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温南枳宫沉全本在线阅读_温南枳宫沉完整版阅读

小说叫做《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是作者“温南枳宫沉”写的小说,主角是温南枳宫沉。本书精彩片段:温南枳是被消毒水的味道刺激醒的,脑袋经过多种记忆的冲击,她立即趴在床头开始呕吐了起来因为动作幅度太大,又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得她直接皱起了眉头,一把捂住了腰间,这才发现腰上都被绷带缠了起来她捂着伤口,还是忍不住的一阵又一阵的恶心“呕……”明明什么都吐不出来,还是头晕胸闷病房门被人推开,白色的身影立即冲了过来,将温南枳扶了起来“南枳,哪里不舒服?”顾言翊拍了……

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温南枳宫沉

角色:温南枳宫沉

热门新书《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温南枳宫沉”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顾言翊听完后,一改温柔的神色,脸色都阴暗了下来。“宫沉他确定林宛昕就是那个女人了?”顾言翊不动声色的看着金望。金望被顾言翊看了一眼,顿时觉得冷冰冰的,小心道,“大致上已经确定了,不过我总觉得奇怪,所以还在调查。”“宫沉这样做,把南枳放在什么位置?”顾言翊不悦道…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第35章 防备 在线试读

温南枳听闻忠叔叫她远离林宛昕,不由得愣了一下。

忠叔不像是随意评价别人的人,但是他对林宛昕似乎并没有什么好印象。

温南枳再想询问忠叔的时候,忠叔已经缓步下楼了。

温南枳跟着忠叔走到客厅门外,听到金望正在对着顾言翊解释什么。

顾言翊听完后,一改温柔的神色,脸色都阴暗了下来。

“宫沉他确定林宛昕就是那个女人了?”顾言翊不动声色的看着金望。

金望被顾言翊看了一眼,顿时觉得冷冰冰的,小心道,“大致上已经确定了,不过我总觉得奇怪,所以还在调查。”

“宫沉这样做,把南枳放在什么位置?”顾言翊不悦道。

“这……”

金望刚开了一个口,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温南枳和忠叔,立即闭上了嘴。

“南枳小姐,以后你别枉做好人,林宛昕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金望对温南枳已经放下了戒心,忍不住提醒温南枳小心林宛昕。

这是温南枳一天之内第二个人让她小心林宛昕。

但是她回想林宛昕的种种,完全不觉得林宛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林宛昕哪怕是听到宫沉的名字,都抑制不住眼底的倾慕,这是骗不了人的。

林宛昕非常的喜欢宫沉,这种感觉通常是骗不了女人的。

至于其他事情,温南枳细细想着,也想不出所以然。

“金助理,顾医生,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温南枳望着两人特别小心的询问。

顾言翊皱眉沉默,显然是觉得这件事很难开口。

金望则是觉得不方便透露太多宫沉的私事,毕竟在飞机上因为药物的关系,对一个女人做这种事,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不然也不会一直让他暗中调查了。

“没事,就是宮先生觉得林秘书像一个熟人。”金望胡乱的扯一通。

温南枳点点头。

忠叔去叮嘱厨房的人准备午餐的时候,温南枳就跟着忠叔去帮忙了。

路过楼梯的时候,她不由得往上看了看。

他们为什么都要防备林宛昕?

……

林宛昕察觉身后的门被温南枳关上后,便从宫沉的怀中抬起头。

“对不起,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我只是很担心你。”

林宛昕松手,局促的坐在床边,低垂的目光上下扫视着宫沉,并没有从宫沉身上察觉到异样。

宫沉一惯的随意慵懒,靠着枕头的上半身,衬衣扣了一半,露出紧实的胸膛,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像是醉人的毒药一样散发着。

林宛昕扯了一下自己的袖子,露出光洁的手腕,拨弄了一下手串,有意无意的观察着宫沉。

而宫沉却摸了床头的烟,无声的点了一支,夹着烟的手指抵在唇边,蜿蜒而上的烟雾隐去了他的目光。

但是林宛昕能够感觉到宫沉也在打量她。

林宛昕担忧道,“我这样来是不是让你困扰了?”

“没有。”宫沉低迷的嗓音十分的诱惑,“想来就来吧。”

意外的回答,让林宛昕掐了一把手腕上的皮肉,眼眶迅速红通通一片,像是得到了宫沉的肯定一般。

“宮先生,你没事就好,我只是……”说着,林宛昕想笑便落下了眼泪,她笑着抬手想擦掉。

宫沉却立起上半身,靠近她,夹着烟头的两指抬起她的下巴,烟雾染上她的脸颊,让她不由得迷离了双眸,烟草味中混着宫沉特有的气息。

林宛昕怔怔的看着靠近自己的宫沉,隔着几厘米的烟头忽明忽暗的热气都蔓延到了她的脸颊。

她娇羞的等待着,总觉得今天自己应该能和宫沉更进一步。

但是宫沉依旧在最后关头停了下来,只是小心的擦掉了她眼眶下的泪水,然后就看着窗外继续抽烟。

突然抽离的烟雾和热度,让林宛昕心口都跟着发冷,宫沉这个人真的看不透,那双漂亮的凤眸永远都是倾露三分保留七分,叫人心痒痒。

林宛昕的双手抓紧了床单,松开时床单黑色的床单已经因为手汗变得斑驳,皱得犹如她现在被绞紧的心。

她和宫沉之间到底差了哪一步,才让她一直靠不近他?

林宛昕看宫沉依旧看着窗外的樱树,便像无意似的提起,“南枳和顾医生是不是……看她对顾医生似乎很在意,刚才我崴了脚,顾医生扶我,她好像不太乐意,刚才还是她送我上来的,怕是不想顾医生扶我。”

林宛昕装得天真,一笑一语已经没了刚才的紧张。

宫沉愠怒掐了烟,阴冷道,“不是。”

林宛昕被这冰冷的声线惊得浑身不自在,不自然的笑笑,“那她……”

“她什么也不是,以后你会明白的。”宫沉道。

林宛昕窃喜,这么说宫沉已经把她当做了自己人?甚至是一个关联以后的人。

但是温南枳的存在,还是让林宛昕隐隐觉得不安。

温南枳留在宫家对于林宛昕而言始终是一个威胁。

……

温南枳照顾了宫沉一晚,她想去帮忠叔的时候,忠叔让她回房间休息。

一回到房间,她就踢到了早上钱慧茹和温祥美名曰来看她送的包裹。

她坐在垫子上,打开了小旅行袋,里面杂七杂八的什么东西都有。

显然是钱慧茹敷衍了事去她的房间随便拿了几样东西。

她拉出了两件旗袍,是她妈妈给她订做的,说等她考上大学,两个人穿着旗袍参加毕业典礼和开学典礼。

可惜她高三都没毕业就被送出了国,旗袍也一直叠放在她的柜子里。

包里还有一个小香炉和小木盒,几件摆设。

温南枳看到这些熟悉的东西,心底总算是有了一丝欣慰,毕竟这些东西和她妈妈都有关系。

她铺好被子,将香炉放在窗台上,从木盒里捻了一簇香点燃后放在香炉里。

闻到自己制作的香味,放松的神经,终于有了一丝睡意。

刚躺下她就睡着了,而且睡得特别的安心。

甚至梦到了妈妈,还有周瑾,她最爱的两个人都陪伴在自己的身边。

上一篇 2022年12月1日 pm10:03
下一篇 2022年12月1日 pm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