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游小春秦木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小春秦木舟)惊鸿游最新小说

很多朋友很喜欢《惊鸿游》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稔山念旧”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惊鸿游》内容概括:这几日茶馆都弥漫着药香,甚至有客人问我,茶馆是否要改行做药铺,我只能坐在茶位上笑,回给客人说并非如此,只是楼上住着一位美人儿,客人品着茶饶有兴趣地调侃回言是哪家美人儿与我同生共死的,我不答,毕竟女游侠住在这里的事情,足够让客人作为茶余饭后的闲话谈资了顾岚每日都泡在药浴里,而那些药材是她吩咐我让小春去采购来的,我怀疑这个人有没有银子过剩下的日子的时候,她从那一身深色衣袍内掏出一沓一沓的银票时,我彻……

小说:惊鸿游

作者:稔山念旧

角色:小春秦木舟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惊鸿游》,它的作者是“稔山念旧”。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才揉揉惺忪的眼睛,从胸中将浊气吐出,声线轻软又带着些许嗔怪,就像寻常江南女子对于丈夫的情趣一般,当然,话语才出我便觉得自己也应该请郎中看看心智问题。“这么早,盯着人家看作甚?”顾岚依旧是那副闲适且悠然的表情,甚至我望着她的眸光中都染就了几分笑意,那抹笑意好似这秋寒天中的一缕暖阳,破开阴翳密布的云层,…

惊鸿游

第二十八章痴心妄想 免费在线阅读

近来,总算有了个晴好的天气,顾岚失去记忆和武功的这段时间,显得与她之前有诸多不同的反差之乱,甚至有些可爱。为何如此呢?我想足够了解顾岚的人,是无法理解犹如顾岚这般的侠客,随她而来的风流轶事千千万,又逢其潇洒肆意任平生,她鲜少依赖我或者说是需要某个人。

甚至于我,都觉得奇异无比,只不过能够接受的限度,相较于沐随风一众人等要更加宽阔些许,午时,顾岚早已苏醒,撑着手肘托着腮帮悠悠然地躺在床榻之上,看着怀里还在熟睡的我,不知是否因为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缘由,上一刻梦会周公的我,在接受顾岚充满爱意缱绻目光洗礼之后,缓缓睁开了原本犹如树胶黏在一起的眼皮。

不得不说,我被顾岚吓了一跳,反应了许久,将感知从沉睡整夜的身体里呼唤出来,动了动周身软绵的骨骼。才揉揉惺忪的眼睛,从胸中将浊气吐出,声线轻软又带着些许嗔怪,就像寻常江南女子对于丈夫的情趣一般,当然,话语才出我便觉得自己也应该请郎中看看心智问题。

“这么早,盯着人家看作甚?”

顾岚依旧是那副闲适且悠然的表情,甚至我望着她的眸光中都染就了几分笑意,那抹笑意好似这秋寒天中的一缕暖阳,破开阴翳密布的云层,撞碎整个江陵晦涩灰暗的幕布,须臾之间照射进我那颗好久未有悸动的心脏,仅是一抹眸光就已经让我有种神魂颠倒的错觉,这抹眸光太过煞眼,侧脸映衬着这好不容易突破窗棂而入的阳光,显得愈发绝尘耐看。

许是我的眼眸内里流露出太多情绪,与那控制不住且流光溢彩的惊艳,顾岚整个人的脸色与表情都随着我而有细致微妙的变化,她的眉梢微挑,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手指顺着我脸颊的轮廓勾勒至下颚尽头,轻柔又缓慢。我感受到脸颊两旁咬肌一颤,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努力压制下心头的悸动与血液回流的情境,我将面颊的神情调动至一个稍显平和的状态,可仍旧被吞吐不明的声线给出卖了本心。

“你……你你你作甚这般看我?”

顾岚一声轻笑荡在了整个静谧温暖的房屋里,我忍不住抖了抖被褥,以转移注意力般使劲嗅了嗅昨晚遗留的被角香气,而面颊却悠悠缓缓地被红晕缭绕,犹如江陵湖面荡开的层层涟漪,叠落不平。

“因为……我有了想要亲吻你的冲动啊。”

心中浪潮迸溅,电光火石般的酥骨感,流窜至周身四肢百骸,我竟有些期待,而阳光堪堪减退些,一切水到渠成。

顾岚发丝散落了一绺蹭至我的脸颊,而口中吐露的温热呼吸让我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液。她的手肘缓缓放下,脸颊近在咫尺,须臾,呼吸萦绕,那股温度并不灼热,而我却犹如置身火海,浑身燃烧般地感知着,她劫后余生的给予我的第一个吻。

就在两片唇瓣贴在一起的刹那,我犹如重生,那股我以为彻底消弭散去的情意,从顾岚的吻里,重新焕如再生。眼眶微热,我知晓泪不受控地再度滑出眼眶,而顾岚临着试探,小心翼翼地加深亲吻,手臂忍不住往上,我彻底勾住她的脖颈,将之整个身体带下。

吻至久长,甚至呼吸都掺入几分不稳之意,才唇齿分离,我亦是被这绵长情动的景象给彻底唤醒,勾着唇角拍拍顾岚的手臂,用哄就的语气同她轻声软语道。

“乖,我出去给你拿药,等我。”

顾岚乖巧地答了一句嗯,便利落地挪开去,我抖落整齐被褥,下了榻,整理好妆容,更衣后便推开门扉离开房间,去往厨房端药去了,而就在我离开后的不久,沐随风捧着一本摞一本的典籍,在房门外四下张望。

鼎鼎有名的襄州捕头,现下正如一只徘徊在热锅边缘的蚂蚁一般,来回踱步,硬是未挪动那双腿往房里去,最后,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如临大敌且视死如归地踏进房门,口中念念有词,如同自我催眠般地说着什么。

“顾岚现在没有武功,顾岚打不过我,没事没事……送个东西嘛……”

房中四下里,风烟俱静,顾岚抬眸,却见得沐随风的身影推门而入,先前那股对于我的绵绵情意瞬间从周身散去,几乎瞬间之内,荡然无存,替换而来的是对待陌生之客般地冷寒与疏离的强大气场。

“顾……额……”

沐随风,堂堂襄州捕头,在瞧见顾岚冷冽的眼神语那周身乍起的气场时,脚步略有刹那的凝滞,可还是放下来,又试图向前挪了一步,顾岚便斜着眸,冷冷淡淡的目光中充满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杀气,沐随风吞了吞口中唾液,她仿佛看到顾岚冷冽的眼神里,那充满告诫的意味。

若再近身,灰飞烟灭。

沐随风,突然面带着和善又亲切的微笑,下一刻,她非常识趣地转身,摸着额头,频频冒出的冷汗几乎瞬间让她萌生出强大的求生欲望,脚底抹油,飞快地溜出房间。

而这一下,恰好撞上了端着药碗回来的我,我抬眸望着冷汗涔涔的沐随风,满眼费解,想必是……顾岚,又做了什么事情?还未开口,沐随风犹如看见救世主一般,感激涕零地把手里那一摞典籍交付于我。

“这是?你怎么了?”

“额,这是顾岚的,会对她有用,我……还是不进去了,你给她便好。”

心下了然,打发走了吓得不轻的沐随风,我捧着药和典籍踏进房间,顾岚正乖巧如猫般,端庄正坐,看向我,那抹刚刚还充斥着冷冽的神情,瞬间急转直下,变作了笑意温存。

而我亦是无奈至极,顾岚待他人与我的态度与行为,简直大相径庭,沐随风悄悄地站在门外偷听,而顾岚同我的撒娇亦是被她听得一干二净,她蔫不拉几地低垂着头,寻了高明月喝酒解闷去了。

而酒桌上,过至三巡,酒意微醺,沐随风同高明月胡吃海喝后便开了话茬。沐随风语带惊讶,又惋惜而凄清地同高明月叹息道。

“原本我以为我这风流佳人总算有机会了,为何天如此对我!”

高明月尚未深醉,便如同看着傻子般望向喝醉的沐随风,眼底复杂。却也不知如何开口,直到斟酌清言辞,才将话丢了回去。

“怎么?”

“本来我以为能够成就人生美事,顾岚失忆后我总算得来良机,唉……可是,天不由人啊!”

高明月满头雾水,只能静静地望着沐随风继续自说自话。

“?”

“珞曦与顾岚我怎么着也能得来一个罢?”

高明月现下确认,沐随风是喝醉了,要么便是疯了,简直丧心病狂,病入膏肓,痴人说梦。冷冷地哼了一声出口,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淋得沐随风个完完整整的透心凉。

“嘁,顾岚?你敢?珞曦?除非顾岚死了,你是她,不然你是做什么春秋大梦呢?快醒醒。”

“……”

沐随风非常委屈,可是,委屈便委屈了,现下我正打算同顾岚去街上逛逛,管不了这些鸡毛蒜皮之事,而这一场游玩便又是另一般景色了。

上一篇 2023年1月22日 pm5:39
下一篇 2023年1月22日 pm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