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最新章节列表

《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是作者大大“采薇采薇”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容疏卫宴。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你走不走了?”容琅眼中有泪,眼角通红,眼神倔强容疏一点儿不怀疑,她要是不松口,这孩子能把自己打成猪头“不走了,我跟你保证,绝对不走了”容疏就差对天发誓了,“杨成就是个闲汉,也不是真心想娶我;他只是想哄骗我跟他私奔,说不定离开这里就会把我卖了”容琅眼中露出不敢置信容疏:怎么样,姐姐是不是今非昔比了?我变了啊!我觉醒了“姐姐真的,这么想的?”少年依然不敢相信,“你是不是骗我,想稳住我,然……

小说: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

作者:采薇采薇

角色:容疏卫宴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采薇采薇”的热门书《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容琅眼中露出不敢置信。容疏:怎么样,姐姐是不是今非昔比了?我变了啊!我觉醒了。“姐姐真的,这么想的?”少年依然不敢相信,“你是不是骗我,想稳住我,然后……”“没有,不会,我今天就去和月儿一起找活干!”三个半大孩子的家,不该就让两个人撑起来,拖着自己这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容琅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

第3章 隔壁香气 免费在线阅读

“你走不走了?”容琅眼中有泪,眼角通红,眼神倔强。

容疏一点儿不怀疑,她要是不松口,这孩子能把自己打成猪头。

“不走了,我跟你保证,绝对不走了。”容疏就差对天发誓了,“杨成就是个闲汉,也不是真心想娶我;他只是想哄骗我跟他私奔,说不定离开这里就会把我卖了。”

容琅眼中露出不敢置信。

容疏:怎么样,姐姐是不是今非昔比了?

我变了啊!

我觉醒了。

“姐姐真的,这么想的?”少年依然不敢相信,“你是不是骗我,想稳住我,然后……”

“没有,不会,我今天就去和月儿一起找活干!”

三个半大孩子的家,不该就让两个人撑起来,拖着自己这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容琅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他分明不信。

但是眼前容疏的态度,让他无话可说。

半晌后,在容疏极力表现出来的真诚目光中,容琅冷冷地道:“不用你出去干活。你在家好好待着就行,我养得起你。也……”

“也什么?”

容疏表示,她这个弟弟,生得模样真好。

容貌清俊,唇红齿白,剑眉星目,鼻梁英挺,绝对的颜值担当。

“也会给你攒出嫁妆钱,让你好好出嫁的!”

容疏:“……”

亲爱的弟弟,你老姐真的没有恨嫁!

说完,容琅摔门离开。

容疏叹气。

小朋友,脾气太大,容易影响生长发育。

她出去,月儿刚把热好的红薯拿出来。

豁哦,还是昨天晚上吃剩那两个。

月儿嗫嚅着道:“姑娘,还没有发工钱,再坚持十天就好了……”

她每个月月底发工钱,今天是八月二十。

两个红薯坚持十天?

“容琅呢?”容疏苦笑着开口。

“公子出去干活了。”

“没吃饭?”

“没……”月儿眼圈也通红,手揉搓着衣角,局促不安地道。

“你知道容琅最近在做什么吗?”容疏一边洗手一边问道。

她回想了一下,弟弟最近的状态好像不太对。

之前他去扛麻袋,每天回来累得几乎爬不起来。

这几天,他似乎回家状态好了一些。

“奴婢不知道。”月儿道,“公子在外面的事情,从来不和奴婢说。”

就是,公子原来每天能拿回来十几二十个钱,这几天没有了。

家里管钱的,是月儿。

“那好吧,你今天要去干活吗?”容疏又问。

“不,不去。”月儿摇头。

公子吩咐她了,这几天不要干活,在家里看好姑娘,别让她跟人跑了。

可是不干活,发工钱就会少,下个月的房租够了吗?吃饭够了吗?

月儿想这些,愁得几乎没睡着觉。

容疏何等聪明,基本也猜出来了两人的想法,又一次叹气。

——自己非但不能帮忙分担,还得浪费一个劳动力看着,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两辈子都没有叹过这两天这么多气。

穿越好可怕,我要回现代!

“姑娘,吃饭吧,要不饭凉了。”

容疏把红薯分给她一个。

月儿连声说不饿。

“吃吧,不让你白吃饭。”容疏道,“吃过饭,你跟我出门。”

月儿惊恐万分地看着她:“姑娘,您……”

“放心,不去找杨成,我带你去赚钱。”容疏自己把红薯剥皮,大口咬着。

在饿死和烧心之间,还是后者吧。

“赚钱?”月儿更吃惊了。

姑娘竟然会提钱这种俗物?

从前姑娘都是从来不肯提的。

“对,赚钱,赚钱吃肉!”容疏狠狠地道。

她的样子,把月儿吓到。

“姑娘,等奴婢发工钱了,给你,给你买肉……”

买二两,回来单独给姑娘开个小灶。

容疏逼她吃完红薯,提着篮子带着她出了门。

月儿局促不安:“姑娘,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她把两个篮子都抢到自己手里。

“去山上,你带路。”容疏道。

她不可能一来就靠医术赚钱,就算不考虑被人怀疑的问题,谁信她?

但是现在是秋天,山上肯定有各种各样的药材。

因为古代受教育门槛高的缘故,寻常人识字都难,更别说认识药材了。

采药人,是世代传承,不会带别人的。

靠这个很难发家致富,但是填饱肚子,应该没什么问题。

“月儿,要出门呢!”

迎面走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穿得很干净,左手一只鸡,右手两条鱼,笑眯眯地跟月儿打招呼。

“小云哥。”月儿拘谨地回应。

容疏没说话,只对来人笑笑。

结果来人白了她一眼,径直走向隔壁。

容疏:???

骚年,我得罪过你?

月儿在上山的路上跟容疏解释,说小云哥是隔壁李家婶子的侄子,时常带着东西过来看望她。

容疏经过确认,隔壁就是那个半夜馋人的隔壁。

完了,感觉今晚又是闻着隔壁香气睡不着的一天。

月儿很快带着容疏出了城,来到山上。

今年风调雨顺,庄稼丰收,药材也长得很好。

容疏很快就找到了黄岑,决明子,紫草等几样常见的草药,让月儿先采摘。

她要继续摸清楚周围的状况。

月儿虽然对自家姑娘的判断有点怀疑——怎么这些草就能卖钱了?

但是她听话,乖乖在原地干活。

“这是什么?”容疏忽然发现了新大陆,激动万分地道,“月儿,你快来,你快来!”

月儿忙提过来,然后茫然地看着容疏指着的东西。

一串串灰不溜秋的小豆豆而已……

“姑娘,这是什么?”

“山药豆啊!”容疏道。

这下不用饿肚子了。

山药豆下面还有山药,不过会很深,有点难挖。

这东西,既能当药又能当饭,不如红薯甜,但是也可以做主食,而且吃了之后不会烧心。

“来来来,你摘山药豆,我来挖下面。”

容疏激动地拿过小锄头,挖啊挖啊……

这身体,平时极少锻炼,很快就气喘吁吁起来。

月儿让她歇着,接过去继续挖。

“姑娘,奴婢的手,有点痒……”

卧槽,坏了,忘了山药汁水沾到手上会让人发痒。

月儿不说容疏还激动得没感觉到,这一说,觉得自己的手也开始发痒。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