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先生的追妻日常林璟舍南舍北vn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璟舍南舍北vn)安先生的追妻日常最新小说

林璟舍南舍北vn是现代言情《安先生的追妻日常》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快到月底了,咱们科又要忙起来了”“唉,这行的哪有自己时间,你还好,有个得意门生帮着你”“林璟好是好,就是还得多练练,你徒弟袁呈也不错,也挺稳重的”“你就得意吧你,得了这么个能干的徒弟还卖乖”“….”外头两人谈话的声音一点点的传进里头的某一个厕所里,不一会儿就让水声哗啦啦盖过去林璟倚在后头眼意淡淡,但心里温暖的很,她的师傅会当众人的面狠狠批评她,但在背后说起时,从来不会说自己一声不好……

小说:安先生的追妻日常

作者:舍南舍北vn

角色:林璟舍南舍北vn

热门小说《安先生的追妻日常》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舍南舍北vn”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公是公,私是私,她分得清。林璟脚步刚踏进肾内科这一楼层就感觉到了压抑,她没有低头,而是平淡的向前看所以能感受到周围人投来的目光。好在林璟素来打卡的早,医院走廊上也没有几个人。只是有个小护士的目光实在令人头皮发麻,光没和她对视自己就能感受到这个目光打在身上的复杂性,所幸….林璟脚步慢下,转头向那个…

安先生的追妻日常

第7章 新朋友 老朋友 以及坐在他腿上的女朋友 免费在线阅读

林璟用冷水清醒了下脸,被昨晚院长的温暖环绕着陡然忘记了昨天下午她在医院的闹事。

她快速洗漱完,喝了杯水就出门。

闹事又怎么了?工作还得照常干,工资也得照样拿。

她倒不会避讳,觉得没脸,不好意思再去医院想要过几天的这种想法。

公是公,私是私,她分得清。

林璟脚步刚踏进肾内科这一楼层就感觉到了压抑,她没有低头,而是平淡的向前看所以能感受到周围人投来的目光。

好在林璟素来打卡的早,医院走廊上也没有几个人。

只是有个小护士的目光实在令人头皮发麻,光没和她对视自己就能感受到这个目光打在身上的复杂性,所幸….

林璟脚步慢下,转头向那个小护士看去,眼神凌厉寒冷。

护士见此不自觉的颤抖了下慌忙移开视线低头捣鼓着瓶瓶罐罐。

林璟没有收回目光而是继续注视着她,脚步越来越慢,护士轻咳了一声缓解尴尬,她用余光撇到林璟还在注视便灰着脸转身去配药室了。

周围人见状也都纷纷收回目光低头不约而同的干着手上的活计。

平常的话科室内的医生都是林璟第一个到的,今天袁呈却早早的坐在椅子上了,有点破天荒。

“师兄。”林璟一边换着褂子一边叫了他一声。

一直盯着电脑手托下巴的袁呈刚回过神来,他松了口气应了声,倚在后面,手掌搓热捂了捂脸,一副疲态。

林璟照常的给成老师傅煮上茶水,给手消了毒就坐在椅子上开始办公。

袁呈看她一来就认真沉浸的模样不免有些好奇。

平淡如水,事不关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林璟停下笔稍一侧仰喝水时正看到袁呈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怎么了师兄?”

“噢,没事。”袁呈收回自己的目光夸道:“只是越来越佩服你了。”

林璟笑了声,顿了片刻道:“师兄,你总说佩服我,到底佩服我什么呢。”

她这语气听着更像是陈述,不像是真的想知道袁呈佩服自己什么。

袁呈半晌后才说:“昨天的事没有影响到你吧?”

“没有。”林璟回答的平淡,没有仓促没有顿卡,像是在回答一个平常的问题一样。

“你走了之后王瑜一直在哭,说你不尊重人,处处爱和她作对。”

林璟没有回答,她侧着头,袁呈也看不到她的表情。

“她那天下午哭的还挺伤心,这是我和她工作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她这么难受,可能真是有委屈事吧。”

“你也是刚来没多久,她可能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这个局面,所以你多担待一下她。”

袁呈说这些话时眼睛一直凝视着林璟,直到说完她都没动静。

他在此尴尬的气氛当中低眼抬眼了好多次,第一次有了外头护士流言说道的那种体会,林医生冷起来跟一块冰一样。

袁呈喝了口水压压嗓子干哑的感觉,被林璟这么一冷,他觉得自己接下来说话都要说不自然,怕是会顿顿卡卡。

他在心里演示过很多遍之后开嗓:“王瑜因为昨天的事请假了,也是,最近她这一个月来整日加班忙活压力肯定不小。你要是心里也不舒服也可以请假,这个科室咱仨都是公平竞争考进来的,不用这么累。”

陡然间林璟放下笔,袁呈脸肉一跳,等她开口,可林璟接着又拿出文件夹来低头继续看着,一副不打算说话的样子。

袁呈抿了抿嘴,心里犯着嘀咕,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师妹是怎么想的,他又扫了眼林璟见她还是没有反应便想作罢。

他收拾收拾起身准备去查房,走到门口时林璟站起也朝门口方向走来。

“噢,要出去?”袁呈不自觉的扯了句话。

“嗯。”林璟淡淡应了声,率先打开门出了科室,袁呈在后面看了她两眼自顾叹了口气走在她身后。

“我知道昨天下午的事你肯定不舒服,等王瑜好些了你俩再….”

“师兄。”林璟停下脚步,回头叫了他一声。

方才在科室内,她的冷淡已经表明了态度,本来想着沉默沉默就过去了,可是谁让她的师兄对她一直不依不饶。

“你与王瑜相处时间长感情好些我知道,但我也是要在东协干下去的人。”林璟的语气不见一丝波澜,她眼里像是迷了层雾霾,什么也看不清。

她说完便转身离去,周围人群泱泱,护士病人来回匆忙穿梭,林璟身处其中就像是隔了一层膜,将她与周遭人群隔离,清冷淡漠的有些格格不入。

整个人影越来越模糊,最后消失在走廊尽头,只身一人。

“大爷,您好些了吗?”林璟稍稍提高了音量俯身问道。

床上的是个面目蜡黄消瘦的爷爷,脸上皱纹深的如同沟壑,脸容消瘦,整个人气息微弱。

“你…你是…”爷爷发出吱哑细弱的声音。

“老头子,这儿是医院!”陪床满头花白的老太太趴在他耳边喊道。

“哦..医,医院…那出..出…”

“不出院!你刚进来,等你身子好了我们才能回家!”

林璟用手灯照了照他的眼眶思虑着,“奶奶,你平常多跟他说说话,让他清醒一些。我看他意识还是有些模糊。”

“好嘞好嘞,谢谢你啊林医生。”老太太满脸感谢笑的看不见眼。

“再没什么其他大问题了,出院后好好休养。”林璟说着把手灯放进口袋里,抬手顺便给他整理整理吊瓶,老太太见此起身感叹道:“哎哟你年纪轻轻的就当上这里的医生可真好啊,我家里也有个跟你一般大的孙女。”

“是吗。”林璟随口回了句。

“哎呀可惜是个不成器的。像你这样的医生,家里人定是是得骄傲的不得了吧!”老太太说罢又多看了几眼林璟。

林璟淡淡一笑,家人不知道,反正院长挺骄傲的。

待林璟查完病房写完报告,也快临近下班时间,也不知道今天这肚子怎么回事,总想着吃碗热乎的,带汤水的那种。

可能是天气越发冷了,自己总喝凉水肚子终于是发出了抗议。

也好,她正好想出去透透气,林璟披上大衣,拿着手机就出了医院的门。

医院周围推着小车卖东西的不少,人烟袅袅,只是大多都是什么糖葫芦烤地瓜。

林璟走过一条小道,侧头看到马路对面有卖馄饨的,还真正巧,看到这俩字顿时觉得自己有胃口了,刚想过马路就听到后头有人喊她。

“林璟!”

林璟回头,除了揣着兜子往前走的人自己也没看见谁喊啊。

正当自己以为听错准备回头继续走时,左肩膀被重重拍了一下。

“林璟!”

一个活脱俏皮眉眼弯笑的女孩站在她跟前,身着粉色大褂,头发卷着大波浪。

“林璟…林医生,你不认得我了?”女孩紧紧握着她的手问道。

林璟看着眼前这个女孩,脑子一时间发懵,眼前人熟悉是熟悉,就是,记不得名字了。

她动用所有脑细胞回忆着,硬生生的想着,过了好半晌她都没记起眼前人的名字。

她又仔细的看着这姑娘的俏皮的眉眼,这才跟陈旧泛黄的记忆对上了号。

“郑芷?”林璟不可置信的又不确定的问了句。

眼前女孩使劲推了下她额头一副委屈的样子说:“有必要想这么久吗?”

“郑芷?真的是你?”林璟眼睛一亮,她有些惊讶看着她好半会儿没说上话来。

郑芷没有顾及她惊讶的样子,拉着她就往前走一边还说道:“我打听到你在东协上班,所以想着今天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着你。”说着林璟的手被她使劲攥住,郑芷停下脚步看了她好几眼咧嘴笑道:“林医生,我就说你会前程似锦吧!”

“好些年没见着你了。”林璟说。

“好些年…”说着郑芷掰着手指头一边嘀咕着:“是好些年了,所以林璟同学都把我忘了。”

林璟捏了捏她脸上通红的肉笑道:“怎么会忘了,突然出现,不习惯而已。”

郑芷与林璟是高中的同班同学,自毕业以后两人报的大学还都离的挺近,后来的话..

林璟继续求学,郑芷也杳无音信,只是听旁人说去南方工作了。

今天这乍一出现,林璟还真是没缓过神来,不过最让她缓不过神来的就是那个消失了八年的人。

“走吧,吃饭,饿死了。”郑芷拉着她一路朝北走去,这个姑娘的手劲还是跟她印象中的一样,总是攥得人生疼。

林璟将围巾摘下,双手托着碗底,一点点感受着温热从手掌心蔓延开来,她抬眼看着对面,那姑娘吸溜吸溜一个接一个的馄饨到嘴里,像是不嚼就咽一样。

这两人还都爱吃馄饨。

“唔,我说,璟璟,唔…你这也太牛逼了,一下子就博士了。”郑芷一边说着一边呼哈呼哈的快速咬着嘴里的馄饨皮,“一下子又被分配到东协,等哪天同学聚会,我好好炫耀炫耀。”

林璟有些无奈,她把口里的汤水咽下去说道:“炫耀我干什么。”

“报仇啊!”

“哪门子仇?”

郑芷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她握紧拳头锤了下桌子:“那群高中女生,你忘了?整日阴阳怪气的,她们自己就是既长得不漂亮学习还赶不上你,最重要的是见着安昀辞喜欢你她们气的心里难受,到时候我一说,哎,她们的表情…哈哈哈,我看看现在咱班上的有几个能混过你的。”说完郑芷像是满眼报仇的快感一样盯着前方。

林璟吹着勺子里的冒着热气的汤水随意应了声,对面人这乍乍呼呼的性格她还是有印象的。

“哦对,说起安昀辞,他回来找你了吗?”郑芷趴头认真问道。

林璟停下手中的动作,目光瞬时间冻住,脑海里放映着安昀辞这些天往自己眼前刷存在感的回忆,她抿了抿嘴轻咳一声,郑芷戳了戳她额头,“喂,不能说吗?”

“嗯,我见着他了。”

“怎么样怎么样,你俩在高中这么要好,他还给你承诺,现在呢,是在恋爱中还是在准备结婚中啊,话说我都好久没见着了。”郑芷一脸兴奋的嘟囔个不停。

“郑芷。”林璟叫了她一声,自己咬了咬嘴唇,犹豫再三还是淡淡说道:“那都是高中时候的事情了,哪算得真。”

郑芷眼里泛着疑惑,“什么意思?”

林璟没说话,只是低头喝着热汤,本来汤水十分鲜美,但线下在提起这档子事,这热汤在她嘴里是一点味道也没有了。

“你们……崩了?”

郑芷眼里的兴奋瞬间变为落寞,她难以置信,张了张嘴还是没能说出些什么来。

“怎么会,别人高中恋爱是玩我信,可是你俩……我直到现在都觉得你俩就应该是一对了。”她语气中隐约中带着惋惜。

林璟依旧喝着汤水,眉眼淡淡,没人看得出她现在到底是什么心思。

一副风平浪静的模样。

直到两人吃到最后,郑芷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为什么。”

“因为不合适。”林璟胡乱回了句,她起身拿着围巾看了看时间,准备去上班。

郑芷跑过来挽住她胳膊跟个小猫一样用头蹭了蹭安慰道,“林医生,专心搞事业,男人只是衣服!”

“行啊,我看我这辈子都穿不上件衣服了。”

两人出了店门一路挽着胳膊走着,林璟让北风吹的直缩头,耳边还有个郑芷一直嘟囔个不停,不过她都没听清,就她说一句自己嗯一句。

过了小胡同拐弯处,前头有个店还挺漂亮,乍眼看去文艺气息袭面而来,应该是新开业的。

上头漂着淡蓝色的油漆,挂着一团绒草,就连门把手上都贴着花朵。

林璟不由得侧头多看了眼,左耳朵北风呜呜,右耳朵郑芷嘀咕,她第三眼看去时,脑子一片空白。

高大健壮的背影,从后头一眼看去就能注意到的与众不同,那个人正坐在里面,修长的腿叠在一起,眼平眉柔,怀里还坐着位身材凹凸有致的长发美女,露着洁白细长的腿,只是背影,看不清那个女的到底长什么样。

林璟脑子里发着懵,她往前走着的脚步没有停住,侧头看着店内俩人的“浓情惬意”。

正在这时,安昀辞目光朝她这边袭来,林璟刚好走到花草深处,遮了一些她的身影,她淡淡收回目光,向前看去,走过了这个小店。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