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大人只想宠我(方月茵莫小燕)_摄政王大人只想宠我全本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摄政王大人只想宠我》是由作者“叶初”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方月茵莫小燕,其中内容简介:就这样,方月茵在莫家住了下来 只是她是跟莫母和莫小燕住一个屋,莫子安带着莫子喜住,一家子虽然缺吃少穿的,但莫母尽一切可………

小说:摄政王大人只想宠我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叶初

角色:方月茵莫小燕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摄政王大人只想宠我》,小说《摄政王大人只想宠我》讲述了主角方月茵莫子安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叶初文笔精深。值得阅读,简介:…就这样,方月茵在莫家住了下来。只是她是跟莫母和莫小燕住一个屋,莫子安带着莫子喜住,一家子虽然缺吃少穿的,但莫母尽一切可能让方月茵吃饱吃好。而关于莫家娶了方家的傻子也在杏花村传开了,有同情的,自然也有看笑话的。就比如今天,方月茵领着莫小燕去挖野菜,周围的孩子们都对她们俩指指点点的,甚至还有一两个熊孩子拿泥巴丢方月茵

评论专区

天王:不解释

重生之极限进化:未世仙草,推土机,推妹妹,必须仙草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前二十几张属于特别没意思的白文,二十章之后其实也没什么意思

摄政王大人只想宠我

《摄政王大人只想宠我》精彩片段

摄政王大人只想宠我第3章  家人的维护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摄政王大人只想宠我》,小说《摄政王大人只想宠我》讲述了主角方月茵莫子安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叶初文笔精深。
值得阅读,简介:…就这样,方月茵在莫家住了下来。
只是她是跟莫母和莫小燕住一个屋,莫子安带着莫子喜住,一家子虽然缺吃少穿的,但莫母尽一切可能让方月茵吃饱吃好。
而关于莫家娶了方家的傻子也在杏花村传开了,有同情的,自然也有看笑话的。
就比如今天,方月茵领着莫小燕去挖野菜,周围的孩子们都对她们俩指指点点的,甚至还有一两个熊孩子拿泥巴丢方月茵。
啪。
方月茵正低头挖着草药,一块巴掌大的泥巴就落到了她的背上。
方月茵还没怎么样,莫小燕就已经朝着一个比她高一个头的男孩子冲了过去,举起手里的篮子劈头盖脑地砸去,李二狗,你干嘛?
我打傻子啊,和她在一起挖野菜,别把傻病也传染给我们了。
熊孩子理直气壮地说。
我打死你,我大嫂才不是傻子呢。
莫小燕气得双颊通红,手里的篮子也不停地朝李二狗招呼过去。
李二狗左躲右闪躲得有狼狈,恼羞成怒地道:莫小燕,你给老子住手,别以为你是女孩子,我就真的不打你了。
你打啊,你打啊,你就是打我我也不会让你骂我大嫂。
莫小燕摸起旁边的一块土坷垃就要往对方脑袋上砸去。
一只有力的手猛地抓住莫小燕的手腕,方月茵淡淡地嗓音传来,小丫,别动手,这种小屁孩什么都不懂,你再怎么打他也没用,我们过我们的日子就好了。
可是二狗他骂你!
莫小燕很替大嫂委屈。
他骂就由他骂,我还能少块肉不成,他骂了也不能得到什么好处。
突然又凑近莫小燕的耳朵道:何况你也打了他不少下,再打下去,万一打破了他哪里,他家里来朝咱家要医药费咋办?
莫小燕也不是个笨的,听了方月茵这话,立即懂了,但也不想输了气势,对李二狗道:别让我以后再听见你骂我们家人,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说着就拉方月茵往回走,李二狗也早跑没影了。
两人刚进门,就听见李氏在院门口嚷嚷,死瞎子、臭傻子,快给老娘滚出来!
你们家的死丫崽子把老娘的儿子打成这样,你们还想在里面当缩头乌龟?
没那么容易,还不快滚出来!
莫小燕打了个哆嗦,方月茵安慰道:不怕,我出去看看。
你别去!
莫母眼睛虽然看不见,却能精准地拦下方月茵。
甚至还摸到门边的扫帚拿在手上,我们家的人不能给别人欺负了去!
她李氏不就是欺负我看不见吗?
老娘这回得好好让她见识一下,就算老娘眼睛看不见,教训她一个泼辣货还是绰绰有余!
方月茵只觉得心里暖暖的,不管刚才莫小燕对她的维护,还是莫母此时的反应,都让她觉得自己暂时留在莫家不是个错误的决定。
但她也不可能真的让眼睛看不见的莫母一个人去面对李氏,当下道:娘,她是来找我们家麻烦的,你和小丫都不要出去,我有办法对付她。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莫母对莫小燕说:咱们也出去瞧瞧,可不能让你大嫂吃亏了。
说着也不用莫小燕扶,自己按着记忆往外走,莫小燕壮着胆子也跟了出去。
方月茵看着院外五大三粗的女人,正跟周围的乡亲说呢,你们大伙瞧瞧,他们家傻子把我家狗子打成什么样了你别一口一个傻子,你儿子是我打的,别往我大嫂身上赖。
莫小燕伸出小脑袋吼了一句,又缩了回去。
你说啥,她不是傻子?
李氏猖狂地指着方月茵,她不是傻子是什么?
我儿子骂她几声她也得受着啪!
还没等李氏说完,方月茵抬手就把她的手指打掉,眼神冰冷地看着她,我最不喜欢有人用手指着我,刚才也是你儿子先动的手,若是他不用土坷垃丢我,小丫也不会动手。
说完又一脸鄙夷地看着李二狗,你不是说不打女娃,怎么转头就跟你娘告状了,还把罪名安在我头上,这就是你自以为是的男子汉气概?
丢人!
李二狗原本也是被自家老娘拽过来的,此时被方月茵这么一说,自觉脸上挂不住,拉了拉李氏的袖子,娘,咱走吧!
走什么走,你脸上都青了,怎么着也得要他们出钱给你瞧大夫。
李氏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怕她一个傻子作甚!
你骂谁是傻子呢,王翠花,真当老娘是死的啊!
莫母突然举起扫帚朝李氏的方向打来。
李氏吓了一跳,忙退开一步,怒道:死瞎子,你找死啊,平时不跟你计较还真当老娘唔你的嘴太臭了,早上没漱口吧,这草能除臭,我就吃亏一点送你些。
方月茵顺手从还没来得及放来的背蒌里抽出一把草塞入李氏嘴里,堵住了她没说完的话。
以后要是再敢骂我娘,当心我塞你一嘴毒草!
还不快滚!
李氏也被方月茵这剽悍的样子吓懵了,呸呸地吐出一口的草,眼睛死死地盯着方月茵,像是随时要上去把她撕了一样,你你不傻了?
而方月茵可没功夫回答她,从莫母手中夺过扫帚一挥,你是自己走,还是要我打你走!
你你给我等着!
李氏拉着李二狗是斗志昂扬的来,狼狈的走,看热闹的人哄堂大笑。
也有婶子上来好奇地问莫母,莫家嫂子,你家大山媳妇真不傻了?
桂花妹子,你看我们家月茵哪里傻了?
莫母绷着一张脸不高兴地说,她可机灵了,人又孝顺,你们可别听老方家败坏她的名声。
呵呵,不傻就好,不傻就好,我们这不也是听方赵氏说的嘛,原来她的名字叫月茵啊,肯定是她娘给她起的。
张桂花讪笑着说。
既然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以后请大家不要轻信流言。
方月茵冷淡地扫了看热闹的人一眼,别以为她不知道这里头可有不少人曾欺负过原主,不过事情都过去了,她还想在村里立足,不宜计较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