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月傅慎言)野骨头全本阅读_(赵明月傅慎言)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野骨头》是作者“山竹是猫爪”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赵明月傅慎言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哎,你到底听没听见我说话?我都学了半个月了,绝对没问题,稳稳地你放心咱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你在我面前还装什么装?不知道………

小说:野骨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山竹是猫爪

角色:赵明月傅慎言

推荐精彩小说《野骨头》本文讲述了赵明月两人的爱情故事,《野骨头》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酒吧里,灯红酒绿,年轻的男女肆意的摆动身体。嬉笑怒骂间抛却生活中的烦恼,随着激荡的摇滚音乐舞动,合成一曲无所顾忌的宣泄舞曲,和外面冬日暗沉的夜色成为鲜明对比。赵明月走出酒吧,入眼的是白雪纷飞的夜空。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市中心的步行街上五彩斑斓的灯光,映着稀稀疏疏的行人,萧索安静,跨出了这道门,似乎跨越了不同的世界,让她恍如隔世。现在都晚上11点多了,上个月这时候自己早已经按照生物钟睡觉了,可是现在,眼前的粉红色发丝,让她忍不住讽刺的笑了

评论专区

枕营业时代的声优生存法则:这是一部感动的小说

外乡人日记:民风纯朴亚楠镇,热情好客不死街,遵纪守法哥谭市,安宁祥和雏见泽,风景秀丽寂静岭,疗养圣地浣熊市,踏青必选幻想乡,养老就去皆神村。而这里写的就是民风纯朴的亚楠镇啊

重生之帝国大亨:得亏是17k的书心里有了准备,不然早特么毒死流

野骨头

《野骨头》精彩片段

野骨头第1章  叛逆

推荐精彩小说《野骨头》本文讲述了赵明月两人的爱情故事,《野骨头》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酒吧里,灯红酒绿,年轻的男女肆意的摆动身体。
嬉笑怒骂间抛却生活中的烦恼,随着激荡的摇滚音乐舞动,合成一曲无所顾忌的宣泄舞曲,和外面冬日暗沉的夜色成为鲜明对比。
赵明月走出酒吧,入眼的是白雪纷飞的夜空。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市中心的步行街上五彩斑斓的灯光,映着稀稀疏疏的行人,萧索安静,跨出了这道门,似乎跨越了不同的世界,让她恍如隔世。
现在都晚上11点多了,上个月这时候自己早已经按照生物钟睡觉了,可是现在,眼前的粉红色发丝,让她忍不住讽刺的笑了。
没人在意了!
喂,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
赵明月转头。
一个黄色杀M特发型、破洞牛仔裤、黑色皮衣的少年眨着一双多情的桃花眼注视着她。
少年嘴里叼着根Y斜靠在酒吧的门上,似笑非笑的说:怎么?
这才哪到哪,就受不住了?
实在不习惯就做回你的乖乖女吧!
赵明月面无表情的转过头,从皮衣口袋里也拿出Y,点燃一根,吸了一口,也吸进了冬日寒凉的空气,流进她冰冷刺骨的心,抬头,缓缓的吐出,Y圈混着白色的雾气,朦胧似幻,像她虚假的人生,风一吹就散了,都是假的!
喂?
说你呢?
在我面前也这么高冷?
好歹我们也是青梅竹马的关系,成天一张扑克脸,搞得谁欠你的?
从小到大你都这样,现在出来玩也是这样,快一个月了怎么还能这么无趣?
吓得我好些个哥们都不敢靠近你,长得再好看有个啥子用你倒是回句话啊!
好不容易等到你的叛逆期了,我都舍命陪君子,和你一起染发,一起T课,你看,咱还一起去过酒吧、台球室、会所,要不你就再肆意妄为些。
找个男朋友吧,不枉青春嘛!
赵明月额头的青筋抽动,什么是叛逆?
只是不听从那些自以为是大人们的话而已。
他们认为的不好、不听话、有爱好就是叛逆,学生就该只学习,其他的都可以归为叛逆。
可是大多数所谓的叛逆只是被爱的太少,幼稚的通过出格的行为让人注意。
就像她!
嗯。
傅慎言愣了一下,停下手上的动作,慢慢站直身体,内心不由雀跃,小心翼翼的问:嗯~是什么意思?
是要找男朋友吗?
不谈。
傅慎言的心情像坐过山车,身体重新靠在玻璃门上,转瞬气急败坏:不谈就不谈!
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
说清楚?
从小就这样,知道的说你乖巧、话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哑巴呢?
你看看你,前几天月考,你还把我年级倒数第一的成绩抢了,你想干嘛?
你从年级正数第一,猛地成了年级倒数第一,你就不会循序渐进吗?
你写个名字,交个白卷,你想干嘛?
赵明月嗤笑,交白卷怎么了?
交白卷老师就要叫家长,再试一次不亏!
这样多好,染个头发,他们回来一次,现在再交个白卷,也许~他们还是得回来!
咦,这样想来,早恋也可以安排下了轰轰一阵摩托车发动机声自远处响起,他们回过头去看,只见街道上驶来一人一骑,不一会就到了近前,摩托车和地面呈45度角,一个漂亮的拐弯漂移,正好停在了赵明月对面。
穿着皮衣皮裤的少年摘下头盔,露出一张玩世不恭的笑脸,两道浓浓的剑眉,不凌厉,但很立体有型,一双波光潋滟的丹凤眼,白皙的皮肤,艳红的嘴唇,斜分的半长发型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赵明月目光微微闪烁,这么帅,怎么不出道?
傅慎言轻嗤一声,这么冷的天骑什么摩托车?
皮衣皮裤,跟谁眼前耍帅呢?
吴忌长腿跨下摩托车,站到赵明月面前,眼睛似笑非笑的打量赵明月,看也不看傅慎言一眼,回道:干你P事!
傅慎言气得拿起旁边的棍子,正在这时,酒吧里突然冲出两个同样杀M特发型的少年拦住了傅慎言,估计一直在里面观望,急切的劝道:言哥,兄弟们都在里边等着,你出去这么长时间都没回来,大家都等急了,赶紧的赵明月垂下失落的眼神,哎呦,这就完了,硬钢啊!
还没打跑什么跑?
怂!
还校霸,出了学校就怂了?
干他丫的!
他就是大几岁,个子高些,肌肉多些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快12点了,今天在外面的时间够长了,回家?
吴忌痞痞的挑起一边眉毛,似笑非笑的说。
回家。
不回不行啊,还有个人在家里等着呢!
真想夜不归宿!
吴忌耸耸肩,跨上摩托车,递给赵明月一个头盔,等赵明月坐好就带着她疾驰而去。
路上,他问:今天干什么了?
就那样!
吴忌沉默了一下,无奈的叹气,有人欺负你吗?
没。
赵明月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呢?
吴忌笑了下,低低的笑声在风中,也震颤在赵明月耳边,模糊的声音传来。
你也会问我了?
不错,有进步。
我呢,就那样,白天跟在王哥后面帮忙解决一些经济纠纷,晚上做物业管理,再就没什么了。
赵明月忍不住哂笑,呵呵,逗人不?
解决经济纠纷、做物业管理,听起来高大上吧?
其实就是追Z、收B护费。
这还是和那些人混熟了才知道的文字后面真正的意思。
他们这些在底层挣扎求生的人,大恶不敢做,小恶看不上,不上不下的,跟着人后面混。
对于他们,这样的工作也挺好的,为了做事方便,让人觉得可靠,个人形象就要保持好,整天收拾的整整齐齐,人模狗样。
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保持良好形象更方便解决经济纠纷,有时也需要和大家切磋、活动筋骨,必要的时候要进行物业管理、财物搬运、转移真够难为他们想出这么多正经的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