一口气,趁那玄衣男子此刻还没张口,正是开溜的最好时机。

溜了溜了,再见!

不!最好再也不要见了~

······

慕凉脸色一暗,轻咬唇瓣。

她竟然不记得他了!!!

骗子!!!

竟然不记得了!!

亏得他日日夜夜心心念念和她再遇。

亏得他无时无刻不在到处寻找她。

亏得他亲自画像无果,又亲自画那剑来四处散布,只为和她重逢。

她竟然背信弃义!

压根没记住他们的约!

得得得,合着就他念念不忘了。

他是舔狗,他活该!

他这才刚来,她就要走?!

这次又想消失多久,跑去何处?

慕凉一把攥住拳头,极力压住心头的火气儿,镇静开口,

“为了真心实意地给姑娘致歉,我特地在醉春堂设宴,还望姑娘赏脸。”

沈星眠一听,一个急刹车,又一次“被迫”止住了步子。

什么,他要请我吃饭?那岂不是……

天大的好事!

美食当前,还要什么原则啊。

打一架换一顿饭,还不要钱,稳赚不亏啊喂!~

俗话说的好,有便宜不占….

是傻蛋!

······

沈星眠慢悠悠转过身来,嘴角却是藏不住的笑意,眼帘弯弯,

“你说,你要请我吃饭?可是真的?”

慕凉侧首勾唇。

可以啊,念念。

把我忘得一干二净,这贪吃的爱好,倒是一点儿没变。

“当然。”慕凉颔首。

沈星眠突然觉得面前这男子是天降的大好人。

长得让她舒心,声音让她舒心,连讲话都让她舒心!

尤其是那句,“当然!”简直美化她的心窝窝了~

······

沈星眠喜上眉梢,眼睛一闪一闪,俏皮一笑,明眸皓齿,乖巧可爱,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公子可不兴反悔啊~”

慕凉笑之更甚,

“一诺千金,万世不渝。”

“嗯嗯,好啦好啦,没那么严重。

那..那就走吧~”

沈星眠嫣然一笑,宛若灿阳,双手背在身后,还不等他人动作,自己便原路返还,畅通无阻的进了醉春堂。

······

夜无缺忍了良久。

眼看慕凉这傻子只是一个劲儿的笑,丝毫没有要拿开的意思。

“铁公鸡,你攥够了吗!信不信我杀了你!”夜无缺咆哮道。

慕凉斜着眼看了夜无缺一眼,这才意识到刚刚攥的不是自己的手掌,而是夜无缺的胳膊。

难怪呢,要不他怎么说一点儿也不疼呢。

慕凉白了他一眼,突然加重了力道,猛地捏上一捏,静静看着夜无缺吃痛的一皱眉,瞪了他眼,那眼神都想杀了他。

唉哟,我好怕怕哦~切。

这让慕凉又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不禁调侃他道,

“行了吧你,自恋狂。还瞪!还瞪!

切。刚才要不是我救了你,你全身上下唯一的男性特征都要没得了!

现在还在这儿叫唤个什么劲儿啊!!哼!”

旋即一松手,快步追进醉春堂去,管也不管他。

······

夜无缺揉了揉被铁公鸡攥了半天的左臂,瞅着他离开的方向,一脸不屑。

也不懂他刚刚那话究竟是何意。

一转头,只瞧见地上还趴着一个“大”字形的壮汉,双手紧紧附耳,双眼紧紧闭着。

定睛一看,那不是独步蕤吗?

怎么如此形态?莫不是中风了?或被什么上了身不成。

······

夜无缺拿扇子往面前一挡,上前几步,一脚踢在独步蕤的腰上。

独步蕤丝毫不动弹,只是漠然的闭着眼,像个失魂的玩偶,任人摆弄。

夜无缺道,“独步蕤,赶紧起来。”

独步蕤眼也不睁,双手却一下抱住了夜无缺的那条腿,诈尸般的诡异!

“少主啊!!少主!!我知错啦,您就原谅我吧!我不想断子绝孙啊!少主!我还没娶媳妇呢!求少主可怜可怜我啊!”

夜无缺甩甩腿,不想这独步蕤竟像个螳螂似的抓住便不松手。

于是他露出关爱智障的目光,拍了拍独步蕤的脑袋,

“睁眼!”

“不不不!我不会让少主难堪的!!”

夜无缺加大了手下的力度,

“睁眼!快!”

谁想着独步蕤还是死不松手,死不开眼。

······

方才平静后恢复了些人气与繁华的路上,来往几人,看这主仆俩奇怪之举,惧于花面屠魔在场不敢直接指指点点,只用眼神交流思想,像是在说,

“这不,花面屠魔的侍从都疯了。”

“嗯嗯,接近他果然没好下场。”

夜无缺眼刀一扫,几人快步跑走。

“走走走,快走,可别让他盯上。”

跑开得稍远了,几人才敢张口说话。

······

夜无缺快气死了,出门前明明看了黄历,说是不宜,没想到是诸事不宜!!

夜无缺只好上手强硬地扒开独步蕤那智障的双眼。

独步蕤反应强烈,浑身扭动,想挣扎着躲过去。

然而还是大不过夜无缺的力气,眼睛被扒的宛如铜铃,却依然不放弃的翻着白眼,假装自己什么也看不见。

“够了!独步蕤!睁大你的狗眼仔细看看,我这不好好的!

谁说要你断子绝孙了!”

独步蕤放下眼黑,惊恐间看了那地方一眼,除了破了个洞,什么也没有!连血也没流下!

啊!

欸??

欸???

这就说明…就说明!…..那啥还在啊!!

这就说明他不用断子绝孙啦!

好开心!

······

独步蕤快步站起,低下头,做夜川礼,

“少主没事,实在太好了!我还以为…还以为…”

“以为什么?”

独步蕤咽了口唾沫,差点说漏了,说了不就又要断子绝孙了吗!?

他真蠢!

“没有以为什么!”

“嗯?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

“哦?是吗?那怎么铁公鸡说是他救了我?还说什么唯一的男性特征就要消失了?”

“胡说!”独步蕤一瞬间瞪大了双眼。

又赶快解释道:“那..那慕二少主…纯属胡诌!估计他和那女子本就是一伙的,故意说给少主罢了!”

夜无缺想到慕凉刚刚看那女子的神情,虽然爱慕之情藏得深切,不过一眼就能被他看出。

慕凉老鸡的心思还逃不过他的眼睛!

想必是他在哪儿采的野花儿,倒也说得通。

但夜无缺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好像遗漏了什么。

罢了,他还要去弄清楚刚刚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自己会突然心悸又头痛欲裂?那女子又究竟是谁?

他都要一探究竟。

······

夜无缺抬步要往醉春堂走,却被眼疾手快的独步蕤拦了下来。

“怎么?你敢拦我?”

独步蕤后退一步,“独步不敢,可是少主,黑鹰盘旋,是川主在召我们尽快回宫。”

独步蕤示意天边,夜无缺抬头,只见一黑鹰盘旋在凤凉山,时时不去。

果然是黑鹰。

老头子若是没有急事,是万万不会调黑鹰前来的。

莫不是是夜川……

出了什么大事?

“罢了,来日方长。”

夜无缺最后看了一眼醉春堂,而后调转了方向,一走了之。

而独步蕤最后也惊恐地看了看醉春堂的三字招牌。

他发誓对这破地儿有阴影了!

后赶忙跟上夜无缺,去往他处。

独步蕤:吓死宝宝了,少主裤子还破着呢。

幸好黑鹰出现,要不自己早晚得暴露。

感谢黑鹰老弟!救我余生幸福!

······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5:24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