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鸣肖楚楚(阎君修罗)_(阎君修罗)最新热门小说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阎君修罗》,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易鸣肖楚楚,是作者“飞沙”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我警告你! 你不要好歹不识!沐思音脸都气红了 在她看来,易鸣这是嫌三百万少了 还想要讹更多 易鸣撇了撇嘴 沐氏药………

小说:阎君修罗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飞沙

角色:易鸣肖楚楚

《阎君修罗》这本书大家都在找,为各位推荐《阎君修罗》作者为飞沙情节波澜起伏,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小说的主人公是易鸣沐思音李悦悦,讲述了:…我警告你!你不要好歹不识!沐思音脸都气红了。在她看来,易鸣这是嫌三百万少了。还想要讹更多。易鸣撇了撇嘴。沐氏药业集团,很了不起?肖楚楚立即抢话道:没错!至少是你这种人永远都高攀不起的!我?高攀不起?易鸣突然笑了起来

评论专区

我在北美当律师:“眼里一丝冷意”“眼里一丝阴狠”,这种写法真的很low。另外同一章里面同一个人名字写错,不是很期待。

神魔超进化:开头还不错,写到中期就崩了,没东西可写了,开始灌水。

极道拳君:被动流?主角永远被各种算计,就不能主动去干吗?真憋屈

阎君修罗

《阎君修罗》精彩片段

阎君修罗第3章  第3章

《阎君修罗》这本书大家都在找,为各位推荐《阎君修罗》作者为飞沙情节波澜起伏,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小说的主人公是易鸣沐思音李悦悦,讲述了:…我警告你!
你不要好歹不识!
沐思音脸都气红了。
在她看来,易鸣这是嫌三百万少了。
还想要讹更多。
易鸣撇了撇嘴。
沐氏药业集团,很了不起?
肖楚楚立即抢话道:没错!
至少是你这种人永远都高攀不起的!
我?
高攀不起?
易鸣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肖楚楚怒道。
我笑你是个白痴。
我不跟井底之蛙浪费时间。
你起开!
易鸣转身要走。
肖楚楚横走一步,将易鸣的路挡住。
她身上的气势再无保留的向易鸣压了过去。
肖楚楚对自己身为武师的气势非常自信。
易鸣这样的普通人,在她的气势压迫之下,坚持不了几分钟。
易鸣站在原地。
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肖楚楚。
就肖楚楚这点气势,连给他挠痒痒都不够。
开始几分钟,肖楚楚信心满满。
接下来,她见易鸣一点影响没有。
面子挂不住了,她的脸开始慢慢胀红。
眼中的目光,也越来越凶狠。
易鸣和肖楚楚的目光碰了一下。
白痴!
他转头看向沐思音。
你家的狗,不管管?
沐思音听易鸣说话很不习惯,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但她很好的控制住了情绪。
楚楚,算了。
沐总……肖楚楚恶狠狠的盯着易鸣。
我说算了!
沐思音加重了语气。
肖楚楚无奈的收起了身上的气势。
站到了沐思音的身边。
沐思音冷冷的看着易鸣道:你好自为之!
易鸣耸了耸肩。
幸亏你们收手的快。
我差点就将你们也赶出头等舱了。
沐思音听罢,眼中的厌恶更加重了。
她觉得易鸣除了人不行之外,还喜欢吹牛。
她非常讨厌没有实力还喜欢乱吹的人。
放弃这门亲事,是无比正确的选择。
肖楚楚则一脸你有本事将我们赶出去试试看的神情。
易鸣只是实话实话,根本不在乎两人怎么想。
无所谓的离开了。
沐总,这么个低贱的东西,他怎么敢……我们走吧。
不要在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沐思音将九龙玉佩重新戴好。
离开前,回看了一眼易鸣头等舱的方向。
陡然,她怔住了。
易鸣的舱门外,站着一个年青女人,正在和易鸣说着话。
她怎么会在这儿?
沐思音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声。
他们又是怎么认识的?
木青华!
新三区联合大学的校花。
沐思音则是老三区联合大学的校花。
二人的关系,就和这两所大学一样,向来都是相互看不对眼,明里暗里没少较劲。
果然是什么样的货,配什么样的人!
肖楚楚也看到了木青华,小声讥讽道。
正在和易鸣小声说着话的木青华侧过脸,朝沐思音和肖楚楚这边扬了扬手,看上去像是打招呼,实际上挑衅味道十足。
哼!
沐思音一甩头,长发飘飘的飘然而去。
肖楚楚则瞪了木青华一眼,才紧跟着沐思音一起走了。
木青华露出胜利者的笑容。
易鸣手指搓着九龙玉佩,看着木青华。
演够了?
他不咸不淡的问:拿我当工具,故意气沐思音。
很有意思?
被人这么当面戳破小心思,木青华脸上的笑容发僵。
同时,她心里来气。
在新三区联合大学里,找借口想跟她搭讪的男生不知道多少。
像今天这样,她主动找一个男生搭讪。
那是这个男生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不感恩戴德就算了,这男生怎么还一幅很嫌弃的样子?
木青华生气的问:你是男人吗?
如假包换的。
易鸣道:你是不是养成了什么不好的习惯?
觉得是个男人就应该舔你?
不舔你就不是男人了?
难道不是吗?
木青华反问:你们男人不都是这样的物种吗?
果然病了。
还不轻!
易鸣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
你……木青华还想再说点什么时,她发现,有一名空姐和一名空保快步走了过来。
空姐很有礼貌的请木青华离开。
请不要打扰我们最尊贵的客人!
空保则是一幅你不离开,他立即就会动手赶人的样子。
木青华大吃一惊。
他?
你们最尊贵的客人?
木青华知道,这架飞机属于国际最顶尖的飞翔航空公司。
这儿的空乘人员,除了国际上最顶流的那一波人之外,不给任何人面子。
是的。
空姐职业微笑着回答。
让她在头等舱里待着吧。
不用赶到商务舱去。
易鸣淡淡的吩咐了一声,抬手按了一下开关。
舱门缓缓的关闭,将他和木青华等人隔了开来。
木青华几乎是被押送着回到自己的头等舱内。
真活见鬼了。
她坐在沙发上,略微有些失神。
开始时,她碰巧发现,沐思音和易鸣的关系不一般。
她只是抱着打击打击沐思音的目的,搭讪易鸣。
没想到,竟然搭讪出一个超级大佬?
不可能!
应该是哪儿弄错了!
木青华自言自语的摇着头。
那么,你又到底是谁?
木青华自己没有发觉,她已经对易鸣有了浓厚的兴趣。
班机降落在龙域一区的国际机场。
走出机场的易鸣,仰头深吸了一口龙域的空气。
十八年了,这是他从一岁时被老头子救走之后,第一次回到龙域,回到这个他的出生之地。
打了个的,易鸣去了老头子特意给他在龙域准备的落脚点。
一个叫一号庄园的地方。
原本易鸣以为一号庄园,是一个城里的小区。
可当易鸣到了目的地后,发现老头子给他准备的,是一处真正的庄园。
我的那些仇人们!
你们可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不然的话,我会很失望的。
易鸣的周身泛起一股冰冷的寒意。
父亲失踪,母亲含冤而死,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八年。
这一次回龙域,他要好好的将这笔账,连本带息的清算清算。