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谏鹤时延(末世:我加载了修仙服务器)免费阅读无弹窗_末世:我加载了修仙服务器巫谏鹤时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很多朋友很喜欢《末世:我加载了修仙服务器》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芜湖不喜”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末世:我加载了修仙服务器》内容概括:什么?!巫母的一番话犹如平地惊雷顾不上因为疼痛与鲜血而几近崩溃的身体巫瑕哑着嗓子问道,“巫瑕,我妈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真是,好精彩的一出戏啊,巫瑕咯咯地笑出了声,背起手绕着巫谏一圈圈的踱步了起来:“对,就是你想的那样”她顿了顿,似是在细细欣赏巫谏的表情,接着又发出一阵轻笑,“姐姐,这些年,巫夫人一直在我的身边做我的仆人,我要她干什么她就得干什么很难想象啊,堂堂巫家的大夫人,伺候起来人也是一把……

小说:末世:我加载了修仙服务器

作者:芜湖不喜

角色:巫谏鹤时延

经典热门小说《末世:我加载了修仙服务器》是大神级网文作者“芜湖不喜”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嘶——好痛。巫谏是被丧尸追杀而逃到这座工厂的。身上因为逃命而造成大大小小的伤口有数十个,严重的失血使她彻底丧失了行动力,昏倒在了这座工厂里。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里,疼痛唤醒了她因为失血过多而逐渐模糊的意识…

末世:我加载了修仙服务器

第1章 嫉妒的发狂 免费在线阅读

雷霆基地十里外的一个废弃工厂。

女人衣着光鲜,与地上鲜血淋漓的巫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呀,这不是我们亲爱的姐姐吗,许久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狼狈了?”

巫瑕神情动容,仿佛当真十分心疼地上的人一般。

然而在隐蔽的视角里,巫瑕低头望着巫谏的的眼神却带着明显的嘲讽与快意:

巫谏啊巫谏,你不是一直以来都瞧不起我这个私生女吗?

瞧瞧你现在的样子,真不知道到底是谁更可悲啊。

*

嘶——好痛。

巫谏是被丧尸追杀而逃到这座工厂的。

身上因为逃命而造成大大小小的伤口有数十个,严重的失血使她彻底丧失了行动力,昏倒在了这座工厂里。

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里,疼痛唤醒了她因为失血过多而逐渐模糊的意识。

是谁?

巫谏艰难的睁开眼,眯着眼睛向声音来源望去。

此时巫瑕正挂着悲悯天人的神情,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的好妹妹啊。许久不见,你的笑还是这么恶心。”

这一句话耗尽了巫谏的最后一点力气。

此刻她彻底地瘫倒在地,嘴角勾起地轻笑,是对巫瑕明晃晃的嘲讽。

又是这种笑,都这样了,她凭什么还能对我露出这样的笑?

曾经无数次在巫瑕拼命证明自己时,巫谏总是那样笑而不语的着望她。

好像在说:巫瑕,你就是一个身份卑贱的跳梁小丑,永远登不上大雅之堂。

本就内心不忿的巫瑕收起她那拙劣地表演,两手紧握,将长长的指甲刺进了肉里。

本来算得上娇艳的面孔此刻变得十分扭曲。

“巫谏,你凭什么,你不就是仗着一个好出身才能这么傲?如果我有你的一切,我会做的比你更好!

从小到大,私生子这三个字如影随形,我知道,所有人都瞧不起我,可是那又怎么样?

我还不是成了你名正言顺的“好妹妹”,你的父亲,你的未婚夫,你在巫家的一切现在都是我的!我才是赢家!”

巫瑕大声说诉说着自己多么的成功,然而巫谏听到后只觉得她可悲:

“巫瑕,你就算有了异能,你也还是那副不值钱的假样。

你瞧,就算你拥有一切,你还是发疯的嫉妒我。”

巫谏的话犹如一根针,狠狠扎进了巫瑕本就空虚的内心。

她收起脸上的放肆的笑,心底对巫谏的恨意如海水涌来,似是要将她彻底溺毙。

是啊,十年了,她依旧每天都活在巫谏的阴影下。

巫瑕不明白,为什么明明现在她是雷霆基地的高阶异能者,而巫谏只不过是一只没有异能,被巫家和未婚夫抛弃的丧家之犬。

可她还是能从身边人的只言片语中读出他们对巫谏的怀念,更让巫瑕妒火攻心的是。

无论是自己爱而不得的那个人,还是自己的枕边人,心心念念的永远都是她巫谏的名字!

想到这,巫瑕的神色更加扭曲了,她将身体靠近巫谏,一把抓起了她的头发。

原本还算甜美的嗓音此刻却格外阴狠:

“巫谏,你还当你是那个呼风唤雨的巫家大小姐吗?

这十年里,你就像一只阴沟里的老鼠一样,东躲西藏,活得甚至不如我的一条狗!

你知不知道,我要是想杀你真是比捏死一只蝼蚁还简单。”

巫瑕歪了歪头,另一只手轻轻的捏起了巫谏尖细的下巴:

“知不知道你为什么还活着?

那是因为我就喜欢看着你披着巫家大小姐的皮,却要打断脊梁,折断膝盖,没脸没破的苟活。

你说要是老爷子知道他最为看重的继承人是这个样子,当初会不会后悔没有选择我啊?”

巫谏没有说话。

在末世刚降临时,她还会觉得悲愤,觉得不公,她不明白为何苍天无眼,独独不给她进化的机会。

可现在的她心底犹如一潭死水,巫瑕不痛不痒的话掀不起半点波澜。

巫谏还是巫谏,那个被巫老爷子寄予厚望的继承人,还有着属于巫家嫡系的傲骨。

她必须活着,哪怕活得毫无尊严她也不能死!

因为她要找到母亲,那个因为选了没有异能的女儿,而被巫家抛弃、被丈夫抛弃的可怜女人。

*

这十年里巫瑕不知道给巫谏下了多少绊子。

这些巫谏都清楚,但她不在乎。

只一事巫谏想不明白,巫瑕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或者说,出现在她的面前。

巫谏睁开眼睛,目光冷冷地锁定着面前这个面目扭曲的女人。

鲜血脏污的了她的面孔却给她的气质平添了一份肃杀。

巫瑕被巫谏的目光盯住后,有一瞬间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不可能!

巫瑕在心中呐喊,她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异能的废物。

巫瑕在心中极力地安慰着自己,但眼底却赫然染上了浓厚的杀意,巫谏不能留了!

工厂十分空旷,静谧的有些诡秘。

只见巫瑕抬起右手,原本空无一物的半空中浮现出一道寒光。

微蓝的冷气一圈一圈的萦绕着,渐渐形成了一把冒着寒气的冰刀。

那冰刀通体通透,呈现出蓄势待发的状态。

想到今天要做的事,巫瑕的心脏因为过度的兴奋而急速跳动着。

她收紧了自己扯着巫谏的头发的手,将人拉到面前:

“巫谏,你知不知道你要死了,我放你活了这么久,你也该知足了吧?”

见巫谏仍不说话,巫瑕也不恼,一把将人甩开。

转动着手里冒着寒气的冰刀,手一挥,冰刀直入了巫谏的手掌,将她硬生生地钉在了地上。

“啊——”钻心的疼痛使得巫谏叫出来声。

此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道撕心裂肺的叫喊:“安安!”

安安这个名字,巫谏已经很久未曾听过了,她心头一紧,往声音来源处望去

妈!

*

巫谏的母亲也姓巫,叫巫凝霜。

巫家是大家族,成员众多,巫凝霜是巫家的一个偏远支系的女儿。

巫谏望着来人只感到不可思议,末世十年,她找人找了也近十年,母亲怎么会出现在这?

她赶忙望向巫瑕,从巫瑕得意的笑容里,她知道母亲的出现一定和巫瑕有关:

“我妈怎么会在这,巫瑕,你想干什么?!”手掌传来的疼痛使得巫谏的声音变得无比虚弱。

但是她顾不了那么多,仍然强撑着身子质问道。

“哈哈哈,巫谏,我真想拿个镜子让你看看,此刻的你到底有多可笑。

你不是傲吗?你不是骨头硬吗?

怎么,想不通为什么你妈会在这啊?当然是我引她来的啊。”

巫瑕得意的声音刺痛了巫谏的神经,她心中有疑虑,但此刻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巫瑕显然是不会放过她的。

她对着不远处的巫母喊道:“妈,别管我,你快走!”

然而此刻的巫母已经彻底崩溃,好不容易看到自己的女儿,她是不可能抛下女儿一个人走掉的。

望着浑身是血的巫谏,巫母哭喊道:

“巫瑕,你不是说只要我听你的话,你就不会伤害她吗?你快住手啊!”

上一篇 2023年1月22日 pm4:08
下一篇 2023年1月22日 pm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