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相天成(尹栎花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魅相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很多网友对小说《魅相天成》非常感兴趣,作者“偷白”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尹栎花玥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第一章:天朝三十六年,天阴,乌云遮天亥时,一大队人马将长胜将军府围了个水泄不通,步兵手举棍粗的火把,瞬间火光烛天,士兵皆脸色严峻,手持阔刀,等待号令“给我拿下,一个都别想逃!”带队之人身形魁梧,跨骑黑色骏马,身披金装盔甲,此人正是天朝长胜将军宋峘的副将黄忠,此人一双吊角眼,眉眼之间有一股阴鸷的狠厉————————————-丑时,漆黑的夜色,城外……

小说:魅相天成

作者:偷白

角色:尹栎花玥

热门网文大神“偷白”的新书《魅相天成》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快追上去,他们跑不远的,将军下令,畏罪潜逃者,全部格杀勿论!”丛草杂生的山路上,一队人马正在追捕潜逃的宋峘妻子尹玉心与其年仅五岁的独子宋狄,他们手中高举火把,分散各处正四处搜寻着两人的身影。而在不远处的草丛里,一名华衣美妇嘴角噙血,唇色苍白,她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儿子,眼神紧盯着不远处的火光,因失血过…

魅相天成

第1章 逃亡 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天朝三十六年,天阴,乌云遮天。

亥时,一大队人马将长胜将军府围了个水泄不通,步兵手举棍粗的火把,瞬间火光烛天,士兵皆脸色严峻,手持阔刀,等待号令。

“给我拿下,一个都别想逃!”

带队之人身形魁梧,跨骑黑色骏马,身披金装盔甲,此人正是天朝长胜将军宋峘的副将黄忠,此人一双吊角眼,眉眼之间有一股阴鸷的狠厉。

————————————-

丑时,漆黑的夜色,城外道安山上。

“快追上去,他们跑不远的,将军下令,畏罪潜逃者,全部格杀勿论!”

丛草杂生的山路上,一队人马正在追捕潜逃的宋峘妻子尹玉心与其年仅五岁的独子宋狄,他们手中高举火把,分散各处正四处搜寻着两人的身影。

而在不远处的草丛里,一名华衣美妇嘴角噙血,唇色苍白,她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儿子,眼神紧盯着不远处的火光,因失血过多,美妇身体已止不住的颤抖着,她知道她坚持不了多久了。

此女子正是刚从长胜将军府潜逃出来的宋夫人尹玉心,此前在军队围剿将军府时,夫君宋峘就命心腹将她母子两人送出了府。

母子一路逃命,却不料半路被截杀,那些护着她们逃跑的人悉数丧命,为护住怀中的儿子,她亦不幸背部受箭,命不久矣。

终究还是逃不过,她恨啊,恨皇帝有眼无珠听信谗言,恨黄忠这阴险小人背信弃义卖主求荣,枉她夫君一直忠直,忠君护民,从无怨言。

“那边也看仔细了,那女的中箭受伤了,不可能走远的,都给我仔细看清楚了。”为首的人大声喝道,只要抓到宋将军的妻儿,他就可以回去论功行赏了,因此格外的卖力。

漆黑的夜色加大了他们的搜寻难度,也让尹玉心母子俩多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只是这并不能维持多久时间了。

眼看着那帮人往两人藏身之处寻来了,尹玉心心知不能再坐以待毙了,她望向后方的悬崖,又看看怀中正一脸惴惴不安的儿子,心一横,做出了最后的抉择。

她紧忙脱下宋狄的外衣,又快速把身上所带的包袱打散往衣服里塞,直到塞满了,看着其大小与宋狄的身形大小差不多后,方才停下手来,这深沉的夜色正是混淆视线的最佳时机。

接着她便将宋狄往更深丛处藏匿好,泪声道:“吾儿,你要记住你父亲是天朝的大英雄常胜将军宋峘,他一生光明磊落,忠肝义胆,他是受奸人黄忠所迫才会深陷此劫,等你长大了定要为你父亲报仇!” 。

说着她便抱紧怀中的假人,义无反顾的转身向那悬崖边上跑去,为了不让人看出她怀中的是假人,她只能用尽全身最后的力量快速的往悬崖边上跑去。

“娘……”望着母亲远去的身影,宋狄只能死命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他记得母亲交代他的话,他要活下去。

“人在那边,大家快去追,人已经往那边跑了,绝不能让她跑了。”

正往这边搜寻的人看见宋玉心的身影连忙追了上去,还大声的喊着周遭的人,一时之间,所有人马皆往那方向追去。

“快追,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孩,应该就是宋峘的儿子!”领头的人见状冲在最前面,他受黄忠之命,一定要对宋家人斩草除根,特别是其独子宋狄一定不能留命。

悬崖边上,尹玉心的身前是那深不见底的深渊,她背后正是已步步紧逼的大队人马,她眼神悲泣,泣声道:“夫君,我带着儿子来与你相聚了,你等我们,等着我们……”

说完她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纤瘦的身影即刻消失在那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之中。

带头之人行至悬崖边上一望,这悬崖陡峭,又深不见底,这不要说人了,连粒沙下去都得粉身碎骨,这除非是神仙来救,否则必死无,况且这么多人看着她们跳下去的,再怎么样都假不了的了。

于是他就心安的回去复命了:“从这里下去,必死无疑,绝无生还的可能,我们回去禀报黄将军,宋贼一家已尽数身亡!”

“遵命!全数撤退!”

待一大帮人马悉数离开后,宋狄小小的身子才从深丛之中慢慢的爬了出来,他拖着麻痛的双脚,朝着母亲跌落的方向跪拜磕头,即使磕到额头已在渗血,他都不愿停下……

等再抬头之时,他眼中已无了泪水,眼底只有深深的仇恨,“娘,我会好好活下去,有朝一日,我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我会带着他们的头来向您祭拜,您在天之灵可要好好的看着!”

宋狄拜别了母亲之后便装作乞丐一路乞讨出了城外却正巧遇上正从青山寺祈福归来的太子妃等人。

太子妃见他小小年纪做乞讨之事心生怜悯,便将他招来问话,“你多大了呢?”

“回夫人话,我叫尹栎,今年七岁。”当时的宋狄已知自己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所以为自己改了个新名字,取母亲的姓,字栎。

他还把自己报大两岁,他身材随父肩宽腿长,看起来要比一般的小孩高大许多,加上经历此事眉宇之间已没了孩童的天真,因此报大两岁也无人看得出来。

太子妃美目端详着眼前的男孩,又想起家中那两个宝贝儿子,想着其与爱子年龄相仿,便将其带回太子府里与儿子做小玩伴了。

————————————-

天朝三十六年,发生了一件震惊朝野的大事,二皇子被查出有谋反之心,在一连串辩无可辩的确凿证据面前,二皇子一脉也被连根拔起,那些先前拥护二皇子的党羽皆受牵连,霎时间,京城地动山摇。

而此时的朝廷之上,庆元帝赵崇正眉头紧锁的坐卧在龙椅上,眼里满是愤怒和痛心,朝堂之下人人自危,皆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朕平日里待他们不薄,为何他竟有此狼子野心……”庆元帝双手抚摸着龙椅上的錾金龙头,看似发问,实则感慨,一夕之间他接连失去了最疼爱的儿子和最看重的臣子,又怎能不痛惜呢。

朝下的高太师看着皇帝还对那两人留着慈心,忙上前道:“皇上仁慈,只是乱臣贼子不值得圣上的怜悯!”

庆元帝原本还在忆往,一听到乱臣贼子这四个字又即刻冷了脸,眼中再无一丝怜悯,双目冷冽的巡视着满朝噤若寒蝉的文武百官,随即又叹了声气,

“罢了,这事既已发生,朕也只能自认识人不清,以后天朝再无二皇子,再无长胜将军,你们这些活着的人都给朕好好看清楚了,这就是有以下犯上的下场。”

为首的高太师一听这话连忙跪下表忠心,“皇上圣明!臣等绝无二心,望圣上明查!”

“皇上圣明!”其余官员见证纷纷效仿,以表忠心,恐被庆元蒂疑上,便落得跟二皇子和宋将军一门那样的下场。

朝下,高太师趁机进言:“皇上,此次幸亏黄副将军及时发现二皇子等人的异举,才让他们悉数落网,黄副将军此次功不可没呀。”

庆元帝沉思片刻后,下令道:“此次黄忠黄副将军护主有功,论功行赏,则日起,封其为天朝的大将军!”

至此,二皇子一案便正式落下了帷幕。

————————————-

天朝四十一年,夏,天晴,太子府。

一粉雕玉琢的小奶娃正摇摇晃晃的跟在一冷面少年身后,奶声奶气的唤着前方的少年:“栎哥哥!栎哥哥你等等我呀!”

少年任由身后的奶娃娃怎么呼唤,依旧步伐不停,直至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奶娃娃被绊倒在地的声音时,他方才无可奈何的停下了脚步。

少年转过身去,果然又见那奶娃娃已经趴在地上,浑身脏兮兮的望着他,一脸无辜的吸着翘挺的小鼻子,带着哭腔却装作很坚强的样子,“栎哥哥……我不疼哦,玥儿没有哭哦!”

“唉!”少年只能无奈的过去把奶娃娃抱起身来,轻柔的拍拍他身上的灰尘,“你说你不在府里好好待在,跟着我出来作甚?”

奶娃娃吸着鼻子可怜兮兮的抱紧少年高挑的身躯,“玥儿想要跟着栎哥哥一起去练武嘛!”

少年被奶娃娃的话逗笑了,他直接把人抱怀里转身回去了,“你还小,要练武还早呢,还是乖乖回去院里待着吧。”

“我不要回去,我要打坏人!”奶娃娃一脸抗拒的在少年怀里扑腾着,但由于两人体型差距悬殊,少年还是轻而易举的就将人抱了回去。

此时的奶娘也已寻了过来,见状连忙伸手接过少年怀里的奶娃娃,对少年道:“阿栎,小少爷由我看着就行,你快些去吧,迟了小皇孙要怪罪的。”

“我知道,我这就赶过去。”少年说完头也不回的的离去了。

“呜哇哇……栎哥哥不要扔下我,玥儿也要去啦!”奶娃娃,也是奶娘口中的小少爷花玥在其怀里哭得撕心裂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生离死别的大事呢。

“小少爷,阿栎只是去陪小皇孙练武,晚上就回来了哦,你要是再哭闹,等下被皇长孙殿下知道了可不好了哦!”奶娘边哄边把他抱了回去,似乎对这种场景已经习以为常了。

“玥儿知道了!”小花玥不情愿的被奶妈抱了回去了,这孩子平时最怕的就是大表哥赵熠,只要奶娘一提他,小花玥总会收敛一些。

花玥从小就被抱来太子府养着,因其身份比较特殊敏感,在这太子府也是并不受重视,唯一的姑母太子妃花艳琴更是对其漠不关心,因此府里的人都以小少爷做称呼。

太子妃,也就是花玥的亲姑姑花艳琴,曾是天朝第一美人,嫁入皇家十余载已为皇家诞下了两个皇子。

大儿子皇长孙赵熠,虽年仅十五,却与其父一般性情温和,性格温润如玉,现如今也是庆元帝最宠爱的长孙,其风头甚至盖过了其父赵祖望太子。

庆元帝如今身体健朗,再执权个一二十年度不在话下,因此才会有了二皇子安耐不住做出造反之举来。

对比二皇子,大太子赵祖望性格温厚,不争不抢,虽已过而立之年,依旧一心辅佐圣上,从没有越界之举,因此才能一直稳保太子之位。

花太傅也是看中了太子的稳重和性格仁厚,才会把大女儿花艳琴嫁与他,在经过二皇子之事后,他只能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对的。

只可惜花家注定要有此一劫,在二皇子一事中,他唯一的儿子花礼纾就不幸牵连其中,最终皇帝看在花太傅教导太子有功的份上,只是把花礼纾与妻子周氏赐死。

念其长姐贵为太子妃,亦与此事无牵连,因而并未赐死花礼纾尚在襁褓中的独子花玥,也算为花家留下最后的血脉,只是命其终生不得再科考,不得入朝为官。

经一此事,原本已经告老还乡的花太傅也因此一病不起,最终撒手人寰,因此花玥也只能由唯一的亲人花艳琴接过来抚养了。

————————————-

转眼间尹栎来到太子府已经五年了,这五年里他时刻不敢忘记自己身上背负的血海深仇,他也深知自己一定不能暴露身份,为此一直低调行事,不敢有太过外露的举措。

在这五年里,他沉默寡言,只做自己的分内之事,不仅陪大皇孙读书,还要陪二皇孙练武,更要时不时的兼职带奶娃子……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冷脸哪里就入了小少爷的眼了,无论自己多么冷脸相待,小少爷花玥始终不怕他,还极爱黏在他身边,怎么无视他都没用。

自己曾去找过太子妃,岂料太子妃对其唯一外甥的事情并不上心,于是他只能去找花玥最怕的皇长孙大表哥赵熠,没想到这位更甚,直言让他什么事都依着他便是了。

为此狄栎只能无奈的担下了这第三份兼职,带奶娃,他想着只要坚持个两三年,只要等这奶娃长大了,知道他并不有趣后,说不定就会不再缠着他了!

然而等阿等,等到了奶娃长成了容貌倾城的少年郎,十年过去了……

他身后的小尾巴只是变成了大尾巴而已,不止没摘掉,反而还越粘越紧了。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4:03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