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悍夫:首辅养成记(沈天晴李氏)_沈天晴李氏全文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家有悍夫:首辅养成记》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沈天晴李氏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作家9vzexA”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沈天晴躺在柔软的被褥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和一个刚见了一面的男人成亲,那人还是个傻子这是她从未想过的,她也曾幻想过自………

小说:家有悍夫:首辅养成记

类型:言情

作者:作家9vzexA

角色:沈天晴李氏

《家有悍夫:首辅养成记》是作者作家9vzexA写的小说,讲了主角令人感动的故事。小编今天把它带给大家,一起来阅读吧:…淅淅沥沥的雨一连下了好几天,打在院子的柿子树上,树叶泛着晶莹水光,有个身穿补丁破袄子的少女走了出来。她将手里满满的一盆水朝院里一泼,幽幽叹了口气。这雨什么时候才停啊,每到雨天,她家的破屋子总会漏水。锅碗瓢盆一齐上阵,来回跑着倒水,叫她心烦意乱

评论专区

仙道禁书目录:乍看似乎还好,但是看了点发现,这作者有种故意拿着架子的矫情感觉……拿腔作架,鼓弄玄虚,东西不足还想晃荡……给我的就是这种感觉。

仙诀:虽然各种陷害阴谋多了点格局小了点但作为真正的女主修仙文没谈恋爱玛丽苏真的很不错了,描写也很细腻,女主修仙文巅峰之作

精灵掌门人:这本书到底为什么会成功?我实在是看不出来。剧情平平,没太多冲突;文笔平平,只能算语句通顺。整篇看下来很像是小学生日记,看点到底在哪里?

家有悍夫:首辅养成记

《家有悍夫:首辅养成记》精彩片段

家有悍夫:首辅养成记第1章  定婚事

《家有悍夫:首辅养成记》是作者作家9vzexA写的小说,讲了主角令人感动的故事。
小编今天把它带给大家,一起来阅读吧:…淅淅沥沥的雨一连下了好几天,打在院子的柿子树上,树叶泛着晶莹水光,有个身穿补丁破袄子的少女走了出来。
她将手里满满的一盆水朝院里一泼,幽幽叹了口气。
这雨什么时候才停啊,每到雨天,她家的破屋子总会漏水。
锅碗瓢盆一齐上阵,来回跑着倒水,叫她心烦意乱。
“天晴,药热好了,快端去喂你弟弟。”
一个妇人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诶,我这就来!”
沈天晴手脚麻利地转身往回走。
她是黑水村沈家的长女沈天晴,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
沈家一连生了三个女儿,总算盼来一个儿子,却是个体弱多病的,常年药汤喂着,这笔花销掏空了整个沈家。
前几日村里大夫给开了副更烈的药,但是比以前的贵一倍,沈家夫妇愁得眉头都快展不开了。
沈天晴端着一个缺了口的土陶碗,里面的褐色药汤浮着一层白沫,光是闻就知道有多苦。
她转身走进一间漆黑的小屋子里,弟弟沈乐乐躺在床上,瘦骨嶙峋,脸上毫无光彩。
“乐乐,喝药了。”
沈天晴坐在床边,舀着药喂到沈乐乐嘴边。
“姐姐,苦,我不想喝……”沈乐乐皱巴着一张小脸,“我宁愿死,也不愿喝药!”
沈天晴一听这句话,如同一根芒刺扎进心头,叫她痛得喘不过气来。
她脸色一变,怒吼道:“什么死不死的,姐姐不准你死!
赶紧喝药!”
沈乐乐吓得呆住,眼里很快就蓄满泪水。
沈天晴看见他这模样,心里升起浓浓的内疚感。
她连忙安抚地轻拍沈乐乐的背,柔声哄道:“姐姐兜里有饴糖,昨儿隔壁婶子给我的,我没舍得吃,留给你呢,你把药喝了含着糖就不苦了。”
“真的?
!”
沈乐乐一听有糖吃,立刻端着药碗喝了个干净。
沈天晴从兜里掏出饴糖,送进他嘴里,又哄他睡下,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候,她听见厅里响起窸窸窣窣的谈话声,连忙把耳朵贴在土墙上。
“孩子他爹,咱家最后那点钱都拿去买药了,这下子真的一个子儿也没有了。”
沈天晴听出这是她娘李氏的声音,李氏叹了一口气,苦涩地往下说。
“米缸里的米也见底了,这可怎么办啊……”她爹沈大川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前几日媒婆曾来找过我,说马岭村的俞家相中了咱家的天晴,想讨去给他家小儿子当媳妇儿。”
“俞家的小儿子,他不是……”李氏一惊。
“嘘,小点儿声,这事儿现在还没决定,不要让天晴知道。”
沈大川打断李氏的话。
“俞家打算给多少彩礼?”
李氏又问。
这才是重点,沈家现在真的很需要钱。
沈乐乐治病需要钱,全家上下六张嘴吃饭也要钱。
没有钱,他们快活不下去了。
“一两银子。”
沈大川道。
李氏一听,顿时忍不住惊呼出声。
“一两银子?

这俞家可真够阔气的!”
俞家出的彩礼钱,够沈家一年的开支了。
李氏心动了,却还是有些犹豫:“俞家是给的多,但那俞洛书不是……不是那样嘛……”沈天晴正贴着墙壁听墙角,偏她娘说得不清不楚。
那样?
到底是怎样?
难道说,俞家的儿子是个极其丑陋之人?
厅里的谈话还在继续,沈大川又嘘了一声。
“晚上咱们问问天晴的意思,如果她不愿意,咱们也不能勉强,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能为了儿子苦了闺女。”
“这倒也是。”
两个人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沈天晴心里一阵动容。
“爹娘还是很疼我的,只是,乐乐的病不能再拖下去了……”她轻轻咬住下唇,心里有了一个决定。
晚上,沈大川和李氏把沈天晴叫到他们屋里。
“天晴,你今年十八,也不小了,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我们给你找了个夫家,在马岭村那边。”
沈大川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眉宇间刻着深深的沟壑,一脸忧愁。
他见沈天晴不吱声,继续往下说:“马岭村离咱家也就十来里路,想回娘家看看也是很方便的,你看你怎么个意思吧。”
李氏握住沈天晴的手,红着眼眶道:“爹娘不是逼你嫁人,只是咱家这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你嫁过去,日子也好过一些。”
“爹、娘,既然是你们选定的夫家,那一定是好人家。”
沈天晴微微笑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很平静。
沈大川和李氏对视一眼,沈天晴的反应如此平静,倒是他们没有想到的。
“既然你愿意,那我便叫媒婆过些日来接你。”
沈大川一拍大腿,做了决定。
“好。”
沈天晴还是笑笑,坦然接受。
沈天晴嫁给俞家小儿子俞洛书这件事,便定下了。
过了几日,雨停了后,媒婆提着一个包裹来沈家。
媒婆打开包裹,是一块红盖头和几串铜钱。
“这些钱就是俞家给你们家的彩礼钱。”
媒婆将几串铜钱交到沈大川手上,转头对沈天晴笑道,“来,丫头,咱们盖上红盖头就出发了,别耽误了时辰。”
“这么快?
!”
李氏没想到这么仓促,顿时一阵不舍。
“今儿个放晴了,多好的日子,最适合拜堂成亲。”
媒婆拉过沈天晴,仔细端详着她,越看越满意。
怪不得俞家舍得花这么多钱,这水灵灵的丫头用一两银子买回去,一点儿也不亏。
媒婆将红盖头盖在沈天晴的头上,牵着她朝外走。
“天晴,嫁过去要好好照顾自己,想爹娘和弟弟妹妹了,可以回来看看。”
李氏说完,扑进沈大川怀里掉眼泪。
“好,你们保重。”
沈天晴不忍心回头,怕自己舍不得走。
好在红盖头遮住了她的脸,没人看见她如断了线的泪珠。
弟弟妹妹们追出来,嘶声裂肺地喊着:“姐姐!
不要走!”
几个小家伙看着渐行渐远的沈天晴,心里一阵阵绞痛。
媒婆牵着她一步步走着,呵呵笑道:“嫁去俞家是好事,以后你不愁吃喝,多少人羡慕不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