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春深凤策《督公的重生心尖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督公的重生心尖宠)完整版在线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督公的重生心尖宠》,是以付春深凤策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付春深”,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大魏皇后付春深,皇后宝座屁股都没坐热就被抄家灭族了不说,还被绿茶姐妹渣男皇帝联手剥皮抽骨烧得骨灰都不剩,一朝重生,她发誓要毁了狗皇帝的江山,要全天下欺我、辱我、负我者,全都下地狱!可是,这重生第一天就被扔乱葬岗举家发丧又是怎么回事?啊嘞,我才刚重生啊卧槽!可是,这豆蔻年华就被迫嫁给心狠手辣的老太监又是怎么回事?救命,这重生系统该不会是假的吧!

小说:督公的重生心尖宠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付春深

角色:付春深凤策

热门网文大神“付春深”的新书《督公的重生心尖宠》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脑子越来越不清醒了?您不是答应要救二小姐嘛?干嘛还要去招惹老太太。别说老太太能不能请得到,就算是请到了二小姐也只能是死路一条了!”付春深从付博的房间里出来,小桃苏就忍不住抱怨道。付博的母亲付刘氏出身士族大家,为已故前朝宰相刘玉和娣长女,膝下与付清宇孕育有四字,个个都声名显赫,或官场沉浮,或征战沙场,甚至连最不务正业的幼子在商界也颇有一番作为。其中最得势者要数嫡长子付博,为大魏当朝丞相。付刘氏一手将付博教养长大,培养成才,对母亲的感情本就深厚,现如今父亲早亡,唯有母亲一个长者让他得以尽孝,对付刘氏更是百般尊重与敬爱了……

评论专区

活在霍格沃茨:中规中矩的hp同人文。文笔平均水准,没有脑补各种乱七八糟的设定,这就够了,我要求真不高。

尚食女官的小饭馆[古穿今美食]:挺好看的,女主古穿今,继承一家小饭店。没有极品蹦跶,适合下饭。

地产之王:重点高中学区房?高中也划片区就近入学?这是哪个位面啊?

督公的重生心尖宠

《督公的重生心尖宠》精彩片段

第17章 徒儿不乖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脑子越来越不清醒了?您不是答应要救二小姐嘛?干嘛还要去招惹老太太。
别说老太太能不能请得到,就算是请到了二小姐也只能是死路一条了!”

付春深从付博的房间里出来,小桃苏就忍不住抱怨道。

付博的母亲付刘氏出身士族大家,为已故前朝宰相刘玉和娣长女,膝下与付清宇孕育有四字,个个都声名显赫,或官场沉浮,或征战沙场,甚至连最不务正业的幼子在商界也颇有一番作为。
其中最得势者要数嫡长子付博,为大魏当朝丞相。
付刘氏一手将付博教养长大,培养成才,对母亲的感情本就深厚,现如今父亲早亡,唯有母亲一个长者让他得以尽孝,对付刘氏更是百般尊重与敬爱了。
凡是付刘氏的意思,付博就没有不从的。

自付清宇去世之后,付刘氏便居住于慈宁斋吃斋念佛不问世事,其人脾气古怪,冷血无情,对于晚辈甚是严苛。

无论府中大事小事概不过问,之前有个愚蠢又不怕的沈月容,当时抓到了王荣枝害死许晚芷的把柄,特意去请付刘氏主持公道,非但付刘氏的面都没见到,反倒被看门的小厮打了五十大板,瘫在床上小半年才将养好,幸亏没落下个什么残疾。
沈月容也敢怒不敢言,这件事被府里人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嘲笑了很久。

自此一番杀鸡儆猴之后,府中便再没有人敢去打扰付刘氏这个付府拥有最高权利的老太太清修了。

若是说付春毓的事由付博或者当家主母王荣枝来处理,她都兴许还能有个活路。
但是若是请老太太来处理付春毓的事,那她只能是死路一条了。

小桃苏十分难以理解,这付春毓,自家小姐到底是想救还是想借刀杀人呢?

“我是答应了要救付春毓,可我却没说不让付春毓脱一层皮啊。
只要保证人是活着的就好,我可没说要把她完好无损地还给沈月容。

付春深说出这些话时,眼眸中沉寂多年的一潭死水稍稍闪动了一下。

她才没有那么轻易放过付春毓呢,前一世的血海深仇岂能这么便宜了她。

“人我要救,他们母女名下九成的商铺产业我也要拿下。
但是我也会让她付春毓体会到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人是我付春深救的,但是虐待她的却是老太太,和我付春深又有什么关系?血可没沾在我付春深的手上,我嫌弃她血太脏了。

“小姐,小桃苏果然没看错人!我就知道小姐不是那种为了身外之物蝇头小利就肯放下尊严和耻辱与仇人握手言和的人!当年她们母女对您的欺辱我们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头的。
小姐能够想明白就好。

小桃苏说起往事,不禁泪湿眼眶,声音哽咽起来。

想当初沈月容得势之时,曾将只有八岁大的小春深的头踩在脚下来回蹂躏,若不是桂嬷嬷舍命护住小春深,这才得以在沈月容脚下夺回了一条人命,恐怕付春深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血海深仇,永世难忘。

付春深冲着小桃苏露出些许欣慰的笑容,安慰道:“小桃苏,你和嬷嬷这些年跟着我受了太多苦。
我付春深既然重生一回,就是必要报仇雪恨,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能够欺负咱们了!”

“小桃苏自然是相信小姐的能力的。
只是这个老太太实在是太难请了,她脾气古怪,上回沈月容去救差点被她打断了腿呢!”

她实在是不能不担心,毕竟付春深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又岂能是能和付刘氏抗衡的?

“放心吧,你家小姐也是那个蠢货沈月容能比得上的?山人自有妙计!只是这事你千万莫要泄露出去,尤其是不能让桂嬷嬷知道。
她年纪大了,我不想让她担心。

“小姐放心吧,小桃苏的嘴可比密封了的酒坛子还要严实!但是您明日去请老太太,一定也要带上小桃苏!”

“不行,太危险了,我不能让你同去。
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但是你的安危对我来说更为重要。

付春深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您不让我去,那我就把这件事告诉桂嬷嬷,相信桂嬷嬷也会拦着你不让你去的!”

小桃苏耍起了小脾气,嘟囔着一张小嘴,气鼓鼓的样子逗得付春深发笑。

付春深十分宠溺地揉了揉小桃苏的头,伸出食指在她小巧的鼻子上刮了一下,道:“好,那就依你。

随后她又从腰间取出一个随身佩戴的香包,递到了小桃苏的手里,嘱咐道:“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回去休息。
这个香包你带上,放在枕边,可以驱蚊呢,你不是老嚷嚷着这天气太热了,老有蚊虫叮着你,整夜整夜地睡不好觉?”

“小姐对小桃苏可真好!”

小桃苏接过香包,在付春深的小脸蛋上用力吧唧一口,欢天喜地地回了自己的屋子。

望着小桃苏一蹦一跳的背影,付春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若是自己也能同小桃苏一般天真烂漫该有多好?

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

她重生一世,注定只能在血海深仇中沉浮,机关算尽、与狼共舞。

“是什么事让娇娇儿如此开心?”

身后不知何处又响起了这清冷中又带着不可违抗的威严的嗓音,不是凤策,还能是谁?

娇娇儿?不好!

“督公日理万机,怎么又有闲工夫来我这融月轩呢?”付春深顾左右而言它。

“怎么?娇娇儿不喜欢本督常来?那本督便日日都来。

“莫要喊我娇娇儿。
我叫付春深,是当朝丞相付博嫡女。

付春深讨厌极了娇娇儿这个称谓,半生耻辱尽数化作娇娇儿几个字里。

“怎么?他李致喊得,我就喊不得?”

怎么……莫名有股醋意?

“我接近他,自有我的谋算,不牢督公操心。

一只冰凉的手一把拦住她纤细的腰肢,整个人被揽进他的怀里,右手捧着她的头,逼迫她看向自己,声音清冷却难以违抗,道:“本督说了,要喊本督师父的。
徒儿不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