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玥萧奕(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免费阅读无弹窗_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南宫玥萧奕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长篇武侠修真小说《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男女主角南宫玥萧奕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南宫玥”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本世子这不都是为了力求逼真吗?黄毛丫头一个,你以为本世子会吃你豆腐啊!”萧奕忍痛不满地道“什么吃,你要吃了我!”南宫玥的演技显然技高一筹,可爱的小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惧的神色,眸中满是绝望地看向了床上少年,低泣着,“哥哥,救命啊,我要被恶鬼给吃了”萧奕伸手在南宫玥细软娇嫩的脸上掐了一把,发出恶心的笑声:“嘻嘻嘻,好软,好白,像个大白馒头,尝起来味道一定不错”说着,他附身低下了头 ……

小说: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作者:南宫玥

角色:南宫玥萧奕

《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南宫玥”。《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内容概括:与大夫隔桌而坐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妇人,正单手捂着肚子,满脸痛苦。“别担心,只是普通的腹泻。”小李大夫沉吟一下,拿过一张黄麻纸,提笔便写,“桂枝,仙鹤草,六神曲,干姜,茯苓,地阴厥……”小李大夫正欲放下笔来,一道清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这药方开得有些不妥!”小李大夫惊了一下,同样,旁侧听闻的人也…

重生后每天打脸白莲花

第9章 又见镇南王 免费在线阅读

这是一家位于王都中心的药铺,老字号,口碑佳。

药铺中,几个伙计正在整理着药材,晒干的药材散发出浓浓的草药味,让南宫玥不由眷恋地嗅了嗅,想起了外祖父家。

药铺的门口,大夫坐在一张方桌后,正为病人搭脉。
他看来年纪不大,应该不到三十。

与大夫隔桌而坐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妇人,正单手捂着肚子,满脸痛苦。

“别担心,只是普通的腹泻。”小李大夫沉吟一下,拿过一张黄麻纸,提笔便写,“桂枝,仙鹤草,六神曲,干姜,茯苓,地阴厥……”

小李大夫正欲放下笔来,一道清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这药方开得有些不妥!”

小李大夫惊了一下,同样,旁侧听闻的人也投去好奇的目光,只见一个身材娇小的小姑娘不知何时站在方桌边。

眼看着后方排队的病人和围观的百姓交头接耳,小李大夫心下更为不悦,嘲讽道:“哪来的孩子,竟胡乱说话!”

南宫玥本只是随口一说,不打算和他过多纠缠,只是她身旁的安娘却容不得自家小姐被人轻视,“既然我家三……珊儿说你这药方不妥,这药方定是不妥。”

安娘对南宫玥的信任盲目而毫无条件,让南宫玥心中暖暖的。
,“安姨,不必与他多言,我只是说出我的看法罢了。”

说罢,满不在乎地一笑,转身便要走进药铺。

她这么说让小李大夫心中越发怀疑她是特意来砸场子的,气呼呼地一把抓住南宫玥的胳膊,怒道:

“小姑娘,你既然说我的药方不妥,你有什么证据?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便是你故意想要诋毁我们药铺的名声!”

小李大夫此话一说,围观的百姓大都也觉得这小姑娘不过八九岁的模样,怎么可能懂医术,定是来闹事的。

南宫玥没兴趣对着不相干的人证明自己,淡淡地说道:“随你信不信!”

小李大夫脸色一沉,还想说什么,却听一个不耐烦的男音道:“小丫头,你到底进不进去啊?”

那声音明显属于少年,悦耳却又掩不住浮躁。

话音刚落,他们身旁已经多了一个十一二岁的紫袍少年,此刻明明是初春,天气微凉,那少年手里却装模作样地拿了一把纸扇。

南宫玥不敢置信地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少年,她瞳孔猛缩,第一次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面如纸色。

怎么会?!竟然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竟然是萧奕!

萧奕,镇南王嫡长子,他出身显赫,刚出生即请封为世子。

十五岁被作为质子送入王都,三年后擅自离开王都下落不明。
镇南王大怒,上折削他世子之位,请嫡次子为世子。

旭和二年,早已被大家淡忘的萧奕重回南疆,他单枪匹马,闯进镇南王府,当着父亲的面斩下了弟弟萧栾的头颅,随后又将父亲一剑刺死。

他血洗镇南王府,以雷霆之势掌控了南疆兵权。

此后,萧奕更是手掌南疆,占地为王,对大裕王朝没有丝毫的臣服之心。

前世,她为了报仇,与野心勃勃的萧奕合作,最终覆灭了韩凌赋的皇朝。

她完全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他。

南宫玥还在发怔,萧奕已然把脸凑到她面前,好看的眉头一皱,催促道:“小丫头,你哑了啊?你到底进不进去啊?”

“阿奕,人家小妹妹进不进去关你什么事啊?”萧奕的身侧站着一个比他大两三岁的少年。

此人南宫玥也认得,乃是兵部尚书的次子,陈渠英,也是萧奕的好友。

“她在这里挡道就关我的事。”萧奕没好气地说着,听得周围的人一头雾水。

小李大夫以为他要抓药,赶忙道:“这位公子,若是想要抓药,请里边请。”

他礼貌地做了个请的姿势,却谁想对方竟理直气壮地答道:“我不是来抓药的。”

南宫玥一点也不想知道萧奕是来这里干什么的,更不想跟这个头顶上写着“麻烦”二字的家伙搞在一起。

南宫玥正欲离去,却被萧奕拦住,“不许走,你不是要进去的吗?”

“谁说我要进去了?”南宫玥往前又迈了一步打算绕过他,同时示意安娘跟上,“安姨,我们走。”

可是那小李大夫又挡在了她前方,“不行!你不能走!若是你说不出药方哪里不妥,便是你蓄意破坏我们药铺的声誉,你必须道歉才行!”

几人的争执引来越来越多围观的百姓,声势也算是颇为壮观。

这时候,从药铺里走出一个老者,他身穿一袭细布的灰袍,头发与胡子皆花白,脸上布满皱纹,嘴角带笑,看来非常慈祥。

“文成,这是怎么回事?”老者缓步踱出,淡然地扫视了周围一圈,目光定在小李大夫身上。

老者显然积威甚重,他一出现,那小李大夫就气势全无,赧然地退了一步,恭敬地说道:“爷爷,这小姑娘说孙儿开的药方不妥。”

他的医术皆继承了祖父,怎容他人质疑!

相比小李大夫,老者淡定多了,兴味地打量南宫玥一眼,却见南宫玥不卑不亢地与他对视,精致的小脸有几分不符合年龄的淡然。

老者眼底的兴味更重,道:“文成,把药方给我看看。”

小李大夫立刻将那张药方递给了老者,老者只是随意地瞟了一眼,便已心中有数。

“药方倒是中规中矩。”老者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点点头,跟着朝南宫玥看去,笑道,“小姑娘,你如若能开出更好的药方,我便让你免费抓药,如何?”

此话一出,围观的众人惊讶不已,莫非这小姑娘还真的能开出更好的药方不成?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