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遇安阮萤全章节阅读陆遇安阮萤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遇安阮萤全章节阅读(阮萤陆遇安)最新小说

经典力作《陆遇安阮萤》,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陆遇安阮萤,由作者“陆遇安”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门外的热闹一直在延续,可是一扇门隔开两个世界,安安静静的休息室内,外面的热闹一点都渗透不进来。时间一分一秒的煎熬着她的内心,可是她什么都不能做,实在无聊了,她才想起之前护工为她准备的橘子和山楂,就放在……

点击阅读全文

陆遇安阮萤

现代言情陆遇安阮萤》,由网络作家“陆遇安”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陆遇安阮萤,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颜爸爸抹了抹眼角的泪花,声音有些哽咽,“我……”“小陌挺想您的,有时间您过来看看她吧。”嘟嘟嘟——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尾音,颜爸爸心疼的朝着病房里看了一眼,才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转身离开。当晚,顾家。“爸爸…

陆遇安阮萤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颜爸爸是在当晚八点多知道阮萤被关进精神病院这件事的,一听到这个消息,他就亲自去了阮萤所在的精神病院。
他想进去看看阮萤,可是院方告诉他现在阮萤刚住院,还不确定精神状况,不能让家属靠近,他只能隔着窗户远远的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然后给陆遇安去了电话。
“陆遇安,把我颜某人的女儿送进精神病院,你什么意思?你今天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手机里传出陆遇安的声音,一团和气。“爸,阮萤精神不好这您也知道,我是为了让她更好的治疗她的病。”
颜爸爸被气的喘着粗气,忍不住对着手机骂道:“你才有病!”
“我告诉你,我现在在精神病院,你立即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把我女儿给放了!”
“爸,您这是在难为我。”
“你他妈才在难为我,我颜某人的女儿是精神病,这传出去会对颜氏造成多大的损失!”
“那相比较‘颜氏总裁二女儿为抢姐姐丈夫,谋杀亲姐’这样的新闻,爸,您觉得哪个负面消息更小呢?”手机里的声音明显的带着威胁的意味儿,颜爸爸气的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背过气去。
“你乱讲!你……”
“小陌找到了,虽然您不疼她,可她还认您这个爸爸,您真的不想见她一面吗?”
颜爸爸听完陆遇安的话明显一怔,愣了好久才对着手机问:“陌陌找到了?”问完后,他又想到了什么,继续开口:“陌陌亲口说的,是小锦害的她?这不可能,小锦那么单纯的一个孩子,她怎么可能……”
“颜董事长觉得一个十二岁就敢拿刀子捅女同学,终日和社会流氓混在一起的人单纯,做不出来这种事,还是觉得小陌死了活该,您根本就不在意您的大女儿!”
颜爸爸的神色露出一道裂痕,抓在手里的手机不由握紧。“这些你怎么会知道,是陌陌跟你说的?”
“小陌从来没讲过阮萤一句坏话,这些是我自己查到的,我只是希望,都是您的孩子,您能对小陌公平点。”
颜爸爸所有的严肃终于绷不住了,锐利的双眸变得有些湿润。“这些是我和她们妈妈的错,如果我们当年不离婚,小锦也不会在外面跟着她妈妈吃苦那么多年,是我……”
陆遇安打断了颜爸爸的话,开口讲道:“可这个结果不该有小陌承担,您知道自从六年前阮萤回来,小陌过得有多委屈吗?”
“这些陌陌从来没跟我提过。”颜爸爸抹了抹眼角的泪花,声音有些哽咽,“我……”
“小陌挺想您的,有时间您过来看看她吧。”
嘟嘟嘟——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尾音,颜爸爸心疼的朝着病房里看了一眼,才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当晚,顾家。
“爸爸。”
柔软的喊声从颜爸爸刚一进门就响了起来,颜爸爸站在门口,远远的看着颜陌,好久,才开口:“陌陌,你真的回来了。”
小锦,这六年来从来没喊过他一声爸爸,失忆的那个才是小锦,如果不是失去了记忆,她到现在还不肯原谅他。
颜爸爸过去揉了揉颜陌的头,同她讲了些什么,然后又在顾家坐了一会儿,才离开。
颜爸爸走了之后,陆遇安才进了颜陌的卧室,看着在看书的单薄背影,轻声讲道:“小陌,时间很晚了,早点休息吧。”
陆遇安走过去,帮着颜陌把枕头放下来,照顾着她躺下,温柔的抚摸着她额前的碎发,然后在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晚安,小陌。”
他讲完,正打算离开,手心却突然多了个柔弱无骨的小手。“深霖,别走,我,我怕黑。”
陆遇安听着眸光一闪,折回身子,抚摸着她的脸颊。“我不关灯好不好?”
颜陌难为情的别开了脸,低声呢喃道:“你可不可以留下来陪我?”
陆遇安怔了怔,宠溺的看着颜陌,点头应允。
“好。”
他脱了鞋子和外套,掀开被子钻了进去,一点一点的靠近颜陌,直到他的胸膛贴到她的后背,滚烫的温度隔着意料传递着。
“睡吧,小陌。”
原本背对着他的颜陌,慢慢转过身,咬着唇害羞的看着他,红透的耳根让他的呼吸有些紊乱,声音也变得低醇沙哑。“小陌,不管多少次,你都是和第一次一样害羞,迷人。”
陆遇安的话落下,他怀里的人身体明显的一僵,不自然的躲开了他的吻。“深霖,晚安。”
讲完话,颜陌转过了身。
不明所以的陆遇安,尴尬的笑了笑,伸出手去抱着,本来想去将她搂在怀里,可是手举起来却不知该放在哪里,半晌,才收了回去。
……
凌晨两点钟,精神病院,病房内。
昏睡了很久的阮萤猛地睁开了眼睛,她恐惧着看着四周,黑魆魆的房间里全是陌生的味道,她想翻身下床去打开灯,可是想到进来的时候他们给她注射的镇定剂,她又忍下了下床的冲动。
战战兢兢的躺在床上,一直到天亮。
上午十点的时候,一个护工动作粗鲁的将她喊起来,带着她去做了一系列体检项目。
两天后,精神病院的医生去看望阮萤时,拿出她的体检报告,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看着报告上留的电话号码,连忙打了过去。
“顾先生,阮萤小姐的身体素质很差,身体重度贫血,更关键的是,我们检查到阮萤小姐这段时间刚做过流产手术,她的子宫重度受创,所以,可能这辈子都无法生孩子了。”
阮萤坐在病床上听着医生讲的话,手重重的抖了一下,这辈子都没办法当妈妈了吗?
手机安静了许久,医生都困惑对方到底有没有在听了,手机里才传出声音。“真是报应,替我跟她讲一声,活该!嘟嘟嘟——”
活该!
阮萤听着陆遇安绝情的声音,咧着嘴忍不住笑了,笑着笑着,眼角却溢出了泪。
阮萤你听到了吗?陆遇安说你不孕不育是你活该!
医生并不知道,他打电话给陆遇安的时候,恰好陆遇安在举办酒会,为了颜陌。
为了庆祝找回了真正的颜陌这件“大事”,陆遇安特意举行了一次酒会,邀请各方大佬参加,以示他对颜陌的一片真心。
如此大的动静,萧文轩自然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他特地弄了一张帖子,去看一看颜陌。
来参加酒会的人都知道,颜陌是顾氏总裁捧在心尖上的人,争相去巴交,所以萧文轩等了很久,才等到颜陌去厕所,他悄悄跟了过去。
颜陌从洗手间出来,一转身看到了斜倚在墙壁上的萧文轩,愣了愣。“萧总也来了?”
萧文轩环着双臂,苦涩的笑了笑。“我知道陆遇安不想我来。”
讲着他站直了身子,两步走到颜陌面前,附在她耳边小声的讲:“所以我问别人要的帖子,偷偷来的,就想来看看你。”
顾盼生辉的眉目灼灼的盯着颜陌,看的她双颊烫人,不由的让开了一步,低着头小声呢喃:“萧总,你别这样。”
盯着颜陌的萧文轩,看到颜陌的反应怔住了。“陌陌,你竟然跟我害羞了!”
“我……”
颜陌用手指梳理了一下微乱的头发,眼神里带着一丝惊慌,下一秒一把拍在萧文轩的肩膀上,嘴角裂开灿烂的笑容。“准许你演就不准我演吗,哈哈。”
萧文轩跟着她笑着摇了摇头,却不小心看到她紧攥着晚礼服的手,忍不住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过去的都过去了,你幸福就好。对了,听说小雅最近生孩子了,你和她是闺蜜,她告诉你没有?”
“还没有,大概她还不知道我回来的消息吧。”颜陌讲着,朝着大厅的方向看去,“出来很久了,深霖可能会着急,你知道的,我先走了。”
萧文轩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着颜陌离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他依旧凝视着她离开的方向,低声自语:“读书的时候她最厌恶的就是赵雅啊。”
第二天,萧文轩打探到了阮萤所在的精神病院,换了身很低调的衣服,开了助理的车去看望她。
看到阮萤的时候,她正坐在院中的长椅上晒太阳,样子格外安静。
萧文轩走过去坐到她身边,跟她讲了很多话,试图从她身上发现些什么端倪,可是阮萤只是安静的听着他讲话,一声不吭。到放风的时间结束,阮萤被精神病院的护工带走,萧文轩还是什么都没发现。
……
而颜爸爸来看望阮萤,是在三天后,他带了很多阮萤日常所需的用品,还有补品,放下东西后,他让身边的人都离开,拉着女儿的手小声地安慰道:“小锦,你别怕,我已经跟你姐姐讲过了,让她和陆遇安说些好话,早点放你出去。你姐姐既然是当姐姐的,让着你是应该的,是爸爸对不起你。”
“让着小锦?”
阮萤喃喃的重复着颜爸爸的话,脑袋里好像也冒出了一些什么,头突然像炸开了一样疼,她难受的抱着脑袋,颤抖着身子倒在地上,一抽一抽的……

“陌陌,你是做姐姐的,你要让着小锦。”
……
“陌陌,原来你爸一直叫你陌陌啊,以后我也要喊你陌陌,哈哈……”
……
“小陌,以后我疼你,只疼你!”
……
脑海中疯狂涌入的东西让阮萤痛苦不堪,好像脑袋里的每个细胞都要炸掉了,终于,她不堪忍受晕了过去。
颜爸爸吓坏了,想把她送去医院,可是精神病院的医生却连病房都不让她出,颜爸爸气坏了,给陆遇安去了电话,谁知陆遇安撂下一句话。“要么请个医生给她看,要么让她死。”
颜爸爸还想和陆遇安据理力争什么,那边却已经挂了电话。
阮萤为了陆遇安谋杀颜陌这样的丑闻,颜氏背不起,他只能忍痛把阮萤丢给了脑科医生,离开了精神病院。
脑科医生很认真的给阮萤检查了身体,还问了她很多问题,可是阮萤一声也不吭,只是双目空洞的看着前方,最后脑科医生摇了摇头,也离开了。
阮萤被人照顾着躺在床上,病房里安静下来,很静很静,哪怕走廊上来来往往的精神病人敲打着她的门,哪怕窗外有人拍打着她的窗,她始终目光呆滞的看着白惨惨的天花板,直到眼角淌下泪来。
她才是颜陌啊!
所有的一切都是阮萤布的局,九个月前,正值她和陆遇安大婚前夕,那时候她忙得不可开交,可耐不过阮萤的软磨硬泡,非要带着她一块去三亚玩几天。
那天,天很蓝,阮萤突发奇想的说想和她换衣服穿,跟她玩角色扮演的游戏,所以她就穿着阮萤的衣服,带着阮萤的所有身份信息去了海边。
在傍晚海水涨潮的时候,阮萤一直不肯离开,直到海水漫上来将她们淹没,她因为童年落水的阴影很是慌乱,阮萤却利用她的恐惧,按着她的头扎进海水中,直到她没力气挣扎了,阮萤才将她带上岸。
在她精神恍惚的时候给她注射了什么东西,然后丢下她离开了,醒来以后她就失去了记忆,后来的一切,都按照阮萤的计划,进展的很顺利。
这么想起来,陆遇安口中提到的那个,“当初照顾你的护士”想来也是阮萤安排的吧。
这一步一步,安排的何其精妙绝伦,她和陆遇安就这样被阮萤耍的团团转,可笑的是,陆遇安竟然一点都无从查觉,她才是真正的颜陌!
他亲手害死了他们的孩子,亲手把她推向黑暗的深渊,亲手害的她再无做妈妈的可能,还无比宠爱的把阮萤搂在怀里,扭头跟她说:“真是报应,替我跟她讲一声,活该!”
咬牙切齿的恨刺的她浑身难受,可她又能做什么,还能做什么?
于陆遇安而言,她和阮萤是没有区别的,那些口口声声的爱听起来多么虚伪,多么轻不可言,更何况她现在如同个废人一样,即便是她证明自己是颜陌,即便是她逃出了这个精神病院,又能如何呢?
她已经输了!

漫长的夜压过来,她睁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黑乎乎的天花板,眼皮很重,意识却太清醒。
第二天,颜陌像平时一样被护工喊起来出去活动,习惯的走到她经常坐的那条长椅上,坐了下来。
不到两分钟,一道高大的影子遮住了她的阳光,沈秋的风冷了起来,她不悦的紧了紧衣服,扭头朝着那人看去,她以为萧文轩又来吵她了,可看清楚朝着她走来的人时,她的眉尖带了一丝冷漠。
“他们说你昨天头疼,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陆遇安看着颜陌单薄的身子,很奇怪,心里竟然有种想过去抱她的冲动。
“我想不想的起什么,有什么区别吗,你会相信我就是颜陌吗?姐夫!”最后两个字颜陌几乎是咬出来的,可讲出这两个字,她的心就好像被剜了两次,自己最爱的男人,她却要拱手让人,装成他最厌恶的人。
“你!”
陆遇安被颜陌的话堵得脸都黑了,其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今天为什么会来精神病院见这个让他恶心至极的女人,只是昨天颜爸爸给他打完电话之后,他抽了一夜的烟,早上莫名其妙的开着车子来了这里。
见陆遇安不讲话,颜陌脸上的冷笑越甚。“还是你想知道我是如何迫害你挚爱的小陌的,想让我亲口给你讲讲经过,你好再去心疼她一番?”
“闭嘴!”陆遇安冷喝一声,眉目冷的像刀,“你爸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疼你这种女儿!”
陆遇安讲完,黑着脸转身离开了,留下颜陌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长椅上,傻笑着。
可是爸爸不疼她啊,他疼的一直都是小锦。
从他听说小锦在学校跟人打架,从他听说小锦的朋友都是些小混混,从妈妈去世后他看到小锦窝在小板凳上吃方便面,他都觉得是他亏欠了小锦的,所以他的眼中从来就没有她,只有小锦。
嗯,既然小锦喜欢陆遇安,把陆遇安让给小锦,他也会开心的吧?
……
陆遇安疾步走出精神病院,掏出车钥匙朝着自己的车走去,刚坐进车内,发动了引擎,一辆炫银色的宝马停在了他的面前,车门打开,看到走出来的人,他的脚不由松开了油门。
一直看着那人提着饭盒走进精神病院,消失在大铁门后,陆遇安才开车离开。
车子开了没多久,陆遇安像想起了什么一般,猛地踩了刹车,掏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
“这些天都有什么人去看过阮萤?”
“除了颜总,只有一个叫赵四的来看望过颜小姐。”
“赵四?”陆遇安眉头蹙起来,凝思了片刻才恍然大悟,然后对着手机问:“他大概多久去看望一次阮萤?”
“那个赵先生几乎每天都来,刚刚我还看到他来了。”
“嗯。”
陆遇安挂了电话,拳头攥了起来。“这个萧文轩到底要做什么?”

精神病院内。
萧文轩提着饭盒走到走到颜陌面前,俊朗的五官带着温和的笑,也不管颜陌态度多冷漠,径自的把饭盒打开,盛了一小碗汤递过去。
“你不愿意跟我说话,总可以吃点东西吧,我问了这里的护工,他们说你重度贫血,来的时候我特意找厨师炖的鲫鱼汤,补血效果很不错的,喝一点吧,对身体好。”
颜陌的视线终于从远处落到了那碗,萧文轩举了很久的鲫鱼汤上,然后又移到萧文轩的脸上。“我都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萧文轩举着碗,莞尔一笑。“谁让你长得和我家陌陌……你和她一模一样呢?”
顿了顿,萧文轩才继续开口,声音尤为伤感。“她不是我家的了。”
颜陌看着他,有些汗颜,却依旧面无表情的讲道:“可是我差点害死她。”
“可我看到这张跟她一模一样的脸,我还是舍不得伤害你。”萧文轩换了只手端着碗,转了转一直举着碗的手腕,“更何况,有些事情还说不定呢。”
“你是觉得得不到她,想退而求其次?”
“姑奶奶,你先把汤喝了好不好,我的手好酸啊!”
萧文轩不正经的对着她嗔怪着,她的视线才又回到那碗汤上,抿了抿唇,正打算接过去,萧文轩却把手缩了回去。
“天冷,汤有些凉了,换一碗热的再喝。”
简短的一句话,听在颜陌的耳中却让她有些眼热,脑袋里忽的就冒出了那年,他踩在桌子上当着全班的面,霸道宣布的话——
“从今以后,陌陌是我的人了,只能我欺负,别人谁也不能欺负!”
只是那时她刚刚听说阮萤跟一些小流氓的事情,对混混无赖这种人深恶痛绝,而萧文轩的种种行为又颇具流氓属性,她就自动给他挂上了流氓无赖的帽子。
那时候,到底是年轻不懂事……
萧文轩看着颜陌小口小口的喝着鲫鱼汤,还有神游的情态,突然开口讲道:“陌陌,我想办法带你来开这里吧?”
拿着勺子的手一僵,颜陌抬头,迎着萧文轩的视线,目光与他对峙了良久,然后猛地把手中的小碗和勺子摔在地上。“你神经病吧,你要是喜欢颜陌就去跟她表白,拿我当什么假想对象,我是阮萤,阮萤,知道吗?”
讲完也不等萧文轩反应,扭头就朝着病房的方向走去。
萧文轩被颜陌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颜陌离开,才蹲下身子去收拾自己一身的狼藉。
汤汤水水洒了他一身,可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看了眼掉在地上的那些鱼刺,整整齐齐的一排,一根没断,陌陌说把鱼刺剔成那样是教养,难道一个在豪门外长大的阮萤,习惯也跟陌陌一模一样吗?

小说《陆遇安阮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8月29日 am10:56
下一篇 2023年8月29日 am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