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宁萧棋)蛊术_(蛊术)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蛊术》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萧宁萧棋是作者“九道泉水”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爷为了救我,挖出了深埋十年的毒蛊……
从此我卷入了诡谲的蛊虫世界!苗疆十大凶虫,上古神秘蛊术,令人呼吸急促
本文追求最纯正的蛊术,值得一读

小说:蛊术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九道泉水

角色:萧宁萧棋

小说《蛊术》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悬疑惊悚文,它的作者是“九道泉水”。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爷爷说完话,加快了步伐。我有些不安,生怕爷爷看出我口袋里装着竹筒,看出竹筒里的小虫儿,忙低着头跟了上去。黑狗四处跑动,格外地兴奋。夏季雨水多,河道水流流淌。河边的草丛里,正飞舞着闪耀的萤火虫……

评论专区

血龙骄雄:不但是异世界的人生,而且伟大。

巨星从来没有文艺的:文笔太一般了,见个没发迹的明星能淡定点嘛?哎,太恶心了,毒草。

白龙之凛冬领主:吐槽一下,现在类DND小说都喜欢把五色龙描述成一群有爱,团结的龙类了吗???最搞笑的是都喜欢有个龙类妹妹,23333,这算是练铜吗??

蛊术

《蛊术》精彩片段

第5章

爷爷说完话,加快了步伐。

我有些不安,生怕爷爷看出我口袋里装着竹筒,看出竹筒里的小虫儿,忙低着头跟了上去。

黑狗四处跑动,格外地兴奋。

夏季雨水多,河道水流流淌。河边的草丛里,正飞舞着闪耀的萤火虫。

我们顺着河道往上游走,沿途烧了不少纸钱,点了不少燃香,算是给河道的孤魂野鬼超度的。

爷爷说:“这河道多年来都不正常,这次又有人淹死,而这人本应该是你的,可十块钱换了一条性命。那人替你死了……”

听爷爷这么一说,我吓了一跳,我当时的确想过,卖完冰棒后下河来游泳的。

“啊,不会吧。”我脑袋一片嗡嗡作响,感觉自己随时都要晕厥过去,“可是,他是坏人呐……”

我的心纠结得很,难道那坏人真的替我死了吗?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是这样的……

忽然,黑狗叫了起来,声音极度地亢奋。

“小贱狗,不要叫。”爷爷呵斥了一声。

黑狗这才安静,退到我的身边。我看了一眼黑狗,发现他全身黑毛都炸起来,才知道事情不妙。

老话说,狗眼通阴阳,遇到不干净的东西,就会乱叫的。

我往前面看去,就在河道拐弯处。一个高个男子正拉着小男孩,他们全身都在滴水,眼珠子都红扑扑的。

“他来了!”我不由地叫道。

高个男子正是那个骗我的坏蛋,见到坏蛋,我的怒火就烧了起来。

爷爷惊讶地问:“你看得见他们吗?”

我不由地点头。

爷爷没有再说话,而是往前走了一步,喊道:“萧宁,你眼睛有点名堂。今天我再送一礼物给你,抓一个蛊灵给你。”

蛊灵,我不由地一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为什么要送给我呢。

后来我才知道,养蛊虫的人,都会养一只蛊灵,用来照看蛊虫的,守护自己的安全。而爷爷早就知道我藏了一只他的蛊虫。

爷爷这一声暴喝十分盛气凌人,稻田和林子栖息的白鹭鸶惊飞,水田里的青蛙也“咕咕”地跳远了。

爷爷动作很快,那“坏人”冲了上来,动作非常凶猛。

爷爷从包袱里取出一张灵符,“嗖”地一声,贴着高个“坏人”身上。那张灵符冒出一股绿光,“坏人”随风而散,消失在安静的河道上。

在我看来,坏人虽然凶猛,但我爷爷更加凶猛,几乎在一瞬间变成了一个恶人。

“萧宁,恶鬼怕恶人,你要记住这话。”爷爷喊道。

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哆嗦。

爷爷也不停顿,左脚和右**错上前,整个动作变得更加凌厉和迅猛。

那矮个男孩散发着红色的煞气,也没躲过爷爷的一击。多年之后,我才知道爷爷的本事,世上没有人能比得上。

男孩被爷爷扣住。

爷爷喊道:“咬破你右手中指的鲜血,滴在它的身上,快!”

我心中一震,冲上前,咬破手指,鲜血滴在了男孩的身上。

那男孩滚动了一下,脸部扭曲,最后渐渐恢复了正常,只是一双眼睛丝丝地看着爷爷,牙齿还在磨动,发出了可怖的声音。

那一双红色的鬼眼睛,异常地诡异,像是要把人吃掉一样,简直就是摄魂夺魄的功效。那个高个“坏人”下河游泳,就是被男孩勾走了魂魄。

我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强大的勇气,死死地盯着鬼小孩。我用尽了所有力气,甚至感觉虫影从我眼前闪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男孩低下了脑袋,后退了两步。

“萧宁,以后他跟着你,不敢反你。你带着他走,或许能让他修修功德,早入轮回。”爷爷说道。

“萧棋……我恨你……”那男孩咬牙切齿。

“你不用恨我。命运自有定数,恨我也没有用。”爷爷说。

忽然之间,鬼男孩扑腾而上,一把将我撞到在地上,一双湿漉漉的小手掐住我的脖子,露出狰狞的表情。

爷爷站在一边,没有靠上前,而是喊道:“萧宁,你已经滴血在他身上,不用怕他,你的眼睛可以对付他……他已经是你的蛊灵了。”

我肺部的空气渐渐地变少,耳边传来爷爷的话。

我喝道:“还不快给我滚开。”

鬼男孩一弹而开,落到河道边上,煞气变弱了不少,跪在地上,一声不吭,抬头看着我,眼中多有不甘心,却没有办法,目光斜视着爷爷,咬牙切齿地说:“萧棋,我恨不得要你的性命。几十年过去了,我都没有办法超度……一切都是因为你。”

爷爷道:“跟着萧宁,有了造化,你就会超度的。你这小恶鬼。你要是敢害我孙子,我必定绕不过你。”

爷爷金刚怒目,那鬼男孩彻底不敢吱声,从地上爬起来,跪在我面前,毕恭毕敬地说:“我愿意跟着你,愿意做你的蛊灵!”

我看着鬼男孩,见他通红的双眼,不知他和爷爷有什么仇怨。

我说:“你跟着我那就跟着我吧。”

爷爷说:“但凡养蛊的人,都会养一只蛊灵,用来照看自己。这恶鬼怨念多年,今日就当我送给你了。那只你带走的蛊虫,就留在你身边。若我不行了,你自己要养蛊救自己……”

我连忙吐了舌头,没有想到,爷爷已经知道我身上的竹筒,知道里面藏着一只黑蛊虫,还送了一个恶小鬼当我的蛊灵。

就在这时,镇子西边冒出了一股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

我抬头看了过去,那边正是我家的地方。

我不安地叫道:“爷爷……快,我们家着火了。我娘还在家中。”

喊完之后,我不顾一切地跑了出去。

爷爷飞快地追了上去,一把将我拉住,说:“不要着急。这火是你娘放的,我们去镇外等她,我们今夜离开小镇。不然仇家就要追上来了……”

我半信半疑得看着爷爷,心中忐忑不安,以至于忘记了有一只鬼蛊灵跟着我。

大火熊熊烧起,整个小镇热闹起来。

我和爷爷等在镇外,过了一会,娘穿了一声黑色衣服,提着一个小箱子走了出来。

我见娘平时无事松了一口气,又担忧没有家可以住了:“娘,我们没家了,以后要去哪里啊?”

娘笑着说:“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咱们先离开这里,治好你的病,咱们再回来。”

爷爷已经走在前面,背影十分孤独。月光照下来,一切都那么遥远,黑狗倒也听话,静静地跟着爷爷。

我们一行人,顺着国道往武汉方向走去。到了天亮的时候,我们在下个小镇坐上了班车,离开了生活十三年的故乡。

几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武汉。正是中午十分,武汉市四大火炉之一,格外地炎热。

炎热的气候刺激我体内的虫子,我的体内再一次翻江倒海,疼痛难忍,很有可能就死掉了,娘十分紧张,生怕我离开人世。

爷爷说:“孩子在冬天出生,那虫子习惯冬天的气候,眼下酷夏当头,虫子肯定会不安。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去江西。如果江西不行的话,还是要去湖南湘西。那边是毒蛊之乡,或许可以救下萧宁。”

“希望我儿平安。”娘拍着我的肩膀说。

到了晚上,我才稍微舒服一些。可就在这时,落脚的酒店房间外,忽然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

爷爷一下子站了出来,走了出去,很快就折身回来,喊道:“快走,你们快走。”

娘神情惊讶,说:“他们终于找来了……萧宁,我要陪你爷爷,你一个人快跑,躲起来……”

爷爷走到窗户边上,一把推开了窗户,将整个窗户都拆下来了。

娘用床单将我绑住,顺着窗户放了下来:“萧宁,记住娘的话,永远都不要放弃活下去的希望,永远不要放弃希望。”

我从窗户落下,平安地落在地面上,抬头看着娘,见她的泪水嗒嗒地落下。

“快跑,快跑!用上你所有的力气奔跑……”娘悲伤地喊道。

爷爷从包袱取出黄色葫芦丢了下来,落在草丛上。我抬头看着窗户,任凭泪水落下。

砰砰……耳边响起了数声枪响。

                       

小说:蛊术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九道泉水

角色:萧宁萧棋

小说《蛊术》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悬疑惊悚文,它的作者是“九道泉水”。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爷爷说完话,加快了步伐。我有些不安,生怕爷爷看出我口袋里装着竹筒,看出竹筒里的小虫儿,忙低着头跟了上去。黑狗四处跑动,格外地兴奋。夏季雨水多,河道水流流淌。河边的草丛里,正飞舞着闪耀的萤火虫……

评论专区

血龙骄雄:不但是异世界的人生,而且伟大。

巨星从来没有文艺的:文笔太一般了,见个没发迹的明星能淡定点嘛?哎,太恶心了,毒草。

白龙之凛冬领主:吐槽一下,现在类DND小说都喜欢把五色龙描述成一群有爱,团结的龙类了吗???最搞笑的是都喜欢有个龙类妹妹,23333,这算是练铜吗??

蛊术

《蛊术》精彩片段

第5章

爷爷说完话,加快了步伐。

我有些不安,生怕爷爷看出我口袋里装着竹筒,看出竹筒里的小虫儿,忙低着头跟了上去。

黑狗四处跑动,格外地兴奋。

夏季雨水多,河道水流流淌。河边的草丛里,正飞舞着闪耀的萤火虫。

我们顺着河道往上游走,沿途烧了不少纸钱,点了不少燃香,算是给河道的孤魂野鬼超度的。

爷爷说:“这河道多年来都不正常,这次又有人淹死,而这人本应该是你的,可十块钱换了一条性命。那人替你死了……”

听爷爷这么一说,我吓了一跳,我当时的确想过,卖完冰棒后下河来游泳的。

“啊,不会吧。”我脑袋一片嗡嗡作响,感觉自己随时都要晕厥过去,“可是,他是坏人呐……”

我的心纠结得很,难道那坏人真的替我死了吗?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是这样的……

忽然,黑狗叫了起来,声音极度地亢奋。

“小贱狗,不要叫。”爷爷呵斥了一声。

黑狗这才安静,退到我的身边。我看了一眼黑狗,发现他全身黑毛都炸起来,才知道事情不妙。

老话说,狗眼通阴阳,遇到不干净的东西,就会乱叫的。

我往前面看去,就在河道拐弯处。一个高个男子正拉着小男孩,他们全身都在滴水,眼珠子都红扑扑的。

“他来了!”我不由地叫道。

高个男子正是那个骗我的坏蛋,见到坏蛋,我的怒火就烧了起来。

爷爷惊讶地问:“你看得见他们吗?”

我不由地点头。

爷爷没有再说话,而是往前走了一步,喊道:“萧宁,你眼睛有点名堂。今天我再送一礼物给你,抓一个蛊灵给你。”

蛊灵,我不由地一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为什么要送给我呢。

后来我才知道,养蛊虫的人,都会养一只蛊灵,用来照看蛊虫的,守护自己的安全。而爷爷早就知道我藏了一只他的蛊虫。

爷爷这一声暴喝十分盛气凌人,稻田和林子栖息的白鹭鸶惊飞,水田里的青蛙也“咕咕”地跳远了。

爷爷动作很快,那“坏人”冲了上来,动作非常凶猛。

爷爷从包袱里取出一张灵符,“嗖”地一声,贴着高个“坏人”身上。那张灵符冒出一股绿光,“坏人”随风而散,消失在安静的河道上。

在我看来,坏人虽然凶猛,但我爷爷更加凶猛,几乎在一瞬间变成了一个恶人。

“萧宁,恶鬼怕恶人,你要记住这话。”爷爷喊道。

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哆嗦。

爷爷也不停顿,左脚和右**错上前,整个动作变得更加凌厉和迅猛。

那矮个男孩散发着红色的煞气,也没躲过爷爷的一击。多年之后,我才知道爷爷的本事,世上没有人能比得上。

男孩被爷爷扣住。

爷爷喊道:“咬破你右手中指的鲜血,滴在它的身上,快!”

我心中一震,冲上前,咬破手指,鲜血滴在了男孩的身上。

那男孩滚动了一下,脸部扭曲,最后渐渐恢复了正常,只是一双眼睛丝丝地看着爷爷,牙齿还在磨动,发出了可怖的声音。

那一双红色的鬼眼睛,异常地诡异,像是要把人吃掉一样,简直就是摄魂夺魄的功效。那个高个“坏人”下河游泳,就是被男孩勾走了魂魄。

我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强大的勇气,死死地盯着鬼小孩。我用尽了所有力气,甚至感觉虫影从我眼前闪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男孩低下了脑袋,后退了两步。

“萧宁,以后他跟着你,不敢反你。你带着他走,或许能让他修修功德,早入轮回。”爷爷说道。

“萧棋……我恨你……”那男孩咬牙切齿。

“你不用恨我。命运自有定数,恨我也没有用。”爷爷说。

忽然之间,鬼男孩扑腾而上,一把将我撞到在地上,一双湿漉漉的小手掐住我的脖子,露出狰狞的表情。

爷爷站在一边,没有靠上前,而是喊道:“萧宁,你已经滴血在他身上,不用怕他,你的眼睛可以对付他……他已经是你的蛊灵了。”

我肺部的空气渐渐地变少,耳边传来爷爷的话。

我喝道:“还不快给我滚开。”

鬼男孩一弹而开,落到河道边上,煞气变弱了不少,跪在地上,一声不吭,抬头看着我,眼中多有不甘心,却没有办法,目光斜视着爷爷,咬牙切齿地说:“萧棋,我恨不得要你的性命。几十年过去了,我都没有办法超度……一切都是因为你。”

爷爷道:“跟着萧宁,有了造化,你就会超度的。你这小恶鬼。你要是敢害我孙子,我必定绕不过你。”

爷爷金刚怒目,那鬼男孩彻底不敢吱声,从地上爬起来,跪在我面前,毕恭毕敬地说:“我愿意跟着你,愿意做你的蛊灵!”

我看着鬼男孩,见他通红的双眼,不知他和爷爷有什么仇怨。

我说:“你跟着我那就跟着我吧。”

爷爷说:“但凡养蛊的人,都会养一只蛊灵,用来照看自己。这恶鬼怨念多年,今日就当我送给你了。那只你带走的蛊虫,就留在你身边。若我不行了,你自己要养蛊救自己……”

我连忙吐了舌头,没有想到,爷爷已经知道我身上的竹筒,知道里面藏着一只黑蛊虫,还送了一个恶小鬼当我的蛊灵。

就在这时,镇子西边冒出了一股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

我抬头看了过去,那边正是我家的地方。

我不安地叫道:“爷爷……快,我们家着火了。我娘还在家中。”

喊完之后,我不顾一切地跑了出去。

爷爷飞快地追了上去,一把将我拉住,说:“不要着急。这火是你娘放的,我们去镇外等她,我们今夜离开小镇。不然仇家就要追上来了……”

我半信半疑得看着爷爷,心中忐忑不安,以至于忘记了有一只鬼蛊灵跟着我。

大火熊熊烧起,整个小镇热闹起来。

我和爷爷等在镇外,过了一会,娘穿了一声黑色衣服,提着一个小箱子走了出来。

我见娘平时无事松了一口气,又担忧没有家可以住了:“娘,我们没家了,以后要去哪里啊?”

娘笑着说:“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咱们先离开这里,治好你的病,咱们再回来。”

爷爷已经走在前面,背影十分孤独。月光照下来,一切都那么遥远,黑狗倒也听话,静静地跟着爷爷。

我们一行人,顺着国道往武汉方向走去。到了天亮的时候,我们在下个小镇坐上了班车,离开了生活十三年的故乡。

几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武汉。正是中午十分,武汉市四大火炉之一,格外地炎热。

炎热的气候刺激我体内的虫子,我的体内再一次翻江倒海,疼痛难忍,很有可能就死掉了,娘十分紧张,生怕我离开人世。

爷爷说:“孩子在冬天出生,那虫子习惯冬天的气候,眼下酷夏当头,虫子肯定会不安。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去江西。如果江西不行的话,还是要去湖南湘西。那边是毒蛊之乡,或许可以救下萧宁。”

“希望我儿平安。”娘拍着我的肩膀说。

到了晚上,我才稍微舒服一些。可就在这时,落脚的酒店房间外,忽然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

爷爷一下子站了出来,走了出去,很快就折身回来,喊道:“快走,你们快走。”

娘神情惊讶,说:“他们终于找来了……萧宁,我要陪你爷爷,你一个人快跑,躲起来……”

爷爷走到窗户边上,一把推开了窗户,将整个窗户都拆下来了。

娘用床单将我绑住,顺着窗户放了下来:“萧宁,记住娘的话,永远都不要放弃活下去的希望,永远不要放弃希望。”

我从窗户落下,平安地落在地面上,抬头看着娘,见她的泪水嗒嗒地落下。

“快跑,快跑!用上你所有的力气奔跑……”娘悲伤地喊道。

爷爷从包袱取出黄色葫芦丢了下来,落在草丛上。我抬头看着窗户,任凭泪水落下。

砰砰……耳边响起了数声枪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