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九十年代无痛当妈(穿到九十年代无痛当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穿到九十年代无痛当妈)穿到九十年代无痛当妈最新章节列表

主角是邵清沈泽的精选现代言情小说《穿到九十年代无痛当妈》,小说作者是“何慕青”,书中精彩内容是:女人灰头土脸的走出了邵清的家门李娟走后邵清拿起笔就写了一封举报信具体大意就是,怀疑王哥跟李娟,有倒卖孩子的嫌疑她打算明天投给举报站里想起来自己和孩子还没吃饭,又钻进了厨房忙活半个小时后,香喷喷的饭菜出锅了两个孩子饿的前胸贴后背了,闻到饭菜的香味儿时,已经忍不住流起了口水“过来吃饭”邵清盛的两碗饭,好好的放在那里兄妹俩已经穿上了邵清给买的衣服,虽然饿的眼睛发亮,但就是不肯过来吃……

小说:穿到九十年代无痛当妈

作者:何慕青

角色:邵清沈泽

小说《穿到九十年代无痛当妈》是网络作者“何慕青”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以下是《穿到九十年代无痛当妈》内容概括:她打算明天投给举报站里。想起来自己和孩子还没吃饭,又钻进了厨房忙活。半个小时后,香喷喷的饭菜出锅了。两个孩子饿的前胸贴后背了,闻到饭菜的香味儿时,已经忍不住流起了口水…

穿到九十年代无痛当妈

第3章 把我们卖到一个人家里 免费在线阅读

女人灰头土脸的走出了邵清的家门。

李娟走后。

邵清拿起笔就写了一封举报信。

具体大意就是,怀疑王哥跟李娟,有倒卖孩子的嫌疑。

她打算明天投给举报站里。

想起来自己和孩子还没吃饭,又钻进了厨房忙活。

半个小时后,香喷喷的饭菜出锅了。

两个孩子饿的前胸贴后背了,闻到饭菜的香味儿时,已经忍不住流起了口水。

“过来吃饭。”

邵清盛的两碗饭,好好的放在那里。

兄妹俩已经穿上了邵清给买的衣服,虽然饿的眼睛发亮,但就是不肯过来吃。

邵清只好拿着空碗盛了点菜,自己走到离餐桌远的茶几上,吃了起来。

“去吃吧。”

小阳拉住妹妹的手,走到了餐桌边,两个小孩儿立马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上一次吃到肉,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小阳吃着没忍住哭了起来:“我知道你要卖我们,但你要卖,就把我和妹妹俩,卖到一个人家里。”

“我也要和哥哥卖到一个人家里。”

妹妹小月一手拉着哥哥,另一只小手笨拙的给他擦着眼泪。

她叹了口气:“我没说要卖你们,那些人都是瞎说的。”

“那你给我们买衣服穿,吃好吃的,不就是为了卖个好价钱?”

邵清差点被饭一口呛住:“我给自己的孩子买衣服穿不行?”

自己的孩子。

这是兄妹俩,第一次听到从邵清嘴里说出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现在的妈妈,不像以前的妈妈。

以前的妈妈,根本不会收拾屋子,也更不会给他们做饭吃。

更别说让他们吃肉,穿新衣服了。

总觉得现在的妈妈更亲切。

“你放心,妈妈就算穷死,也不会再卖掉你们的。”

顿了顿她又补充一句:“也不会再让你们挨饿受冻了。”

两个小孩还是有些不相信邵清,吃完饭就又钻回了房间里。

只是不会在邵清靠近时,那么炸毛。

第二天一大早,邵清就起床,做好了早饭放在餐桌上。

因为原主的不管不顾,两个孩子到了五岁还没去上学。

“得想办法让他们上学才行。”

她拿起昨晚写的举报信就出门了,临出门时还把门锁上了。

邵清出门时,手里还带着一些钱,寻思着给俩小孩儿买点东西吃。

她在集市上逛着,突然被一个壮汉撞了一下肩膀。

“嘶……没长眼?”

谁知壮汉手里握着一根导盲杖。

“抱歉,我确实……”

邵清刚想摆摆手,忘了他看不见:“没事。”

她专注的盯着眼前的鸡蛋糕。

很香,刚想从兜里掏出钱来买一袋回家。

空的。

兜里全空了。

甚至连举报信也不见了!

她一瞬间回头找壮汉的身影,谁知导盲杖已经被他丢下,壮汉拼命的跑了起来。

邵清见状立马拔腿追了过去:“抓小偷啊!”

“前面的那个人是小偷!”

人群吵吵嚷嚷的,认出邵清的人也没想着帮忙。

全都看热闹的看她。

突然从壮汉的右侧,闪出一个人影,一脚就踢倒了壮汉。

邵清见状立马冲了上去。

她果然从壮汉兜里,翻出自己的钱和举报信。

“我让你偷我钱!我让你偷我东西!”

接连踢了壮汉好几脚,邵清还觉得不够解气。

敢偷到你姑奶奶头上来了?

“……邵清!?”

一个低沉的男声从头顶传来,还带着些许震惊。

邵清猛的抬头,一是觉得男人的脸很熟悉。

硬朗的五官,让人看到就羡慕不已的高鼻梁,甚至身材都近几乎完美。

放到现在也是帅哥圈相当炸裂的存在。

但好像在哪里见过。

片刻后她才想起来。

这不是跟她结婚第二天,就跑路的丈夫吗?

……

家里。

沈泽和邵清两个人面对面,谁也不先开口。

面对消失五年的丈夫,就算是原主本人来,估计也没话说。

还是沈泽先打破了平静。

“我给家里寄的钱,你给没给孩子用过?”

邵清疑惑了一下,她搜寻记忆,自己压根就没收到过一分钱啊?

“我没有收到过你的钱”

“怎么可能没有?邵清你别胡说八道,你是不是把钱都拿去玩了?”

“我收没收到钱,我自己心里清楚,而且我也没有必要瞒着你。”

自己不动声色消失了五年,还跑来说她胡说八道?

“我不想跟你去讨论这些了,孩子呢?”

沈泽对邵清还是有些愧疚的,因为在婚前。

他是不洁的。

具体是怎样的,他也不想再回忆,只是记得,那个人脖子上有块胎记。

当时自己也喝高,对方还紧贴上来。

半推半就的。

没过几天,家里突然以死相逼,安排他一门婚事。

他没办法只能接受。

由于觉得对不起邵清,第二天他就留下一封信,扭头当兵去了。

他顿了顿又说。

“钱的事情我会查清楚的,但孩子至少,也是你的亲生骨头,你那样做……”

“你五年都没回来过,没资格跟我说这些。”

沈泽其实五年里,一直都在折磨自己。

当初丢下邵清时,自己根本不知道她还怀着孕。

今年突然就听说,邵清居然有孩子,而且还虐待孩子?

刚好到了退伍的时候,至少自己也算孩子的爸,良心上过不去。

邵清很想解释,之前虐待孩子的,已经不是她本人了。

“啊!哥哥!”

屋里突然传来小月的尖叫声。

邵清一个箭步,就冲到孩子的房间里。

看到小阳的手上冒着热气,红彤彤的。

像极了烫红的猪肉,一旁还有被打翻的水杯。

两个人看到邵清过来,条件反射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谁知邵清也没打,也没骂,抱起小阳就往厨房冲。

打开水龙头,一直冲着被烫伤的位置。

沈泽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不要再碰烫水,想喝水直接告诉我。”

小阳手上疼的不行,但还是愣愣的点点头。

“我去买烫伤膏。”

沈泽没多想就直接出门买药去了。

“还疼吗?”

小阳摇摇头,但又点点头:“有一点。”

“再冲会儿。”

小月哭着跑到厨房:“妈妈,哥哥……哥哥的手会留疤吗?”

邵清看着小阳的手,虽然有些红,但是索性没掉什么皮。

“放心,不会。”

顿了一下之后,她才反应过来,小月刚才喊的是妈妈。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