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似玉剑如虹(叶风扬靳依芸)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美人似玉剑如虹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叶风扬靳依芸)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美人似玉剑如虹》,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秋雨滴阶,浸了窗棂客栈二楼厢房内,一老一少临窗而坐,对饮闲聊老人饮的是黄酒,少年饮的是花茶桌上还摆着几样精致的糕点,是临江城的特色佳肴临江城是江南重镇,也是南北交通的重要枢纽,殊为繁华出城往北十余里便可看到那一条横穿大秦,将大秦国土一分为二的黄江,商人旅客多爱停驻此地,或是做些营生,或是歇脚等待渡江的好天气,今日秋雨绵绵,显然不是出行的好日子“师尊,这糕点真美味!您也尝尝”少年一边囫……

小说:美人似玉剑如虹

作者:千秋落雪

角色:叶风扬靳依芸

《美人似玉剑如虹》小说是作者“千秋落雪”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白前辈,可否借一步说话?”男子神色恭敬道。白彦云略一思索,颔首答应,随他去往一旁静谧之处。“弟子名叫柯楠,师从八卦门,忝为武卫司小旗…”见白彦云神情有些不耐,柯楠忙加快语速,跳过一些不重要自我介绍。“弟子资质驽钝,如今修为停滞不前,不知前辈可否赐教一二?”白彦云眯着眼,似是想将柯楠看透,忽然开口道…

美人似玉剑如虹

第5章 千里绝尘路彷徨 免费在线阅读

“禀大人,桃源村共计伤者四十六人,逝者三十五人。”

“本官知道了,你带弟兄们去监督村民将逝者遗体火化,南疆四害手段莫测,千万不能土葬,以免造成瘟疫,祸及他人。”

男子神情严肃,向下属交代好一切后,转身又去寻那九绝之一的白彦云。

此时,白彦云也正说服叶风扬将叶母遗体火化,叶风扬虽不情愿,但也只能选择接受,他也不想看到家乡遭受瘟疫。

“白前辈,可否借一步说话?”男子神色恭敬道。

白彦云略一思索,颔首答应,随他去往一旁静谧之处。

“弟子名叫柯楠,师从八卦门,忝为武卫司小旗…”

见白彦云神情有些不耐,柯楠忙加快语速,跳过一些不重要自我介绍。

“弟子资质驽钝,如今修为停滞不前,不知前辈可否赐教一二?”

白彦云眯着眼,似是想将柯楠看透,忽然开口道:“你且伸手来。”

“多谢前辈!”柯楠喜形于色。

柯楠伸出右手,只见白彦云将两指搭在他手腕,便觉一道雄浑磅礴的暖流在他经络里游走,不多时,便在他奇经八脉中绕行一个周天,旋即暖流消逝,白彦云收手沉默不语。

“前辈…请前辈不吝赐教!”柯楠拱手行礼,神情愈发恭敬。

“从容和缓,不浮不沉,节律一致,经络通畅,不似有碍,只是气短而虚……小子,你资质不错,可武道一途,如涉冰川,如登雪山,百尺竿头,若想更进一步,须倍加努力,万不可沉迷酒色,荒废精力,否则冰消雪融,则堕落万丈深渊,再难进步分毫!”

柯楠脸色尴尬,自三年前遭遇武道瓶颈,修为停滞不前,本以为资质受限,他确实少了很多努力,一得闲便声色犬马,将下山任职前师门长辈的嘱托抛之脑后,想到此处,他正色道:“前辈教训的是,弟子必当谨记在心。”

白彦云颔首,忽然感到胸中郁结,似那剧毒隐隐发作,便不再多言。

柯楠见状,心里愈发感激,也不敢叨扰,告退后去寻手下处理之间杂事。

许多年后,柯楠武艺精进,身居武卫司高层,仍然感念白彦云对他的提点之恩,这是后话了……

炽烈的火光扬起,伴随着村民们的哀声哭泣,那些罹难者的遗体付之一炬。

翌日,叶风扬抱着瓦罐神情哀戚,这瓦罐里装着母亲的骨灰,看着昨日连夜挖好的坟茔,他将瓦罐小心翼翼的安置在坟茔正中,用沾满尘灰的双手一捧一捧接土将其埋葬。

立碑,上供,跪拜。

少年久久没有起身。

白彦云轻声问道:“小子,日后你有何打算?”

叶风扬跪在坟头,沉声道:“阿父从军,一去未归,对家里的事一无所知。我要北上寻父,从军习武,练就一身本领,而后与阿父一道去寻那四个畜生,用他们血来祭奠桃源村的亡灵!”

白彦云捋须而道:“你要习武,老夫便可教你,但你须立三誓。”

“您老此话当真?”

叶风扬有些激动,他见识过白彦云的神奇手段,若他能练这一身本领,何愁大仇不报!

于是他昂首问道:“哪三誓?”

白彦云郑重道:“一是侠义当先,扶危济困。二是嫉恶如仇,惩奸毙恶。三是心怀怜悯,若非大奸大恶之徒,不可枉造杀孽。此乃是我悯生宗弟子必须遵守的誓言,你可能做到?”

“能!”叶风扬扭过身子,伏地而拜道:“师尊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白彦云抚掌道:“好好好,起来吧。从今日起,你便是我悯生宗白彦云的关门弟子!”

白彦云又道:“我悯生宗有两脉,一脉为气宗,以气御物,一脉为剑宗,仗剑行侠。为师乃是气宗传人,不过气宗门槛过高,天资平平者入门十年可能都无寸进,故而宗门剑宗弟子众多,气宗弟子寥寥无几。你想学哪个?”

叶风扬想了想,问道:“师尊,弟子有个不成熟的想法,这俩可以一起学吗?以气御剑,感觉很强势!”

白彦云稍稍一愣,而后分析道:“气宗平日里锻炼以气御物之术,无一不是以能御多少斤重物来衡量实力,平常都是锻炼御物的重量,御一把剑和御一座山,你觉得孰优孰劣?”

“若是御剑者可御一万把剑,而御山者可御一万座山吗?”叶风扬脑洞大开。

“???”

白彦云一脸犹疑,未几便想到了什么,于是出言欲将叶风扬这个不成熟的想法掐死。

“为师能御起万千石头,却不能指使万千石头各自迎敌,只能将其汇集成巨石,以霸道的重量取胜。这是为何?是因为御物之术极其耗费心力,若是分心,石头失控乱飞,那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又有何异?你小子刚入师门,基础未筑,就想着开宗立派了吗?”

叶风扬摸了摸脑袋,有些羞惭道:“师尊教训的是,弟子只是想学些厉害的,将来也好替母亲报仇雪恨!但不知弟子天资如何?”

白彦云伸手,凌空一抓,一块光洁的石块如臂使指般飘到身前地上。

又叫叶风扬盘腿坐在石块上,悉心传授他感气之法。

白彦云将感气之法传授完毕后问道:“你且试试看,看看自己能否感知沉在气海之底的一股热流。”

叶风扬闭着眼,按照感气之法所述,沉下心来默默感受,忽然惊喜道:“师尊,还真有热流!”

“此话当真!”白彦云讶然。

寻常弟子光是感气就得花上两三年,天资极佳的弟子也需数月之功,就连他白彦云这种位列九绝、万中无一的天才,当初感气也足足花了一个月!

然而叶风扬只在数息之间便掌握了寻常弟子两三年才能达成的感气,真可称得上不世出的奇才!

白彦云怕他骄傲,并没有夸赞他,而是开始教他运气之法,比之前更加上心,最后叮嘱道。

“足底涌泉穴、会阴生死窍、掌心劳宫穴、头顶百会穴,是为四极,不可大意。气海、檀中、识海,是为道基,你且牢记,这都是人身要害。气行而过时万万小心谨慎,不得有丝毫马虎。”

叶风扬在白彦云的指导下,生疏的摸索着运气之法,气海之底的热流缓缓流动,许久后行遍奇经八脉、四肢百骸,完成了一个大周天。叶风扬吐出一口浊气,完美收工,此刻他只感觉心旷神怡,身体似乎都轻盈了许多。

“做的很好!”白彦云肯定道:“为师很是欣慰!今日起,你便已正式踏上武道一途,身为武者,侠义二字当时刻牢记于心。你一夜未眠,精神不足,先回去养养精神。明日一早,为师带你北上。”

叶风扬听后,有些期待又有很多不舍,这里是他的家乡,有他的童年,更有太多温馨的记忆。

但他必须离开了,他需要成长,需要展翅翱翔。

叶风扬又向坟茔注目良久,这才转身离开。

这时,耳畔响起苍凉的歌声:

千里绝尘路彷徨,何惧他人狂。

十年苍老心惶惶,昔年已成荒。

故人庄、积满霜,曾一生温良。

战中乱世多风浪,何求似天堂。

如今生死一生伤,恨世道无常…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