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漫漫修仙路(梁诚沐在晴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凡人漫漫修仙路最新章节列表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凡人漫漫修仙路》,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梁诚沐在晴天,故事精彩剧情为:见到梁诚很是失望,就连对学打算盘已是有些索然乏味,老余头不由得笑了笑梁诚当然是索然乏味,这学打算盘,就算不是跟老余头学,他也可以跟码头上的其他人学,总会有其他人知道怎么打算盘但这引气诀上的生僻字,他总不能去到镇上去请教那些教书先生或者老学究吧,他又不认识别人,别人跟他也没关系若是想要上门请教教书先生或者老学究那就得出指点的钱,三十文钱恐怕连打发门房去通传一声都不够老余头将那张纸递给梁诚笑道……

小说:凡人漫漫修仙路

作者:沐在晴天

角色:梁诚沐在晴天

《凡人漫漫修仙路》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沐在晴天”。《凡人漫漫修仙路》内容概括:老余头将那张纸递给梁诚笑道:“梁小哥原先所说肚子里没有多少墨水过谦了,你列出的这些生僻字只是不常见,虽然不算太过生僻,但我却是认不全,不过我倒也认得十多个。”听到老余头这般说,梁诚不由得一喜,又从怀里毫不客气掏出一张纸放在桌上,老余头看了看桌上两张满是生僻字的纸张不由得苦笑。六十二个字,老余头拢共认…

凡人漫漫修仙路

第7章 人在江湖不想掺和 免费在线阅读

见到梁诚很是失望,就连对学打算盘已是有些索然乏味,老余头不由得笑了笑。

梁诚当然是索然乏味,这学打算盘,就算不是跟老余头学,他也可以跟码头上的其他人学,总会有其他人知道怎么打算盘。

但这引气诀上的生僻字,他总不能去到镇上去请教那些教书先生或者老学究吧,他又不认识别人,别人跟他也没关系。

若是想要上门请教教书先生或者老学究那就得出指点的钱,三十文钱恐怕连打发门房去通传一声都不够。

老余头将那张纸递给梁诚笑道:“梁小哥原先所说肚子里没有多少墨水过谦了,你列出的这些生僻字只是不常见,虽然不算太过生僻,但我却是认不全,不过我倒也认得十多个。”

听到老余头这般说,梁诚不由得一喜,又从怀里毫不客气掏出一张纸放在桌上,老余头看了看桌上两张满是生僻字的纸张不由得苦笑。

六十二个字,老余头拢共认识二十二个字,还有四十个字虽然不认得,但梁诚觉得已经不错,至少不用花钱,如果剩下的四十个字真的太过生僻,没人知道,他就只能另想办法,至于花钱,他可没那个打算。

“敢问余大伯,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这个字是气的意思,别看这字生僻,但就是气字,为古时候的气字,只不过如今用得少,也就一些酸腐文人喜欢用来显摆学问能耐。”

梁诚不由的有些不好意思,他知道老余头不是说他,如今他不懂就得请教明白,他不但要认识字,也得知道这字是什么意思,要不然光会写和念,字还是字。

直到中午休息得差不多,梁诚这才算是满意,而老余头也才算松了口气,两人坐在桌旁已是用掉了半碗水拿来写字比划解释。

活不紧中午休息一个时辰这是惯例,若是活紧那就休息一会便得继续干活,或者是轮流吃饭轮流休息。

梁诚将两张纸给揣怀里,叫醒流着口水的林山还有张家四兄弟,如果不回工棚睡,在老余头的院子里休息,起来要是饿还能喝一碗粥或者啃一个馒头,但若是吃撑了就不太好。

下午的时候,林山张家四兄弟与一些新来的人,干活的时候别提多难受,皆因为醒来给吃喝撑了。

梁诚在小凉棚把下午出工的人给记好,将今天中午认识的字单独给写出来,然后用不是生僻的字写一旁,晚上跟老余头学打算盘后,再回住的地方温习一遍,那些纸上已经认识的字给涂抹黑,以免给弄混,也方便请教别人。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下午太阳下山的时候,林山拖着疲惫的身子一屁股坐在地上,让大家伙收工,听到收工,张家四兄弟直接躺在了地上动都不想动,今天装了两大船的草药,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这么多草药是从哪来的,又要运往哪去?”

梁诚将一碗水递给了林山好奇问道。

林山接过碗大口喝了一口水,然后说道:“这些草药都是从云飞山的药场里运来的,今天只是草药,大包随便扛随便扔,若是运青山药馆瓷器瓶装的金疮药,那就得轻拿轻放。”

“如今外边的世道可不比咱们青山镇这种山里旮旯的小地方,兵器药材现在那可是赚钱的大买卖,当然还有粮食。”

梁诚看着大清江东流水上的残阳西沉,对于外边的世界他知道的不多,也没那个想法非得出去闯荡,更何况现在他没有任何自保的能力。

出到外边人生地不熟别说赚钱,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毕竟他最远的地方也就是来到这青山镇,不过他也听说如今外边不但有灾荒,而且已经开始兵荒马乱。

“如今咱们青山帮正是发大财的时候,黑鲨帮已经眼红,我给你一把刀,不但是将你当兄弟,也是让你拿来防身,虽然在这码头用不到,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听到林山如此说,梁诚不由得有些面色难看,他只想攒钱,他可不想掺和这些所谓江湖的恩恩怨怨。

然而若是青山镇的两大帮会现在就打起来,他在这码头上那他可就没得选,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除非他舍弃二百文管吃管住的活计回家,管他青山镇是黑鲨帮还是青山帮的天下,梁诚知道不管这青山镇是谁的天下,街上摆摊十文钱的摊位费,那可是一文都不会少。

但梁诚不甘心,他倒不是全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家里,为了关心他的父母小妹还有大哥。

梁诚握了握手中的刀柄,只有他有实力或者有能耐才能实现他的愿望,不管是青山帮还是黑鲨帮将来在这一山不容二虎的争斗中谁胜谁负,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只要他有能耐本事就不怕找不到赚钱的活计,即便出到外边动荡的世道闯荡他也有自保的能力。

不过,梁诚心里却是希望青山帮能胜出。

虽然他不想做青山帮那些被使唤去砍杀丢掉性命的帮众喽啰,但若是青山帮胜出,有林山还有张家四兄弟在,那对他家来说,不是没有好处。

如果他将来真的有机会去到外边赚大钱,就如同有大哥照顾家里一样,能结识林山与张家四兄弟这些有情有义的汉子,他的家人将来不管是在镇上与在村上就不会被人给欺负。

到时候不管青山帮是谁在街上收摊位费都不会收他家的,村上那些有钱的大户人家也不敢如同原先那样,对他家趾高气昂呼来喝去随意欺负辱骂。

想到这,梁诚笑了笑,然后伸出手将林山还有躺在地上的张家四兄弟给拉起来。

“走,哥几个,咱们大块吃肉去!”

晚上吃饭的时候,每人碗里一块一两的大肥肉,不怕谁多吃也不怕谁没得吃,虽然是大肥肉却是肥而不腻。

当然梁诚与林山还有张家四兄弟分肉的时候碗里多得一块。

老余头的手艺不错,不愧是开过小馆子的,那油汪汪的肥肉筷子一压,油水直接冒淌到热气腾腾的白米饭里,让梁诚有种吃猪油拌饭的感觉,那个香就别提了,咬一口肥肉满嘴流油。

大木盆里的菜也是油汪汪的,还有虾米小鱼,梁诚与大家伙满头大汗敞开了肚皮吃。

吃饱了明天好有力气干活,吃饱了就能长肉长身体,到时候他就能学武艺练刀法,不但今后可以去到外边闯荡找活计赚大钱,还能保护自己,保护家人。

吃过晚饭林山还有张家四兄弟便回家,临走的时候,林山看了看周围没外人对梁诚说道:“晚上如果没事情最好不要独自离开码头,青山镇就算再乱也不会乱到码头,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若是码头乱了,有人就会不高兴。”

林山接着压低声音说道:“这青山码头的产业不仅仅是黑鲨帮与咱们清山帮两家平分的产业,还有烈刀门的人。”

“就算是咱们青山帮与黑鲨帮联合起来对付烈刀门在码头的产业也得掂量一下,这也是我大舅让我来码头的真正原因,有些事情,哥几个知道就可以。”

梁诚点了点头,晚上他可不打算独自去瞎逛,再说他也没那个闲钱,他还有很多要学的东西与要去认识的字。

即便林山不说,梁诚也会猜出,能让青山帮与黑鲨帮都忌惮,还能在青山码头有一席之地的,那便是清崖县城的第一大帮派烈刀门,青山镇码头上的药物粮食与兵器恐怕都是运给烈刀门名下商会产业的货物。

“梁兄弟,走咱们去镇上的夜市逛逛,镇上的夜市,那可也是热闹。”

张阿蛋与几个年轻小伙对梁诚邀约说道。

梁诚摇了摇头婉言谢绝,他如果只是苦力,那他去看看也无妨,虽然长这么大他也没见过所谓的夜市,不过他却是知道只有别人都在玩耍,他在努力,别人在努力,他更努力,他才有可能超过别人。

要看夜市,等他将来有了能耐如果有了机会,他要去看清崖县城的夜市,明山府城的夜市也得看,若是可以大赵京城的夜市他更得要去看。

随后梁诚便帮着老余头一家人收拾着桌子碗筷。

“梁小哥你坐着喝茶就可以,怎么能劳烦你动手。”

老余头有些无奈说道。

梁诚麻利忙着手里的活笑道:“这码头上的包我都扛得,这收拾碗筷擦桌子扫地又怎么做不得,我可没那么金贵娇气,我又不是有钱大户人家的公子哥,更何况等会还得麻烦大伯教我打算盘。”

当看到老余头小孙女还得吃药的时候,梁诚不由得暗自叹了口气,老余头的小孙女与小妹一般的年纪,也很是乖巧懂事来帮忙,他不由得想到了小妹。

老余头今天早上是在试探他,也不算在坑他,毕竟老余头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而他做了正确的选择,算是得到老余头的认可。

若不然老余头也不会指点他不认识的生僻字,晚上教他打算盘,或许当他在试探别人的同时,别人又何尝不是在试探他。

“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去二,四下五落一……。”

梁诚用一根粗糙的手指笨拙拨弄着算盘,认真听着老余头给他讲解算盘与给他讲解口诀,老余头就差没有手把手摁着教。

梁诚知道就算是他的账算错,老余头也不会算错。

当看到老余头算盘打得灵活飞快噼啪作响,梁诚不由得很是羡慕,不知道他得练习多久才能有这等能耐,不过梁诚相信他只要肯吃苦肯学,用不了多久。

梁诚虽然很想多学一会,不过也不能让老余头休息得太晚。

将算盘口诀在账本后边抄写一遍,梁诚便回码头的小棚子,点灯翻看游方杂记里的引气诀,拖出小沙盆放在桌上,然后在昏黄的油灯下,拿着一根树枝认真写今天认得的二十二个新字。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