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宝驴打九州(齐云林湘)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带着宝驴打九州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齐云林湘)

军事历史小说《带着宝驴打九州》是作者““八只青蛙”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齐云林湘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一阵尴尬过后齐云强自岔开话题:“那个,什么哈,就是哈……反正本将军这次是微服出巡,没带马,你就将就点养驴吧”那头犟驴似乎听得懂人言,发出一阵长长的嘶鸣声,声音不能说婉转,但绝对悠长,即使在林子边缘也能听的一清二楚大头不愧是养过马的,自有一套对付牲畜的本事,赶紧把先前拿来的大饼掰了半块送到驴嘴里,那驴见了吃的就顾不上抗议了,美滋滋的吃了起来雨墨见状嘀咕道:“真是头吃货”忽然间,整个林子似乎动……

小说:带着宝驴打九州

作者:八只青蛙

角色:齐云林湘

军事历史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八只青蛙”写的《带着宝驴打九州》。精彩截取:我偏不说。”甚至还跟小孩一样做了个鬼脸,这一脸胡茬子大黑脸,说是做了个鬼脸才名副其实。这一下雨墨不干了:“我告诉你,我家少爷那可是四品的将军,你这是冲撞官驾,小心抓你去坐牢。”“哈哈哈,还官驾,就你们哈哈哈,这驴车哈哈哈……”大头笑的前仰后合…

带着宝驴打九州

第7章 落凤坡没有凤 免费在线阅读

又走了一程,一行人来到一个看着还算完好的驿站。

驴车上两个晕菜的货早就清醒了,正在打嘴仗。

雨墨努着小嘴气鼓鼓地说:“你什么人啊,干嘛坐我们车,我这驴可金贵,你赶紧下去。”

那大头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回怼道:“小屁孩,你叫我说我就说,本大爷岂不是很没面子。我偏不说。”

甚至还跟小孩一样做了个鬼脸,这一脸胡茬子大黑脸,说是做了个鬼脸才名副其实。

这一下雨墨不干了:“我告诉你,我家少爷那可是四品的将军,你这是冲撞官驾,小心抓你去坐牢。”

“哈哈哈,还官驾,就你们哈哈哈,这驴车哈哈哈……”大头笑的前仰后合。

被这两个夯货吵的不行,齐云清咳一声,对那响马大头说:“那个大头,你最好还是回答他的问话,不然真的会抓你送官。”

大头这才看清楚前边牵驴竟然是那个公子,把山谷里的事一下子都记起来了,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嘿嘿,我说我说,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嘿嘿嘿,你问,小兄弟你问。”大头腆着脸说。

雨墨被他这一脸谄媚的样子恶心到了:“呸,谁是你兄弟,你看看你这样子都能当我爷爷了。我问你,你叫什么?住哪儿?以何为业?”

齐云一听乐了:“小雨墨别跟他拽文,整的跟升堂办案似的,他又听不懂。”

响马大头顿时不乐意了:“别瞧不起人,小兄弟问的俺都懂,不就是那戏文里县令升堂要问的吗?”

顿了顿又说到:“俺大号叫房书平,江湖人送外号大头魔王,就是爷爷我。”

齐云微微一瞪眼,大头看了直搓牙花子,改口道:“你是爷爷,俺是孙子,俺是孙子……其实他们都叫俺大头,在前边十里处的落凤坡上飞凤寨里做第二把交椅。”

小雨墨打断道:“什么第二把交椅,就是贼头,是响马。这么一伙人出来抢俺们。哎?不对啊,你是怎么到我们车上的,我们没被抓啊?”

大头刚要解释,看到齐云的冷冽的眼神,把话硬生生的咽下去了。

齐云岔开话题问道:“前边那个驿站看着完好,能住吗?你们寨子离得这么近,没有去光顾过那里?”

大头老大不高兴地说道:“哎,别提了,俺们寨子原来有三十几号人。前年来了个使枪的俊逸小哥,三下五除二把我们都给收拾了,他做了大当家的。还给俺们定了规矩,只能抢过往行商富贾,不能抢做官的和穷人,而且也不能骚扰这里的驿站。”

大头越说越生气,一拍大腿说到:“最气人的是,居然不让抢金银细软啊,只能抢粮食牲畜。这可把山上的兄弟们给害惨了,几年下来就只剩下二十个无处可去的兄弟了。一个个连把像样的家伙都没有,只能拿农具充数。”

齐云倒是对这个俊逸小伙起了兴趣,看着天色渐晚就先捡着重要的问了:“那前边的驿站能不能住?”

大头急切地回答:“不能,当然不能,那驿站据说是驿路上重要的节点,住了好些个精壮的官兵,厉害的紧。俺们寨子里的老四就是不听劝,带了几个人就去抢驿站,结果没出半盏茶的功夫就让人全收拾了。”

随即又一脸谄媚的说:“这位公子,看您也不是有钱的主儿,我们都是苦哈哈,说白了咱们是一国的,怎么能去跟官府较劲,您说是不是。”

雨墨一听来劲了:“谁跟您是一国的,我们是官身,有大印的你懂不懂。”

然后兴奋的对着齐云说:“少爷少爷,我去我去打前站,终于到了一个正经驿站了,我们今晚不用住野地里了。”

齐云从贴身兜里拿出官凭交给了小雨墨,雨墨跳下车,屁颠屁颠的去了驿站。

还在车上的大头看的目瞪口呆“合着这俩还真是官啊,难道真是四品将军,难怪这么厉害。”

吓得他赶紧下车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齐云只是淡淡的说:“起来吧,地上凉!”

大头刚站起身准备开溜,齐云开口道:“别想跑,我这可有马。等明天我们还得经过落凤坡,用的上你,你老实呆着,别多嘴。还有怎么把你抓住的,对任何人都不能说。”

大头吓得赶紧用手捂住嘴,只是拼命点头,不敢出一点声。

小雨墨拿了官凭去驿站,不一会就带回一个驿丞打扮的人来,见到齐云的驴车和车上的大头先是愣了一下,转而笑靥如花的说:“小吏迎驾来迟,还望将军海涵。”

齐云本来就没有什么官架子,这又驾着驴车更显的寒酸,为了缓解尴尬就说:“不必多礼,不必多礼,本将军这次是微服出巡,为了掩人耳目特别用了这驴车。”

听得后边大头一阵害怕,心想这小子还真是个将军。

雨墨在那驿丞身后憋着笑,心道少爷就是聪明,穷的买不起马和好衣服,还能说成是微服出巡。

三人入住后,驿丞亲自安排饭食住宿,这一夜总算是不用露宿野外了。

齐云仔细审视这驿站,发现驿站的表面上看与王朝规定的规制无二,但是深入探究就发现了蹊跷。

先是驿站中的活计一个个膀大腰圆,显然是练家子。再者保卫驿站的官兵足有二十人之众,超出了规定的上限三人数倍。这些官兵全部都用的边军的制式军刀,就连巡逻时的队列都是边军的规制。

齐云由此判断,这里定然藏着什么玄机,要不是赶路要紧,他一定要探个明白。

大头被齐云五花大绑扔在了地上,慑于齐云的武力,他也不敢跑,所以这一夜三人都是鼾声如雷。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三人用过早饭后就准备上路。驿丞前来送行,殷切地说到:“不知将军下面要走哪条路?”

齐云坦然回答:“沿着官道一直走下去。”

驿丞慌忙说到:“这可万万使不得呀,将军有所不知,据此数里之外官道旁有一落凤坡,前些年被一伙强人占了,专门抢劫过往客商和官府。将军不妨绕道回马镇,虽说多走几里地,胜在平安顺遂。”

齐云一听,昨晚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来问道:“奥?既然这么近,那为何你这处小小驿站没有被光顾?我一路行来,唯有你这处驿站完好运转。”

驿丞打了个嗨声说:“嗨,将军有所不知,我这处驿站其实是新近设立的,才有一年多的光景,就是为了西北战事来传递军情的。想必将军也看到了,我这里的保卫官兵比王朝定制多了数倍,就是为了防范周围宵小之徒的。”

齐云恍然大悟,说到:“西北战事竟严峻至此?”

驿丞自觉失言,四处望了下,然后压低声音道:“将军是去河西上任的,我也不妨多说两句。听传递信息的边兵说,西北现在十分糜烂,具体情况也不知是什么样,还望将军到任后多加保重。”

齐云听罢连声称谢,赏给了这驿丞两银子。驿丞千恩万谢的把三人送走。

齐云按照先前所想,径直向落凤坡而来。

行了几里,刚刚看到前边一个高大山坡,还不等齐云仔细打量地形。就见山坡上一彪人马冲下坡来。

大头见了来人,立马大叫起来:“大哥、三弟,快来救俺啊。”

雨墨朝大头屁股上踹了一脚说:“咋呼什么,你的人来了又能怎么样,上次还不是都跑了。”

雨墨仔细一看为首的那人,又吓得双腿打颤,眼看着就要晕死过去。

只见为首之人骑着一匹黑色雄俊大马,身高过丈,手中拿着一柄枣红槊。生的豹头环眼,双目似火,络腮胡子跟头发都连一起了。

那人还没到,声音先到了。只听得他哇哇呀大叫,声如洪钟,果真是气势惊人。

那人来到近前大声说道:“呔,小子报上名姓,为何抓我二弟?”

齐云赶忙说:“这位英雄,小可名叫齐云,只因……”

雨墨这时候镇定了一点,对身后的大头说道:“这就你们大当家的,你不说是个俊逸的小生吗,这是俊逸吗,这晚上出来吓死鬼啊。”

大头讪讪的笑道:“嘿嘿,俺也知道俺大哥长得不如你家将军,但英俊真是英俊啊,你看在寨子上还有哪个比俺们大哥英俊的?”

雨墨看看眼前的大头,想想昨天来打劫的那群歪瓜裂枣,果然还是眼前这个大当家有点人样。

雨墨不禁赞叹道:“你们这寨子哪是落凤寨啊,简直就是落鬼寨。能凑齐二三十号你们这幅尊荣的也是不容易,佩服、佩服。”

大头就听懂了句“不容易”和“佩服”,自鸣得意的说:“过奖过奖,想当初这些兄弟可是俺亲自挑选的,只要比俺好看的都不要。”

雨墨一听,这下不害怕了,笑的前仰后合,差点从车上一头栽下来。

驴车前边那大汉不等齐云说完,开口打断道:“你就是齐云?你就是那个什么安西将军,要到河西去的齐云。”

齐云不慌不忙的回到:“正是在下,不知好汉……”

那大汉又打断道:“俺杨彪一向不跟官府作对,只求做个安静的响马,娶个媳妇生一堆娃。只是这丈人要的彩礼太多,拿不起。前天有人花钱买你的狗命,说你是个大贪官。俺人是彪但不是傻,俺心思着不能他说啥就是啥。”

齐云赶忙恭维道:“好汉明事理,果然真英雄。”

那大汉又说:“别打断俺。俺想了下,就跟那人说了,你这活俺能接,但是杀错人怎么办,万一是个清官那?你猜那人怎么说?”

齐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刚要开口敷衍几句。

那大汉又开口了:“俺啥也没让他说,因为在俺的地方没他说话的份。俺就跟他说了,管他清官贪官,反正当官的都不是好东西。想要俺杀人,那得加钱!”

听到这句齐云心情就不好了,合着这位说话大喘气,最后还是要钱啊。

齐云一脸好奇的问:“这位好汉,我都要上路了,能透个实底吗?我也不问谁要杀我,只是想知道我的头值几两金子 。”

大汉一听乐了:“你别想的美了,你这可脑袋人家最开始就给二十两银子,俺好说歹说人家才加到五十两。”

“好了,别多说了,俺还等着收尾款去置办彩礼那。你就安心上路吧,俺会麻利点的,不疼哈。”

齐云一听心道:“这位够麻利的,怎么感觉像午门外的刽子手啊。”

那人说到做到,抡起大槊兜头就是一下。大槊带着风声,势大力沉地向齐云脑袋猛然砸下。

这下如何是好,搞不好主仆二人加上这驴今天就要交代在这落凤坡了。

上一篇 2023年1月22日 pm4:15
下一篇 2023年1月22日 pm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