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夫君的无尽柔情(林清芷上官羽谦)_(权臣夫君的无尽柔情)完结版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权臣夫君的无尽柔情》,讲述主角林清芷上官羽谦的甜蜜故事,作者“荔月清棠”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意外穿越到草包嫡女身上,欺压自己,抢走她拥有的一切,面对恶毒母女,林清芷丝毫不手

小说:权臣夫君的无尽柔情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荔月清棠

角色:林清芷上官羽谦

作者是“荔月清棠”的热门新书《权臣夫君的无尽柔情》火爆上线,是一本穿越重生分类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片段:燕赤国,暮色沉沉。京郊山上松林中,躺着一个血迹斑斑地女子。“啊!”林清芷猛然睁开眼,忍痛看向满身的伤痕,谁把她打了!作为二十一世纪的顶尖雇佣兵,绝不能忍!身为雇佣兵,林清芷向来见鬼杀鬼,见神杀神,人称“鬼见愁”。今天在战斗中她马失前蹄,躲敌军子弹时落水没了意识,再睁眼时就到了这里。“嘶……”林清芷额头一疼,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海中……

评论专区

紫府仙缘:评分有点虚高,凡人流,稍微扩充了一点点细节,比纯小白文的文笔稍微好点。有许多逻辑硬伤、智商硬伤,偶尔会有吃到*粑粑的感觉。

战地摄影师手札:文笔不错,创意也还行,但喜欢抖M,故事不抓人。

吟游刺杀录:“天下无敌是什么,只有一个人能达到天下无敌,其他不是倒在追求天下无敌的路上,就是放弃了追求,存活率只有1%。”大兄弟,这个1%是怎么算出来的

权臣夫君的无尽柔情

《权臣夫君的无尽柔情》精彩片段

第1章

燕赤国,暮色沉沉。
京郊山上松林中,躺着一个血迹斑斑地女子。
“啊!”
林清芷猛然睁开眼,忍痛看向满身的伤痕,谁把她打了!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顶尖雇佣兵,绝不能忍!
身为雇佣兵,林清芷向来见鬼杀鬼,见神杀神,人称“鬼见愁”。
今天在战斗中她马失前蹄,躲敌军子弹时落水没了意识,再睁眼时就到了这里。
“嘶……”林清芷额头一疼,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海中。
她竟然穿越了!
原主也叫林清芷,是燕赤国御史大夫的嫡长女,身份尊贵但生性懦弱。
原本是晋王的准王妃,因姨娘和庶妹嫉妒她的身份,她们与晋王关系甚好,于是挑唆晋王与原主退了婚,又把她推下山崖,对外说原主是羞愤自杀。
最终,原主华丽丽地嗝屁了,而自己魂穿到了这具身体上。
林清芷感叹,她这个穿越穿的可真倒霉呀。
“哎,既然我替你活了下来,就一定要为你报仇的!”
林清芷拍着胸脯道。
眼下先根据记忆中的路回府吧,会一会姨娘和庶妹。
夜色越来越暗,林清芷加快脚步前行。
但路过一颗高大松树时,忽然听得一声巨响。
“什么东西?”
她心中一惊,好像从树上掉下一个人!
林清芷快步上前,循着暗淡地光线,看到一名肩上受伤的白衣男子,面色痛苦的躺在松树下草丛里。
这是怎么回事,刚来就碰到了刺杀?
林清芷撕下裙摆上的布,本着人道主义原则为男子做包扎。
包扎完,她看到男子腰间的荷包,荷包上绣了个“户”字,且所缀的流苏十分精致,她忍不住的把玩着。
“嗯……”上官羽谦闷哼一声,慢慢睁开眸子。
“你醒了?
好了,那我就走了!”
林清芷站起身来说道。
上官羽谦看向荷包,蹙了蹙眉,女子是谁?
“站住。”
上官羽谦嗓音清冷地说 “怎么啦?”
林清芷挑了挑眉。
“你是何人?”
林清芷皱眉看向上官羽谦:“我自然是救你的人啊!”
上官羽谦凤眸微眯,拔出软剑指向她:“谁人派你前来?”
林清芷瞪大眼睛,这个人没毛病吧!
她一把拂开上官羽谦的剑:“本小姐倒霉,碰到你了不行啊!”
好深的功力!
上官羽谦盯着林清芷,林清芷的面容印在他脑海中。
他正要讲话,这时空中闪过一束蓝色烟花,上官羽谦迟疑一下,运起轻功飞身离去。
“喂!”
林清芷对着他背影喊了一声,这个人好讨厌!
不过夜色愈发深了,林清芷且循着记忆中的路速速回了府。
二更,御史府。
雪兰院中,林婉雪和苏姨娘正在说笑。
“女儿啊,今天林清芷必死无疑,马上你就是御史府的嫡女了!”
苏姨娘眼中泛过一抹精明。
“那个蠢货,早该把嫡女之位让给我了。”
林婉雪高傲道。
苏姨娘走上前打开房门:“咱们今天可要好好庆祝庆祝……啊!”
她刚一打开房门,就看到一个脸色惨白披头散发的“鬼”。
林清芷踏进房门,声音冰冷:“苏姨娘,你怕什么?”
林婉雪也吓了一跳,林清芷伸出手,同时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瘆人声音:“妹妹啊,我好冷,黄泉路上好冷啊,你陪我好不好?”
“滚开!”
林婉雪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林清芷,死了也不安宁!
“林清芷,我可不怕你,活着时你斗不过我,死了更斗不过我!”
苏姨娘厉声道。
这时几个婆子上前,林清芷猛然回身,对几个婆子吼道:“哇!”
“啊!”
婆子们从台阶上滚下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呦,你们几个人胆子这么小,还好意思害人呢。”
林清芷调侃。
苏姨娘和林婉雪脸色一变,林清芷在扮鬼吓唬她们!
“林清芷,你好大胆子,王嬷嬷,叫管家来,请家法!”
苏姨娘下令。
“苏姨娘!”
林清芷斩钉截铁道:“我倒要问问你,害人性命者该如何请家法!
本小姐今天把话撂在这儿,咱们都是一个府上的,你若是好好相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若是惹是生非,别怪本小姐不客气!”
苏姨娘扬起巴掌:“小贱人!”
然而巴掌还未落下,就让林清芷反手一掌,苏姨娘脸上多了个红手印。
众人不可思议地看向林清芷,她疯了?
“苏姨娘,再会!”
林清芷露出一个气死人不偿命的笑,走出雪兰院。
苏姨娘恨得牙根痒痒:“贱人!
贱货!
我一定要杀了她!”
这边林清芷回到原主的枫芷院,原主的两个丫鬟采夏与采薇看到林清芷时纷纷不可置信:“小姐,小姐您还活着!”
“嗯。”
林清芷微微笑道。
但二人看到林清芷身上血迹斑斑,立刻心疼起小姐,一个去烧洗澡水,一个给林清芷换干净衣裳。
采夏一边给林清芷梳头一边带着哭腔:“今天晋王和您退了婚,京城的人一定嘲笑您,这可怎么办呀。”
“一个渣男,不要也罢。”
林清芷挥挥手。
“渣男?”
采夏好奇,这是什么意思。
林清芷脑海中闪过原主的记忆,晋王南程英是原主未婚夫,但素日里欺辱原主好性儿,暗地和林婉雪私通,半年前还想放火烧死原主。
林清芷梳理了这些人际关系,再次感叹原主这是碰到了什么渣男。
等见到南程英,一定好好给他几耳光!
沐浴完,又给伤口上了药,忙完已快三更,她还不太适应古代的生活,躺在榻上整理了一下思绪,方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林清芷起了个大早,采夏给她梳头时,说起马上是丞相府夫人举办宴会的日子。
丞相府夫人?
宴会?
林清芷来了兴趣,一定热闹的很啊。
“什么时候举行呀?
是不是会去好多达官贵人?”
林清芷一边对着铜镜摆弄发簪一边问。
“对,两天后老夫人也会从道观回府,带府上的人一同前往。”
采夏说。
林清芷勾唇一笑:“到时候,可有好戏看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