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炎周芷溪《炎帝九针》_(姜炎周芷溪)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炎帝九针》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姜炎周芷溪是作者“酱爆鱿鱼”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姜炎作为医门的少主,地位尊重备受敬仰,正值上位之际,竟发生意外;醒来之后,姜炎发

小说:炎帝九针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酱爆鱿鱼

角色:姜炎周芷溪

奇幻玄幻小说《炎帝九针》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酱爆鱿鱼”。精彩内容:  姜炎有点喘不过气,头晕脑胀地睁开眼睛,怀里竟趴着个白花花的大美人。蓬松的卷发散落在他的脸上,香味扑鼻而入。女人呼吸匀称,妩媚的脸蛋上,还带着丝丝红晕。不用眼睛看,姜炎就能切身感受到,她的身材姣好,软润而饱满。他打量着眼前陌生的房间,破旧逼仄,堆满杂物,和女人散落一地的名牌衣物格格不入……

评论专区

大国工程:书名应该叫:我在大国靠关系混包工头的后宫生活。

我真的只是想打铁:看是可以看。但是主角跟科比之间写的太基佬了。建议去晋江写耽美。

兴宋:红老虎的书不去考评的话可看性不错!

炎帝九针

《炎帝九针》精彩片段

第一章 天降绝色娇妻

    姜炎有点喘不过气,头晕脑胀地睁开眼睛,怀里竟趴着个白花花的大美人。
蓬松的卷发散落在他的脸上,香味扑鼻而入。
女人呼吸匀称,妩媚的脸蛋上,还带着丝丝红晕。
不用眼睛看,姜炎就能切身感受到,她的身材姣好,软润而饱满。
他打量着眼前陌生的房间,破旧逼仄,堆满杂物,和女人散落一地的名牌衣物格格不入。
我在哪?
眼前的女人又是谁?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小女孩萌萌哒的声音。
“妈妈,爸爸昨晚又没回来吗?”
“苗苗,别进去!
他没回来,赶紧去上学。”
“我好想爸爸啊,他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我呢?
是不是我总是生病,花了太多的钱?”
苗苗自责道。
“你没花他一分钱,妈妈爱你就够了。”
卧槽,怎么又冒出来个老婆孩子。
正在一脸懵逼之际,两种不同的记忆,在姜炎脑海里快速融合。
他应该是重生到一个败家子身上了。
这货本来家境富裕,继承了家里的药材城,身家过亿,还娶了江州第一校花周芷溪当老婆。
但他不仅输光了所有家产,欠下一堆债务,还对老婆拳打脚踢。
以至于婚姻名存实亡,结婚三年多,连老婆的手都没碰到过。
至今,周芷溪仍然守着处子之身,誓死不从。
这个叫苗苗的女孩,不过是他婚前沾花惹草留下的私生女。
现在落魄到在药材城租了间小店面,卖些廉价药材勉强糊口,吃住也都在这里。
怀里的女人,是昨晚带回来,故意刺激老婆的。
可能是酒后吃了一些助兴的东西,当床猝死。
“唉,我堂堂医圣传人,神农观少主,术精岐黄,名震天下,竟重生成这么个玩意儿,赫赫威名,怕是要保不住了。”
姜炎看着掉屑的天花板,暗自感叹。
这开局简直是地狱级难度啊。
当着老婆孩子的面,跟别的女人乱来,还配当男人嘛。
想到这里,他一脚将怀里熟睡的女人踹飞出去。
女人重重摔在地上,一声惨叫,怒道:“你踹人家屁屁干嘛。”
眼前的女人,算得上是性感尤物,但狐媚之气过重,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庸脂俗粉罢了。
况且,他现在脑子混乱不堪,需要冷静冷静,捋捋目前的处境,便说道:“赵晓茹,孩子在呢,快点穿好衣服走吧。”
赵晓茹魅惑一笑,不仅没有羞愧之情,还像条美女蛇般,又缠到他身上。
“你昨晚喝多了,睡得跟头猪似的,啥都没办成,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不要啊?”
姜炎无语,此女之贱,世间罕有啊。
他又是一脚,将女人踹得更远了。
“靠!
你特么有病啊!”
赵晓茹摸着摔痛的屁股,愤怒中带着一丝丝迷惑。
之前姜炎不过是她眼前的一条舔狗啊,咋就突然转性了呢。
昨晚姜炎说要故意羞辱周芷溪,赵晓茹才给他尝尝甜头的。
起因是三年前,周芷溪还是药材城的女主人,曾在商户大会上,当众批评赵晓茹不走正路,搞歪门邪道。
赵晓茹很不爽的穿好衣服,怒道:“若不是想报复你那高冷的老婆,就凭你这废物,给老娘提鞋都不配。”
“不好意思,下次再切磋吧。”
姜炎说道。
“切你麻个头,你这辈子都没机会了,还当自己是姜家大少爷呢,臭吊丝。”
周芷溪从幼儿园回来,刚好跟准备离开的赵晓茹撞个正着。
她面无表情的走进柜台,准备做订货单。
赵晓茹靠在柜台边,点上一支女士烟,笑道:“你堂堂周家大小姐,干嘛不跟这废物离婚呢,那病秧子又不是你亲生的。”
“我有人性,你们没有。”
周芷溪回道。
“还跟我装高冷啊,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你就算回娘家,也是给后妈当贱婢的命吧。”
周芷溪抬起头,没好气地说:“关你什么事,请别打扰我工作。”
赵晓茹吐了一口烟圈,说道:“日子过不下去的话,来我医馆喝茶,有几个大老板早就垂涎你的美色了,给你介绍介绍,价钱随便开。”
“滚!”
周芷溪越惨,赵晓茹就越开心,继续说道:“知道我为啥跟姜炎这个废物睡觉吗,他同意把你当筹码,输给那些大老板们玩玩,猜猜你一次值多少钱?”
“我就是死,你们也别想得逞。”
周芷溪愤怒回道。
赵晓茹羞辱她的目的达到了,满意的离开。
周芷溪越想越委屈,眼泪不争气地涌出来。
她提过很多次离婚,但姜炎死都不同意。
最主要的是,苗苗乖巧懂事,聪明伶俐,把她当亲妈来着。
苗苗一岁多的时候查出血癌,生母将她甩给姜家,便再也不管。
姜炎这个亲爹,根本不关心女儿的死活。
是周芷溪亲手带到现在,两人已经培养出深厚的感情。
她不忍心看着小可怜,就这么病死,甚至是饿死。
若不是她的精心呵护,这孩子活不过三岁。
姜炎从门缝里看着周芷溪,不禁被她天仙般的美貌和气质所吸引。
她今儿穿着宽松的白色毛衣,长发披肩,明眸皓齿,白嫩纤瘦的美手不停擦着脸颊的眼泪。
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神农观的病人中,有出身豪门的千金大小姐,有最当红的女明星,有世界名模。
竟无一人,比得上周芷溪这般清丽脱俗。
“这以后就是我老婆了?
天生丽质,温善如玉,不懂珍惜就罢了,怎么能忍心拳脚相加呢?”
姜炎叹道。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出去面对周芷溪。
一辆奔驰车停在店面门口,下来一个气势汹汹的长腿女孩。
姜炎认出来,这是周芷溪同父异母的妹妹周冰冰。
她进门便将车钥匙拍在柜台上,恶狠狠问道:“你又找我爸借钱了?”
“他不是我爸爸吗?”
周芷溪回道,连忙擦干眼泪。
“你嫁了这么个废物,让我们周家丢尽脸面,有什么资格要钱?
我妈说了,让你一分不少的还回来。”
“不还。”
“信不信我扇你大嘴巴子。”
周冰冰举起手,就准备打人。
从小到大,她仗着亲妈的溺爱,都是这么欺负周芷溪的,从没把她当过姐姐。
“住手!”
姜炎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