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菀沈曜(师兄们别虐了,小师妹都跳槽改命了!)免费阅读无弹窗_师兄们别虐了,小师妹都跳槽改命了!温菀沈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奇幻玄幻小说《师兄们别虐了,小师妹都跳槽改命了!》,由网络作家“亓玉”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温菀沈曜,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翌日清晨,温菀一出门便被岳双双叫了过去“菀菀快走,今日外门的食堂来了一位手艺好的婆婆,据说做的肉饼可香啦”岳双双捏了捏温菀白嫩的小脸,上挑的眼尾泛起清浅的笑意温菀今日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衣衫,齐刘海微微长了些许,一双灵巧漂亮的大眼睛露了出来,绯色的唇瓣饱满有光泽,整个人看上去精气神十分好“师姐,我这几天都胖了,再吃就要成团子了!”温菀白嫩的腮帮子鼓了鼓,看上去宛如一只生气的小河豚岳双双这才仔……

小说:师兄们别虐了,小师妹都跳槽改命了!

作者:亓玉

角色:温菀沈曜

作者“亓玉”的热门新书《师兄们别虐了,小师妹都跳槽改命了!》火爆上线,是一本奇幻玄幻的小说。精彩截取如下:玄衣少年剑锋刺进少女的腹中,轻轻一挑,金丹被硬生生地剖了出来。司徒任之眼底划过一起不忍,却还是开口:“小师妹,对不住了,我必须借你的金丹一用。”“我会找人医治你。”腹部传来强烈的疼痛,灵脉尽碎的温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司徒任之拿着沾了鲜血的金丹离去…

师兄们别虐了,小师妹都跳槽改命了!

第1章 免费在线阅读

云空大陆,东部一带,昭华剑派。

今夜月光如水,冷月如盘,高悬夜空。

此时此刻,昭华剑派不知名小峰的竹屋之内,正上演着强取豪夺的一幕。

身受重伤的少女满身血污地躺在床上,由于没有反抗能力,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同门师兄拿着他的本命灵剑,步步逼近。

玄衣少年剑锋刺进少女的腹中,轻轻一挑,金丹被硬生生地剖了出来。

司徒任之眼底划过一起不忍,却还是开口:“小师妹,对不住了,我必须借你的金丹一用。”

“我会找人医治你。”

腹部传来强烈的疼痛,灵脉尽碎的温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司徒任之拿着沾了鲜血的金丹离去。

耳畔,司徒任之的声音似乎还在回响:“你失去的只是金丹和修为,可是师姐会失去她的生命啊!”

可是……

可是司徒任之明明知道,被人活生生剖去金丹,是会死的。

她会死的。

腹中的疼痛越发难忍,温菀竟是哭也哭不出来。

门外隐隐约约多了一道脚步声。

温菀心底燃起一丝希望,她发出微弱的声音:“救我……”

“我想……我想活下来。”

温菀想起来自己给师尊做的抹额还未交给他。

三师兄要的丹药也还没有炼。

甚至还有外门食堂阎婆婆说做给她的长寿面她也还没吃。

她想……好好活着。

竹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温菀侧过头,竟有些看不清来人。

门外是谁……

伴随着渐近的脚步声,温菀看清了来人。

那人生得一张娃娃脸,长了一双含情脉脉桃花目,容貌俊美,眉目之间,少年意气尽显。

只是……

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实在是太过阴冷。

“小师弟……”

“你是二师兄派来救我的吗?”

温菀努力扬起一抹笑,试图想让眼前的少年救救自己。

然而,少年冷哼了一声,脸上浮起一抹残忍的笑容,他左手忽然多出一柄短刀,短刀锋利尖锐,隐约还泛着一丝冷银色的光。

温菀屏住呼吸。

她忽然明白了眼前少年的意图。

温菀喉咙一紧,艰难且震惊地开口:“你要杀我?”

“温师姐,我本不想取你性命。”

少年轻缓开口,声音诡秘地如同死而复生的尸傀。

“要怪……就怪你三番五次伤害穆若琳师姐吧!”

少年手起刀落,一柄短刀竟然直直刺入温菀的心脏!

温菀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痛得失去了意识。

冷银色的月光透过窗户,温热的血液溅了少年满脸。

床上少女的琥珀色眼眸逐渐失去高光,瞳孔慢慢溃散。

**

温菀倒是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变成阿飘。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两个大窟窿,心底没来由地委屈了起来。

为什么……

明明自己以前对他们很好……

温菀看了眼自己死得透心凉的身体,随即漫无目的地飘了出去。

这一飘不要紧,温菀竟然被吹到了青云峰之上。

师尊他……知道自己死了以后,会难过吗?

温菀顺着山风,一路飘到叶卿白的寝宫。

是夜,叶卿白的寝宫还透着点点烛火。温菀小心翼翼的凑在门口,想听听里面的动静。

屋内人影绰约,温菀隐隐约约看到了那个挖自己金丹的二师兄。

“师父,我把师妹的金丹借来一用了!若琳应该没事吧!”

司徒任之那王八羔子的声音响起,温菀忽然有一种想进去掐死他的冲动。

“你!你竟然剖了菀菀的金丹,那可是同门师妹!”大师兄的声音隐隐透出几分气愤。

司徒任之似乎毫不在意:“谁叫她从前给若琳下毒,要不是她,若琳早就金丹了,这是她欠若琳。”

“任之!住嘴!”坐在床榻之边的叶卿白终于忍不住出声。

他面色沉沉,盯着司徒任之沉声问道:“你师妹现在情况怎么样?”

司徒任之目光躲闪:“应该还活着。”

“放肆!任之,你这次真的太过分了!被剖了金丹会死你不知道吗!”

“菀菀前日为救四师妹筋脉尽碎,你难道不知道吗?你现在剖了她的金丹,就等于要了她的命!”

大师兄满脸愤慨,他气得挥袖转身,准备去寻温菀。

然而—

他还未踏出门半步,就被一阵轻微的碎裂声吸引住。

那是……本命灵牌碎裂的声音。

盛明珏怔住。

他木然地转过身,不敢置信地道:“师尊,师妹她……”

盛明珏垂下眼眸,看着叶卿白怀中掉落出来的属于温菀的那块本命灵牌,心头瞬间一紧。

司徒任之也一愣。

“我……我没想过要她性命,”他眼底划过一丝悔意,连同声音都变得有些抖。

叶卿白死死地盯着那块碎裂的灵牌,薄唇紧抿。他似乎想起身去寻温菀,但是又努力克制住自己。

床上传来一声嘤咛,那正处于昏迷的佳人似乎有清醒之迹象。

“师尊……我疼。”

病弱美人的声音细弱无比,瞬间攥紧了司徒任之和叶卿白的心。

盛明珏尤为清醒,他冷声一喝:“师尊!现在去找师妹要紧!神魂未散,菀菀还有一线生机!”

趴在窗边的阿飘菀菀心头蓦然一酸。

大师兄……

温菀压下心头的酸涩,继续趴在窗户上。

她想看看师尊是何反应。

只见叶卿白挣扎了片刻,他冷眸中刚闪过一丝决绝,就听到床榻之上的佳人再度嘤咛出声。

“我疼……”

这细弱的声音一出,叶卿白心如同刀割一般,疼得说不出话。

司徒任之快步上前,手轻轻翻转,一颗沾染着血液甚至有些黯淡的金丹出现在叶卿白眼前。

“师尊!谁更重要您还不明白吗!师妹现在已经死了,我们不能再失去若琳了!”

此话一出,叶卿白瞬间清醒。

盛明珏站在堂前,心中盈满了悲恨与愤慨。

“你们不寻师妹,我去寻!”

盛明珏衣袖一挥,召出本命灵剑御剑而出。

温菀飘在房梁之上,怔愣地回不过神。

她觉得好委屈。

也好难过。

一股愤懑之意在胸口攒动,闷得温菀说不出话。

为什么放弃她?

她很差劲吗?

温菀不知道阿飘会不会有眼泪,她只知道自己很难过。

大师兄……

你不要找我了。

菀菀不想回来了。

忽而,一阵风吹来,将温菀卷出好远好远。

“可惜了这么好的苗子,十六岁的金丹何其珍贵,他叶卿白竟然不放在眼里。”

“小姑娘,你可真是命苦,要是重来一世,你还选不选青云峰?”

混沌之间,温菀隐约听到了一声低低的叹息,又似乎听见盛明珏惊喜地喊她:“菀菀,菀菀!到师兄这来!”

温菀想答:“纵然青云峰有疼我有加的大师兄,但是菀菀下辈子不要来青云峰了。”

太苦了。

纵使从前被忽视、被诬陷、被排挤,她都觉得无所谓。

但是,当大家习惯性忽视她并且选择不要她的那一刻,温菀忽然累了。

上天啊,要是能给菀菀一次重来的机会,就让我……下辈子不要再来青云峰了吧。

不知是否是因为苍天有眼,温菀在失去意识之前,竟然听到一道清冽好听的声音:

“好。”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