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游(惊鸿游)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惊鸿游)惊鸿游最新章节列表

热门小说《惊鸿游》是作者“稔山念旧”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小春秦木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辰时,客栈内已多食客,烟火气从客栈顶楼的那幢烟囱内袅袅升出,我整夜靠在床沿入眠,梦魇中净是些不好的东西了,不愿再作回应,而后半夜才安稳入了深眠,醒来时脑袋歪了一下,直接磕在了床沿上,不是可以描述地疼我忍着睡眼惺忪和平白无故撞板的疼痛,伸手揉了揉额头,顾岚仍旧沉睡着,我长长地喷了个哈欠出嗓,想着需要做点什么来备着罢,万一这冤孽醒来,总该进食些东西推开门扉,阳光总算出现在层叠的云层之上,带来久违的……

小说:惊鸿游

作者:稔山念旧

角色:小春秦木舟

热门网文大神“稔山念旧”的新书《惊鸿游》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而人群中传来切切私语之声,我竖起耳朵听了一茬,这女子不是她人,居然是这风意楼的老板,虽说这风意楼是青楼,可这老板却是千娇百媚的美人坯子,我情不自禁地一挑眉头,静静地站在人群中看着红纱间影影绰绰的美人,竟然也有些心动,反应过来后,吓得我赶紧把这些胡乱心思收起来扔掉,心中默念无数回我有顾岚,怎么也同这些…

惊鸿游

第十九章风姿绰意 免费在线阅读

一切似乎顺理成章地开始了,皇城内皇帝似乎还未听到什么风声,而在洛阳这段时间的玉韫珠藏,也算是给我同顾岚和一行人的一大馈赠,进入深秋,同顾岚添了些衣物,凄风苦雨下个不停,似乎在哀嚎这风云更迭的世间百态,我坐在客栈内朝着窗外望去,雨丝夹杂雾气似乎停不下来一般,羡君山破开门倒是吓了我一跳,我侧身起来扯着他出门,站在窗台边儿我没什么好气地跟他说话。

“顾岚还在休息,你这样冒冒失失地闯进来,论哪一点都不对。”

“抱歉抱歉珞美人儿,我是想叫你们俩一同去看洛阳城秋季的庙会,穿男装去,去不去?”

“……”

羡君山一脸兴致盎然的模样,我心中暗自腹诽一个男子居然比女子还要喜欢这些市井热闹,我却不知怎么驳他,顾岚还在梦回周公,她概是不能被吵醒的了,索性去走走也好,也当疏解这几日以来的紧张和郁结,留了一纸信笺给顾岚,我便拿了羡君山拿来的男装换得妥了,随着羡君山他们一同出了客栈大门,近酉时,庙会才初露形色,我同顾倾倾走一边,静望着洛阳庙会张灯结彩,街首巷尾无不夺目,且热闹非凡,这下,倒是有些想念江南的清净,向来是不喜欢什么喧嚣的热闹之地,羡君山隐在人群中很快就不见踪迹,顾倾倾想来从小在洛阳长大,所并未有什么兴奋的,她同高明月就像两尊仙,不食人间烟火,而我却也懒得妨碍两个人的浓情蜜意,离得远了些。

庙会氛围随着时候渐入佳境,行人开始流动,人头攒动,街道开始变得拥挤如潮,须臾间我同他们走散了,由是男装,倒也自由闲散些,而人群却冲着我到了个烟花柳巷红尘地内,等我反应过来时,已经进了一家名曰风意楼的青楼里,这青楼里的装饰一眼看去倒是清净幽雅,中央的一方戏台是下通流水,潺潺声动,形如菡萏初生,倒是别有一番雅致,而台上红纱间,影影绰绰地坐落着一位女子,一身净洁夺目的朱色裙袍,发舞飞扬,脸颊丰润,眸露百媚,尤其是那一对唇瓣,赤红美艳,千娇万古,忍不住这些在座的男子要扑上去一亲芳泽了。

而人群中传来切切私语之声,我竖起耳朵听了一茬,这女子不是她人,居然是这风意楼的老板,虽说这风意楼是青楼,可这老板却是千娇百媚的美人坯子,我情不自禁地一挑眉头,静静地站在人群中看着红纱间影影绰绰的美人,竟然也有些心动,反应过来后,吓得我赶紧把这些胡乱心思收起来扔掉,心中默念无数回我有顾岚,怎么也同这些男子一般垂涎皮囊了,也是不应该了。

而那些看客里也透露出这老板的名字,蒋风意,风意楼的风意,这一下我倒是不把她当作寻常那些胭脂俗粉看待了,能取如此风雅隽意的名字,想来也是有些蕴内的。而人群越发多了,红纱柔柔地飘落下来,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红纱仿佛一道大幕被一柄折扇划破了,那把折扇浴铁而生,扇面上刻着一股风形,是的,以风化形。而威力则不可小觑,而这执扇人不由地让我心生敬佩,口若哑闭。

“天呐!”

我却在发愣之间看着那扇子迎着面门而来,蒋风意面带笑容地朝我而来,我则,堪要抽出暗器挡已是不及,已近身前,身前传来兵器碰撞的声音,剧烈清脆,将那扇子挡了开来,再一看,顾岚犹如仙神降在我身前,而我听得没错,那扇子被执拿水云剑的顾岚挡住,再一抬起落间,蒋风意已将扇子收了,退后一步立稳身形,笑嘻嘻地开口。

“我看这位公子好生俊俏,想用我这风纱扇待他一待,这位姑娘莫不是公子的姘头?来捉奸来了?”

顾岚本对她人就不是甚么善茬,这蒋风意的嘴却也是杀人利器,我还未从这一朝一夕之间脱离出来,却见顾岚一转头朝着我粲然一笑,而落出来的声线却吓得我浑身一寒,股股凉意顺着脊背攀上。

“是呢,我家这小“公子”不服管束,竟趁着在下熟睡之隙偷跑出来,同姑娘暗送秋波,而姑娘伶牙俐齿,在下佩服。”

“……”

我好生委屈,明明我什么都未做。正开口要解释,却被蒋风意打断了,我静静地瞪着她,明明送秋波的是这蒋风意,顾岚这不明不白的厮,我委屈的紧,低下头来不再多说,蒋风意的话带着笑意,悉数落进耳内。

“姑娘有趣,你家这公子也是绝色,若不嫌风意这地儿尘嚣,二位随我上楼喝杯香茶,再谈。”

顾岚斜着眼凉凉地丢给我一个眼神,我却拂袖先行随着这美人儿上楼而去,顾岚跟着我往后而来,而身后是一群痴傻呆汉的哀嚎声,充耳不闻,跟着蒋风意转进回廊,穿过二楼内堂,进得一间名为风月居的厢房,而这厢房装饰也算灵动幽巧,像是女子之居,我毫不客气地房内往团椅上一坐,自顾自地拿起桌上的凉茶倒进口里,这一番闹腾倒是赏心悦目,我却滴水未进,嗓内冒烟。

而那边的蒋风意轻巧至极地丢出一句话来,呛得我咳嗽不止。

“姑娘慢些喝,若是不够,这儿还有。”

“噗——”

着急忙慌擦擦嘴角的水,我望着她,她望着我,身后的顾岚也随着进来了,气氛变得微妙起来,蒋风意轻咳一声,随后丢了一记眼刀给我,笑意盈盈地冲我开口。

“嗤,哪家男子看到自家姘头来捉人时没有辩解,况且姑娘胸前这两坨肉,让风意难以相信你是男儿身。”

“姑娘好眼力,岚佩服,且岚还真是来抓人的。”

“……你俩打趣够了?”

我望着那边附和打趣的顾岚,耐着性子开口,而那厮立马乖得不吱声了,蒋风意提着茶壶过来给我和顾岚换上新茶,擦了擦指尖的细粉,复而落座一起品茶,一股幽香萦绕在我的鼻腔里,我便挪近了些,蒋风意却也不躲,面色如常地看着我凑近,顾岚抿了一口茶皱眉,被我一记眼刀丢去,便忍了。

“二位姑娘同风意投缘,也愿交个朋友,若是不嫌弃,可否纳了风意这个朋友?”

“自然无妨,这洛阳城内有风意这般色艺双全的女子,倒也是我惊喜了。”

“啧……”

顾岚啧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了,她唤来信鸽,通知高明月一行人来此地,我心道不妥,又转头给蒋风意致意。

“她要叫我们的朋友一块碰面,不知风意姑娘这儿方便与否留我们同尝一顿佳肴?”

“自然可以。”

蒋风意眉眼之间流露通透与随性的神韵,这点倒是同顾岚有几分相似,不同的是顾岚清冷如水,而这蒋风意热情似火。这一冷一热,一刚一柔,水火不容倒也解释的通,我却同这蒋风意投缘至极,直至高明月她们来至,我还拉着这一见如故的美人儿相谈甚欢,高明月满目复杂地捅捅顾岚,甚是不解。

“为什么珞曦总是遇得到美人儿,绝了。”

“你得问她。”

顾岚饮茶,悠然自得,最后只能叹口气招待高明月她们先用饭,过了许久才喊我同蒋风意,蒋风意笑意不减地说同我义结金兰,而我已是乐不思蜀了。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好,你我以后便义结金兰,姐妹相称。”

又算了算年龄,她比我年轻两岁,而我之后才知道,蒋风意这厮,同顾岚一个德行,利害的能杀人,之后便常常地称我老女人,而我也恪尽职守地宠着她,过甚于宠着顾岚,而同在洛阳城的事情,以及身份我都和盘托出与蒋风意听,而蒋风意之后,亦是用尽全力地助我,而很快,顾家对我同顾岚发动了攻势,皇城内蠢蠢欲动的幕后风云,亦是透露出一丝诡秘,而我某日夜晚在房里问顾岚了一些话,顾岚将我抱在怀里轻声道。

“各地联络沟通差不多了,加上洛阳有蒋风意的助力,情报能够从人群流通到风意楼内,所以皇城内什么样岚也猜到个七八分,顾家都不会再手下留情放过我们了,那府内的人都是豺狼虎豹,珞曦,你准备好,受训了否?”

我在夜色里望着顾岚深邃如海的眼眸,心中藏得不单单地只是我同她的爱意缱绻,而眼前有更多的人需要我去考虑,算计,只要我不够坚定亦或是动摇,这盘棋将是无一活路,棋差一招便是满盘皆输。我沉痛地闭上眼,这一切来的太快,容不得留有喘息的余地,眼前是皇城内风起云涌的杀意,之后是顾岚和九泉之下的生身父母,而我别无他法,只能披荆斩棘,往前而去。

“我……答应你,从三日后开始罢,我一切听你的。”

“嗯……会很难,但是岚相信你。”

何止一个难所能道完的,我躺在顾岚的怀里,鼻尖萦绕着她香甜的味道,不由地更抱紧了些,我已有预感,之后的路,她会陪我走完,而一生,却不可能是她陪我厮守了。

“顾岚,别离开我。”

“不会……”

上一篇 2023年1月22日 pm5:37
下一篇 2023年1月22日 pm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