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冷月光与倾朱砂(时苒宋延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校园:冷月光与倾朱砂最新章节列表

时苒宋延陌是现代言情《校园:冷月光与倾朱砂》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今年的d市,雨季好像比往年更加绵长了些雨势偶烈,常态却是如层薄雾一般浮在空中或是淅淅沥沥,不停歇也不剧烈,连空气都是一股潮气d大的新生倒是欢喜的很因为天气的缘故,今年军训的训练场馆被迫改到了室内d的体育馆以及稍微宽阔些的大厅里都塞满了一颗颗如绿豆般的人比起在烈阳下站军姿踢正步,浑身都是黏糊糊地,室内的训练自然相对轻松一些由于室内活动空间有限,许多训练项目无法进行所以大家伙常做的就是盘……

小说:校园:冷月光与倾朱砂

作者:源轩逸

角色:时苒宋延陌

经典小说《校园:冷月光与倾朱砂》是网络作者“源轩逸”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她从桌子底下往后排钻,奈何身子从桌子与椅子狭小的间隙中往外挤的时候,脖子以下的部位被卡在夹缝里,只露出一颗四处张望的头。时苒第一次感慨好身材的诸多不便,来回调整了N个姿势身子都过不去,她半是焦急半是羞愤红了脸颊。教室里的椅子是双人椅,如果其中一个人不挪动的话,那么整张椅子都处于岿然不动的境地,而在椅…

校园:冷月光与倾朱砂

第6章 从此是路人 ,奇怪的关系 免费在线阅读

尽管时苒已经找出来衣柜中帽檐最低的一顶帽子,可依旧遮不住涂上紫水肿胀骇人的右眼。下午的思修课,时苒所在土木专业与宋廷陌在的软件专业是同一节。谢敏君为了能在课堂上与苏明继续你侬我侬,问时苒愿不愿意与苏明换位置。

她当然愿意,毕竟交换位置后她的身边坐的可是宋廷陌呀。

她从桌子底下往后排钻,奈何身子从桌子与椅子狭小的间隙中往外挤的时候,脖子以下的部位被卡在夹缝里,只露出一颗四处张望的头。

时苒第一次感慨好身材的诸多不便,来回调整了N个姿势身子都过不去,她半是焦急半是羞愤红了脸颊。

教室里的椅子是双人椅,如果其中一个人不挪动的话,那么整张椅子都处于岿然不动的境地,而在椅子的另一头坐着的宋廷陌始终都默默地在课本上写写画画记着笔记,对脚边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

直到时苒的手轻轻地碰了下他的脚踝,他才条件反射般的将腿移开,低眸看着她。

时苒半仰视着宋廷陌,由心而发帅哥毕竟是帅哥,连鼻孔都那么好看的变态感慨,然后才笑着说:“那个,你能不能先站起来让我钻过去。”

宋廷陌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了眼老师。时苒顿时紧张起来,赶紧小声问:“你不会要告状吧。”

他微微抬了抬臀,依旧看着老师的方向说:“我没你那么无聊!”

时苒瞬时间如鲤鱼般跃身而起,等到屁股安全落到椅子上才长吁一气。宋廷陌也继续在课本上写写画画,却无法凝神聚精。

整整十分钟,时苒从抽屉里掏出各种各样的零食一边往嘴里塞,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或许是她右眼被紫水熏成葡萄紫太过骇人,又或许是那道目光实在太过炙热,自从时苒在他身边坐定后,他便觉得浑身不舒服。

等到他不耐烦的扭头准备斥责时,她又赶紧推了两包零食过来,眼冒桃心纯良无害的说:“你要不要吃!”

他没好气的问:“我有那么好看吗?要不要送你两张照片裱起来看个够?”

“好呀。你有没有那种半裸的肌肉照。”

“……”色胆包天!

宋廷陌拿出手机,打开相机的自拍模式然后放到时苒眼前,“其实我觉得这只蛤蟆比我更好看。”时苒往手机上看去,顿时羞愤难当。昨天在医务室漂亮的护士小姐姐曾试图给她用纱布裹起伤口,可她觉得那个样子太像武侠小说里的“独眼龙”,索性只上了药。可在此时看来,右眼肿胀的当真与蛤蟆眼无异。

她默默地将帽檐压低,不再说话。

刚下思修课,她就接到一个来自学生会的短信通知说要举办成员会议。半个月前,她从苏明那打听来宋廷陌加入学生会的事情,自己也跟风报了名。只是大小活动她也鲜少参加,只有宋廷陌到场的时候才会分外殷勤。

她拿胳膊肘碰了碰正在收拾东西的宋廷陌,将短信翻给他看。宋廷陌淡淡地瞥过一眼,点了点头。

“一起去吧。”

宋廷陌瞥了她一眼没吭声。

沉默?我就当你默许了。

“那顺便再一起吃顿饭?”

“……”

他收拾好东西和苏明道了别,甩上书包朝门口走去,时苒赶紧屁颠屁颠的跟上去。

对于时苒这种流氓式搭讪的行为,他早就已经见怪不怪,而他选择的应对方法便是以不变应万变——高冷的不说话。

D大的学生会每两年换届一次,但每当有一批新生入学后,会举办一次副主席的评选大会。在新生中以投票的方式进行评选,目的是从新生中挑出佼佼者进行培养,协助主席整理事务。一般来说只要被票选当上了副主席,两年以后的学生会主席一职便是囊中之物。

这次的成员会议便是评选前的动员大会。

看着学生会主席在讲台上慷慨陈词,她在下面偷偷拽了拽宋廷陌的衣袖,“你要去评选吗?”

“这个职位挺锻炼人的,可以试试。”

“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支持你。”她眯着眼睛手托下巴迷妹脸继续仰视。

宋廷陌别开她的目光,深潭似的眸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那个眉角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男生。

他一直都知道他也在D大念书,可今天却是他入学数月第一次见到他。他泰然自若的站在讲台前唇沫飞扬,目光在台下的人群中流转,在掠过他的时候,稍作停顿——

动员会结束的时候,他们俩随着人潮陆续退场,走到讲台一侧,他突然被人叫住,转过身来才看清楚学生会的主席,高他们一级的学长宋元白。

“廷陌,这次竞选活动我还是很希望你参加。”

“我会如你所愿。”他冷声留下这句话扭头黑着脸走掉。

时苒赶紧追了上去。背后的男生嘴角浮现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宋廷陌,你和宋元白认识吗?你们两个什么关系呀?听说他当初也是D市的高考状元呢,长得帅人还超级好。哎,对了,你们两个都姓宋,不会是堂兄弟吧!”

她机关枪似的发问,全然没有注意到走在前面的人猛然停下了脚步,一头栽到了他的脊背。

身材真好!

宋廷陌回过头,神色有些不耐烦,“你对别人的家事就那么好奇吗?”

别人的……家事,时苒歪着头想了半刻,认真的回答:“可你不是别人啊!”

猝不及防的告白,宋廷陌一时语塞,瞪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耳根却发烫得厉害。又走了几步,迈了几个台阶,他忽然停下,时苒的脚步随之戛然而止。

“你确定还要跟着我?”宋廷陌挑眉。

时苒麻溜的点了头,嘴巴咧成月牙露出八颗牙齿,嬉皮笑脸。他略作思忖,继而指了指早在一侧暗中窥探许久的宿管阿姨。

“这位女同学,这里是男生宿舍!”

她茫然的环顾四周,只顾着欣赏宋廷陌的后脑勺,不知不觉竟随着他闯进了男生宿舍。回过头看,宿管阿姨正一脸幽怨地望着她。那眼神饱含各种情愫,不满,愤恨,所有的情愫都在贯彻一个观点,你能不能不要来拱我们家好白菜了。

可是宿管阿姨,她时苒就算是只猪,也是猪中的佼佼者,白菜当然要挑好的拱了!

等她回头去看那株“好白菜”时,宋廷陌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拐角那头。

他才推开门,便闻见一股泡面的香味。苏明坐在座位上打游戏,一只手在键盘上敲来敲去释放技能,另一手操控鼠标负责位移,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听见门的“吱呀”声,没回头就喊了句:“快给我倒杯水,我这正做任务呢!”

宋廷陌接了杯水递给他,顺便将他桌子上吃完的泡面桶收拾干净扔进垃圾桶。D大的宿舍楼每层有个双人间,但是背阳阴暗,一般都是最难被安排掉的房间。宋廷陌喜静,苏明也讨厌舍友没日没夜的吵吵,两人一拍即合,主动申请了这个房间。

“今天怎么没有陪女朋友!”宋廷陌问。

“她说宿舍有集体活动,所以我才有空回来打局游戏!”他呷了口水,继续投入战斗。

宋廷陌警惕地望了他一眼,食堂的经历还历历在目,那一架战斗机配三台僚机的阵仗着实够排场。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苏明说:“放心,这次时苒还真什么都没有向我打听你的行踪!”

宋廷陌收回目光,往书包里塞了几本书,准备去自习室温习功课,“以后少吃泡面,老给胃打蜡可不是好事!”

“话说回来,时苒,你怎么看?”

他拉上书包拉链,头也不回地说:“什么怎么看!”

“嘶”的一声,苏明转动椅子在地板上划出一道青灰色的印记,他趴在椅背上,贼兮兮地问:“就是有什么感觉呗!这么长时间你不会看不出人家对你什么意图。”

他不假思索的回答:“没感觉!”

苏明不可置信,一句脏话憋在嗓子眼呼之欲出,“人家承包了你那么久的宵夜零食,别管你究竟收没收,她可是风雨无阻,兢兢业业地给你送来了。你心上镶钻石了呀,一点感觉都没有。”

宋廷陌将书包挎在肩膀上,“如果做这些我就必须感激涕零的话……”他边说边往门口走,顺手拎起门口的几袋垃圾朝苏明示意,“那么我觉得你是不是该准备写封感谢信再送面锦旗给我以报不杀之恩。”

苏明扭头看了眼刚被宋廷陌清理干净的书桌和被他收掉满当当的垃圾重新套上垃圾袋的垃圾桶。

又环视了下四周——

被褥在床上扭成一团,球鞋东一只西一只扔在角落,窗台上挂着的上次打球换下的球衣正准备以风为皂吹干净,下次接着穿。

再回头望了望宋廷陌的区域,所有的东西都一丝不苟的被摆放,被褥上甚至没有一丝褶皱,连垃圾袋与垃圾桶的颜色都一模一样,井井有条地让人觉得有些变态。

变态!

苏明还没来得及将这两个字骂出口,那厮已经掩上了门,不见踪影了。

………

时苒这几天很忙,忙到对她向来视若无睹的宋廷陌都注意到了。每周一节的思修课,她不再端着下巴欣赏国粹般看着他,而是伏在课桌上呼呼大睡。即使路上碰见也只是兴冲冲地打上几声招呼,然后匆忙离开。

不过他倒是经常在学生会的活动上见到她,围在宋元白面前鞍前马后,对每个人都显得格外热情。听说她还报了个烘焙班,每次学生会一有活动,她就会准备些糕点蛋挞分给大家。不过才两周时间,她就在学生会里混的如鱼得水。

宋廷陌不知道她在搞什么名堂,也懒得搭理。

两周以后学生会副主席的竞选大会上,他以压倒式的高票数位居第一,当场就被宋元白敲定了副主席一职。他心存讶异,在轰雷的掌声中上台致辞时扭头看见时苒神采奕奕的冲他比了一个剪刀手,颇有邀功的架势,心中的疑问忽然间迎刃而解。

“廷陌,恭喜你呀。”

散场的时候,他与宋元白在楼梯的拐角处不期而遇。

“谢谢。”他礼貌道谢,并没有要同他深谈的意思。

宋元白当然也看出了他的抗拒,干笑了两声,脸上有些尴尬:“以后会经常见面,学生会的事情有不会的地方随时可以问我。对了,我的电话是——。”

“宋廷陌!”

时苒风风火火地跑过来,喊了他一声。

“你怎么都不等我呀。苏明给你摆了庆功宴,就在学校对面新开的那家海鲜馆,人都到齐了,就差你了。”她一鼓作气说完才发现面前站着的还有宋元白,眼睛一亮,又说:“元白学长,要一起去吗?”

宋元白看了一眼宋廷陌,笑着对她说:“你们小孩子玩,我就不去了。”

“快走吧,别让他们等急了。”宋廷陌拉起她的胳膊往后拖。她急忙冲宋元白挥了挥手,“元白学长,再见!”

“对了,廷陌。”宋元白温润的声音响起,他停下步子扭头与他对视,“你闲下来和我回家一趟吧,他老念叨你回家吃饭。”

宋廷陌怔了怔,终究点了头,冰冻的眼眸霎时间有了裂痕。

看他们这阵仗,时苒怎么都觉得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对谁都温柔的D大“中央空调”宋元白在宋廷陌面前格外温柔,一字一语都像塞满了棉花糖,本来对她就已经够冷淡的宋廷陌到了他面前仿佛冷冻机又多开了几度。

可无论是多出的温柔还是多出的冷漠,每一分都必定事出有因。

如果陌生人是一条水准线,线上的是朋友,线下的是仇人。时苒的直觉告诉她,这两个人算不上朋友,也称不上仇人,其中的关系就更耐人寻味了。

“你们俩到底什么关系啊,元白学长貌似很亲近你。”时苒边走边问。

……只有空气冷漠地回应。

“不会吧。”她突然提高的嗓音暂停了宋廷陌的步子,他扭身皱着眉头打量她,眸子黑的发亮。她往前走了两步,贼兮兮的贴近了些然后说:“你们两个有奸情!”

宋廷陌连个白眼都懒得赏给她,继续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哪知眼睛告诉你的!”

时苒赶紧跟上,胳膊熟稔地攀上他的肩头,又被轻巧地躲开。

她将无处安放的手背在身后,开始了理论分析:“根据女人的第六感,我觉得故事是这样的:元白学长对你一见钟情,然后展开热烈追求。无奈你是直男中的战斗机,对断袖之爱毫无兴趣。所以你冷脸相对,他紧追不舍,才有了方才一番拉锯战!”

宋廷陌对她的脑洞不得不拍案称奇,果然天下女人一般腐啊!

“出了校门左拐就是市医院,我想你应该去挂个眼科!”

时苒汗颜,瘪着嘴嘟囔道:“要不然元白学长干嘛无缘无故地拿热脸贴你的冷屁股!”

宋廷陌头也不回的说:“你感受过吗?”

“什么?”

“温度!”

“啊?”

“要不你怎么知道是冷是热。”他站定,扭过头看她,“宋元白的脸,你摸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