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先生的追妻攻心计》林辛言林国安_林辛言林国安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招财进宝”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宗先生的追妻攻心计》,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林辛言林国安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一次交易,她怀上陌生人的的孩子,她怀着孕,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十月怀胎临产之时,他地上一纸离婚协议书,她才幡然醒悟后来他说,老婆回来,我爱的一直都是你

小说:宗先生的追妻攻心计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招财进宝

角色:林辛言林国安

现代言情小说《宗先生的追妻攻心计》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招财进宝”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换好衣服,林辛言从试衣间出来,又往左边试衣间看,门已经关死了。
“很符合你的气质。”
服务员很有眼色,基本看人,就可以挑出适合那人的衣服,林辛言穿上浅蓝色的长裙,把皮肤衬托的更加白皙,腰间的系带,勾勒出纤细的腰身,有些过于瘦,但是脸颊已经出落的很精致。
林国安看着合适,便去付钱,这一看才发现,一件裙子三万多,但是想到她是要见宗家的人,便咬牙付了钱,声音冰冷,“走吧。”
林辛言早就体会到了他的无情,此刻的冰冷依旧让她的心口闷闷的发疼……

评论专区

重生柯南当侦探:伪装卡得多中二才会想出这个东西,还伪装成女人。。。。。

戏精的诞生:非后宫文,纯粹的yy爽文。力量体系不太严谨,唯心,越来越尬。不知道是为了讨好女读者还是个人风格,总有种立男神人设,然后卖点腐的既视感。

强势逆袭:发现收藏榜新秀!果然不错!就喜欢女主怼天怼地小炮仗的性格,能赢绝对不怂,管你是黑心老师也好,偏心极品父母也罢!学霸类型爽文,感情线较少~不错,值得一追 的快穿文

宗先生的追妻攻心计

《宗先生的追妻攻心计》精彩片段

第3章,我应该嫁给你

换好衣服,林辛言从试衣间出来,又往左边试衣间看,门已经关死了。
“很符合你的气质。”
服务员很有眼色,基本看人,就可以挑出适合那人的衣服,林辛言穿上浅蓝色的长裙,把皮肤衬托的更加白皙,腰间的系带,勾勒出纤细的腰身,有些过于瘦,但是脸颊已经出落的很精致。
林国安看着合适,便去付钱,这一看才发现,一件裙子三万多,但是想到她是要见宗家的人,便咬牙付了钱,声音冰冷,“走吧。”
林辛言早就体会到了他的无情,此刻的冰冷依旧让她的心口闷闷的发疼。
她低着头跟在他身后上车。
很快车子停在林家的别墅大门前。
司机给林国安拉开车门,他弯身下来,林辛言随后。
站在别墅门口,她恍惚了几秒,她和妈妈因为弟弟的病,过的生不如死的时候,她的爸爸和那个小三儿,正幸福的住在这气派的别墅内享受。
她的双手不由的握紧。
“你杵在哪里干什么?”
林国安没感觉到有人跟着自己,回头看了一眼,就看见她站在门口发愣。
林辛言赶紧跟上脚步,听家里的佣人说宗家的人还没到,林国安便让她在客厅里等着。
客厅的靠落地窗的位置放着一架钢琴,塞德尔,德国产的,很贵,她五岁生日时,妈妈为她买的。
她很小就喜欢,四岁半就开始学习钢琴,后来被送走以后,她就再也没碰过。
不由的将手伸了上去,熟悉又兴奋。
她食指搭在琴键上,轻轻用力,当的一声,悠扬清脆的声音传出,因为很久没弹过了,她的手指僵硬了许多。
“我的东西,谁准你动的?
!”
一道清亮的声音带着怒意,在她身后响起。
她的东西?
林辛言转过身,看见林雨涵正站在她身后,气势汹汹,记得她比自己小一岁,今年十七了,继承了沈秀情的优点,长得不错。
只是此刻龇牙瞪眼的样子,有几分狰狞。
“你的?”
她们破坏了妈妈的婚姻,用着那些钱,现在就连妈妈送自己的礼物,也变成了她的了?
她慢慢攥紧拳头,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要冲动,不要激动,因为现在她还没能力夺回属于她的东西。
她必忍!
她不是八年前那个被爸爸送走,只会哭的小女孩,现在她长大了!
“你——是林辛言?
!”
林雨涵反应过来,今天是宗家来人的日子,爸爸把那对母子接回了国。
林雨涵还记得,林国安送林辛言她们出国时,林辛言跪在地上抱着林国安的腿,求他,不要把她送走的那副可怜样。
“爸爸把你接回来,是不是特别高兴?”
林雨涵双手环胸,鄙夷的看着她,“你也别得意,把你弄回来,不过是要把你嫁进宗家,据说那个男人——”
说着林雨涵掩唇讥笑起来。
想起林辛言要嫁的是个不能人道,且不能行走的人,忍不住幸灾乐祸。
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啊,嫁那样的一个男人,这一辈子不都毁了?
林辛言皱了皱眉。
就在这时,佣人走了过来,“宗家的人来了。”
林国安亲自迎接进门。
林辛言转身,便看见那个一个坐着轮椅,被人推进来的男人,他五官深邃,相貌堂堂,即使坐在轮椅上,也让人不敢小觑。
这张脸,不是她看到在试衣间里,和女人调-情的男人吗?
他,竟然是宗家大少爷?

可是在试衣间,她分明看见他是可以站起来的,还搂着那个女人,腿丝毫看不出毛病。
怎么回事?
她还没想明白,这个男人为何装瘸时,林国安喊了她一声,“辛言赶紧过来,这位就是宗家大少爷。”
林国安耸着双肩一副恭维的样子,弓着腰谄笑,“宗少,这位就是言言。”
林国安心里惋惜,堂堂宗家大少爷,仪表堂堂却成了残废。
宗景灏的目光落在了林辛言的身上,看着年纪不大,过于清瘦,倒有几分营养不良的模样,他的眉头紧皱。
这是母亲为他定下的婚事,加上母亲又去世了,作为儿子,他不能违背约定,所以才会在出国意外被毒蛇咬了以后,放出消息,说那毒没解除,残废了,还不能人道,就是想让林家反悔。
不成想,林家并不未反悔。
宗景灏沉默不语,脸色愈显阴沉,林国安以为他不满意,连忙解释道,“她现在还小,才刚满十八,养养长开了,必定是个美人。”
宗景灏心里冷笑,美人没看出来,倒是感觉到了不寻常,不顾他是个‘瘸子’也要把女儿嫁给他。
他眉目清冷,唇角挑起的弧度显得意味深长,“我出国办事,不小心伤了,这腿怕是不能下地行走,而且无法履行丈夫的职责——”
“我不介意。”
林辛言立刻回答。
林国安答应她了,只要嫁进宗家就会归还妈妈的嫁妆,就算头天进门,第二天离婚,现在她也会要答应。
这会儿的时间消化,林辛言想明白了这里面所有的事情,明明他是可以站起来的,而来了林家却坐上了轮椅,应该是因为那个女人,并不想履行约定,想让林家先反悔这门婚事。
只是他没想到,林国安愿意牺牲她这个不受宠的女儿,来完约定。
宗景灏眯眼凝视她。
林辛言被他看的脊背发寒,内心苦涩,她何尝愿意嫁进宗家呢?
不答应,她怎么能回国,怎么能夺回失去的东西?
她扯着唇角,露出一抹笑,其中的苦与涩,只有她自己知晓,“我们是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你成什么样,我都应该嫁给你。”
宗景灏的目光又沉了两分,这个女人的嘴巴倒是很会说。
林国安也没听出什么不对劲,试探性的问,“这婚期——”
宗景灏的表情瞬息万变,最后归为平静,“当然按照约定,这是两家老早就定好的,怎么能毁约。”
林辛言垂下眼眸,敛下思绪,不敢去看他,很明显他也不满这门婚事。
现在答应,不过是碍于是约定。
“这样也好。”
林国安心中欢喜,用一个并不出众的女儿,和宗家结为亲家,自然是好事。
虽说林家也有钱,但是和宗家一比,那简直是大巫见小巫,不,确切的说和宗家比,是鲨鱼和虾米。
根本不能在一起相提并论!
林国安弯着腰,低声道,“我已经让人准备了晚饭,留在这里吃过饭再走。”
宗景灏皱眉,他这种趋炎附势,前倨后恭的丑态令人反感。
“不用了,我还有事。”
宗景灏拒绝,关劲推着他往外走,路过林辛言身边时,宗景灏抬了一下手,示意关劲停下,他抬起眼眸,“林小姐可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