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妃能文能武》凝雨长羽天完结版阅读_(傻妃能文能武)最新热门小说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傻妃能文能武》,是以凝雨长羽天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腊月兔”,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不小心穿越到古代,成了将军爹和皇妃闺蜜娘的傻女儿!原主可谓是未出生便备受宠爱,却

小说:傻妃能文能武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腊月兔

角色:凝雨长羽天

经典热门小说《傻妃能文能武》是大神级网文作者“腊月兔”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正月十五黄昏。盐长国。乾王府。在一个偏远的院落,传来一声声痛苦地低低地**声。屋内床上,有个年轻女子仰面躺在床上,痉挛般地用手抠着自己的喉咙,拼命地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评论专区

梦回香江做大亨:穿越90年代港娱,身为古惑仔,第一天上身就打了大佬,上了大嫂…… 看情节图一乐,细节别考证了,作者第一章就胡扯香江,殊不知香港得名来自于作为大量输出隔壁东莞产的高品质沉香“莞香”的主要港口。

凌天传说:这绝对是能一口气看到完本的好书,不用怀疑哥这个拥有20年书龄的挑剔者眼光!

天魔降临:啥时候祸害黄蓉啊?

傻妃能文能武

《傻妃能文能武》精彩片段

第1章

正月十五黄昏。
盐长国。
乾王府。
在一个偏远的院落,传来一声声痛苦地低低地**声。
屋内床上,有个年轻女子仰面躺在床上,痉挛般地用手抠着自己的喉咙,拼命地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她已经气噎了许久,双目突出,大张着嘴,眼看就要不行了。
屋内灯光昏暗,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半碗汤圆,屋内没有一个侍奉的人。
这时候,从后门悄然飘进了一个身影。
她面容姣好,身材窈窕,目光冰冷地死死盯着床上挣扎的女子。
“姐姐,你看你又不乖了,明明知道自己对花生过敏,却还吃这么多花生汤圆。”
她的声音很是温柔,轻飘飘地拂进床上人的耳畔。
“其实我早就知道姐姐对花生过敏,哈哈……”说到这,她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的笑声诡异阴森,令人毛骨悚然。
“郎中刚刚来了,说你已经不行了,妹妹我真的很难过。”
说到这还擦了擦干巴巴的眼睛。
“你就放心去吧,这个正妃的位置本就属于我的,你个傻子做了几个月,也算是没白活。”
床上女子瞪圆了眼听着她说话,嘴里喃喃地哀求:“药……药!”
“要?
好啊,姐姐再来一个?
“女子说着端起旁边的汤圆碗,又拿汤勺在她嘴里塞了一个。
女子惊恐地望着那碗,拼命摇着脑袋。
女子却将她的手按住,将汤圆硬生生塞了进去,嘴里还发狠道:“王爷爱的只有我一个人,先皇要不是给你和二王爷定了娃娃亲,逼着王爷娶了你这个傻子,恐怕王妃的位置早就是我锦非儿的。”
“王爷绝不会委屈我做个侧妃,你个废物早就该死,趁着十五,让这美味的花生汤圆送你上路,不是挺好?
你不是爱吃,索性多吃点。”
女子想将汤圆吐出来,锦非儿却掏出帕子,按住她的嘴,强迫她咽了下去。
女子本身就对花生过敏,吃一点点都会发憋喘不上气来,更何况又被强迫喂了三四个。
很快她已经开始翻白眼,呼吸越来越急促,不一会就休克过去,渐渐的没了气息。
“哎呀!
姐姐,你怎么了?
好姐姐!”
锦非儿伸出手探着她的呼吸,发现她已经彻底没了气息,顿时泪流满面,大声呼喊着人。
很快进来两个早就在门外候着的婆子。
“你们是怎么看着姐姐的?
她这是怎么了?”
锦非儿指着其中一个婆子叱问道。
她的贴身侍婢张嬷嬷装模作样瞧了瞧,惊叫道:“哎呀,谁给王妃端来的汤圆,王妃莫不是吃太多噎死了?”
这时旁边的另一个婆子转着眼珠道:“王妃平日侍奉的丫头只有晴雪那丫头,肯定是她拿过来的。”
锦非儿登时寒了脸:“来人,快把晴雪那死丫头给我带过来。”
正说着,晴雪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粥从外面进来,看到屋内这许多人,她不由地怔住。
“来人,把这贱婢给我拿下,棍打二十。”
“怎么这么憋气?”
凝雨缓缓睁开了双眼,是耳旁的聒噪声把她給叫醒了。
她二十一世纪Z国赫赫有名的军医,刚刚在执行任务,却被从天而降的一个炮弹給炸死过去。
“这是哪?”
她悠悠地张开眼睛,古代的床,屋内家具都是古色古香的?
怎么?
她穿越了?
这么幸?
她感觉喘不上气来。
嘴里好像堵着东西一般,她不由地坐起来,把嘴里的东西“噗”吐到了地上。
“啊……诈尸啦!”
锦非儿看到凝雨坐起来,惨叫了一声,两个嬷嬷吓得一屁股墩在地上。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一个梳着双鸭髻的侍女眼里带着泪水将她扶住。
瞬间,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涌进了她的脑海。
她本是当朝凝瀚大将军的嫡女,她娘和顺妃娘娘同时怀的孕,被太上皇知道,給他们定了娃娃亲。
只是没想到,她被生下没几日,娘亲就得了大病撒手人寰。
而她在府里疏于照顾,发烧也没人发现,好了以后竟然成了傻子。
顺妃娘娘本想悔婚,可是有太上皇的圣旨,在凝雨和二皇子年满十八,必须完婚。
不得已,前几个月乾王长羽天,也就是当今的二王爷被迫娶了她为妃子。
她痴呆傻,体质一直不好,最重要的是对花生过敏。
大将军其实告诉了长羽天,只是这位王爷心思一直在侧妃锦非儿身上,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嫁入府里多半年,他从未正眼看过她,更甭说同房了。
正月十五,晴雪没在,她醒来发现屋里多了一碗汤圆,她最是爱吃甜食,一口气吃了三四个。
她吃完就感觉胸闷憋气,又被锦非儿一连喂了几个,不一会就气绝身亡…… 她想明白了这些,知道面前这个一脸关切自己的侍女,就是陪嫁丫头晴雪。
也知道了泪水涟涟看着她的女子,就是乾王的侧妃锦非儿。
“哦,老娘刚刚就是被你害的……”凝雨长出口气,静静地看着这个女子如何开始表演。
“姐姐,你总算醒过来了,吓死妹妹了。”
锦非儿说着娇俏的脸上落下了泪水,然后用修长的手掌捂住自己的胸口。
好一个西子捧心!
可惜捧的是一颗黑心!
“那个傻子怎么样了?”
屋外传来一个凛冽的声音。
伴着声音,进来一个男子,五官俊美,身材修长,一副英俊潇洒的风流体态。
“啧!”
凝雨不禁咽了个口水,这种地方竟然也有这么酷毙了的男人?
只是男人看到她全然一副不屑的样子,轻轻扫了她一眼。
“她不是也没事么?
大呼小叫什么?”
言语中竟然还露出一股子失望的意思。
“王爷,姐姐刚刚吃了汤圆差点被噎住,她的样子担心死奴家了,我好担心姐姐有什么状况……” 锦非儿说着,泪水涟涟地伏在了长羽天的怀里。
“担心我?
恐怕是担心我死不了吧?”
凝雨心中暗想:“狗男女,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们。”
长羽天看到锦非儿脸上带着泪珠,心疼地掏出帕子給她擦掉。
“非儿实在太善良了,都是这个傻子不让人省心,晴雪这丫头不好好管好她,让非儿担心了,来人将晴雪打二十板子,給她长长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